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她是真的看错了我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说:“好的,谢谢彩姐你的青睐,这个事,我好好考虑。”

    彩姐问我:“你还有什么顾虑的,有什么附加条件,可以说。我不会介意的,挖角都是需要代价,何况是我看的中的人才。我就是付出再大的代价,我都要努力把人挖过来。”

    这就是为什么,梦柔酒店在镇上,名列第一的原因,对于那些人才,彩姐毫不吝啬钱财。

    可是我,真的配得上人才两字吗?更配不上君子二字。

    她是真的看错我了。

    午饭是在装修的超市对面的一家餐馆吃的,原本彩姐还想带着我去吃好的,可是我还要赶着回去上班,上午已经旷工了,等下我还要去了和康姐解释一下,不过无所谓了,扣工资罢了,这个月请假了也没有全勤。

    吃中午饭的时候,彩姐一直在教我,一个人做不成事,只有聚集大家的力量才能做成大事。

    单枪匹马是绝对不行的。仅靠自己一个人,是无法完成伟大事业的。彩姐说,她的很多朋友之所以能够成功,善于吸引和发现人才,善于任用人才,重视人才的培养锻炼,是成功的关键之一。

    很多人的成功,是礼贤下士、广招贤才的结果。也是在此基础之上,集思广益,群策群力,携手共同奋斗的结果。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她的手下们选择了彩姐,彩姐也接纳了他们。双向选择的结果,使得他们双方的人生价值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体现。

    我记得,《大戴.礼记》中说的:“君虽不量于臣,臣不可以不量于君,是故君择臣而使之,臣择君而事之,有道顺君,无道横命;晏平仲之行也。”

    古人也说过:“当今之世,不但君择臣,臣亦择君;受命之主,不独创业难,守成亦不易。”

    相互选择,彼此挑选,形成交集,最终他们走到同一条道路上来。这些人才们,就像奔腾在山谷之中的飞泻瀑布、潺潺溪流,最终汇入大海之中。万川归海,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为彩姐出智出力,帮彩姐做大事业。

    我有那个能耐吗?

    很明显,目前没有。

    以后也很难有。

    彩姐想着给我夹菜,我拒绝了:“我还是习惯自己给自己夹菜。”

    彩姐尴尬笑笑,问道:“是不是我对你真的没有那么大的魅力?”

    我抬头看看她,她是年纪比我大一些,大了十来岁,可是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是我这样二十几的男人,迷恋其淡淡的母性气息的时候。

    尽管她们不再年轻,不再有少女的天真和纯情,不再有青春的灵巧和活力,不再有浪漫的幻想和追求,却多了成熟和稳重,多了理解和安详。

    “风情”两字,女人不到一定年龄,是强做不来的。三十以上的女人有别于花红柳绿,有别于风韵犹存,她们如曼舞轻飞的彩蝶,举手投足间流露成熟、自信,恰是风情万种,身上那挡不住的风情。

    可惜,有一点,不得不提,尽管男人喜欢三十几的女人,但是他们通常乐意迎娶回家的还是二十几的女人。别问我男人找三十以上的女人做什么,聪明如你,应该明了,生活就是如此现实,也正因为现实,所以它,很真实。

    我也是如此,假如和彩姐,真的玩玩可以,结婚?那不可能。

    我对彩姐说:“当然有啊,但是我说了啊,我们毕竟还不是情侣。”

    对付彩姐这人,不能拿对付夏拉或者对付朱华华那一套出来。

    对付朱华华,嘻嘻哈哈嬉笑戏弄什么都好,但是对付彩姐,那一套只会让她感到幼稚,偶尔幼稚可以,但是一直幼稚,就不行。

    彩姐指着对面的正在装修的她的超市说:“你觉得怎么样,从这里看去?从这个角度。”

    我说道:“很大,而且从位置来说,生意会很好。”

    彩姐说:“这个门面确实太大,很多人问了想租,都只想租其中一块,他们的老板要整个门面出租,我认识的朋友介绍的。有朋友帮忙,什么都好办。我想问你,你到底犹豫什么?”

    她这是真正的在考验我。

    这真的是一步成仙的机会,机遇,对于很多人来说,一辈子很长,碰到的机会却少之又少,抓住了,你成仙了,抓不住,沦为普通人,庸庸碌碌,平凡一生。

    这样的机会,又有多少人能碰到?

    比买彩票中五百万更难遇到的机遇,我不否认我是靠自己的手段来接近她,获取了她的信任,她才这么对我。

    可是,第一个,目前来说,我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而且,从她找人跟踪我来说,她很想挖出来我的背景,我的底细,她并没有百分百完全信任我,她或许是真的觉得我善良,但是没有完全相信我,还在怀疑我,她现在这么给我股份给我加入她,或许是因为好感,或许是试探。

    如果是试探,我更要拒绝。

    拒绝会获取她更大的信任和好感,否则,她之前对我那不贪图她身上金钱的定义,马上就会改变。

    还有就是,我不忘记我自己的身份,我是来干什么的?

    我还是先是拒绝她:“彩姐,我觉得我真的不是顾虑什么,而是我这样子无才无能的,怎么能帮你做得了那么大的事。”

    彩姐说:“你还是太谦虚了啊,这样吧,你考虑考虑。”

    我说:“好的,我会好好考虑。谢谢你彩姐。”

    我举起杯子,以茶代酒,干了一杯:“你这么信任我对我好,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报你了。”

    彩姐说:“你好好帮我做事,就是最大的回报。”

    我说:“那如果你还想和我发展为情侣的话,我替你打工,那样的关系岂不是,很怪?”

    彩姐笑了:“如果真的是那样,我把这个都给你做吧,都给了你。我也不管你了,让你尝试做这个,把超市做好了,让你再试试管其他。”

    我也笑了:“彩姐高看了。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彩姐说:“我一直想拉你加入,是觉得你会忠诚,不会背叛。”

    我说:“我们才认识没那么久,接触也没有那么深,你怎么看出来?”

    彩姐说:“你用钱,用女人都那么难收买。”

    我说:“不是吧,其实我很容易被收买的。”

    彩姐说:“你好好考虑吧。”

    她微微有点叹息,或许是觉得我的不识时务,或许是觉得我太没自信不敢接过去干。

    吃过午饭,我自己打的,回去了监狱。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看身后,有没有车子跟上来。

    彩姐对我还是有点芥蒂,我担心她找人跟踪我。

    唉,还以为她会带我去梦柔酒店,参观她的酒店帝国,谁知道看了一家大超市。

    我心里不免特别失望。

    这要查出她们犯罪的证据,那么多的秘密,还是那么的遥遥无期。

    但是从她自己投资的那家超市来说,她真的厉害,有手段,有人脉,有胆子,有本事。

    黑白两道她都玩得那么开。

    如果每天陪着彩姐身旁,几个月能学到的东西,是我一辈子都参悟不透的。

    到了监狱,我先去康云那里请罪,说昨天玩得太高兴,今天早上起晚了,刚回来。

    康云说:“也没什么,记了旷工。”

    我还想到,周末还说陪着安百井那厮去海边,就对康云说:“我周六休假,周日我还想请假一天。”

    康云看着我,说:“你怎么老是请假,有那么多事吗?”

    我说:“不好意思康指导员,那真的是有一点事需要去办,答应了朋友的。”

    康云说道:“你天天在外面,万一监区里有什么事,你人不在,出了大事了,到时候怎么办?”

    我心想,我他妈的在不在又怎么样,还不是这样?

    我在了,发生大事了,冰冰和薛羽眉打了起来,就组织狱警管教防暴中队去处理。事后,我被推出来背黑锅。

    我不在,发生事情了,还是有人组织狱警管教防暴中队去处理,事后,我还是被推出来背黑锅。

    我说道:“康姐,我是真有点事。”

    康云想了想,说:“哦对了,夏拉下午回来,你晚上去陪陪她,我给你批假。你多陪陪她,她好像心情挺不好的。”

    我问道:“她妈妈恢复了?”

    康云说:“出院了,她和她妈妈可能闹了点矛盾情绪。挺不高兴的,你去哄哄她。”

    我说:“是,康姐!”

    康云说:“下班后在监狱门口等我,我带点东西给你,你带去给夏拉。就说我有点忙,没能来安慰她看看她,只好托你拿东西来看看她了。”

    我说:“是,康姐!”

    她在请假单上批了假,星期天一天的假。

    康云忙?到底在哪里忙?不行,我晚上下班后,和她分别的话,我一定好好跟踪跟踪她,看她的窝点到底搬去哪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