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两千多的大餐,鱼生,大虾蟹,那么好吃,哎呀太可惜了吃不完,还有一瓶红酒。

    喝完了一瓶红酒,然后我让那个服务员打包。

    那个服务员一边打包一边对我说:“你是不是骂了你女朋友,我见她跑了。”

    我说:“何止骂她,我还打了她。”

    服务员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有你这么做人家男朋友吗?”

    我说:“你想怎么样,替天行道吗?”

    服务员呸的吐口水说:“人渣!渣男!自有天收你,我动手都脏了我的手。”

    我也不生气,说:“你伶牙俐齿,不去做推销员,业务员,真浪费了一个人才。”

    服务员说:“你会有报应的。”

    我说:“行,我等你来报应我怎么样?不过我看你长得也不怎么样,如果漂亮点,我还给你报应我的机会。”

    服务员说:“我呸,白送我都不要!”

    我提着这袋子打包好的出来时,那个服务员还喋喋不休的骂着我。

    什么渣男,什么贱男,什么无耻,什么恶心,都出来了。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我打包这些出来,其实是想拿着去犒劳一下王普的,好久没见他了,刚才喝酒也没喝够,等会儿,去跟他喝点他代理的什么清水还是什么江水啤酒。

    等我到了楼下,出了外面等车,一辆眼熟的车子冲向我,大灯照花我的眼睛,我急忙找地方躲开,这时,那车打一个方向,停在了我的边上。

    是的,还是谢丹阳。

    我骂道:“我靠你想怎么样,杀我泄愤吗,你不至于吧你?”

    谢丹阳气呼呼看着我。

    我也气呼呼看着她。

    然后,她说:“我还有点事和你说。”

    我问:“说!”

    她说:“上车。”

    我说:“不上!有事你就说!”

    她又说:“你上车!”

    我说:“我不上!”

    我两就这么僵持了有将近五分钟。

    她有些心痛的看着我。

    我现在和谢丹阳如此僵持,说白了,是为了面子,不过我决不妥协,也是为了可怜的自尊。

    我为何要向她妥协,对女朋友好或者不好,只是一种态度而不是一种义务。

    况且她并未真正成为我的女朋友。

    僵持了估计有十多分钟了。

    我叹口气,算了,我走吧。

    我往前走。

    还是谢丹阳妥协了,她下来,从身后抱住了我,。

    这样的拥抱方式,让人感觉很温暖。

    在感情中,死要面子固然是一件可悲的事,但是,我认为,在男女关系中,谁更狠更舍得,更无所谓,就占据了更多的优势。

    我和谢丹阳,从这一刻开始,我觉得,我们算是真的迈到了感情的这一关。

    夏拉也曾这么拉下脸来拉过我。

    而谢丹阳,竟然也会如此。

    女人是不是都一样,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我不会去投入,不会太期待,也就不会怕失去,不会失望。

    我转过身子,看着她,谢丹阳微微抬起眼睛,她其实是一个很漂亮的大美女,身材很有料,我真的搞不懂她为何跟了徐男这么一个女人那么多年。

    她抱着我,来往的路人都侧目看着我们。

    其中也有的人眼中闪出嫉妒的光芒,呵呵,刚才那个女服务员骂的真好啊,我是癞蛤蟆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对,癞蛤蟆的确是吃到了天鹅肉,这个癞蛤蟆能有这样的运气,完全是因为进了一个全是女人的环境。不然,放我在外面,又有多少个女人看上我,除非是夏拉,丽丽这样的,一个个为了一些目的才靠近我的。

    不过不得否认的是,夏拉和丽丽在靠近我之后,自己也被我多多少少吸引过去了。

    我得意的笑。

    谢丹阳说:“总是让我哄你。”

    我说:“我没想让你哄我,是你自己没事干要生气。”

    谢丹阳说:“是你激我生气。你以前对你女朋友也是这样?”

    我呵呵了一下,说:“或许吧。”

    这样的问题,让我想到了曾经的前女友,我他妈的那时候真的是卑躬屈膝啊。

    她叫我往东,我不敢往西,连她用的卫生j都是我去买给她,她说这才是爱她的表现,一个男人如果连那个都不愿意买给她,那证明不是真的爱她。

    我一直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买那个和真爱有什么瓜葛?

    我那时候就是蠢,没骨气,不像个男人,居然妥协了。

    早知那时候我也坚硬态度:老子他妈的就不买,一个女人如果真爱一个男人,就他妈的该给他洗衣服做饭做菜,在家做个贤妻良母,出去外面遵守妇道。

    唉,可我当时真不敢啊,就怕她离开我离开我再也不要我了。

    我他妈的小心翼翼伺候捧着她,到了最后,她还是离开了我了,哪怕说是现实,那也是扯淡,背叛就是背叛了。

    对她们来说,感觉两个字,比什么都重要。

    也许有钱,是有感觉,也许人家确实强大,也有感觉。

    我现在是搞清楚了一些,男人,强硬的男人,才是有感觉。

    她捶着我胸口:“走啊你走啊!”

    我说:“我这就走。”

    她拉着我,回去了车上。

    我上了车后,看着车外的城市夜景,斑驳灯光,我点了一支烟。

    看到了银行取款机,对了我差点忘了,我去给贺芷灵转了钱,靠,真是够黑的,三十多万干了我三十万,这以后还有一些钱,不知道贺芷灵还要如何坑我。

    算了,让她坑吧,跟了这么一个精明的上司,算我倒霉。

    上了车后,谢丹阳开着车往前走,我看到一个新的楼盘,打着大大的横幅广告,一平方八千起。

    唉,离我买房子的目标,还是好远好远。

    真是悲剧。

    谢丹阳把车开到了清吧一条街,然后我们找了一个清吧坐下,是在外面,我也不想听什么歌了,随便聊聊天喝点饮料就去睡觉得了。

    谢丹阳和我干杯了一下,喝了一口淡蓝色的调酒,说:“你上次不是说帮我整那个工程师么?”

    我说:“是,你不是说要提供他平时活动的详细信息吗,说喜欢参加车友会的。”

    谢丹阳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我,上面就有那个和谢丹阳相亲的男的工程师的详细资料,包括他平时爱去的地方,喜欢参加的活动等等。

    我问谢丹阳:“这个是怎么搞到的?”

    谢丹阳说:“私家侦探。”

    我叹道:“你可真的下血本,为了甩掉这个你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连私家侦探你都动用了,太舍得了。”

    谢丹阳说:“我不是不喜欢家人给我介绍对象,可也要我自己有点感觉,对得上眼的。”

    我问谢丹阳:“行,你说说看,什么样你是对得上眼的?”

    谢丹阳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

    我呵呵笑了,是的,女人就这样,有的是不知道什么叫有感觉的,有的说了一大堆什么有钱的爱我的,到了真正那人出现,她们若是不喜欢,一样可以找一万个理由搪塞掉。

    谢丹阳说:“你还是先帮我想想办法把那个人给坑了!”

    我说:“丹阳姐,这个呢,也不是很难,但是呢,钱是你要出的。当然我帮你出也可以。”

    谢丹阳说:“我出。多少?”

    我说:“还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你发这个信息给我,我看看,给那家伙设一个陷阱!”

    是的,该是到丽丽出马的时候了。

    曾经的我,讨厌背后算计别人,可如今,我居然变成了我最讨厌的人。

    这算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