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被停职了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问道:“对了,521和薛羽眉呢?还有,丁琼。”

    徐男说:“我现在去看看。”

    我才想到,我已经让沈月去查了。

    头脑有点乱,心也有点乱,我需要平静下来。

    我说:“等下,你,徐男你还是去等一下看看女犯们受伤情况,还有去看看领导们怎么处理这个事。”

    徐男说:“参与殴斗的女囚都被控制住了,监狱长下命令,正在加紧调查这个事。”

    我抽了两口烟,摆摆手,说:“你去吧。”

    徐男顿了顿,说:“刚才我看到那个。哦,队长,我不知道这个该不该说。”

    我抬起头看徐男,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到底想说什么。

    我说:“你要说什么,你尽管说就是。”

    徐男说道:“刚才我看到那个被枪打中的,可能就是薛羽眉。”

    我惊愕的看着徐男:“你说什么!”

    徐男说:“我从侧面看过去,很像薛羽眉,当时我离得比较近,可是我看不到正面,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

    我想到刚才看到那个中枪的女囚,的确很像是薛羽眉,不是很像,有可能就是薛羽眉!

    我忙说道:“徐男,你赶紧去看看,薛羽眉在不在,查一下中枪的是不是薛羽眉。”

    徐男又说道:“那,还有一件事。”

    我不耐烦的说:“男哥,平时你都直爽的很,你现在怎么这样子,跟个八婆一样的婆婆妈妈?”

    徐男壮着胆子说:“队长,我听人说,你被停职了,我看你为这个烦,其实你大可不用烦。”

    我问:“这个都传出去了?”

    徐男点点头。

    我呵呵了一下,苦笑,说:“总是要找个背黑锅的。”

    徐男说道:“只是停职,没有要你接受检查,我估计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我说:“可能她们想要一步一步来,先停职,然后检查,然后背黑锅,然后踢出去。呵呵。”

    徐男说:“我不希望你走。”

    我说:“这不是我说了算。”

    看着徐男,我心里涌起一阵感激之情,说:“谢谢你,男哥。和你并肩作战的日子,那么的默契,你是我在这里一个很好的朋友。”

    之前借她们的钱,我都还得差不多,徐男的我都还清了,尽管如此,她当时在我困难的时候,和我并不是很熟的情况下,伸手帮我一把,这些我值得我感恩终生。

    虽然康云也帮过我,但她那种帮,正如她对她表妹夏拉的那种帮,是带着想要利用夏拉的目的而去施恩的,她这个人,精打细算,心机城府极深,一切付出,都是为了利用她人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问徐男:“男哥,停职可以外出吗?”

    徐男说:“可以,又没有限制你行动自由,也没有说要你接受检查,你可以自由进出。”

    我说:“好的,那麻烦你去帮我问一下,那个被枪打趴的,到底是不是薛羽眉。”

    徐男走了。

    薛羽眉。

    不会是薛羽眉被打死了吧。

    可是,薛羽眉掀起了这场斗殴,尽管就算没有薛羽眉,康云也会煽动其他人对冰冰她们下手,但是还是薛羽眉掀起了,她如果真的被打死,我就算心里有多难受多不舍,也觉得她是有点罪有应得。

    毕竟,这些都是人命啊。

    就像,被毒贩逼着去贩毒,毒贩固然是主犯,该死,该杀,但是薛羽眉作为从犯,也不可饶恕。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沈月回来了。

    我急忙问道:“薛羽眉,丁琼,都在吗?”

    沈月说:“她们都在自己的监室。”

    我心里的大石头放了下去,说:“都在自己的监室?奇怪,她们怎么会在自己的监室。那,那个521呢?”

    沈月说:“受了点伤,不知道哪里伤,只知道是轻伤。”

    我说:“好吧。那两个重伤的怎么样了。”

    沈月说:“还在抢救。”

    我哦了一声。

    沈月去忙后,徐男又来了,告诉我说,那个被枪打中的是打到脚上,没什么事,不是薛羽眉,而是薛羽眉团伙的人,因为和521团伙的那名她想杀的女囚进监狱前就结仇,因为她丈夫甩了她和那个女囚好上的原因,而她们,都是被那个男的唆使帮忙带毒,全都进了监狱,因为有夺夫之仇所以想趁着这次混乱,拿着刀想捅死那个女囚,还好武警果断开枪,否则,那个差点被捅的女囚,估计多半被弄死。

    而那两个重伤的女囚,并不是因为这次打架斗殴直接造成的严重伤害,而是原本两帮人之间,就有囚犯跟囚犯之间结有其他像上面说的那样这样的仇恨原因,借机报复。

    不过无论如何,煽动起这次斗殴的真正幕后主使,薛羽眉,逃不过被惩罚了。

    但愿那两个重伤的女囚没事吧。

    之后,沈月来告诉我,两个重伤女犯,没了生命危险,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调查还在进行中,这些是我所参与不到的,我已经被停职了。

    只是被停职了,没有被调查,但是还是有监狱的领导找了我,下来问了一些情况,问了我之前怎么调解这些纠纷之类的,我当然没有去说什么有人逼迫薛羽眉这么深层的原因,而是说我不知道薛羽眉和521到底为了什么闹成这样子,或许两帮人平日就分帮结派,这在监狱很常见,不知多少次的帮派斗殴,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之后,她们就走了。

    而到了下班时间,我吃完了饭,也没有人来找过我。

    听说调查还在进行中,但是已经没了我的份。

    呆在宿舍,我感到很压抑,靠,干脆出去算了。

    然后我就出去了。

    兜兜转转一圈,去了青年旅社。

    手机上有安百井打来的未接电话。

    我有气无力,给他回复了电话:“什么事啊?”

    安百井问道:“你怎么有气无力的,大姨妈来了?”

    我说:“你大爷才大姨妈来了,唉,单位发生点事,心情不开朗啊。”

    安百井问:“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来让我开心开心。”

    我说:“开心你大爷,这个事,不是三言两语说得完,算了,要不你请我喝酒吧,想喝酒,找人喝酒。”

    安百井说:“哎呀我正要找你喝酒!出来吧有好事来了,速度!”

    两人约好了地点,然后我出去了。

    到了烧烤城,我等了安百井一下,他来了。

    两人坐下来。

    明显的两人的情绪成了正比,我是耷拉着头心情不爽,他是昂首挺胸兴高采烈。

    两人随便点了一些吃的,要了酒,他问我道:“怎么事,说来听听!”

    安百井扔了一支烟给我。

    我点了烟,说:“妈的,监狱发生了一点乱,就是女囚们群殴打群架了,现在监区的领导可能要追究我之前调解纠纷不利的责任,想让我背黑锅,我被停职了。”

    安百井问道:“停职了?什么时候停职了?”

    我说:“就今天,不知道能不能复职了我艹。”

    安百井高兴的一拍桌子:“那正好了!不用请假了!刚好了!”

    我一脸不爽的看着他:“你这什么意思啊?我都停职了,你都还那么高兴?”

    安百井说道:“靠,明天,我刚好约了唐晓杰和刘慧,去海边啊,你停职了好啊,一起去了不用请假了。”

    我说:“我艹你大爷了,我都被停职了,你还先想着让我陪着你玩?”

    安百井问我道:“那你想怎么样嘛?你都被停职了,你不去玩,也是被停职了,你难受,高兴,也是已经被停职了,难道你哭了就不用停职了吗?对不对?”

    我说:“是这个道理。”

    安百井说:“对啊,你哭不哭,难受不难受,谁管你啊,听我的,管他什么停职,先去玩,我上了唐晓杰,你上了刘慧再说。什么停职不停职,等玩回来了,再考虑这个事。”

    我说:“可我还是难受,没那个心情啊。”

    安百井又拍桌子,然后说:“轮到我艹你了,你说你没心情,难道你在屋里面哭着,心情就能好?还不如去搞了一个美女,去海边玩玩,费用我全包,你搞刘慧的时候,还会去想这个不开心的事吗?”

    我说:“当然不会。”

    安百井说:“我们就坐在海滩上,搭帐篷,喝酒吃烧烤,喝完了,搞,那个痛快啊!想想新欢的身体,唉,口水都流下来了。你他妈别去想不开心的这些事,等回来了,哥安排你新的工作。”

    我问:“去街头扫地吗?”

    安百井说:“当然不是,话说,我早就有一个想做的事,因为我身份的原因,不方便去做,你被开除了,刚好,我们两一起做,我来投资,指挥,你来施行,我们钱对半分。知道什么吗?我其实早就想在我们那小区门口开一家餐厅,很多情侣,大一点的西餐厅。”

    我说:“我对这个一窍不通啊。”

    安百井说:“靠,不用你通的,难道我还让你去做菜不行?对吧。好了先不谈这个,我们先计划明天怎么玩。”

    安百井的意思是,明天下午去接了唐晓杰和刘慧,然后呢,一起出发去海边,然后搭帐篷,喝酒,吃烧烤,睡一夜,看日出,游泳什么的,真是极致享受啊。

    说着我口水都流出来了。

    当晚,我就没回去了,在安百井家附近开了一间房,睡下了。

    今天的事情闹得我有些疲惫,心烦得很,不过还好有安百井的一番安慰,想到我就算被开除了,还是有很多事做的,例如开餐厅啊,和王普创业啊,都可以啊,天无绝人之路,就算干不起来,也不至于像之前一样,去给宠物洗澡啊。

    第二天醒来,浑浑噩噩的,居然睡到了十一点,这真是少见。

    可见昨天我是被折腾得有多心力交瘁。

    退房后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安百井来接了我。

    他戴着大墨镜,兴趣高涨,比大太阳还高涨。

    然后,他兴高采烈的,开着车前去接刘慧和唐晓杰。

    当我们到了那个指定位置,等了一下后,不知何时,从身后上来了两个女孩,打开了后座的车门,上了车。

    我两一回头,都大吃一惊:不是唐晓杰和刘慧,而是金慧彬和林小慧!

    我们两都惊愕了。

    这都怎么回事。

    大变活人吗?

    我怀疑安百井这家伙,是不是约错人了啊!

    看着林小慧和金慧彬,我招招手,算是打了招呼。

    安百井呵呵了一下,掩饰着自己的尴尬,问道:“那么巧啊,你们怎么在这里呢?”

    林小慧说道:“路过的,竟然刚看到你们,真是巧。”

    金慧彬脸色不太对劲。

    我不太相信有那么巧的事,路过的?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