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真诚善良的朋友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听到康云说如果薛羽眉和冰冰打群架,让我背黑锅的话,我特别的郁闷。

    可是如果她真的想要弄我走,直接等着他们爆发战斗赶我走就是,干嘛还要来和我说。

    康云停顿一下,然后柔柔的关心的说:“小张啊,康姐也不想你背这个黑锅,让你来担起这个责任,可是啊,万一这件事,出事了啊,实在是很难办。你说康姐不给你一点压力,也不行啊。康姐在这里这么多年了,也见了不少的女犯打架闹事,一旦出现了那样的麻烦事,那就真的必须要有人来负责才可以啊。小张,你要理解康姐,康姐有时候也很无奈。不过如果真的出事,康姐也会努力保护着你帮着你啊。”

    我明白了她来找我谈这个的意思。

    这家伙,既做婊子又立牌坊。

    说什么保护着我真的关心我对我好的话,那么就不该让我处理这样棘手的事情,干脆换了别人上不就行了,或者出事了找个人背黑锅不行,为什么这个黑锅让我来背?

    再说,她对我说的这个话,有好几层意思。

    她又说:“小张啊,不是康姐不帮你啊,康姐也没想到监区里出现了这样的麻烦事,领导也是为了锻炼你培养你,让你一个新上来的去处理这样的事情。不过处理好了,可是大功一件啊。”

    她的意思是说,反正叫你张河去处理这样事情,也是为了从培养和锻炼的角度来安排你去调解。可没想到那么棘手,但是一旦出了什么事,不是康姐不帮你张河,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无论如何康姐也会保住你。

    鬼才信她的话。

    她就是来演给我看的,她觉得我后台很深,就算是坑害我,表面也要假装她真的是不好意思,是纯洁无害才行。

    她也怕我这边。

    她一直都在怀疑我的后台是政治处主任和贺芷灵副监狱长。

    说来,康云也只是一枚棋子,她想动我也要掂量她自己够不够分量,在她的假想中,如果我不是谁的人,动了我把我弄出去,那没有什么,这也是之所以我刚进来时,她就一直敢威胁我的原因。可假如我真的是她的对立面,我有后台,她动了我,那她自己就也要考虑,她自己的后台到底搞得过不过我的后台。

    也许会赢,也许会两败俱伤,甚至输得一塌糊涂。

    所以,她也是在试探。

    她们动我,很可能也是试探,假如这一次,她能借薛羽眉和冰冰群殴这个事情办了我,那么,她就认为我是没后台或者说我的后台不行,假如扳不倒我,那么就说明,我的确是有后台的,而且后台极为深厚。

    可是康云也怕扳不倒就算了,还自己赔了命,毕竟她也只是一条走狗,一条猎犬,万一上头发觉不对劲,很可能丢车保帅,所以她才来找说这些的原因,说这些也是为了给自己一条后路,说康姐我也很努力帮你张河,可是我实在无能为力,假如到时候你真的要背黑锅,千万不要怪我。而一旦被反扑,她也希望我对她手下留情。

    她真的是一个非常有手段的有权谋的女人。

    我赶紧装得很感激的说:“康姐,我从一进监狱,你对我,就像对亲生弟弟一样的对我,对我那么好。我无以回报,就算有什么,那也一定不是康姐你的本意。我知道康姐你会保护我的。”

    康云唉的叹气说:“小张啊,你理解康姐就好了。那康姐就先回去了,小张啊,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跟康姐说说啊。”

    她一边说一边暧昧的伸手过来拍拍我的胸膛,那意思,我懂。

    曾经她是想动我就敢对我动手。

    现在,她被我拒绝了几次后,再加上她觉得很有可能她已经对付不来我,就只能对我说这样的话了。

    我也对她暧昧的笑笑说:“康姐啊,这里毕竟是里面,如果出去外面,咱怎么样互相帮助都可以。你说对吗?”

    康云点点头,妩媚的笑笑:“那康姐先走了,有什么出去外面也行,记得跟康姐说一声。为了你,也是为了我,我们都是需要合作的。”

    我说:“好的康姐。我一定会的。”

    这家伙又在发春了。

    她走了之后,我松了口气,面对她,总让我感到非常的阴冷。

    更不谈和她相处了。

    我出了外面,抽烟。

    站在可以看到放风场的地方,五月的天,挺热,可是昨晚下过雨,有风,风来还是挺凉爽。

    人做一切事情都不会无缘无故的。

    我站在这里,也是。

    我在等待她。

    柳智慧。

    她就像一具神,我所有不知道的,跟她说,甚至不用说明白,她都知道。

    她都会给我答案。

    可是我也怕她,害怕她,她是一把双刃剑。

    可现在的我的,已经无法不靠近她。

    冥冥之中我感觉到有一条细细的甚至我看不到的绳索,将我绑在了她那里,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

    莫非她已经用她强大的心理学来控制我了吗?

    我笑了笑,这怎么可能,她是厉害,但是她干嘛要控制我呢。

    到了点,柳智慧准时出来放风场。

    我走了过去,走到了她身旁,两个管教识相了打了招呼就退了下去。

    看着柳智慧,斑驳的阳光透过云层照耀在她身上,风将她长发吹起。

    她真像仙女,也是神。

    柳智慧一边伸着腰运动边问我:“找我什么事张队长?上次的事情,解决了吗?”

    她这次和我打招呼,说多了一句话,就是后面的话。

    多关心的问了一句。

    我呵呵的自嘲笑了一下。

    她说:“看来你遇到很大的麻烦。”

    我叹气,说:“我想,这个真的很麻烦,很难解决了。所以我才来找你。”

    柳智慧转脸过来看着我,说:“我又不是神仙。”

    我说:“可你在我心里,就是神仙。”

    柳智慧说:“我也没有通天的本事。假设真的有,我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

    我顿时语噎,她说得对,她如果真的有通天的本事,那为什么她还在这里?

    这也是困扰我的问题之一,她那么强大,那么厉害的人,究竟是谁,能把她害了进来这里的?

    柳智慧看着我,微笑了一下,说:“别想那么多了。有什么你问吧,希望我能帮得到你。”

    我抬头看她,问:“你为什么愿意帮我,愿意教我,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柳智慧只看了我一眼,眼睛便撇向其他地方:“因为你值得我交往。你对人真诚善良,人的权谋和智慧的最高境界就是真诚善良。”

    我说:“你有点像是在说谎。”

    因为我看她说话的语气,并不太像平时一样的坚定。

    柳智慧对我笑了一下,又看着我说:“你心理学学得虽然差,可还是学到了一点皮毛的。我刚才的话,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吧。我喜欢真诚善良的朋友,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我问:“那其他的原因呢?”

    柳智慧对我高深莫测的笑笑:“能不能说你的事了?”

    我拿出一支烟,点了起来,她不想说的事,我逼着她说她也不会说。

    或许,她真的觉得我这个朋友对她比较真诚善良,不过我对康云夏拉,可谓十句有九句都是假的,也觉得我也可以相互利用合作吧,所以才愿意帮我交我这个朋友。

    就像我之前问过柳智慧,问她为什么会进来,她当然不会说。

    我问薛羽眉,薛羽眉都不愿意说。

    无论是哪个女囚,都不会愿意说这个问题。

    你所感兴趣所探究的问题根源,也许就是别人的心里最疼痛的地方。

    我说:“是这样,我处了一个女孩子,可是我总觉得她是别人派来我身边的卧底。其实这么说吧,她就是一个卧底,来我身旁想帮她的主子对付我,因为我和她的主子是职场敌人。所以,她一直都想套我的话,问出我的背景底细。平时这也没什么,我觉得还能对付得了。可是昨天吧,我和她在一起玩的时候,在玩游乐场的那个上下飞舞的海盗船,最关键最怕的掉下的时候,突然问我那个谁谁谁是不是我的后台。之后还有一次,也问了一次,而那次,感觉像是给我催眠,用聊天的方式把我带进她的思维中,反正就是这么说吧,我就情不自禁的差点说出了我的后台,后来差点没说出来,一下子清醒,就没说。不然可能麻烦大了。”

    我看着柳智慧。

    柳智慧说:“你挺复杂。”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是挺复杂。”

    柳智慧说:“你不需要尴尬,是人都会复杂。一个刚进来不到半年的管教,升任队长,没有后台,没有人帮,谁都不会相信。都会在猜测你的后台是谁。”

    我问柳智慧:“那你猜的出来吗?”

    柳智慧说:“我也不是神,我猜不出来。”

    我说:“可是我知道你能套我的话,看我的表情语气眼神动作姿势,判断得出来。我想问你的是,你说这个女孩子是不是在套我的话还是无意中问起的?”

    柳智慧问:“你觉得呢?”

    我还是觉得夏拉是无意中问起的,她是喜欢我的被我征服的,彻底征服,然后才关心我,才问的。

    我照实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柳智慧问我道:“玩海盗船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我说:“我哪还想什么,我脑子一片空白,看着那个快要摔下去,我手心出汗,脸色都变了,整条船都在喊。在空中飞舞啊,真是睡觉脚都软着。”

    柳智慧问我:“那个女孩她怕吗?”

    我说:“她经常玩,估计已经不怕了。可我觉得还是有点怕吧,只是没那么怕。”

    柳智慧又问:“那么关心你,为什么不会在你们相处最轻松的时候问呢?”

    我顿时觉悟。

    对!

    那么重要的关心我的问题,为什么不会在我们最轻松的时候问,反而在神经最紧张的时候问,这不是故意的套话吗?

    柳智慧说道:“人在不假思索的时候的回答,才是最真实的。我猜,有懂心理学的人教她来这么问你。”

    我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还当她无意中问的关心的。”

    柳智慧说:“是你自大了,判断问题千万不要用感情的眼光去看,要站在局外用局外人的眼光去看。”

    我问:“那么,你猜中的几率是多大。”

    柳智慧说:“百分之九十。”

    我也在猜,康云安排了一个心理学的人,来教夏拉如何套我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