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这个有个性的女人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下午,我出去了。

    我去研究一下,康云到底有没有说了什么,看监控。

    她到底对b监区做了什么,b监区这两拨人打群架,说和她没关系,打死我都不会相信。

    可是,监控里面,就根本没人啊。

    对了,我差点忘了,自从出现了那个电工,而且夏拉被绑架后,康云和夏拉就惶惶不可终日,现在电工无影无踪。

    两表姐妹都害怕哪天电工突然出来,劫持了她们,她们干脆家都不回了。

    这电工,出现还是坏了我一些事。

    我给贺芷灵打了一个电话,约她见个面聊聊。

    她说:“康龙羽毛球馆b区六号球场。”

    说完她就挂了。

    搞得我们神神秘秘,真像特工一样。

    我赶了过去。

    到了康龙羽毛球会所,然后找到b区,六号球场。

    贺芷灵穿着羽毛球装,和她的一个朋友打着羽毛球。

    没想到,贺芷灵也可以那么青春肆意。

    她的朋友也很漂亮,我随处看了一下,这里装修很豪华,看样子消费一定很高。

    真会享受生活。

    贺芷灵打了几局后,口渴了,来到我身边,拿起水杯喝水。

    我看着她,汗津津的,更是迷人。

    她瞪了我一眼:“看什么!”

    我说:“看你咯。不行吗?”

    她说:“你那眼睛,色迷迷的做什么?”

    我说:“想做你咯,还能做什么。”

    她一个球拍就打过来。

    我一挡住:“我不远万里跑来找你商量大事,你动不动就又打又骂,饭都不请吃一顿,这样子,还怎么带人?至少给一百块吃个肯德基快餐和报销路费吧!”

    贺芷灵问我:“要你教我吗?”

    我说:“你把我叫过来,把我打了,连一百块都不给我,这种人好恶心的,好坏的!”

    贺芷灵露出十分难以形容的神情,然后伸出手给我看鸡皮疙瘩,接着一个球拍砸在我头上:“以后不要在我面前那么恶心的样子说话!”

    “是!表姐!”

    她还是带着我去吃饭了。

    就在羽毛球会所的餐厅里,我点了一份牛排,一份沙拉,一份鸡排,一份意大利面。

    然后想想还不够过瘾,我再点了一瓶红酒,三百多的,又点了一份泰式的冬阴功汤。

    为什么点了冬阴功汤,因为服务员一直在推销,而且挺贵的,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冬荫功汤是一道泰国名汤,典型的泰国菜,是世界十大名汤之一,在泰语中,“冬荫”指酸辣,“功”即是虾,合起来就是酸辣虾汤了。冬荫功汤是将辅料放入桶煲至出味,而后放入大头虾、鱼露、草菇、花奶、椰汁等一起炖煮,酸味鲜美开胃。这汤以色泽全红,汤味馥郁可口,辣度十足的为佳。

    反正听起来就很有味口。

    贺芷灵问我道:“点了那么多,今天看起来胃口不错。不过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让服务员赶紧上菜服务员下去,我问贺芷灵:“我想什么?我饿了,行了吗?”

    贺芷灵说:“你呢,是觉得我会请客,之前请我吃了那么多,心理失衡,今天想找点平衡,也想坑我一次。不过你失策了,我没带卡,现金只有一百多。给你一百还是给得了的。”

    我大吃一惊:“服务员!不要冬阴功汤,也不要鸡排和红酒!”

    我跑过去,服务员微笑着深情的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餐厅下单了就马上做了。”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退不了了。

    我拉长着脸,回来坐下,说:“我不相信,把你钱包拿出来。”

    她把她的卡包给我看,里面有驾驶证行驶证身份证,还有一百多块钱。

    真的是一百多。

    她说:“我说请你吃饭,没说请你吃那么多。我点的这份水果沙拉,也才三十多。”

    我看着,说:“你吃那个会饱了,你要减肥,我不是。”

    贺芷灵说:“是吗?你敢说你不是想宰我?”

    我点点头说:“是。所以我现在感到十分郁闷。”

    等餐点上来,贺芷灵吃完了她的沙拉,她只吃那一点,难怪身材皮肤那么好。

    我不管她,吃了起来。

    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喝了一口,说:“味道很差。”

    我说:“当然比不了你家那成千上万的红酒。”

    贺芷灵看了看时间,问我:“有什么事,就快点说,我没工夫和你浪费时间。”

    我跟她汇报了一下监区里遇到的情况,问她怎么解决处理。

    冬阴功汤在我的期待中,隆重登场了。

    我赶紧舀了一大碗,然后端起碗不顾发烫就喝。

    结果,一口没咽下去就吐了回来。

    他妈的这是什么味道!

    酸?辣?奇奇怪怪。

    一看汤里面,感觉什么东西都有。

    我擦了擦嘴,苦着脸:“这都什么怪异味道。”

    贺芷灵的手搭在红酒杯子上,白皙柔嫩,相对起来,她的脸,虽然美但是英气逼人,凶起来真是威严十足,她说道:“这背后,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我一直也想调查,康云监区长她们这么做到底是想干什么。可我不敢去查不能去查。你知道我为什么很少在监狱里现身?”

    我问:“为什么?”

    贺芷灵说:“我是突然调去的监狱,她们都觉得我去,是为了调查什么,为了整顿什么,为什么肃清什么,为了休整什么。都很防着我,我的一举一动,我和谁接触,她们都在小心翼翼的查,我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我找你,是因为你的目标不会太大,而且你很圆滑聪明,这一切的背后,我希望你能替我去解开这个谜团。”

    我说:“说是这么说,可是我感觉是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嘴,每次调查到什么,都断了这线索。你让我查什么?现在,又要僵着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贺芷灵说:“这背后牵扯到的,是一个很庞大的犯罪利益集团,你不可能一下子就能让你轻松找到证据,整死她们。”

    我喝了一口红酒,然后叫服务员拿瓶红茶来兑,实在太苦涩,咽不下去。

    等她拿来后我骂道:“你介绍的什么冬阴功汤啥玩意,真有人点这个吗?”

    服务员说:“先生,是这样子的,冬阴功汤是泰国的一道名菜,口味呢,偏向怪异,也许有一些食客并不欣赏这个味道。但这道菜,的确是名菜。”

    我说:“扯的全是废话。我不喜欢听。反正我觉得很难吃,不值,不值得!”

    贺芷灵一脚踢过来,骂我道:“你把气撒给谁呢?撒给服务员?你什么素质?什么教养!”

    我看着贺芷灵,闭了嘴。

    贺芷灵从卡包里拿出那她全部身家的一百多块的那张一百,给了服务员当小费:“不好意思。”

    服务员推辞,贺芷灵还是给了她。

    我说:“难吃我投诉一下,也不行?”

    贺芷灵说道:“投诉,你可以找她的老板投诉,可以写着投诉,你骂她,有用吗?”

    我说:“这不算骂了,我这不过是激烈沟通嘛。”

    贺芷灵说:“以后在我面前你敢这样,有你好受。这是第一次,算警告,有下次。你等着。”

    我白了她一眼:“你能拿我怎么样?”

    贺芷灵说:“不怎么样,我记得上次你把我骗了,说去买水,结果跑了,让我在那里等你。行,你有种,还好,我是副监狱长,我可以,通过我的关系,降你的职,也可以降你的薪水。你这么对我,我很生气,可念在你第一次敢这么对我,我只降你百分之三十的薪水就好。”

    我说:“你说真的假的,你有这个权利吗?再说了,我们的薪水都是管理局那边制定的,你乱变动薪水,劳动部门和监狱上面的部门会同意吗。”

    贺芷灵说:“监狱的心理辅导师本就是可有可无,自己设的,想没有都可以,何况是改动薪水?”

    我道:“表姐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为你鞍前马后做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你现在要降薪水我!我不同意!”

    贺芷灵说:“赏罚分明,你有功劳的时候,我全都奖励你,你有过,我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说:“表姐,开开恩吧,我那时候是没了理智,你不要这样子嘛,大家凡事好商量嘛表姐弟一场。”

    贺芷灵微闭眼睛,然后睁开,睫毛长长的,闪动两下,说:“这事就这么定了,如果还有抗议,再降百分之二十。”

    我闭了嘴。

    心里像是梗了一块石头,好不舒服。

    贺芷灵说:“放心吧,监区里面她们这些事,就算轮到你来背黑锅,我也帮你化得了。如果实在无法调解,让她们闹吧,我倒是想看看,煽动的这几个人,有多大的能量,目的又是什么。你好好查。”

    既然不用我来背黑锅,那就太好了。

    我说:“你可答应我的,可别到时候翻脸不是人啊!”

    贺芷灵说:“你可以不相信。”

    我相信她会罩着我。

    我提了个建议:“表姐,那些女犯,每天除了劳动,无所事事,是不是利用一些空闲的时间,让她们学点什么技能,以后出去了,也好适应尽快的融入外面的生活啊。”

    贺芷灵说:“你忧国忧民吗。这样的事情,不是你所考虑的事。”

    我说:“我知道,我就是向你提个建议。没其他想法,我也觉得这样子培训,大规模的培训,对她们以后都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她们自己的爱好吧,学习了,考了那么一些证书,出去对她们有用。”

    贺芷灵说:“我记得以前有过这样的培训。”

    我说:“呵呵,不过是形式而已,真正落实不下来。你知道,因为有些人,只吃饭不干活,上面批下来的经费,下面层层剥削,所谓的培训课培训费,书本费,在哪里?我想你知道的。”

    贺芷灵说:“今天到此结束。”

    说完她就拿了卡包和车钥匙走人。

    真是个有个性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