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她在讨好我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把电工好好绑着了在床头,然后解下他皮带,结结实实绑着他的腿在床尾。

    我进去里面,开水龙头的水。

    拿了一盆水过来,泼在他脸上,他慢慢的醒了过来。

    他吃惊的看着我,问道:“你,你是谁。”

    我说:“我,我是谁?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什么。”

    他说:“你,你要,你想要我的命!”

    他看起来十分害怕我。

    毕竟刚才那一下砸的够狠的。

    我转着手上的匕首说:“是啊,何止想要你的命,还想要你的魂!放心,我不会捅死你,不会勒死你,不会砸死你,我只会,饿死你!话说你找了这个地方真是个好地方,我现在一走,如果三四天的没人下来,你就是不饿死也渴死了。”

    他说道:“你以为你这样能逃脱法律。”

    我说:“这没关系啊,我说我以为我的女朋友报警了,而且我女朋友也以为我报警了,我们完全可以推脱责任,就算推脱不来,关于这个事,是你绑架我们的,我们完全是自卫。最多,赔个几万埋葬费了事。”

    他急忙求饶:“你,你放了我!我跟你无冤无仇,你是她男朋友,男朋友。我以后不敢了。”

    这电工看着挺虎的,原来是个怂货,妈的就这样子的水平,怎么和人家监区长斗啊。

    我说:“你别紧张,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他问:“你说,什么,我没有钱,没有钱。”

    我说:“没有钱,我知道你有钱,我还知道钱刚打进来没多久,我还知道,我现在要是把你的行踪暴露给两个女人,你就得死!”

    电工惊恐的说:“你是她们的人!是她们的人!”

    我嘿嘿说道:“你觉得是就是吧。不过呢,我不想要你的命,这对我来说没有价值。我只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电工眼看自己生命安全有着落,急忙问:“什么,什么交易。”

    我说:“听说你手中,有一些录像资料,挺珍贵的,价值不菲。”

    电工惊恐的说:“你是她们的人!”

    我说:“你别紧张,我不会要你的命。你告诉我在哪里,我就放了你。”

    电工说:“你是她们的人,你拿到你还放了我吗!我不相信你!”

    我说:“信不信随便你,我这么说吧,你最好给了我,然后你该干嘛干嘛去,否则,活活饿死在这里。”

    电工看着我,半信半疑。

    这家伙胆子并不是很大,看起来虽凶,但也基本属于没什么大脑那种。

    可是,他虽然怕,但是他更怕我是康云的人,拿到了资料后杀他灭口。

    他紧闭着嘴。

    看来是不愿意说了。

    不下点下马威是不行的。

    我拿起匕首狠狠一刀扎下去,假装要捅他的裤裆。

    没想到,不是没想到,而是故意捅偏了,扎在了裤裆之前。

    电工大喊一声。

    这时候,我听见夏拉在上面喊:“好了!张河,可以了!”

    我大喊道:“行了,很快就上去!你顶住门,不要让它关上!”

    我恶狠狠问电工:“你要搞清楚,我不是和你开玩笑,就凭着你劫持人质我来解救,完全是出于见义勇为,捅死你我都没有罪。”

    我说着趁势把匕首往他的腿上割下去,裤子破了,划出了一道口子,口子不是很大,破了皮而已。

    电工大汗淋漓,脸色藏青:“不,不!”

    我说:“给还是不给!说还是不说!随你了!”

    电工忙说道:“北城区旺角镇旺角街道旺角宾馆旁边香香瓜子厂对面,330号2栋三楼31房。”

    我记不住。

    我掏出手机:“再说一次!”

    电工又说了一次,我记了下来。

    然后问他:“钥匙呢!”

    电工说道:“在刚才那个女孩子拿走的那堆钥匙里面。”

    我说:“行。别骗我,骗我你知道什么下场。”

    电工喊道:“先放了我行不行!我再也不敢了!”

    我说:“你要是不骗我,我会放了你,你要是骗我,你就饿死在这里!”

    我从他身上搜出手机。

    这手机带着挺危险的,保不准已经被康云给追踪了,恰好在这里没信号罢了。

    如果我带着,很有可能,就被追踪了。

    电工啊电工,你这级别的,完全和人家不是一个档次的,你怎么和别人斗啊。

    人家有计谋,有阴谋,有城府,有计划,有帮手,有人手,有科技,有水平,有手段,你呢,想要靠蛮力,也许会成功,暂时的成功。

    但我相信,就算他劫持了夏拉,他很大几率也是会被找到,而下场,还是死。

    我把手机的电池扣下,然后带着手机电池。

    我要出去的时候,我威胁说:“如果是假的!你就活活饿死在这里!”

    电工苦着脸:“我是什么都要死,你要到了那个,你还不是要我死。”

    我说:“哦,那敢情这么说,你是骗我的了这地址?”

    电工忙说:“不是不是。”

    我说:“行,你等着。”

    我把窗帘布割了一块,塞进了他嘴里,然后检查了一下,确保他不能挣脱。

    接着,我出了门,关上这破门,然后走上去。

    夏拉顶着门,见我上来,拉了我一把。

    我两出去外面后,这个自动门自动关上了。

    夏拉向后面看了一眼,气呼呼说:“我先给表姐打电话,然后问她要不要报警,抓起这个人。”

    我忙阻止了她:“不急。”

    夏拉奇怪:“怎么。”

    我说:“先回家,我好饿。”

    夏拉还是奇怪:“先回家,吃饭吗?可是难道不先说这个吗。”

    我说:“是啊,先吃东西,然后吃了,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如何对策。”

    夏拉急了:“还能有什么对策,先和我表姐说啊!或者报警啊。”

    我急忙说:“你傻啊,万一这人和你表姐有着金钱上牵扯不清的关系,万一这个钱不干净,报警等你表姐也完蛋吗。”

    夏拉一下子怔住。

    夏拉其实早就比我更清楚,她表姐康云有那么多钱,是说不得见不得人的。

    如果不是因为通过其他渠道,康云能动不动就拿出几十万几十万的给夏拉创业?

    夏拉没说话,怔怔看我。

    我说:“我们先回家吃饭,我很饿了,然后等下吃完了,如果你表姐回来了,再告诉她。如果没回来,就试试给她打电话,她方便再和她说。”

    夏拉这次表示同意了,尽管她也没理解我为什么一定等吃饭了再和她表姐说。

    不过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确切的说,是阴谋。

    到了康云家楼下,我随便买了几个鸡蛋和一点肉和青菜。

    我说:“今天随便弄一两个菜就行。”

    夏拉说:“你还有心情做菜。我现在还是怕怕的。”

    我说:“怕什么。都过去了。”

    夏拉说:“那个人还在那里,没被抓,我很怕,他万一出来,他会不会还来这里找我。他一定知道我和表姐都住在这里!”

    夏拉自己吓唬自己。

    我说:“你就别杞人忧天了,那家伙,被我绑着在那里,怎么跑的掉。”

    夏拉说:“电视里很多,不都那样,后来都能跑。”

    我拉着夏拉进去:“走了走了,别想太多了不可能的。”

    拉着夏拉到了康云家里。

    进去家里后,夏拉坐在了沙发上,她想了想,掏出手机说:“不行,我还是要给我表姐先说,把这人抓了。”

    我急忙推着夏拉进去厨房:“夏拉我好饿啊,看在我刚才拼死出力救你的份上,你就先帮忙做饭下去,让我吃了饭再说吧。”

    夏拉耐不住我的折腾,极度不情愿的找锅找米。

    这时候,我马上关上了厨房的门:“记得把菜都洗了,我煮菜!”

    接着,我回到客厅。

    先是:把夏拉的手机,冲进卫生间里,然后放进水桶的水里。

    是的,我就是让她手机烂掉,暂时打不得电话。

    然后,她的苹果就这么报销了。

    有意思的是,妈的,手机扔进去水里,居然还亮着,甚至有个什么她存着的叫龙眼的家伙打电话来,手机还在水桶的水里面亮屏震动。

    真他娘的有意思。

    顽强了一会儿,手机终于黑屏完蛋了。

    接着我拿出来,甩干,擦干,然后放回夏拉的包包里。

    然后下一件事是:从电视机下面的最底下的小抽屉的一个隐蔽的隔层,弄出迷药来。

    我为什么知道这里有迷药。

    因为以前我差点被夏拉毒翻过,幸好那次多了一个心眼的我发现了夏拉的诡计,然后让夏拉自己喝了。

    之后我看监控,知道了康云藏迷药的这个隐蔽的地方。

    弄了点迷药出来,然后,我把迷药放进红酒里。

    等下,我还要逼着夏拉喝酒。

    等她迷药起来昏过去,我再去找那些视频资料,找到后再去放了电工,这就是我的计划。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

    实际上操作起来,未必如此简单。

    等夏拉出来后,告诉我说已经洗菜煮饭了。

    我说好的。

    接着进去厨房,做菜。

    一边做菜,我一边半开着厨房的门,看夏拉在客厅捣鼓她的手机,她惊奇的发现,她自己的手机开不了了。

    然后更加郁闷的是,手机里,竟然渗出水来。

    妈的,刚才都甩成这样了,怎么还有水出来。

    夏拉很是奇怪:“我手机怎么这样。”

    我赶紧把我的手机电池弄出来。

    果然,夏拉鼓捣了一番她手机没开得机后,来问我要手机给她表姐打电话:“我还是先告诉表姐,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不舒服。”

    我说:“你手机没话费了?”

    夏拉说:“我的手机好像进水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的,打不出去了。”

    我心里好笑,看着她那么有意思的无奈样子。

    我说:“不好意思啊,我的手机也没电了。”

    我擦了擦手,从裤带里掏出手机,按了几下给她看。

    没有电池的手机,当然是黑屏没电的。

    夏拉郁闷了:“这可怎么办。”

    我说:“等会儿我们吃完了,下去找电话打。”

    夏拉点点头:“看来唯一的办法也是只能这样了。”

    夏拉闻了闻我炒的菜,露出了一丝笑容,她终于露出了笑容:“好香。”

    然后她从后面过来,抱住了我。

    把头靠在我后脑勺,她很高。

    她说:“你要是每天给我做菜就好了。”

    我说:“靠,你想得美。”

    夏拉哼了一声:“那你要做给谁吃?”

    我说:“关你什么事。”

    夏拉见我如此硬气,靠过来,说:“那以后我做给你吃。”

    她在讨好我。

    我说:“你能的,能吃?让我做你试验小白鼠?别弄死我了。”

    夏拉吱吱笑了起来:“你讨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