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让我感到可怕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丁琼看着我问:“张河哥哥,那要怎么办啊?”

    我说:“看着办吧,我找一下这个郑霞。弄出这个人到底是谁。你先别和薛羽眉声张,对外也不许说,对谁都不要谈起这些,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至于她们打架,你能劝就劝,劝不住就算了。”

    丁琼问我道:“张河哥哥,你真的能帮得了薛姐姐吗。”

    我说:“我尽量吧。你回去吧。有事再找你问。”

    丁琼嘱咐我道:“那张河哥哥,我先回去了啊,你自己小心点。”

    我说:“好的,你也是。”

    丁琼走后,我点上一支烟,总算问到了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不过,这个什么郑霞,不知道谁熟悉的。

    我找来了徐男,她应该知道的。

    我问徐男道:“想当年,监区有个叫郑霞的,什么来头的?”

    徐男说:“已经出狱了。伤人入狱。判了八年。在牢里,也是一个刺头。”

    我觉得有些怀疑,例如怀疑郑霞和谁谁谁有染,是不是康云的下手,这些东西还是不问的好,省得招来麻烦。

    万一她出去乱说的话,那康云可要暗中对付阻碍我。

    我问徐男:“那么,郑霞,谁比较熟悉?她家在哪?”

    徐男反问我道:“队长,你找这个人做什么?她早就已经出狱了,好几个月了。”

    我有点生气,我做什么还要向你汇报不成。我说:“我找她自然有事,你也别对任何人说起!”

    徐男看我脸色一变,忙道:“是队长。”

    我又问:“那么,谁对这个郑霞,比较了解熟悉。你呢?”

    徐男说:“朱华华,朱华华曾经去过她家。”

    我奇怪了:“朱华华?怎么会是朱华华?”

    徐男说:“有一次,郑霞的母亲生病,重病,几乎是快死的,郑霞就闹着回去。在申请还没批示下来的情况下,她带着人闹事,被朱华华带过来的防暴中队的同志镇住了。她就拜托朱华华去帮她看望母亲。后来,郑霞被关禁闭,朱华华就去代她看望她母亲了。不过,直到郑霞母亲死了,郑霞也没请到假。”

    我说:“我靠怎么这样,那对她岂不是很残忍。”

    徐男嗤之以鼻:“有什么残忍不残忍的。这帮人出去了就是一个不定时炸弹,不仅要派车派人去跟着押送来回,还要做好各项安防工作,弄不好她们还要逃跑,伙同外面的人对监狱押送人员下手然后逃跑。以前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而且,这个郑霞,在监区里,打架殴斗,欺压犯人,就没好好配合改造过,没有好好的表现,就没有资格请假申请出去探亲的资格。我们也都是按着规章制度办事,那时候,我们也想给她批了,我这一层,队长,还有指导员监区长都批了,但是在狱政科和监狱长那边,是迟了一点,她就闹事了。这样的犯人,出去了对我们还不是一个大麻烦。”

    我想了想,徐男说的也是,这样的女犯,不听话,反动,出去了,怕是也给监狱带来麻烦。

    搞不好弄个找人劫持押送人员,然后脱逃,那麻烦就大了。

    而且,既然不好好表现,不达到可以申请请假回去探亲的资格,那谁会批给你。

    监狱也算是有点人情味,对得起郑霞了,只是她自己等得不耐烦,先自己闹事了,更不能出去了,这怪不得监狱方。

    只是,郑霞若是康云她们的走狗,为何还会被卡着?

    我想了一下,那么说,一定是康云监区这边领导都批了,但正如徐男所说,狱政科监狱长那边,批示这类假条,是需要时间的,她们甚至还要核实这个女犯平时的所作所为,表现如何。

    康云能量再大,再罩着郑霞,再替郑霞走后门,也不行啊,上边最怕的就是出事了。

    这只能说明,郑霞,康云只是把郑霞当成一条猎犬来使用,并不是真当心腹。

    例如我是康云那种聪明人的话,遇到郑霞申请请假回去看望母亲最后一眼,我会直接推脱责任,首先我会马上关心的批示批准了,让郑霞这帮猎犬对她感恩戴德,觉得跟着她干,是个好领导,值得。但是,下一步就重要了,康云直接就去偷偷的跟上面的领导说好好核查一下郑霞平时的表现如何,这样一来,平日搞破坏不守规矩的郑霞一定过不了上面那一关,这时候,康云就又去关心郑霞,说不是我不努力,上面老是拖着我也没办法。

    直接把责任推给了上头。

    然后郑霞怒了,一气之下干脆闹事。

    事实,估计大概如此。

    无论是不是事实,反正以我对康云这人的了解,她差不多应该就是这么解决这样的问题。

    这也是她高超手段的表现。

    当时,刚认识夏拉,还觉得夏拉有点手段,后来啊,跟康云打交道久了,发现夏拉不过小儿科,说白了是有些幼稚,而真正恐怖的对手,就是康云,监区长这样的。

    她两简直可以合写一篇阴谋论。

    尤其是康云,监区长我没太深入了解,但我通过上次她对付电工的手段,也知道她也非等闲之辈。

    而康云,光从她看的那几本书,就知道,此人绝非等闲。

    阴毒。

    狠毒。

    阴险。

    阴谋。

    总的来说,这个女人,就是让我感到可怕。

    她的脑子那么好使,却不用到正途上面,因为用在非正途上面,来钱更快,想要的东西,来得更快。

    如果想去找到郑霞,看来,我只能去找朱华华,花姐了。

    可是那厮,现在根本就不怎么搭理我。

    我得去好好求求她才行,她那个人,铁打不动,雷打不动,滴米不进,送礼只会招来她的厌恶。

    唯一请她帮我干活的办法,就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说白了,就是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撒娇啊,缠着她,让她答应为止。

    下班后,我去饭店炒了几个菜,打包好直接去宿舍找朱华华。

    妈的,那个宿管阿姨火气很大,我好声好气说我要找人,她就说:“怎么有男的!”

    我说:“我是b监区的,队长,早就来了,你不知道吗。”

    谁知她说:“你是不是冒充的!”

    气得我快吐血。

    我说:“我已经来了半年了。”

    阿姨从上看到下,然后说:“你是队长?你来半年你是队长,你一定是冒充的!说!你闯进女子监狱,想要干什么!”

    我看她如临大敌的样子,觉得她真是搞笑。

    我点了一支烟,看看四周,看看有没有一个人过来,拉一个认识的就算照过面的过来,替我澄清也好。

    谁知阿姨看我如此左顾右盼,顿时觉得我贼眉鼠眼想要干坏事,马上捞起电话,给防暴中队打电话,说她这边来了一个冒充b监区队长的男的。

    防暴中队那边显然是知道的,问了一下情况,然后告诉阿姨说,的确是有一个姓张的男的,刚刚升任队长。

    挂了电话后,阿姨让我出示证件,我马上出示证件,妈的刚才我出示,她连让我出示证件的机会都不给。

    阿姨看了后,说:“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说:“我叫张河,找防暴中队的,朱华华。”

    阿姨说:“你不可以去,我去通知她一声。”

    我只好坐在那里等。

    过了十分钟左右,阿姨下来对我说:“她说,她不认识你,什么张河,没听说过。她就是这么说的。”

    我说:“有没有搞错!她不认识我?你到底找对人没有,说了我找的是朱华华!”

    阿姨说:“防暴中队,偶尔绑着马尾,身材好好那个嘛。我怎么会找不对人。”

    我靠朱华华,真有你的啊!

    居然假装不认识我!

    阿姨说:“她说不认识你,你赶快走吧。”

    气死我了!

    我在下面大喊起来:“朱华华!你老公带吃的来看你了,快点下来!”

    宿管阿姨骂道:“你这要干什么!人家都不认识你,你乱喊什么喊!”

    我不管她,大喊几句后,楼栋上有人伸头出来。

    叽叽喳喳议论着。

    一会儿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噔噔噔飞速奔向我,到我面前在我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飞起一脚把我踢飞了。

    我大喊一声:“我靠!”

    后仰摔了个嘴啃泥。

    一看,打包好的饭菜都翻了。

    爬起来,是朱华华,踢我的朱华华。

    她大骂道:“谁是你老婆了!你是谁老公了!你乱喊什么!”

    我站起来拍拍屁股:“你至于吗你!不就是想叫你下来谈点事情,不下来就算了,假装不认识也算了,下来就揍我!你行啊你,亏得我那么好心,我都没吃饭,去炒了几个菜打包来给你吃,你个良心狗肺的,还打我!”

    朱华华一看地上打翻的打包好的饭菜,也不好意思起来:“这个,这个?张河,你来找我干什么?”

    我气道:“你不是不认识老子吗!怎么还知道我叫张河!”

    朱华华忙说道:“你别生气了嘛,谁知道你那么好心打包吃的来给我啊。”

    我说:“是是是,如果我不去打包吃的,估计现在多挨几脚!”

    朱华华脸色又变回去,说:“你突然那么好心,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你想干什么。”

    我假装很心痛,说:“我只是给你打包一些吃的,没想到你那么狠心,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我只是觉得,那天我喝醉了,你还想扶着我回来,我醒来后,很感动,很感激,觉得这份友情,我不该放弃,你这么好的朋友,我也不能放弃,可谁想,你会这么理解我。我走了,以后就真的当不要认识我。”

    我开玩笑的,谁知她竟然说:“好啊。”

    尼玛,这下下不来台了。

    我转身过去,假装伤心欲绝的走人。

    跟上来,跟上来,跟上来我就有希望拉着她去帮我忙了。

    走了十几步后,妈的她真是狠心,根本不跟上来,我一回头。

    靠,她呢?人都不见了!又回去了,太狠心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