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赶紧去了监区车间。

    靠,薛羽眉是铁了心要闹到底了。

    到了车间,见管教们把三个闹事的控制了,那个被打的右手骨折。

    靠,打个架,有必要下手那么重吗。

    上次禁闭的那些还没出来,这群家伙又在闹事,不是我想体罚她们是她们自己不听话!

    禁闭已经没有了效果。

    我对管教们说:“把受伤的那个,带去医院。然后,给我一根电棍。把那三个铐在那里!”

    三个闹事的女犯被手铐铐了起来。

    我拿了电棍,开了保险,按住我直接就往其中一个女犯身上电。

    滋滋滋的声音,电得那个女犯嗷嗷直叫,然后是鬼哭狼嚎,接着是两只脚软下去跪下去,气若游丝。

    好多人看着,女犯们都不由自主的惊恐的后退。

    沈月上来拉了拉我:“够了队长,再电就出人命了。”

    我停了,怒道:“她们都不怕别人死,我们还怕她们死吗?她们活着,就不想让别人好好活!那还让她们活着干什么!”

    沈月忙说:“可是队长,闹出人命我们很麻烦。”

    我说:“可以了,我明白了。”

    这个被电的女犯意境气若游丝,我转到下一个,那两个惊恐的看着我手中的电棍:“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

    你不要,我就给你要。

    杀鸡儆猴!

    想当时,我刚进来,单蠢又单纯啊,觉得这样子干,不人性,什么电棍手铐关禁闭,体罚什么的。

    可现在啊,我才深深的明白,对付这群不听话的家伙,光靠以德服人是不行,还要她们怕才行。

    实在厉害的,要制到她们不敢再闹为止。

    我是真的生气,老子每天苦口婆心叫你们不要闹不要闹,你们倒是好,三天两头小打小闹,打得手臂都骨折了,如果不给点下马威,过几天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操气电棍,我狠狠的按了下去。

    “啊!啊!”女犯断断续续嚎叫起来。

    蓝色的电光滋滋滋直冒。

    看着我都心惊肉跳。

    围观的众女犯发出害怕的声音。

    电到她脚软了,她也啪嗒跪了下去。

    别怪我狠了,是你们自己不听话。

    最后一个求着我:“不要,我再也不敢了队长不敢了。我。”

    我没让她说完,电了下去:“以前我苦口婆心教育你们,让你们千万不要闹事,当耳边风吗!你们都看着,谁再闹事,就这样的下场!”

    停手后,我吩咐手下们:“把她们关禁闭!”

    沈月她们拖着三个女犯下去了。

    一群围观的女犯们,有的害怕得牙齿都在打颤。

    我说:“你们也不要怕,不做害人的事,我不会这样对你们。这几个,实在是自己找的!我警告你们其中的一些还想闹事的人,如果不怕电,不怕疼,可以尽量的试试!”

    我走的时候,对沈月说让她带着521来见我。

    回到办公室,等了一会儿,冰冰来了。

    如常一样,她进来后,对我礼貌的打招呼,我让她坐下,她才坐下。

    我给她烟,她不抽。

    我拿了一瓶饮料给她,她看了一下,接了过去。

    喝了几口。

    我问她道:“刚才车间有人闹事,你知道了?”

    冰冰把饮料瓶盖上,说:“知道。”

    我说:“你有没有想和我说什么的?”

    她说:“是她们这样对我们,行同水火,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子。”

    她,说的是薛羽眉,她们,就是薛羽眉那帮人。

    我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冰冰说道:“队长,我不带头闹事,也不主动去惹事,是她们自己先这样,我们总可以自卫吧?”

    我说:“自卫?如何自卫?”

    冰冰说:“我们不能像今天一样,被打了就被打了。就让她们白打了。”

    我说:“你还想回去组织报复她们吗?521,我们自己有我们自己的处罚处分办法。”

    冰冰冷静淡定的看着我,问:“你们的解决办法,无非就是扣分,禁闭,没有用。暴力不是万能的,没有暴力是万万不能的,制止战争的最无奈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打赢战争。制止暴力的最有效方法也是使用暴力解决暴力。”

    我点点头,说:“你说的很对,可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给我一些时间,如果还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再看着解决如何?”

    冰冰说:“就一次。上次我让她们没有动手,就是看在你的份上。”

    我说:“是的,就一次。还有这次。谢谢。”

    我来求女犯不要闹事。

    薛羽眉是主动挑事找事闹事,冰冰她们则是忍让退步,薛羽眉得寸进尺。

    两帮人已经针锋相对。

    一触即发。

    看样子,这场大战很可能已经免不了了,那时候还想找出幕后黑手,就算明着怀疑康云她们,也屁用没有,她们很聪明,做事从不主动出面,都是让人出面,我连她们找的谁来出面,都找不到。

    像今天这样的摩擦,算是小打小闹,万一哪天一大群上百人对上百人的,那可真麻烦大了,到时候监狱都是警报声,然后防暴中队还有武警一大群一大群的往监区里面涌进去,接着一大群人受伤,也许还有人死。

    想想都可怕,到那时,那个黑锅,我背得起吗靠!

    冰冰看着我,说:“没有其他的事,那我先回去了队长。”

    我说:“行吧先回去吧。”

    她站起来,扬了扬手中的饮料,说:“谢谢。”

    我说:“不客气。”

    她回去了,我往后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头疼。

    下班后,我出去外面了,今天心情烦,出去想找王普或者安百井喝酒。

    到了旅社里,我拿着手机,见手机上有丽丽的未接来电。

    我给她回了电话,问她什么事。

    丽丽问我道:“你怎么有气无力的。”

    我说:“上班累成狗了。心累人也累。”

    丽丽说:“那我去给按按呀。”

    我马上坐起来:“好啊!”

    这主意不错,让她给我按按,肯定舒服。

    都不用去找王普安百井喝酒了。

    我问道:“不过你今晚有时间啊?”

    丽丽说:“例假来了,我休息。”

    我说:“那出来吧,我们去后街。”

    丽丽说:“我想吃火锅。”

    我说:“好啊,就那个鸡火锅,记得带钱。”

    丽丽委屈道:“怎么不是你请我吃?”

    我说:“我为什么要请你吃,是你叫我的?”

    丽丽说:“哪有你这样的,你对别的女人也这样吗?”

    我说:“也不是,有时候也是会被人坑。”

    贺芷灵就是坑货,和她出去吃饭我都是提心吊胆,那家伙,坑人不眨眼,坑人真是有一套。

    丽丽说:“那好吧,我请就我请吧。”

    我说:“记得穿多点衣服。”

    丽丽说:“知道啦!”

    妈的每次都穿一块小布料,遮不住这里遮不住那里的,去哪里好多男人看着她身上一片白花花的,我自己都不舒服。

    这种衣服,穿着到房间给我自己看就好了嘛。

    到了那家店等了一下,丽丽来了。

    还好,穿着中规中矩,不算露。

    坐下后,点了平时我们喜欢吃的。

    我点了半打啤酒。

    丽丽靠着我,问:“怎么了你,上班累呀?”

    我说:“累成狗了。”

    丽丽问我:“那你和我说说,怎么累,遇到什么事了呀?”

    我说:“不想说了,一把辛酸泪,来吧,喝酒,不要谈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你找我干嘛?”

    丽丽不高兴了:“每次你都这样,你找我干嘛找我干嘛,如果没事,就不可以找你了是吗?”

    我忙说:“不是不是,当然不是,其实我呢也是想和你见面的,可是忙啊。不好意思啊今天有点不高兴,说话难听不要介意。”

    丽丽说:“你就嫌弃我。如果没事,巴不得我以后再也不找你。”

    我说:“乱说,没有这回事,你找我我不知道多高兴。你看我,挂了你电话马上跑来这里等你来了,我有多兴奋你都不懂。”

    丽丽哼了一声:“骗我。”

    我抱了抱她:“好了啦,来来来吃东西。”

    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夏拉的,直接调了静音,塞进口袋。

    丽丽瞥了我一眼,问:“女朋友啊?”

    我说:“不是。”

    丽丽说:“肯定是,就算不是,一定也是跟你关系很特别的。”

    我只好说:“一个追求我的,我不怎么喜欢的。”

    丽丽问道:“有我漂亮吗?”

    我说:“差不多吧。”

    她就喋喋不休了起来,问到底谁漂亮。

    我说:“好好好你漂亮,你世界上最漂亮,在我心里,无人可以替代,美的冒泡,是最美的那个,无论我处过和以后再处多少美女,你都是最美的,在我心里永远抹不去。”

    昧着良心说话真难受,还好我已经习惯了。

    丽丽满足了,扬起笑脸得意说:“这还差不多。”

    她给我夹菜夹了一块肉,说:“我找你是想和你说我们酒店的一些事。”

    我马上来了兴致:“啊!什么事!”

    丽丽说:“就知道你只关心这些。”

    我笑嘻嘻的说:“我哪有啊,我也关心你啊。”

    丽丽说:“那我来例假了,也没见你安慰我一声。”

    女人怎么就那么烦啊?

    她们的思维逻辑到底在想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