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嗤之以鼻,说:“艹,老久之前就说了,没去什么x校就说了,结果去了那里拿了证书,还不是这样。”

    徐男说:“这升职的事,都需要一个过渡期嘛。哪有那么快。”

    我说:“这种消息都是骗人的,你看,从过年前,到现在,多久了,经常说我要升职,结果狗屁没有。去死吧,别听这些。”

    徐男说:“这次估计是真的。”

    我说:“但愿如此吧。”

    徐男提早恭喜我道:“那我先恭喜你早日升职,到时候不要忘了我这哥们。”

    我说:“又说这种没用的废话,说真的如果这事是真的,我上去了我能忘得了你吗。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一条船上的蚂蚱,我不会抛弃你的男哥。”

    徐男说:“谢谢兄弟。”

    我说:“行了,我好饿,咱去吃饭吧。”

    徐男说:“我今天没空陪你去吃了,我答应了谢丹阳,陪着她出去买点东西。”

    我说:“你们两重色轻友。”

    徐男说:“你小子别得了便宜卖乖,不过我告诉你,就算你成了我上司,你要是对丹阳不好,不怪我对你不客气。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商量,欺负谢丹阳就不行。”

    我说:“妈的男哥你有没有搞错,我和她,我怎么欺负她。你说我乱来,行,我承认,但是你们呢,你说谢丹阳乱来就算了,还找个女的。我这心里真不知道什么滋味。”

    徐男憋红了脸,说:“反正你不能对她不好就是。”

    我说:“行了行了,我有分寸的。你说她父母这么对我,我都忍过来了,我还要怎么对她,可是她自己都说我两很难有以后,让我不和其他女生谈,那也太霸道吧。”

    徐男说:“反正不能欺负她,她不高兴的,你不能做。”

    我问:“那你说,她觉得我怎么样,她不高兴?”

    徐男嘟嘟囔囔说:“这个,这个,我问了她才知道。”

    我说:“唉,男哥,要不你去变性吧,我也帮你一点钱,变性回来后,娶了她。然后你负责赚钱养家,她负责貌美如花。从此,女汉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多么美满的结局。”

    徐男说:“滚。”

    我说:“你给我滚!这是我办公室!居然叫我滚。”

    她说:“好。我走了。”

    走了到门口,她又转身过来,说:“还有一件事情。”

    我问道:“有什么,直接说完就是。”

    徐男说:“薛羽眉和丁琼回来了。”

    薛羽眉和丁琼回来了?

    她们伤好了吗。

    我好久没去看过她们了。

    我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徐男说:“高兴吧,都是你老情人。”

    我说:“高兴得不得了,麻烦你去问问谢丹阳,我这样子很多情人,她高兴不高兴。”

    徐男说:“恬不知耻,下流无耻。”

    我说:“谢谢夸奖。”

    徐男走了。

    薛羽眉和丁琼回来了,我想去看看她们,可看看时间,算了,改天好了。

    没想到,徐男跟我刚说完所谓升职的小道消息,第二天,这件事就真的来了。

    我在办公室趴着,天热,一大早就很热,贼热,昏昏欲睡的。

    电话响了起来。

    我无精打采的接了电话,是康云的。

    叫我去正大门办公楼大会议室开会。

    开会?

    开什么会。

    我问:“现在吗?”

    康云说:“是,现在。”

    我说:“好,现在就去。”

    挂了电话后,我整了整理身上衣服,走去大办公楼。

    天很晒,热得晕晕乎乎的。

    可是到了办公楼的大会议室一看,好多人都来了,好多各个监区的领导,我基本认识的,不认识的,d监区副监区长,a监区的领导们,还有我们监区的康云指导员,监区长,甚至马玲马队长,都在。

    领导台上面,领导们还不出来,看来是要开什么重要会议啊。

    而我更奇怪的是,天这么热,下面这帮人一个个不像我晕晕乎乎,反而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神色,靠,高兴什么啊,有什么好事了?

    一会儿后,下面的人到了,台上的人也陆续出来了。

    政治处主任,工会主席,甚至是监狱长,也都来了。

    这要开什么会,监狱里的各位大神都出来了。

    唯独没有贺芷灵。

    这厮又干嘛去了。

    监狱长主持会议,开场白过后直接说重点:“今天这个会议,是关于人事的。我记得在不久前,b监区就发生过不少事情,有监区工作人员伙同女囚做犯罪违法事情的,还有的工作人员自身不干净行为的。”

    说到这里,监狱长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咳嗽,咳嗽了停顿了一下。

    我知道她说的我们b监区的发生的这些事情,所谓的有监区工作人员伙同女囚做犯罪违法事情的,就是指的是发生的姚图图章冉她们跟薛羽眉死对头骆宜嘉合伙引男人进来,发生不好的行为,而且伙同一起贩卖毒品,还有打伤其他人员这些事。

    而所谓的工作人员自身不干净行为的这些事,就是指马玲的堂妹马爽,和进来的那个搞舞台设备的电工发生不好的行为,被我故意拍下来播出来的那件事。

    监狱长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b监区的工作人员这样子,我很心痛,当然她们受到的处罚也是咎由自取。前车之鉴,你们难道没学过这个成语吗!在这么多的活生生发生的不久之前的例子之前,你们呢,还有很多人顶风作案!”

    我不知道她在骂谁,难道说今天是处分谁吗。

    果然,确实如此,没多久后监狱长说道:“上个月月底,我们受到了一封举报信,举报关押犯人李某的某监区副监区长等人管教监区犯人不严,让犯人对犯人李某进行殴打谩骂羞辱,李某本身体质不好,平日也精神压力很重,致使李某精神方面出现一些问题。关于这位副监区长的处分,是将为监区中队长,这位副监区长我就不点名道姓了,为了给这位我们的同僚一个面子。”

    我马上想到,靠,说的李某,是李姗娜,而某监区副监区长,就是关押李姗娜那个监区的副监区长,看来,这件事还是要找人背黑锅了啊。

    可是,如果按严格来说,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在自己管辖的监区,让其他女犯把一个女犯打得神经病,那是要停职甚至撤职甚至可能要送司法机关处理的。

    这件事,果然有人替李姗娜打抱不平了,不过,里面为了息事宁人,这个事,也就这么找个黑锅背背就得了,也就是之前说的那样,走走过场,形式主义。

    还有另一个目的,他日若是外面李姗娜的亲属追究起来,也好找借口安抚她们的情绪:你看你们家这李姗娜这位犯人,体质不行,压力过重,到了这个监区,没想到我们监狱这个监区管教不力,让其他女犯打了她,致使她精神方面出了一点毛病,但我们已经尽最大努力治疗她,而且也处分了负责人副监区长,我们只能这样子了。

    瞧瞧,多么聪明的一群人。

    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好,毕竟被追究总好过不被追究,这说明还有人为李姗娜打抱不平的,以后监狱里也没哪个人敢那么明目张胆的对李姗娜下手。

    可我马上想到,莫非这是贺芷灵指使人举报的?这是要敲山震虎,目的是为了保护李姗娜不让任何人再敢靠近李姗娜吗。

    如果真的是贺芷灵这么干,那贺芷灵的水平真不是一般的高。

    首先,是敲山震虎了,警告谁都不要再妄想动到李姗娜,否则后果很严重。

    其次,是保护到了李姗娜,谁也不许靠近她了。

    这个事,如果不是贺芷灵指使人举报,也估计没人为了李姗娜去得罪那么强大的对手。

    想来贺芷灵做事的手段,可比我高明多了。

    这么一来,李姗娜暂时安全。

    监狱长说,说完了处分的事情,下面,是说人事调动的事。

    我们马上集中精神,身体前倾,这可关乎到我们台下每一个人的大事。

    监狱长徐徐提到很多人的名字,关于调动,平级调动的,例如a监区的中队长调到c监区当中队长的。

    不过我开始也不知道,后来才知道,虽然是平级调动,但是明显在c监区,能捞到更好油水。

    还有升职的,例如a监区的小管教小狱警调上去当上队长的,大队长上去当指导员,指导员上去做副监区长的。

    估计有二十多个人事调动。

    台下当然是一片开心,只是,为何没我呢。

    奇怪了。

    停顿了一下,监狱长看着台下众人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失望,喝了一口水。

    升职的,调到更好的位置的,抑制不住的兴奋。

    没有升职的,原地踏步的,抑制不住的失望。

    当然,我也是。

    而被处分的,则是抑制不住的不甘。

    我当然也是,我很失望,因为我去了x校学习回来,如今那些曾经和我一起去过x校回来的,她们都升职了,唯独我,没有。

    我甚至有点气愤。

    这不是玩我嘛!

    没想到,这真不是玩我,监狱长让大家安静后,说:“下面,还有几位同志。”

    台下还没念到名字,没得到的,洗耳恭听。

    念了三个人的调动后,终于,等来了我,终于,是我。

    监狱长说道:“b监区管教,监狱心理辅导员,张河,表现优异,即日起,调任为小队长。不过,张河因工作时间短,没有达到标准,任,代理小队长。”

    顿时,一种幸福感击晕了我,很多人,熬了很多年,例如我们监区的黄榕榕,李殿珊她们,熬了二三十年,都快退休了年纪了,还是个管教。

    而我,才进来半年,就升职了,我怎么不高兴。

    就算是代理,也说明了,升职了。

    前途一片光明。

    以后我的职权会更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