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为了夺取最彻底的胜利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让黑衣帮穿上警察制服,打扮成警察假装经常,还说是自己的朋友,然后就堂而皇之的把被绑着的电工带走了,康云啊康云,你真是太狡猾了。

    康云这时也看到了戴着鸭舌帽和太阳镜的我,我走过去后,康云对我说谢谢。

    我说:“不客气,刚好遇到而已。那个人现在还在绑在那个地下室,我原来是想着昨晚夏拉给你打电话跟您说,可是我们喝了两瓶红酒,都喝醉了睡了。昨天的确是很累。”

    康云责怪夏拉道:“这么大的事,你不先和我说,还喝酒喝醉了。”

    夏拉委屈的说:“想着告诉你呀,可是我的手机不知道怎么的,进水了,张河手机没电。说好吃了饭出去给你电话,昨天是很饿了,和张河吃饭喝酒就喝了多了。睡着了。”

    康云打断夏拉的话:“别说了,先带我去看看那个人在哪里。交给我几个警察朋友。”

    夏拉赶紧的带路。

    一行人在和我夏拉的带路下,进了小巷子中,然后到了民宅中,开了地下室的门。

    走下去。

    夏拉不敢在前面走了。

    康云也不敢,让几个假警察先走。

    谁知他们看到的却是地下室的门是开着的。

    他们几个人赶紧的加快速度下去。

    在前面的假警察喊道:“没人!跑了!”

    是的,人,我早就放跑了。

    如果电工还在这里,被这几个假警察带走的话,我敢说,他一定会神秘失踪。

    康云脸色都变了,原先还是期待的抑制不住的兴奋神色,到了这里,突然刷的变白。

    几个假警察这时候有点露了马脚,看着康云等指示:“人不见了。怎么办。”

    康云很快恢复神色,瞪了他们一眼,然后瞥眼看看我。

    我假装冲进去,捡起地上一段绳子:“啊!怎么不见了啊!我,靠,怎么,回事!”

    我一边说一边钻进床下等地方查看。

    几个假警察也在里面四处查找查看了一番,然后出来说没人了。

    康云看着夏拉和我:“人呢?”

    夏拉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呢表姐。”

    康云看着我:“怎么回事!”

    我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跑了啊!”

    康云大声道:“跑了!”

    她很是激动。

    我看着她说:“是啊,也许跑了,人都不见了。”

    康云骂道:“不是说绑着好好的,怎么让他跑了的!”

    夏拉紧闭双唇,一会儿后说:“表姐,你这样,好可怕。”

    呵呵,夏拉,你还是没见识过你表姐最可怕的那一面。

    我也假装害怕,说:“我,我也不知道啊。”

    康云被夏拉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严肃,缓和了一下说:“不是说绑好的,怎么会跑的。”

    我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

    康云对夏拉说:“他要是跑了,以后还过来等我们怎么办,说什么我欠他钱,绑架你,完全是乱来,他根本就是缺钱了!这个人。”

    夏拉问:“表姐你认识他妈。”

    康云说:“我不认识。我知道他想绑架你,勒索我要钱。以为我有钱。”

    这谎话,编的好有水平。

    几个假警察都不找了,人都不见了还怎么找。

    都看着康云,等着康云发号施令。

    康云咳嗽了两声说:“谢谢你们,刘队,人就不见了,你们看这事儿怎么处理。”

    康云是装的,装得很有水准。

    带头的假警察说道:“这事儿,你看你想怎么处理。”

    康云说道:“那这样,刘队,我们一起吃个饭,大家都挺辛苦的,吃饭我们再讨论一下这个事儿。”

    几个假警察表示同意。

    领导都这么说了,他们也只能同意。

    随即,康云说上去吧。

    到了上面后,康云把我拉着到了旁边,严肃的看着我,问:“跟我说说经过。”

    我说:“昨天我来找夏拉,然后想给夏拉一个惊喜的,结果就见那个男的,把夏拉拉进去小巷子这里,然后我就跟着来,刚好就救了她。”

    康云问:“那个男的长什么样。”

    我描述了一个那个电工。

    康云当然百分百确定就是她要找的人了。

    可是现在被跑了,她很是懊恼。

    康云问我:“你怎么会昨天来找夏拉的。”

    我知道,康云其实想问的是,你怎么会那么巧,来找夏拉就撞见了那人。

    我说:“夏拉这几天一直给我打电话找我啊,然后我就想她了,想过来等她,给她一个惊喜,谁知道这样子的。说实话,我还是,挺对夏拉有点感觉的。我挺喜欢她。”

    我假装不好意思的看着康云。

    康云冷冷说道:“你是怎么绑着他?”

    我描述了一下。

    康云又问:“既然你说绑好了,为什么那么轻松就逃脱了。”

    我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了。”

    康云点点头,说:“好了,还有一件事,你这些天,说你生病了,让人给你请假了。可是我看你生龙活虎的,你能让主任给你请假。你能耐真是不小啊。”

    主任?

    政治处主任吗。

    政治处主任居然给我请假了,这太有意思了。

    这让我确认了另外一个事,政治处主任真的是贺芷灵的人。

    可是,政治处主任那么强悍的,怎么会被贺芷灵收于麾下了。

    我说:“我就是这两天很不舒服,尤其是昨天,上吐下泻的,然后就请假了,人生病了,就很想对自己好的人。我昨天就是很想夏拉。”

    我胡说八道着。

    康云明显不相信,问我另外一个话题:“你和政治处主任是什么关系?”

    我啊了一下,说:“什么什么关系。”

    康云说:“你别装傻!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我说:“什么什么关系,我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啊。”

    康云冷笑一声,说:“你是不是连政治处主任这样的,都下手了啊。”

    我奇怪了:“你说什么。”

    康云说:“你是不是和她有什么的。”

    我明白了,康云指的是,我和政治处主任,也跟她一样,有了那一层的身体关系了。

    康云之所以这么想,也并不奇怪,因为以我的资历,想靠近政治处主任,何其困难,而她不得不这么想,是因为觉得我之所以和政治处主任那么好,她帮我说话弄我去x校学习,还帮我请假什么的,一定是说我和政治处主任有了身体的那层关系,所以才那么亲密。

    见我没说话。

    康云说:“我说呢,原来你能耐真不小啊。怪不得这段时间连我都不找了。”

    唉,想当初刚进来,回忆起半年前,完全是因为自己没接触过什么女人,也没有什么资源,所以对她动心,特别的悸动,是难免的。

    而现在面对她,我当然还是有感觉的,只不过自从知道她心里的阴暗和狠毒之后,我就有点反感了,再加上我身边美女资源众多,少她一个不少,多她一个不多,我无所谓,所以我怎么可能找她,连夏拉我都不放在眼里和心里,再加上,她是一个老女人,对我来说,的确是如此。

    吃干抹净后,难免有些心里不舒服。

    就她这样,我都反感,更何况是政治处主任那老家伙了。

    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反驳,她既然如此认为,我除了说:“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之外,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

    康云道:“我真是小看你了,你真是为了前途,不折手段啊。”

    这句话当然是损我。

    我急忙卑躬屈膝:“康指导,我没有,我只是跟她有点小认识。其实,我都是想你比较多的,可是你啊,好忙啊。康指导,你看你都瘦了那么多了,我想找你,你都没空理我啊。”

    听我说软话,康云没有了那么气愤,只是盯着我,眼睛里依然带着不小的怒火。

    我见我的软话有了点成效,马上的继续拍马屁:“指导员,你啊,太劳累了,瘦了不少吧,看你都憔悴这样子。我都有些心疼啊。指导员,这些天,我也挺想你的,可是你总是冷冰冰的,很酷的样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在你面前说什么。有时候我想你吧,特别是在自己办公室,我也不敢直接跑到你办公室说康姐我好想你呀想抱抱你。那你不来找我,我也不敢去找你呀。”

    康云怒火消了,但依旧很冷静,没被我的糖衣炮弹击倒,问:“你和主任,真的是没什么?”

    我说:“真的没有什么,我就是平时嘴巴甜一点而已,指导员你也知道,我除了这张嘴会讲一点话,有啥本事的。兴许主任就是觉得我挺礼貌的,然后对我就好一点点。你说什么那层关系,其实,在里面,我除了你身体,我谁都没想。再说了,里面那么多女人,也只有你最吸引人了。”

    康云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轻易察觉的得意,是的,女人啊,谁不喜欢听人家夸自己啊,尤其是漂亮。

    这是女人的软肋。

    就算明知道话是假的,但是她们依然受用。

    康云问我:“你没给她送过什么东西。”

    我说:“没有送过。”

    康云看了看我,说:“你要是说假话,别怪我以后对你不客气。”

    我急忙说:“康姐我哪敢呀,康姐,你看我们都好久了,我挺想你的。”

    她一扭头,说:“我有时间会找你。早点养好病,回去上班。”

    我说:“是,谢谢康姐。”

    没办法啊,我还是她的兵,她在监狱里的能量,依然是大大的,如今的我,得罪不起。

    就算要跟她火拼,也要讲策略和战术,不能一下子就冲上去拼个血流成河你死我活,那样一来,杀敌一万也要自损八千,何必呢?

    忍一时风平浪静。

    为了用最小的力气和精力,夺取最大最彻底的胜利,我忍,我忍忍忍,我装,我装装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