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想要多少钱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彩姐刚才说,说她知道那个女的是怎么个情况。

    这说明,她要么问过她,要么派人调查过她。

    如果是调查,那么,彩姐实在危险,我不得不防,万一我身份暴露,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彩姐说道:“是吧,很多男人,在追求女人的时候,都会这么说。真正要扛起责任的时候,却扛不起。男人的话都是好听的。”

    我说:“我只能说遇人不淑,茫茫人海,有坏人,有好人,遇到的,都说是有缘分,可这个有缘分的人,谁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们交朋友,甚至是谈恋爱,结婚,也是要分的。”

    彩姐说:“缘分天注定,感情不由人,难道你爱上一个人,先谈了,然后再去分辨她是好人还是坏人吗?”

    我说:“这就像做生意的选择生意伙伴,需要对对方的人品,信用做考察的。不然,会赔的血本无归。”

    彩姐的美目一转,看着问我:“那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呵呵笑了一下,说:“我是好人,还是坏人,关键在于你对我的了解。”

    彩姐也笑了。

    她手机响起来,她出去接了一个电话。

    我很怕她会对我进行调查。

    有点坐立不安的。

    一会儿后,她回来了,她坐在我面前,说:“不好意思接了一个电话。”

    我说:“没关系。”

    她看着屏幕上的体育节目,问我:“你会打羽毛球吗?”

    我说:“会,在学校就学过。”

    她说:“明天晚上,我们去打球。”

    她看着我,那双美目,闪闪发亮,让我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我点了点头。

    她站起来,说:“明天晚上八点整,在清吧门口见面。我有事先走了,抱歉。”

    我说:“好。”

    她出去后,两个保镖跟着出去了。

    我马上想着要跟踪她。

    随即,在他们出去后,我马上出去,看着他们驾车离开,我靠,我却等不到的士。

    不过,我不急,我有的是时间,正如同追女人一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女人其实也知道,靠近她们的男人意味着什么。

    但是女人会把靠近他们的男人分为很多种。

    回到了青年旅社,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贺芷灵的电话,我接了,还以为她破译了康云那个表格中的密码,我问了她。

    结果她说她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问她:“那你打我电话什么事?”

    贺芷灵说:“李姗娜给了你钱没有?”

    我惊讶的问:“什么钱?她给我什么钱。”

    贺芷灵说:“上次说,以后她那份钱,都交给你,你三分之二,给我。你怎么这个记性,你是不是拿了钱自己私吞了。”

    我说:“靠!你别乱讲,我冤枉啊我,我哪有问过她要什么钱,你别乱说。”

    贺芷灵说:“行,那你明天去跟她要钱,后天,必须要到钱。”

    我说:“这也太急了,你叫我怎么开这个口啊!”

    贺芷灵说:“你脑子怎么长的?你不会说,应付各层关系,需要经费。”

    我说:“行了行了。唉,不过人家都那么惨了,我们还这么落井下石,这不太好吧。”

    贺芷灵说:“她有的是钱。”

    我说:“就算如此,我们这么干,也不地道啊。”

    贺芷灵说:“没有什么地道不地道,我保护她,我应该得到属于我的那份报酬,你真以为她那些钱都是正正经经演出赚来的?”

    我问:“难道你知道什么内幕?难不成我们这么做,还成了劫富济贫了。”

    贺芷灵说:“记住,我要她给一百万!你拿二十万,打发好你那几个手下。八十万,我的。”

    我急忙说:“你不是说好三分之二,怎么成了八十万!”

    贺芷灵说:“我急需钱。”

    我说:“那也太多了吧,一百万,咱们不如要个二三十万的行了表姐。”

    贺芷灵说:“一个知名的歌星,一百万,九牛一毛。”

    我说:“表姐,万一她不给,那可怎么办?”

    贺芷灵冷笑一声,酷酷的说:“放心,她一定会给。”

    我问:“你就这么肯定。”

    贺芷灵说:“在生命危险面前,谁还那么傻选择留着钱而不要命。总之,周一我要见到八十万!”

    我说:“你这也太什么了!”

    我还没说完,她挂了电话。

    靠。

    这是让我厚着脸皮硬着头皮,去抢劫李姗娜啊。

    总之,李姗娜不给也得给,不给有她好看。

    失去了我们这层保护伞,李姗娜的下场,也许真的会更惨。

    不过,让我做这个黑脸,唉,而且还是一百万,真的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李姗娜了。

    之前我在李姗娜面前,还有点像个英雄一样的,威风凛凛的救了她几次,然后过后,我就开口说:“好了,美女我救了你了,想让我继续保护你,你快点交保护费吧!”

    靠,这都成了什么啊。

    那我和那帮人有什么区别。

    区别只在于,崔录想整死她的人,我和贺芷灵想要在她身上捞取金钱。

    我这个救美的英雄,和崔录成了一丘之貉。

    要不这事,让徐男去开口如何?

    不过,就算徐男去开口,李姗娜也知道我有份。最主要的是,我让徐男去要了一百万,如果我只分徐男几万块,徐男那帮人无论怎么样心理都不会平衡。

    而如果让我拿出更多,还真的没有。

    二十万的指标,我能分徐男她们多少呢?

    反正贺芷灵要的那八十万我是不敢动的了。

    贺芷灵怎么会缺钱?

    难道说她也有了什么事。

    艹,贺芷灵那种人,怎么可能有事。

    她背景,太深太深了。

    第二天,上班。

    我硬着头皮去找了李姗娜。

    李姗娜不需要装疯了。

    我特地提了一盒安神补脑液去找她。

    在这里,这玩意都是奢侈品。

    李姗娜的气色好了很多很多,微风从窗外吹进来,吹起她的头发,阳光透过窗口照耀在她的脸上,贼漂亮啊。

    我把安神补脑液放在她的桌上,说:“你气色好了很多,好好补一补,很快就能比以前还好了。”

    李姗娜看了一眼我放着的安神补脑液,淡定的说:“谢谢。”

    这个有才华的大美女,差点就被整死在了这里。

    如果不是我,真的可能挂了。

    所以,我跟她要一百万,我不过分的是吗?

    我在给我找借口,鼓起勇气的借口。

    不过在问要钱之前,我还需要铺垫一下情绪,我问道:“这些天感觉怎么样?”

    李姗娜说:“都很好。”

    我问:“那么,有没有人来骚扰你?”

    李姗娜说:“都以为我疯了,还有谁来我这里,我现在成了一个可怕的女疯子。连仇人都敬而远之了。”

    我说:“呵呵,好吧。李姗娜,我有点事,其实我,有点不好意思开口的。”

    李姗娜说:“张管教你尽管说,什么事?”

    我顿了顿,说:“李姗娜啊,你看啊,我这段时间,为了保护你,动用了很多关系,也找了很多人。虽然一开始,凭着交情,一些人她们是愿意受我指使的。可是人啊,无利不起早啊,利益才是一切的啊。我怕是如果没有什么甜头,她们,我都指挥不动她们了啊。”

    李姗娜听后,微微一笑,说:“我明白,我也想和你说这事的。”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明白就好。

    可是如果我提出要一百万,她会不会当即背气晕过去。

    李姗娜说:“你想要多少,你说,我会尽力。”

    我说:“虽然我是帮你的时候,出了一点点力,但是这么来问你要钱,像什么一样。我实在不太好意思说。”

    我总不能直接说因为我的后台,罩着你的上司,叫我来坑你的钱吧。

    可是一百万啊,我真的是说不出口。

    李姗娜说:“那,要多少?”

    我尴尬着,哎,干脆直接说了,吗的被骂就骂吧,我这个所谓的英雄,要卸下我的英雄羊皮,露出我的狼头真面目了!

    我举起了一根手指。

    然后做了两次ok的动作。

    两次ok,就是两个零。

    我手都在抖,比划的时候。

    艹。

    李姗娜沉吟了一下:“一千万,好吧。”

    我大吃一惊!

    她果真有的是钱!一千万!轻轻松松说好吧。

    刚才我比划的时候,手在抖,抖多了一下,一百万就成了一千万。

    我急忙说:“不是不是,李姗娜,我说,一百万,一百万够了。”

    李姗娜说:“没事,钱是身外之物,我在这里,是你保护我,救了我,我应该谢谢你。”

    一千万啊!那是什么概念啊。

    不过,我可要凭着良心要啊。

    我说:“不了,就是一百万,已经够多了,我是留着一些备用,万一有点什么事,还是需要用钱解决问题。”

    随即我岔开话题说:“你这么轻易的就答应给我那么多钱,难道你不怕我是坏人?如果我真的是坏人,我知道你有那么多钱,我就使劲的榨取你的钱,那你,可惨了。”

    李姗娜叹气一声,说:“如果真是这样,我还有其他选择的余地吗。在这里,连你都不保护我,那还有谁,会愿意保护我。我相信你。”

    顿时,一种感动的温暖涌满全身,被人爱戴尊敬相信的感觉,真好。

    我低下头,说:“真的是惭愧,很多事我都做不到啊。”

    李姗娜说:“我写给你我一个朋友的手机号码,你联系她,就说你是我在监狱的朋友,需要跟她要一百万,她会转给你的。”

    我半信半疑。

    哪有这么好的朋友?

    李姗娜说:“她会给你的,你放心。”

    我说:“好的。谢谢你的理解。”

    李姗娜写了一个号码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