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只手遮天的本事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风尘仆仆杀到她家,贺芷灵开了门,亭亭玉立,杨柳细腰。

    今晚她倒有闲情雅致,摆出茶桌,给我泡了一杯普洱。

    “有什么要汇报吗?”贺芷灵刚洗完澡,换了造型,长发轻盈飞扬,多了一份洒脱张扬,却不失往日的性感,连女人看了都会心动的颀长的脖子。那双眼睛,更是勾人魂魄。容颜如花,绚烂耀眼。她的那种闭月羞花之容,沉鱼落雁之貌的漂亮,雍容华贵,仪态大方,呵气如兰,完全是无人能敌的,站到哪儿都是凤立鸡群,艳压全场。

    我说:“你连句辛苦了也不说,一来就马上问这个,唉,真没意思。我是在替你卖命,你把我当成了打仗的机器。我每天拼死拼活的,连一句鼓励的话都得不到。”

    贺芷灵死盯着我,问我:“你需要鼓励吗?你也可以不做。”

    不做。

    我知道不做意味着什么,我每天可以分到了的几百块钱就没有了,如果她不给我撑腰,可能我很快就被整死,还有,什么李姗娜啊什么的我全都保不住,更有,我要是被整出监狱,我的快活日子就到头了。

    我急忙笑嘻嘻说:“开开玩笑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么认真干嘛?”

    贺芷灵问:“有事快说。我泡一壶茶,算对得起你了,说完赶紧滚。”

    我看着这壶普洱,打了打哈欠,说:“不知道喝茶了睡不睡得着?”

    贺芷灵说:“普洱不会让你失眠。”

    她泡好茶,给她自己倒了一杯,我这才发现,茶杯她都不给我。

    我说:“你什么意思啊,你泡茶给我喝,连茶杯都没有?”

    她说:“厨房里好多没洗的碗筷,麻烦你去洗洗。”

    我草。

    我直接就想走了。

    我往后靠,说:“为了喝你一杯茶,老子去洗碗,不干!我说你做人那么懒做什么?就算你忙也不至于这样吧。”

    贺芷灵说:“我不喜欢洗碗。”

    我说:“那你买洗碗机总可以吧。”

    贺芷灵说:“洗碗机有些碗也洗不了。”

    我说:“那你扔洗衣机,不碎的就用,碎了扔掉,要不就请保姆。哎不过你这么凶悍,哪个保姆愿意替你干活啊?”

    贺芷灵说:“我讨厌别人进入我的生活空间,包括你。”

    我看她如此高傲嚣张的嘴脸,不由心生厌恶,我说:“行行行,我先走了。本来想找你谈事的,他妈的一来,感觉像求你什么一样。我好好说话,你就一个劲的奚落我踩踏我的尊严。”

    贺芷灵说:“随便你。”

    我他妈的真的站了起来就走。

    在我转身后,她突然问:“听说你最近和李姗娜走得很近。”

    我定住。

    然后转身回来,坐下来,问:“你怎么知道?”

    贺芷灵说:“你找我,两成是为了我拜托你的事,八成是为了李姗娜的事吧?”

    我靠,她怎么这么厉害,比柳智慧还厉害。

    人家柳智慧,至少问话后,看表情什么的判断我说话真假,可这贺芷灵,根本什么都不问,直接就知道我想什么。

    我本来就打算主要是来向她求救李姗娜的事,次要是说说关于调查康云那些人的事。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贺芷灵说:“你收了人家多少钱?”

    我看着她,骗她说:“一两万吧,呵呵。”

    贺芷灵说:“一两万,不止吧,二十万有吗?”

    吗的她又怎么知道的!

    我说:“是不是李姗娜自己跟你说了这个事?”

    贺芷灵说:“不是。”

    我说:“我不相信,如果她不说,你怎么知道这些?”

    贺芷灵说:“我自己能判断得出来,你很聪明,但是你没我聪明。”

    我鄙夷的说:“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不过我心里很是疑问,她真的是判断得出来的?

    她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

    贺芷灵说:“我学过逻辑学。人都是自私的动物,做什么事情都有着自己的目的,你呢,除了收了人家的钱,还想要人家吧。”

    我低着头说:“她那么漂亮,哪个正常男人不想要,又那么有才华,而且还是大歌星。”

    贺芷灵打断我的话:“闭嘴。”

    我抬起头看着贺芷灵,说:“这是实话,我心里就真的是这么想的。再说另外一个原因,我是可怜她,李姗娜毕竟给我钱,而且向我求救过,我如果不帮她,不仅对不起这些钱,也对不起自己良心,再有,我也不想她就这么被人折磨死了。如果她看上我,我们搞在一起,好像也不犯法吧,如果她看不上我,那也没关系。就是这样,我就是这么想。”

    贺芷灵盯了我一小会,说:“你还真敢想,你还真敢收,你还真敢碰,你还有什么不敢的?你觉得你有只手遮天的本事了?你知道有些钱你收不得,有些人你得罪不起吗?你是不是活腻了?”

    我没好气的说:“我早就活腻了,那又怎么样,不就是一个崔录嘛?”

    贺芷灵嘲笑我说:“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很佩服你这份明知要死还冲上去的勇气。说好话是胆子大有勇气,说难听点,这叫没脑子,蠢货。”

    我靠,我拍桌子道:“你够了啊!我今晚来找你商量事情,不是让你给我上课骂我是煞笔的!”

    贺芷灵看着我的手,说:“你有种你再拍一次!”

    我收回了手,说:“我没种,不敢。”

    贺芷灵又盯了我一小会,才说:“还没人敢在我面前拍过桌子,你还敢造反了!”

    我皱起眉头,怎么越说越难听。

    好吧,我还是认输吧,做人谦虚点没坏处。

    我说:“好吧,表姐,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敢了。我想造反我也造得起才行啊。我连你的人影都见不到我怎么造反!”

    贺芷灵压制住我:“凶啊!继续凶啊!凶就滚出去!”

    我马上住嘴了。

    这才是真正的气场。

    什么彩姐啊的都弱爆了。

    我嘀咕着说:“本来就是,我一个人,什么都是一个人。有事找不到上级,没事上级也不找我。我做什么事找汇报的都没有,很多事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处理。”

    贺芷灵说:“这项工作就是这样,我说了,你可以不做,但是别抱怨。”

    我说:“你除了威胁我就是威胁我,能不能来点人情味,收买收买我?”

    贺芷灵说:“今晚找两个女人给你。”

    我大喜:“真的?”

    贺芷灵说:“真的,我给你报销。”

    我说:“那还是我自己找,奇怪,你怎么今天晚上和平时不一样啊?”

    贺芷灵说:“人情味收买你,我还需要收买你?”

    我说:“呵呵,不需要吧。哎表姐,言归正传,李姗娜的事情,你都知道吧?”

    贺芷灵喝了一口茶,说:“去把碗洗了再和我讨论这个问题。”

    尼玛。

    我忍住一口怒气,说:“你一个女人,不洗碗,你嫁得出去吗?你就算嫁得出去,你真的会幸福吗?你老公会原谅你吗?就算你老公接受得了,你公公婆婆受得了吗?”

    贺芷灵说:“谢谢你的好心提醒,但这并不是你该考虑的范围。”

    我说:“行,让我洗碗也可以,但是你要帮我保护李姗娜。”

    贺芷灵说:“行,让我保护也可以。你收的钱三分之二归我。”

    我靠敲竹杠啊!

    我想了想,说:“行,我收到二十万,分你十四万,如何?”

    贺芷灵倒茶,吹了吹,说:“我可听说,你收了八十万。”

    我靠我脱口而出:“你乱讲!我只拿了不到四十万!”

    吗的完了,我就这么被她套话了。

    贺芷灵盯着我,她喜欢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我,说:“哦,四十万。”

    我急忙又说:“不是!没到四十万!”

    贺芷灵说:“我要三十万!”

    我大吃一惊,把我的那份吃了,连给朱华华的那份她都强占了一半,这他妈的太狠了!

    我说:“不行。你刚才不是说要三分之二吗?这三分之二,四十万,也不到三十万啊!”

    贺芷灵说:“你可以回去了,我们谈判破裂。”

    我咬咬牙,说:“好,给你!”

    没办法,只有她能帮得到我。

    贺芷灵继续盯着我:“那麻烦你把碗先洗了。”

    我咬咬牙,行,洗就洗:“谁娶了你真是八辈子连续被揍修来的福气。”

    进了她家的厨房,果然,洗碗池里一大堆碗,也不知道今天谁来她家作客。

    搞成这样子也不洗碗,我真服了她。

    也真服了自己,每次都被她用各种手段指使我去给她洗碗。

    没办法,谁让我总是有求于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