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令人陶醉的魅力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自然的,向着冰冰的人占了更多数,但是薛羽眉之前就对不少女犯们有过恩,两边干起来,看架不帮的占了大多数,例如丁琼。

    真正帮忙的占了少数,还好,要不然整个监区,不,光说是监区一半女犯打起来,我们就够麻烦了。

    我看着薛羽眉,然后对冰冰说道:“你先回去吧。没事了。”

    薛羽眉目送冰冰走后,转头过来,看我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温柔。

    我说:“坐吧。”

    薛羽眉徐徐坐下,坐在办公桌面前,说:“你现在升了队长了,恭喜你张警官。”

    我说:“谢谢你。伤完全好了吗?”

    薛羽眉说:“没。也不想在医院待着,就申请早点回来了。”

    我沉吟一下,说:“你应该彻底养好伤才回来的。”

    薛羽眉说道:“你又不去看我,我多么多么的寂寞。”

    我假装咳了一下,说:“外面有人呐。别说这些。”

    薛羽眉对我笑了一下,抚媚至极,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是她们的领导。”

    我说:“你个煞笔,原本我是个男的,能和你们接触,管理你们,领导对我的权力下放已经够大的了。再说了,我上来这个位置,不知道多少人眼红,还没有哪个男的开这个先河,红眼病的人那么多,要是人家查到我和你有什么的话,我不被废出去。”

    薛羽眉说:“出去了倒是好,也省得我替你担心。”

    我说:“你担心什么你。”

    薛羽眉说道:“你会被一些人玩死。”

    她还是在警告我。

    我轻轻问道:“其实你有很多这些所谓要玩我的人犯罪的把柄或者知道什么内幕的事是吧,告诉我呗。”

    薛羽眉严肃了起来,说:“那要害死你。”

    我说:“得得得,每次都这样,谈点正经的行吧,我跟你说,那长得像冰冰的刚才的那个,是个不错的人,值得交往,别和人家闹。”

    谁知薛羽眉一听,说道:“不错?是长得不错,还是跟你相处得不错。”

    我说:“你说什么呢你,我没和她相处。”

    薛羽眉说:“是吗,那为什么替她说话?丁琼妹子,你都动了,何况那么美貌的长得像明星的姑娘,你会放弃吗?”

    我说:“行了薛羽眉,我现在跟你就事论事好吧。”

    薛羽眉反问我:“张警官,张队长,你说,就事论事,你让她先回去,留下了我,既不谈风月,也不谈过往,那么,你是觉得我有错了?”

    我心里确实是有这么想的,但是嘴上不能说,我说:“其实我是把你当成自己人,所以,别跟她闹就是了。你比较和我方便沟通。”

    薛羽眉站了起来,风情万种扭着腰肢走过来,说:“自己人?方便沟通。那么张队长,你想跟我怎么沟通?”

    我急忙示意她坐回去:“说了外面有人,人看到不好。”

    薛羽眉俯身下来,在我脖子上亲了一下,然后轻轻在我耳边吹气:“那你是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那个女的。”

    我推开薛羽眉,说:“哎我都说了我和她没什么,你别老是这样行吧。我实话和你说,这事情,领导让我来过问,就是警告你们不要闹下去,刚好没闹出什么事。如果再闹,换了别人来查,你觉得你会怎么样?妈的,还说好好改造,这就是好好改造?回来不到三天,就聚众群殴了!”

    薛羽眉坐回去,说:“那你是觉得我错的了。”

    我说:“闹事就是错的,好好改造,早日出去,日子还很长薛羽眉。别闹。”

    我是跟她语重心长的说话,她却不想和我好好说话,看来,她还是想用她的方式来解决监室里的问题。

    无论是监室,还是监区,基本都一样,只有一个老大,这是必须的。

    薛羽眉,是想着和冰冰争老大了。

    如果真要打起来,唉,他妈的不止是她难办,我也难办,万一真的斗起来,到时候出了事,需要背黑锅的,我生怕,就是我。

    因为我是第一个被推来处理解决这个事的,解决不成,反而让她们更大的打了起来,那不要害死我吗!

    我说:“薛羽眉,你知道我好不容易当上队长,我现在是受领导的吩咐指示来处理这件事,调解你和她的纠纷,如果你们真的还有下次,那么,背黑锅的人,就是我了。麻烦你看在我的份上,高抬贵手可以吗。”

    薛羽眉认真的说:“我说过,我早就希望你早点离开,无论这里有多少钱,有多少女人,都不值得你停留。将来,你要付出的代价,是一生,甚至是你的命,你后悔都来不及。”

    看来我和她是无法沟通下去了。

    我说:“行!你就摆明了跟我对着干了是吧。”

    薛羽眉微笑着说:“张队长,我是喜欢和你干,对着干也行,侧着干也行,躺着也行,站着也行。”

    我气消了一大半,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我说:“你的思想,真的是,让我很无语。”

    薛羽眉说:“我也没说什么啊。”

    是,光从字面意思来解释,她说的这话,没什么不对的,可是,想歪的自己想歪,这就是薛羽眉的厉害之处。

    我说:“行了,我今天也就说到这里,反正我劝你,好好改造,不要惹是生非,到时候蹲号子,延长刑期,将来受苦的还不是你自己。”

    薛羽眉扬起脸,看了看外面的阳光羽眉,转头问我道:“如果你走了,如果这辈子我们不能再有相见的机会,你是否还会记得我?”

    她的目光,温柔而忧伤。

    我叹气说:“你是要铁定把我整出去才行了是吧。”

    薛羽眉对我微微一笑,说:“我可以回去了吗?”

    我说:“回去吧。注意身体,自己保重。”

    她一边走一边说:“谢张队长记挂,张队长自己也多保重。”

    妈的,她如果真要回去后,扯旗干架,那不是在b监区搞起一片血雨腥风,我靠了。

    这不是摆明的要害死我。

    我想跟冰冰谈谈。

    我先找了徐男,问这个冰冰的一些情况,怎么好像是一夜间异军突起,既当了监室长又像是成了b监区的大姐大一样的,而看她这个人,怎么也想不到她突然能起来做了大姐大。当时骆宜嘉和薛羽眉对抗的时候,冰冰都还没出来。

    徐男告诉我说,她能当监室长,其实也是塞了钱的,而塞钱的,却是她身边的姐妹愿意帮忙的,可是,冰冰其实是一个很有钱的女人,有人给她一个月几万甚至十几万的给,她都不怎么花,而经常大方的用来散财接济牢里的其他女犯。

    这样一来,监狱监区管理层这边,她吃了下来,而其他女犯的人心,她也赢得了。

    而薛羽眉现在突然回来就要和冰冰搞起来,输的几率很大。

    正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啊。

    这冰冰,做人也做出了境界。

    可是我奇怪的是,她为什么会有人一个月给她几万甚至十几万的钱呢?

    徐男说,不知道。

    那没办法了,她不知道,我肯定也不会知道。

    我让徐男去找了冰冰来。

    冰冰来了后,我让她坐下,对于这样的侠女,我心里有着对她的敬佩。

    我说:“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的是吧?”

    她看看我,说:“打架的事。那都是我的错,是我让监室的成员不能心服口服,我做不到监室长的责任,请队长责罚。”

    我被震住了,她竟然开口就自己说自己有错,而且还主动请罪。

    她看向窗外,窗外依旧阳光羽眉,突然间,我发现她的侧脸,很有美感。

    她的身上有着成熟的个人风格,蕴涵着令人陶醉的魅力。

    一脸的从容,一身的爽净,一身的甜意,她美得并不炫目,但不传统。在她身上透露出一种家常、亲和,以及朴素、温馨的气质。

    和她说了几句话之后,让我感受到的是她的谦和诚实的态度,稳重沉着的气质,还有她善良和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丝丝忧郁的情思。

    个性率直,独立、个性、低调、坚韧仗义的大女人感觉。

    这样的女人,一开口就让我为她所折服了。

    我笑着说:“那你说说看,你希望接受什么样的处罚?”

    她转头过来,正看着我,说:“撤去监室长的头衔,让有能力,有本事,德高望重,大家众望所归的人来当。”

    我问她:“那你觉得,谁那么有本事,谁适合来当?”

    她说:“我也不知道,劳烦队长自己找。”

    多么的谦虚,谦虚得让我对她更是佩服。

    果然,地低为海人低为王。

    谦虚的人,总是让人佩服的。

    相比之下,薛羽眉就没有那么大气了。

    而且她还特别的大方,这货要是在外面,做人做生意,一定也很成功。

    我说:“好,你能主动认错,我很欣赏你。这事我会慢慢查的,至于监室长,还是要辛苦你继续当下去。但是,我希望以后不会再发生像现在这样的事,你能保证吗?”

    她却说:“我不能保证。”

    我有些不高兴,妈的我都这么说了,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老子,难道还想挑事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