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邪恶阴谋即将得逞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继续给朱华华倒了几杯啤酒,然后她照样喝。

    而且,后面还多拿了四瓶。

    两人都不怎么聊天。

    吃饱喝足,我去付账,朱华华坚持她来给,我问:“刚才不是说好各付各的,干嘛要你来给?”

    朱华华说:“想你身负巨债,每天还要花那么多钱在那么多女孩身上,不忍心宰你。再说刚才喝了你一点酒,不好意思不帮你出钱。”

    我笑笑,她这人嘴巴再难听,也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因为她的心是善良的。

    朱华华给了钱,然后两人走回车子,我说:“喝那么多,就别回去了,开个房就成了。”

    朱华华说:“是不小心被你叫着喝多了。”

    我靠原来她也并不想回去,还要开半个小时的车,都那么累那么困了,谁愿意回去。

    怪不得她假装什么不知,照样喝了几瓶酒。

    我不戳破她,便说:“那成,我们开车过去那家酒店,便捷酒店。”

    朱华华尽管喝了酒,可和平时并无二样,但是看得出来,是有点累的。

    她这样的铁人露出疲惫的神色,说明是真的困了累了,她每天的作息时间和习惯都很好,早睡早起每天锻炼,不像我,随心所欲的。

    以后我一定要早死啊。

    没去酒店之前,在吃饭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了只开一个房间的办法了。

    我是不是很阴险啊。

    人家都说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例如历史十大奸臣,那些严嵩们,一个比一个命长啊。

    像我这种坏人,估计不会早死吧。

    到了酒店门口,我说:“给我下车。我去开房。然后你去停车。”

    朱华华说:“为什么不能停车了一起去?停车场就在前面。”

    我说:“为什么不能我先下去开房?万一人家这里已经开满了呢,知道吗今天是周末,生意很好的亲。万一人家开满了,你还去停车场,那不白去吗。你在这里亲!等我。我进去后,问有房我就跟你说,再去停车。”

    朱华华停下车子:“谁是你亲,亲你个头。”

    我说:“来来来,亲你的头。”

    朱华华一把推开我。

    我下了车,然后到了便捷酒店的大堂,然后问:“有房吗?”

    那个前台小妞说:“有的先生,请问需要什么样的房,双人,还是单人,还有三人房。”

    我说:“靠,怎么有那么多。”

    我拿出一百块钱给她:“等下我的女朋友会进来,你知道吧,她和我吵架了,很严重,因为我刚才吃饭不给她夹菜,她现在不想和我同一个房,但是呢,我希望你这里只有一间房,一间单人房。你的,明白?而且,周边的酒店全都满了,因为今天是周末,你的,也明白?”

    前台小姐明显特别聪明,接过了一百块钱后说:“如果后面有其他客人,我会说他们是提前预定的。”

    我说:“聪明,你来做前台真是浪费了你这个人才。今天没带名片,真是不好意思,不然,我会给你发一个名片,把你带到我们公司。对了你电话多少?”

    她毫不犹豫写了她号码给我。

    就是这样,要女孩子的号码,也特别的容易。

    我看了一下,说:“姓张啊,看来这个姓的人真多。”

    前台说:“是啊,也有很多姓张的客人。”

    我说:“可能我也是呢。这样子,我现在出去叫我的女朋友进来,记得啊,不要说漏嘴了啊。”

    前台说:“先生您就放心吧。”

    我出去后,走到车子边,对朱华华说:“有房。”

    朱华华把车进了停车场停好。

    然后我回去大厅,一会儿后朱华华进来了,问道:“开了么?”

    我说:“没有。”

    朱华华说:“怎么没开。”

    我说:“要经过你的同意。”

    我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前台看着我,我是一个怕女朋友的好男人。

    朱华华问我:“什么经过我的同意?”

    我问:“老婆,今晚你愿意,和我一个房间吗?”

    朱华华骂道:“谁是你老婆,我不和你一个房间!”

    我说:“可是只有一个房间了。”

    说着我对前台小姐使眼色,前台小姐很机灵,说:“是的小姐,我们只有一间单人房了。”

    朱华华转身就要走,“去别家!”

    我马上对前台小姐继续使眼色,前台小姐马上说:“而且这周边的酒店,基本都已经满了,好多客户打电话来要求要一个房,实在没有,刚才是一个客户刚刚放弃了预定的房间,空了出来一间。”

    我对朱华华说:“要不,你去车上睡?我在上面睡?”

    朱华华马上说:“你怎么不去车里睡?让我到上面睡?”

    我说:“不啊,我想,我比较喜欢在上面,你在下面。”

    朱华华和我顶嘴:“你在下面,我在上面!”

    我变着声调说:“你喜欢在上面的啊?和你相处那么久还看不出来,你那么有侵略性啊!”

    朱华华听出了我画外之音,红了脸:“流氓!”

    前台小姐笑了笑说:“先生小姐,那我就给你们开了这个房了。”

    我说:“开吧。”

    开好了房,我拿着房卡走进了电梯,朱华华也进了电梯。

    电梯外,前台小姐对我笑笑,那是勉励我成功的笑,她被我骗了。

    不过,我今晚也不会辜负她对我的勉励的!

    上了房间后,朱华华进去,直接上卫生间。

    刚才的确喝了不少酒。

    她上卫生间后,出来看着一张单人床,说:“怎么只有一张床?”

    我说:“单人房单人床,就这样子啊,周末啊今天,能有房给我们就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朱华华看看我,然后看看这张床,床是挺大,但估计她是不愿意和我一个床的了。

    可是便捷酒店就是这样,小啊,也没有一张沙发,能怎么办啊,凑合着办吧。

    结果她说:“你,打电话叫服务员多送一床棉被和枕头过来,你睡地上。”

    我骂道:“你有病!老子睡床上还差不多!”

    说完,我进去洗澡,洗澡了,我就光着上身,穿着外裤,先跑进了被窝。

    朱华华郁闷的看着我。

    然后她给前台打电话,叫前台送枕头和被子来,一会儿后,服务员阿姨送来了枕头和棉被。

    接着,她去洗澡,洗澡后,还是穿得严严实实的出来了,只是发梢有点湿。

    然后她推推我:“过去一点!别越线了!”

    我挪过来了一点,她铺好了棉被枕头,然后钻进去。

    我随即关了灯。

    很静,身处高楼,半夜,窗帘没拉,外面城市的亮光透进来。

    我听着朱华华的呼吸声音,她应该没睡着,她睡觉,真是的军人的标准睡姿。

    我说:“花姐啊,你等下不要打呼啊。我睡不着的啊。”

    朱华华说,“谁会打呼!”

    我说:“难说啊,万一你打呼,我睡不着,那怎么办。”

    朱华华说:“睡吧,别废话。”

    我问她:“你干嘛整天对我凶巴巴的,我欠了你钱了?”

    朱华华说:“我对你这种流氓恶棍实在是态度好不起来。”

    我问她:“你说说,我怎么流氓恶棍了。”

    朱华华说:“你坑犯人的钱,你和她们狼狈为奸,你是不是恶棍?你到处留情,和女犯人说不清的关系,还和很多管教狱警纠缠不休,甚至是你的领导。”

    我说:“我领导?你说清楚一点!”

    朱华华说:“有一次我看到你和你们监区指导员,在你们办公室,那算吗?”

    我记得起来了,那次真的是朱华华在外面。

    我说:“她说她累了,让我帮忙按摩一下。”

    朱华华说道:“你在哄三岁小孩呢?”

    我说:“行行行,关于这些,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反正帮她按摩两下,我出来外面那天还见你在楼下跑走的身影。你一定误会我了。”

    朱华华说:“误会?”

    我说:“是的,一定全是误会。你还说我和什么女犯留情,你一定听来的吧,你见过吗?”

    朱华华不说话。

    我又问:“既然你听来的,你没见过,那就不太是真的了。所谓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懂不懂。然后,你说我和管教狱警纠缠不休,你说说看,谁!”

    她突然说:“谢丹阳!”

    我靠她怎么知道我和谢丹阳有染?

    我马上问:“你胡扯!你有证据!”

    她说:“我经常在门口见你上了谢丹阳的车出去,今天,你还借了她的车,我闻了我知道,平时你身上有些女人香,就有谢丹阳的香水味。”

    这家伙,嗅觉不输于柳智慧啊。

    不过也不是,本身呢,谢丹阳的香水味,就挺重,我如果抱了她或者什么的,第二天去上班,身上难免有谢丹阳的香水味,而朱华华和我经常是近身搏击,她闻到这味道,很正常啊。

    可是柳智慧就不同,闻着香水味都能判断用香水的那个人的身份和性格,柳智慧厉害多了。

    我嘿嘿的笑着,说:“哦,原来你今天对我那么凶,是吃我的醋啊。”

    朱华华说:“睡觉,少胡扯!”

    我伸手过去摸她的头发,很顺啊:“花姐,吃醋就吃醋,这种东西,不用掩饰,掩饰不来的。”

    她拍开我的手,挺痛的。

    这家伙,是软硬不吃啊,我记得那时候在训练的时候,我就差一点,生米就要煮成熟饭了,裤子都要脱了,可就让她跑了。

    我一直都不甘心。

    我终于明白,对于朱华华这种人,光是吸引她还不够,还要用强的,我真佩服我自己的勇气。

    尽管我知道我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可能做出的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但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用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