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各种手段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再拨打了贺芷灵电话一次,还是通话中。

    我坐回到王普身旁,问:“现在怎么办?”

    王普说:“联系不上你那个点你出台的什么姐吗?”

    我说:“正在通话中,等一下吧。你没事吧?”

    王普说:“让这群日狗的踢了几脚,没事。他们还想要我赔钱,我赔个屁钱我赔。”

    一群保安围着我们,看样子是散不了了。

    我说:“那现在闹僵也不是个解决办法,得想个办法送货先吧。”

    王普说:“送货?我还能一家一家超市便利店的去买清江啤酒,凑够了然后送去?时间都不够了。没想到那么大一个厂,说没货就没货,也不提前通知。”

    我说:“这太无语了吧。”

    王普点了一根烟,说:“说是前几天水被污染了,停工了几天,就这样子。不过我知道他们仓库还有一些货,又说已经是别人下了单,这两天就来要,还有那么多先给我们两车都不行。”

    我说:“看样子,不是人家不给,是你打了开票员才这样吧。”

    王普气道:“他是欠揍!”

    说着,王普递给我烟:“不好意思,气过头了没给你烟。”

    我接了一根烟:“咱兄弟之间,不说这个。”

    我坐在了王普身旁,他问我道:“最近都忙什么去了?没空找过你大哥我了?”

    我说:“能忙什么,忙工作呗。”

    王普说道:“你就骗吧你,你能忙工作?你忙女人还差不多。不过如果我是你,我都直接一次性的。用过就扔了。”

    我说:“艹,好些天不见,能不能先不聊这个。而且,能不能把这个破事解决了,再聊这个?”

    王普说:“你解决,你解决了哥哥我今晚请你去找女人。喝花酒。我也想解决,我解决得了还找你么?”

    按照他们这群保安的意思是,在他们厂里,打了人,要赔礼道歉,而且,打人造成的那个开票员的受伤,医疗费要我们出,再者,那个开票员已经醒过来,要王普赔偿精神损失费三万块,否则,就不放我们走,至少把那辆面包车扣下不给走。如果想闹事,就报警。“

    无论怎么说,我们打人了,理亏的是我们,可是那个开票员既然去了医院醒来,全身检查了没有事,那何必还要讹我们这三万。王普一口回绝。

    既是如此,那么,他们就照样扣车不给走了。

    打,是打不过,讲理,也是理亏。

    那怎么办?

    我还是照样给贺芷灵打了电话。

    这一次打通了。

    我走出人群外,跟我汇报这个事。

    她还是像以往一样,不说话,挂了电话。

    我都还没问她到底在这个啤酒厂做得不得主。

    她就挂了电话。

    接着,保安队长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急忙向我们道歉说对不起。

    这情节,比电影剧本还惊天大逆转,保安队长带着一大群保安给我们,给王普道歉。

    之后,他们的什么副总还是谁出现了,让保安队长道歉后,让他们各自回到自己岗位。

    接着这位副总亲自给我们道歉,然后奉上给王普一个八百块钱的红包,说是自己没尽到责任,没有管好开票员,让开票员收礼优先开单,这样子是不对的。而且,开票员的医疗费,工厂自己出,但是这个开票员,要被开除。

    而关于货,副总马上调集人手过来给我们装货,把别人后两天要的存货先发给我们。

    然后再安排车子和人手帮我们送了货,这样一来,万事ok。

    待到装了啤酒出去后,王普还是不敢相信,一直到出了厂,王普才说:“你小子认识的那个女的,到底在这里是做什么的啊?”

    我说:“我也不知道,她也不说,她甚至从来没提起过。你知道的,我就是在这里见过她,谁知道她在这里那么厉害。”

    王普说:“这个女的一定很有钱,在这里的位置一定也很高。行啊你!把她弄到手,一辈子衣食无忧,别墅豪车,美女豪宅,要什么有什么了!”

    我说:“住嘴。多抽烟,少说话。”

    我塞了一根烟到他嘴里给开车的他。

    货都送到了客户那边,我两安心了。

    王普高兴的说:“走,今晚请你喝花酒去!”

    我问:“又是云天阁?”

    王普说:“云天阁现在没能去,那边现在在扫着,有点危险,我们去开个包厢,叫几个美女出来玩玩。”

    好久也没和王普出来喝酒了,我就随他了。

    他带着我和他的手下,就在我们送货的新城ktv直接开了包厢。

    一个中等包厢。

    然后,他不知出去给谁打电话。

    我给贺芷灵发了一条信息:谢谢。

    她没有回。

    以她的个性,的确是不太可能回。

    王普打完电话后,回来高兴的说:“今晚我叫三个女的,给你挑,你喜欢挑谁,就挑谁。”

    我说:“是不是你那个给你带来你前女友感觉的云天阁那个呀。”

    王普说:“聪明。”

    我说:“是不是她带着云天阁的姑娘来出台。让我挑?”

    王普说:“真聪明。”

    我说:“靠。”

    王普说:“别这样子嘛,那些女的很漂亮,没什么不好。只不过花一点钱而已,没事,今天哥高兴,哥请客。”

    我说:“出来卖的,和良家的,还是真的感觉不同的。”

    王普举起杯子说道:“上的时候感觉都一样,不过谈恋爱就没有那种感觉了。不要说那么多了,赶紧来来来喝酒!”

    喝了几杯,两人聊了一下。

    这家伙生意做得是挺大,还准备扩大仓库,再租了旁边的办公室,然后再请两三个人,再买部货车,请一个司机。

    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来干。

    我说:“我现在在里面,稳定的很,我来干这些干什么鬼。”

    王普说道:“成,这里面反正有你的股份,你什么时候被开除了,什么时候来干啊。咱一起创业干大事。”

    我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盼得我今早被开了吧。”

    王普笑呵呵的说:“开玩笑的别那样。以后我还是要仰仗你帮忙的多的,你看我代理的这个,老板娘就是你那个点你出台的那个姐啊。以后通过你,让她罩着我,例如开票啊什么的,让我们优先,最好返利多几个点,然后卖便宜点,我们的公司,蒸蒸日上。”

    我说:“这种事情,我现在不好意思开口啊。”

    王普坐着靠近我:“所以啊,你要勾她啊,要是和她怎么了,你想想看,不说整个城市,就让她把整个新城区这一片区域的代理让我们公司做,一年,几百万上下,三四百万,不会少!”

    我说:“你思想怎么尽是这些玩意?”

    王普说:“我怎么尽是这些玩意?在人情社会,做人情之事,靠着有背景之人才能尽早爬上去。我是个实用主义者,其他虚的我不理。你想想看,你和她怎么了的话,你也不亏本,她那么漂亮,然后,以后路就宽了。懂不懂啊你,有条件你都不会利用,你怎么那么愚蠢,那么顽固不化!”

    我说:“行行行了,少教育我。妈的,你以为那个女的好搞啊。”

    王普马上大声问:“你有搞过?”

    我说:“没,没有!”

    王普说:“你小子想搞?那就太好了!哥哥一定无条件的支持你!”

    正说着,包厢的门开了,四个女的进来,带头的就是王普的那个云天阁谈的那女的,代替品。

    谈代替品他还当真爱了。

    可对方是个出来卖的。

    正在点歌自己唱歌投入的王普手下吴凯,也不唱歌了,扭头看着四个女的。

    王普忙上去招呼道:“哦来来来,这么久才来,来坐坐坐。”

    王普把两个看起来最漂亮的推给我:“你们的,陪那个大老板。”

    然后把一个较矮的长得也过得去的推给了吴凯:“吴凯!你的!今晚看你的了!”

    吴凯笑眯眯的放下麦克风,马上倒酒。

    两个女的坐在了我身旁,她们给我倒酒,我说不用了我自己来。

    她们硬是给我倒酒了。

    王普说道:“今晚,我们要高兴,开心,不醉不归!”

    开始喝了起来。

    喝着喝着,我上了卫生间,我手机有人来电话。

    夏拉。

    泡泡说她都要结婚了,说夏拉也跟了大雷公司的老板了,这当模特的见得人多,接触的人广,级别也高,而且她们自身条件好,想嫁老总就嫁老总,想嫁副总就嫁副总。

    而现在,我让夏拉为我发相思病,完全是利用着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来对她。

    例如冷她什么,激起她吃醋,激起她竞争的征服**。

    还有就是利用她想要靠近我,我在半装半真的情况下,动了她。

    反正就是各种阴暗的手段。

    其实我想说的是,作为我们自己男人,还是要自身条件好的才行,想怎么挑怎么挑。

    你是模特,你不喜欢我,行,我有钱,我有车,我有别墅,你不跟我,我去找另一个。

    反正大爷有的是钱。

    有钱就是好。

    我出去卫生间门口,接了夏拉电话:“什么事?”

    夏拉温柔了声音:“喂。”

    我说:“有事说,我还忙。”

    对她,我实在不懂说什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