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有几分头脑的中年妇女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又想了一个主意,不如吓走他们。

    可不行啊,我们只有两个人,怎么吓到他们。

    我想了想,说:“报警!”

    朱华华问:“报警,是个好主意,可是报警,就会有人来吗?”

    我说:“我有个办法。”

    我是真的有了个办法,我爬了下来,然后找了一个静的地方,给贺芷灵拨过去电话。

    神出鬼没的贺芷灵,每次在我要找她的时候,总是要掉链子,不是电话不通就是不理我,经常人都不见。

    这次也一样,电话打不通。

    我靠。

    我还想让贺芷灵报警,或者让她安排一些警察过来这里,哪怕抓不到这群人,至少把他们赶跑,而我和朱华华,只要抓住郑霞就行。

    这里还是市的辖区,让贺芷灵安排几个警察过来,不会很难。

    我又打了,一点声音也没有,怎么回事。

    看清楚了,是我的手机没信号。

    我走到了村子后面,村子后面是一片竹林,风吹过来,竹子吱吱的跟鬼叫似的,而且飘着零丁小雨,寒冷袭来,让我联想到看过的聊斋志异中小倩出现的阴深场景。

    妈的等下会不会从那颗大树后面,出来一个黑色的黑山老妖。

    我拿起手机,看了看,三个信号,应该可以打了。

    我拨打了贺芷灵的电话,真的通了。

    我马上用最快的速度告诉了贺芷灵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和所想办的事情还有想委托她报警的事。

    贺芷灵说可以。

    就挂了电话。

    不过,我还没问要多久才来,但是我不管了,身处这个诡异的地方,我实在是觉得毛骨悚然,远远看去,还有几座坟墓,上面挂着白色的纸钱,就像穿着白裙上吊的死人,这让我又想到了上吊死的那个女犯。

    我赶紧飞速逃回了围墙下,因为跑得太快,在围墙下面还摔了一跤。

    在我爬上围墙的朱华华身边后,朱华华问我:“你跑什么?”

    我说:“后面那里打电话才有信号,可是后面那里阴深深的,竹林里还有坟墓,太恐怖了。不信你看看去。”

    朱华华鄙视我:“胆小鬼。”

    我说:“有种你去!”

    朱华华说:“再赌一万?”

    我说:“算了。”

    朱华华的胆子的确很大,这当过兵的,就是不一样啊。

    或许,也不是跟当过兵的有关系吧,反正她的胆子就是真的很大。

    比我胆子大,我是胆小鬼。

    我怕鬼,怕死。

    还怕人。

    朱华华问我道:“报警了吗?”

    我说:“报警了,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警察会来。”

    朱华华说道:“也许都不会来。”

    我说:“一定会来,要不我们赌一赌,就赌刚才的那一万。”

    朱华华拒绝道:“不做。”

    我问:“为什么?”

    她说:“因为我很有可能会输,刚才和你赌,我是百分百的把握我会赢。”

    我说:“靠。”

    朱华华:“闭上你的脏嘴。”

    看着屋子里面,这群赌鬼,是围着桌子玩牌啊,金花。

    时不时的骂骂咧咧几声。

    看来电视里演的那些大喊大叫的赌钱的,都是假的。

    赌钱的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高度紧张,神经绷紧,都看着牌了,不管输,还是赢,都想着再弄下一把,赢了,高兴了抑制住自己的兴奋,继续下注,输了,心里不爽叹气,然后抱怨几声,然后继续下注。

    这就是刚才我们听到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这郑霞,有点生意头脑啊,在这个地方开赌,还请了一个老头来巡逻。

    可惜了,她脑子还不够与时俱进,看看彩姐的梦柔酒店,装的全是高科技的红外线夜视摄像头,那才真的厉害。

    如果郑霞装了这个摄像头,或许,我和朱华华早就败露了行踪。

    没等多久,估计也只有十分钟这样,从那个破落的小镇方向那里,有车子开过来了。

    从我们所在的围墙上,站起来从瓦房屋顶看去,是两辆警车。

    这来得也够快的。

    可是车子还很远的,就听到屋子里有人大声的说:“有人给我电话了,有警察来!”

    然后,屋子里一大帮人马上一哄而出,出了门就赶紧去大院子里取车,摩托车小轿车越野车,上车的,纷纷开着车逃之夭夭。

    我和朱华华为了不暴露自己,趴在围墙上,确切的说,朱华华趴在围墙上,我趴在她臀部和大腿上。

    等着这些车子和这些人都跑光了后,我摸了摸朱华华的臀:“挺翘的。”

    朱华华立马一脚踹我,我死抓住围墙,差点被她踢下去。

    我说:“靠你这要害死我,这四五米的围墙,你要我掉下去会死的!”

    朱华华说:“死了活该。让你乱动手!”

    “我最恨这些违法分子了!”朱华华看向屋子里,我也看向屋子里,屋里只有郑霞和那个老头了,他们把桌子都收拾了起来,然后那些扑克牌都扔了。

    老头问郑霞:“警察都好久没来了,今晚怎么了。”

    郑霞说:“二叔,有人报警。他们不能不来。”

    老头说:“会有谁报警。”

    郑霞怀疑说:“能有谁,报警的除了赌输的怀恨在心的,不会有别人。好在我们买通了王力,来之前也通知我们,不怕。”

    老头说:“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好。以后你三叔和四叔不在,不要开了。”

    郑霞问:“三叔四叔怎么去小姑那么久没回来。”

    老头说:“小姑本来就要出院了,突然又说病重了,送进了那个什么重病的病房。人都不可以去看望了。三叔四叔只能多留医院几天。阿霞,明晚我们就先不要开了,你三叔和你四叔不来守着村口的两个路口,万一有警察来了,没人告诉我们的话,我们就会被抓了。”

    郑霞说:“这警察怎么会今晚突然来查?是不是三子那一拨人赌输了,气愤报警。”

    老头说:“这你让王力问问一下,不就清楚了。”

    郑霞说:“明天再问。二叔你先回你家吧,等下警察来了,麻烦。”

    我听明白了,郑霞是开赌场的骨干,她这个二叔,是在院子边巡逻的,而她的三叔四叔,是在进村的村口两头守着的,万一有可疑的人有可疑的车来,马上就电话通知,然后这帮人就逃之夭夭,让警察抓不到。

    郑霞,也挺有头脑啊。

    两辆警车来到了院子的门口,警察敲开了院子的门,郑霞出去开了门。

    警察进来后,带队的队长客气说:“郑大姐,我们路过,看看想买两瓶水喝。”

    这话,当然是假的。

    郑霞说:“进来吧,你们怎么知道我这里有水卖。”

    队长带着几个警察进了屋里,几个警察警惕的扫视了一番,没见什么人。

    在外面的几个警察,下车后直接就搜寻了院子周围一遍,发现人都跑完了。

    队长说:“郑大姐,我们就不要讲那些暗话了,你做什么,我们也都知道,刚才从村尾那条路出去的,都是来你家做客的吧。”

    郑霞把几瓶水给了队长,然后又给了两包好烟给队长,说:“唉哟队长,有些人,他们就喜欢来我这里买东西,然后打打牌,你也知道的,这周围几个村子的人,没什么娱乐的,除了打牌还能有什么。这些你不也知道吗。”

    队长接了水,还有烟,然后掏出钱给郑霞,郑霞坚持不要,队长还是一定要给了,给了钱后,郑霞说:“这太不好意思了,队长来一次,我还收你的钱,队长你坐一坐,我弄几个小菜,先喝点酒,再去忙啊。”

    队长说:“不必客气了,我警告你,郑霞,这别人报警,也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了,而是无数次了,别等到我们真的行动,你再次进去,你才后悔不及。”

    郑霞笑着说:“啊哟队长你说的什么啊,这他们来打牌,又不是赌钱,做违法事情,我有什么能后悔的。”

    队长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人帮着你,真的让我们抓到,谁都帮不了你。”

    郑霞说:“队长你说的我怎么不知道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就是找人,提供地方给他们打打牌,我就想多卖几瓶饮料,几包烟,这样也不可以吗。”

    队长说:“可以。行了,我们走了。”

    队长气着走了。

    这群警察,是镇上来的,看来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人家报警了不少次,但是没能现场抓到过。

    妈的,刚才应该拍下视频资料,然后把证据给了警察,郑霞这家伙,就完蛋。

    我很懊悔。

    等警察出去了后,郑霞出去送走了警察们,然后看着他们离开后,郑霞回到屋里,给那个王力的打了电话:“力哥,谢谢你啊,哎,哎,没什么,都没什么,早就跑了。呵呵。好,那我后天去看看你,没什么啊。就一点钱,不多。没什么的。嗯再见。”

    郑霞给这个叫王力的送钱,这个王力的替她通风报信,这说明,有内奸。

    厉害啊厉害。

    这个中年妇女果然有几分头脑。

    我正在郁闷,朱华华跳了下去。

    然后对我说:“下来!”

    我也跟着爬了下去。

    然后,朱华华走到院子门前,大声的拍门。

    郑霞出来开了门,一脸纳闷的看着我们两:“你们是谁?”

    朱华华二话不说,推郑霞进院子里面然后进了屋里后关上门对着郑霞就是一顿打。

    朱华华的战斗能力指数,我是领教过无数次的,那是爆表的。

    这顿打真是打得郑霞够呛,我拦都拦不住。

    真不知道朱华华干嘛那么疯,那么恨她。

    不过,我也很讨厌这些违法犯罪份子。

    也该打。

    但我们还没有资格打,他们应该接受的,是法律的审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