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漂亮的面容和才艺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早就发现,李姗娜的眼珠子是碧绿色的,或者是深蓝色的,总之那个颜色我说不清楚,就是明眸善睐,但是眼珠子的颜色却不是黑色的,这和别的女孩可不同。

    这样美丽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加上漂亮的面容和才艺,哪个男人能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她迷倒世间万千人,是因为她真的有她的硬件条件。

    就连我这种算是历尽千帆的男人吧,我他妈的还是可耻的,被她迷上了。

    她的眼睛,不能直直的对视,会深陷其中,无可自拔。

    我稍稍的把眼睛移过别的地方,看着她屋内简单的装饰背景,说:“其实你这里,住的不错。”

    李姗娜惨淡一笑,说:“我应该很感激一个人,是他帮了我。可也是他,毁了我。我成名是因为他,我失败也是因为他。在这里,我过的好,包括这个小楼,也是因为他,我现在被人害,还是因为他。”

    我看着她,说:“如果你想说,我会静静的听。”

    我已经感觉到,她其实是很有故事的人。

    不是,是我早已经知道,她是一个真正的很有故事的女人。

    而我,是一个有事故的男人。

    李姗娜叹气一声,她很少叹气,她不像我,随随便便叹气,我知道生活有多苦,当然她也知道有多苦,她知道人心有多奸险,但是她平时极端优雅,优雅得不像人间的产物,像是天上的仙女。

    她叹气后,轻轻摇摇头,说:“算了。”

    我只是看着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随着她说那句算了,我自己也就算了,也不再问下去了,因为有时候,你所想知道的东西,你所好奇的东西,恰恰是她心里掩藏的最深的最难以启齿的苦痛。

    所以,还不如假装不知道,就这么算了的好。

    李姗娜突然说:“我想唱一首歌。”

    我问她:“民歌吗。我记得我第一次听你的歌,还是我们那边那个省电视台放的那首叫我想念故乡的那一湾清水,那个mv拍得特别的好看,你特别的漂亮,那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一下子就迷住我了。记得那时候我才高中,好像是初中,反正我忘了,电视台几乎每天都放几次。就记住了你的名字。”

    我一下子说出了我对她的敬仰之情。

    李姗娜说:“那些都过去了,我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拍那些东西了。”

    我安慰她说:“你也不要那么悲观,总之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说是吧?都会过去的。”

    李姗娜苦笑着说:“是吗?都会过去的。是啊。只要死了,都会过去的,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心里打鼓,在奇怪,她之前刚进来,她身后的那个人罩着她,所以她才能跟别的女囚不同,能住这个地方,然后什么用的吃的什么的都比别的女囚高一个级别。

    这监狱里,有钱的人大把多,但是只有她,能够有这样的享受,这说明李姗娜的后台很厉害。

    可如今,她的后台貌似,已经帮不到她什么了。

    我想问,但是我是不会问,也许有一天,她自己会和我说的。

    包括她如何进来这里。

    李姗娜说:“我记得我进来的时候,这首歌还没有流行,可是我一听我就喜欢上了,这些歌词。”

    说完她轻轻哼唱:“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

    就像被骗的我是幸福的

    追究什么对错你的谎言基于你还爱我

    美丽的泡沫虽然一刹花火

    你所有承诺虽然都太脆弱

    但爱像泡沫如果能够看破有什么难过

    早该知道泡沫一触就破

    就像已伤的心不胜折磨

    也不是谁的错谎言再多基于你还爱我

    美丽的泡沫虽然一刹花火

    你所有承诺虽然都太脆弱

    爱本是泡沫如果能够看破有什么难过

    再美的花朵盛开过就凋落

    再亮眼的星一闪过就堕落

    爱本是泡沫如果能够看破有什么难过。”

    她的声音很动听,泡沫,唱这样的歌,哪怕是轻轻哼唱,没有配乐,听进耳朵也是一流享受。

    唱完后她自言自语说:“全都是泡沫,人生下来就是一场泡沫戏。”

    我想把她的注意力移开,我说:“你唱的歌真的很好听,呵呵。如果你开演唱会,一张票一千块坐在前面的都很难求吧。这么说来,你现在唱给我一个人听,这个单独演唱会,价值连城了。”

    李姗娜看着我,眼里噙着泪,说:“我好久没唱歌了。没有配乐,没有观众,没有音响,没有灯光,我什么也没有了。走到现在,我惊恐的发现,我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我心里一阵酸楚,从台上到台下,从风光到沧桑,从繁华到凄凉,从盛名到孤寂,现实如此残酷。

    但我心里更不舒服的是,她说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我靠我不是人吗。

    李姗娜还没有说完,她顿了顿继续说:“可笑吗,走到今天,在我身边的,只有你们几个监狱的管教。我的朋友们,亲人们,爱人,他们已经全都抛弃了我。”

    我看着她流泪,说:“如果你想靠,我可以借我的肩膀给你。”

    她自己抹掉眼泪,说:“不用了,谢谢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在你面前哭了,对不起。让你也跟着我心烦。”

    我说:“呵呵千万别这么说,能为你分担到忧愁,也是我的荣幸。你是我好朋友嘛。”

    李姗娜说:“你忙工作你先回去吧,我没事的。”

    我说:“是过来挺久的了。”

    其实我不太想走的,面对这么一个朝思暮想然后才能好不容易单独聚在一起的绝世才艺大美女,我可真的不想走。

    但是想想,来日方长,反正以后还能经常见面。

    只要我想,我随时来。

    我叮嘱她自己要小心装疯。

    她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尽能力。如果有一天……”

    我知道她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我忙说:“别讲这没用的废话吧。”

    一下子又自觉失言,我急忙又说:“不是,我是说,不要说这些吧,下次再说,我先去忙。万一来久了,有人怀疑就不好了。”

    李姗娜小声说声再见。

    我站起来说再见,然后看看她,说:“你保重,千万别真的想不开。”

    李姗娜说:“你走吧,我没事的。”

    我转头下了楼。

    对两个管教说以后如果不敢送饭上去,就送到楼梯口上面,然后她饿了自己吃就吃,不吃就算。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我坐下来,点一根烟深深的吸了几口。

    我当初以为我接触太多悲惨的故事,会对这些麻木,可实际上,不行,根本麻木不了。

    我还是那么难受,为她们感到难受。

    人非草木,谁能无情呢?

    正在发呆,有人敲门了。

    料想是c监区的人。

    果然,进来的就是c监区副监区长。

    她进来和我打招呼,我急忙让座,端茶倒水。

    她说道:“张管教就不要那么客气了,我来和你说几句话就走。”

    我说:“不知道副监区长有什么吩咐。”

    她直接开门见山:“张管教,请问那个女犯人,你已经诊断过了,是吧?我来就是想了解一下她的情况。”

    我说:“对,诊断过了。”

    她说:“那她还能恢复吗?”

    我说:“很难。不一定能恢复。可如果把她放回去人群中,监室中,很可能,自残致死。她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人格分裂,脑子已经混沌,心智大乱。受不得刺激,我昨天问了她几句话,她差点没自杀。我问她有没有人欺负她,是不是有人打了她,她说有鬼有鬼,牢房里好多女鬼,打她咬她,要吃她,她也变成了女鬼,所以她要咬别人,吃她们。她要变成女鬼之中的一员,她们就不会吃她。”

    副监区长听着自己都不舒服,虽然我是胡乱瞎掰,但是她自己听着毛骨悚然,急忙打断我的话,说:“那她现在到了那里,会不会恢复?”

    我说:“可能会,可能不会。”

    副监区长扔了一张卡到我面前,阴冷着脸说:“张管教,这是八万块,孝敬你的,我希望她再也不能清醒过来。”

    我草好一招‘杀人灭口’。

    我说:“我不能保证以后她自己会好起来,也不能保证她和别的医生接触,例如出去后,会不会好起来。”

    副监区长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但是现在刚从我们监区出来,我不希望领导说是在我们监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能帮得到我吧?”

    有钱不拿白不拿。

    八万到手,加上昨天的,她已经塞了我十万多,目的就是推脱责任。

    我说:“行,那我想我会努力治疗她,让她不会死,但是至于清醒吗,我想可能很难吧。”

    她听了我这个话,呵呵笑了一声,说:“张管教真是个聪明人,我也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那么,就麻烦你了。”

    我说:“只不过,她只能在她那个阁楼呆着了。”

    她说:“这没什么,先别让她和别人接触。”

    我说:“行。

    两人随意又胡扯了几句,c监区副监区长总算走了。

    这么阴毒的女人,真是可怕。

    竟然就想让我把她所该负的责任给这么一笔带过,而且推脱得干干净净,哪怕是要花大价钱,也要推脱干净,坚决不拖泥带水,怕被处分。

    李姗娜啊李姗娜,你如果真在c监区被打死,被折磨死,也真的只能这么白死了,可能此生翻身都难了。

    李姗娜尽管到了阁楼,但并没有脱离危险,因为我知道,崔录还很有可能会继续加害于她。我想,我应该去找找贺芷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