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彻底的进了坑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一会儿后,夏拉摇了摇我的手,再次撒娇:“你总是这样对我。一点对我都不好。”

    我摸了摸她的头,她的脸上露出十分喜悦的神色,她果然特别喜欢这样子,然后她躺在床上,蜷缩进我的怀里,十分享受这样的感觉。

    我不说话了。

    就这么着,她外公不是这样子的吗。

    夏拉呢喃说道:“今天我就只想你,想见到你。”

    我说:“哦,见到我又有什么前途。”

    夏拉说:“我好烦,我明天就要去找我妈妈了。她要做手术。”

    我说:“哦。”

    夏拉接着说:“她今天给我打电话,说她真后悔生这么一个女儿,跟我爸一个德性,狠心,连自己妈妈这样子都不去看一眼。我不是不想去看她,我难受,见到她,她总是骂我,骂的很难听。今天还说如果不是我表姐,她都不知道我开公司了,说我想撇开她有钱了不理她了,说我不懂得感恩,说表姐哪点都比我强,骂我良心被狗吃了。说我巴不得盼着她早点死,所以才不去看她。我好难受,我不是这样想,我受不了一见到她她就开始骂我。”

    说着说着,夏拉自己哭了起来。

    我心想,他妈的她妈妈都病得要做手术了,还能骂人骂的那么厉害啊,真是个泼妇啊。

    这样的人,死了算了,每天带着仇恨活在世上,连自己的亲生女儿她都这样,还活着干什么。死了得了。

    虽然我不对夏拉太有好感,甚至表现出来的感情,所谓的感情,都是虚假的,但是这一刻,我是实在同情她的。

    是她妈妈,硬是把一个好女孩,逼成了心理有病的人,而且再也很难改变。

    哭着哭着,她说:“也许只有我超越了我表姐的那一天,我妈妈才看得起我,才夸我,不会再骂我。”

    这,就是她要干公司的动力吗。

    真是个可悲的动力。

    我想到柳智慧教我的手段,让我顺势的一步一步分裂她们两姐妹的关系,我先是把康云抬得很高:“你表姐那么厉害,有人脉,又有本事,我看你这辈子都难以超越她了。”

    我激怒夏拉,激起夏拉更进一步的仇恨。

    夏拉抬起头,咬咬牙,狠狠说:“我不相信!”

    这一刻,这个平日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娇小姑娘,眼中尽是仇恨。

    我在运用柳智慧教我的暗示,让我挑起她对她表姐更大的仇恨。

    我笑着问:“其实我看得出来,你有些怕你表姐。”

    柳智慧告诉我,夏拉对康云这个表姐的感情是极其复杂,却也极为简单的。

    当然,让我自己研究分析,估计一辈子都搞不清楚,对我来说肯定是复杂的,而且我之前怎么看,都是觉得她们两是情同手足,情比金坚,坚若磐石。可是柳智慧只不过听我说了一些关于她们之间的事,就断定她两关系并没有那么坚定,而且还看得出夏拉对康云是怀着什么样的复杂感情。

    看不穿,就复杂,她看穿了,告诉我,就简单了。

    夏拉依赖这个表姐,靠着这个表姐给的物质基础,她尊敬表姐,却也只尊敬表姐对她物质的施舍。可是她更多的是仇恨她的表姐,因为她母亲从小就在她心里培养了表姐是一个比魔鬼还讨厌的人物,她想超越表姐,越过这个让她从小就仇恨的人。

    连夏拉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子,用俗话来说,她的心里住着一只魔鬼和一个天使。

    我要做的,就是让她更加的依赖我,然后我引导她心中的魔鬼彻底粉粹她的理智。让她为我所用,甘心背叛她的表姐,让我掌握关于她所知道的对她表姐不利的因素。

    夏拉一听我这么说,说她害怕她表姐,她承认了,说:“我跟着表姐,她都是严格的要求我。我害怕她不再给我钱花,不再照顾我。可是每次想到我妈妈说那些,我都好难受,好难受。我就讨厌她!我要超过她,我妈妈才不会骂我,我心里才好受。”

    我说:“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超越她,真的是很难很难。可是你表姐也未必真的对你好,她也利用着你。”

    夏拉似乎早就知道,平静的说道:“她是利用我的。很多次。”

    我趁热打铁:“对,我所知道的,就是你跟我说过的,她总是让你去帮她转账那些,很多时候都是用你的名字账户。她那些钱,不干净,你更知道,你是在帮她洗钱。”

    夏拉抽泣说:“我知道。每个人都说她对我好,她们都不知道,其实我觉得我表姐对我好,都是在利用我来做很多事。”

    她哭了,说明她觉得她是受了委屈的,是觉得自己是被表姐利用的。

    可我知道,康云是真心对夏拉好的,但也很难说,给钱花照顾她,不一定就是真的好,如果真的对她好,为什么宁愿牺牲夏拉的身体来讨好我?有这么对自己表妹好的吗。

    推表妹入地狱,只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这么想,还是不好。

    我继续引导夏拉:“既然她对你不仁,你也可以对她不义。你看你对她那么好,她还这么对你。凭什么啊!我有一次听你表姐对我说,说你花了她很多钱,读书生活费上学,开业开公司做公司,看样子也是败家的,说你妈妈说的对,你就是个败家的像你爸爸一样的无耻的人。”

    夏拉牙齿都在颤抖:“我,我表姐这么说我?”

    这些当然是我扯淡出来的,可是为了引导,我不惜做小人,凭空捏造这一切。

    夏拉在被我挑起仇恨后,绝对不会再去和康云讨论真假了。

    我说:“她经常谈起你,告诉你一个事。她曾经想上了我。”

    夏拉坐直了身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继而,她问道:“你说我表姐,想和你睡觉?”

    我说:“是她想睡我。她说在监狱里,人都要发霉了。她没有男朋友,可能平时也想了,所以就有点威胁我的意思。毕竟她是我的上司。可是我觉得,不是我觉得,而是我和她说,我问她我已经和夏拉在一起了,你这样子不觉得对不起你表妹吗?她很无所谓的样子。”

    夏拉问:“她说什么呢?”

    我说:“她什么也没说,可是说不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她已经是一心一意的想上了我了。哪里还顾及什么表妹?”

    夏拉牙齿在颤抖,眼泪泛滥:“她一直,真的都只是,利用我。我只是她的工具。”

    我说:“唉,我自己也郁闷啊夏拉。所以你说,我该不该和她怎么样的都不好,如果从了,我觉得对不起你,她也对不起你,我也对不起你,而且我也不愿意和她。我不从,那麻烦就大了,她是我上司,她可以收拾我。我觉得你表姐计谋很多,怎么整死我的都不知道。我很怕她。”

    夏拉说:“我表姐,为什么那么喜欢害人。”

    听这话,夏拉见多了康云害人了。

    我说:“害我也不算害吧,但是这样子真的不好。反正我不愿意。”

    夏拉停止了哭声,做了决定狠狠说:“她真的从来每当我是表妹!好。那我也不需要把她当成表姐了!”

    我问道:“你要和她断绝关系吗?”

    夏拉对我说:“我表姐让我靠近你,是我表姐让我故意接近你,为了她的一些目的。”

    夏拉擦掉眼泪。

    终于,她终于要和我坦白这些,夏拉终于彻底被我拉入我的阵营,反了她表姐了。

    柳智慧,你真是一个神人。

    我假装什么也不知道,惊愕的看着夏拉。

    夏拉说道:“我表姐对我说,说你是副监狱长招进来监狱的,女子监狱怎么能有男的,一定是她给你走了后门。副监狱长是你的表姐,副监狱长和她就不对付。是不是?”

    我说:“不是啊,副监狱长确实是我表姐,可是我和她关系并不怎么好,甚至说形同陌路,我恨她得很。”

    夏拉继续说:“我表姐她觉得你是你做副监狱长的表姐派下来的,做卧底,想要对付我表姐。我表姐就让我假装和你谈恋爱,灌醉你,说酒后吐真言,让你说出来。甚至连我的身体,她说必要时也可以让你动。我就是觉得她这些不可理喻。可是她苦苦的求我,说为了她的前程,也为了我自己,她会答应我给我钱,开公司的钱,让我去做这些事。我心里难受,可我还是帮了她。接近你,那时候接近你就只是为了想要知道你是不是卧底。”

    这些,我都早已知道了。

    但是我脸上还是假装出惊愕的样子:“你表姐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没有做这些事啊!你表姐是不是想多了!”

    夏拉说:“我也觉得她想多了,她自己有毛病,做了见不得人的很多事,就总是疑神疑鬼。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是她自己乱想了。”

    我赶紧自我辩白说道:“是啊我根本没有啊!”

    夏拉真是被我骗得彻底进了坑,什么话什么关于康云让她做的都开始对我说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