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值得我敬佩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安慰她道:“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对了,那个人呢?”

    她说:“可能被判死刑,也可能是无期。都有什么用,我们家就这样毁了。”

    我说:“你也千万不要这么想,你还有你女儿,你要好好活着。”

    她哭着说:“我好好或者又有什么用,我都要在这里不知道还要过多少个十年,我女儿,我生她下来就让她一直跟着受苦。”

    我去给她擦拭眼泪,说:“其实你也不能这么说,如果你不在了,你女儿没了寄托,那才是真正的苦。真正的难受,不是因为没人想没人记挂没人思念,而是根本没有人可以想,可以记挂,可以思念。你是她的精神寄托,你懂医学,我跟你说,我想你会明白,同样,她也是你的精神寄托,正因为她爸爸不在了,所以你更要好好活着,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出去。哦,对了你女儿现在读大学了吧。”

    她说:“已经毕业了,工作了。”

    我说:“那就对了,你女儿很快过几年就会成立新的家庭,你会有女婿,会有外孙女,只要你活着,你还会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如果你死了,万一你女儿也顶不住了,怎么办?那这一切都成为了泡沫。”

    她一听我这么说,目光变得坚毅了一些:“对,对,我是要活着。”

    然后是幸福的憧憬:“我会有外孙女,是,我一定能照顾好外孙女,我是医师,我是高级医师,她一定会很好,我们一家人都会很好。我女儿,读的是医科大学,她也是学医的,她现在也是医生。”

    我说:“那不就是了,那你还自暴自弃。”

    她又哭了:“可我那可怜的丈夫。”

    我说:“逝者已矣,生者当如斯。大意为:活着的人应该高高兴兴地过日子,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让死者的灵魂在另一个世界得到安宁。”

    她说:“我,会。你能不能,放一首安魂曲给我听?”

    这可为难我了,我他妈的去哪里找一首安魂曲给她听。

    我说“我试试吧。”

    我出去和小凌说了一下,小凌说这并不难,让她们监区领导出面去狱政科那里说一下,狱政科下载一首安魂曲,拿着笔记本过来放给她听就是了。

    我说:“指使领导干这个活,这么容易?”

    小凌说:“最怕就是犯人发神经,最好就是把她们管好,让她们每天老老实实,不发神经就行。”

    我突然机灵一动,妈的,有了!我知道有一个办法,可能救得了李姗娜了!

    我可以这么试试!

    很快,下载了安魂曲的笔记本拿过来,好多首安魂曲,女犯人说只听那首夏什么唱的,我就放给了她听。

    听后,她重重的叹气,然后说:“谢谢你。对了,你能不能帮我去探望探望我女儿呢?”

    我说:“可以。”

    她告诉了我地址,妈的,早知不答应算了,她女儿竟然是在x城,x城离这里,虽然是同一个省份,可是还是有五百多公里,靠。

    后面她又说:“但是她现在可能已经转到了我们这里的第一医院,我们家也在第一医院附近,我给你地址,你先去第一医院那里找,如果找不到,你再去x城找,我实在等不到下次她来见我的时间,这些天我一闭眼,脑里全是她爸爸。你让她早点来找我,可以吗?”

    我点头,说:“好的,我一定办到。”

    她说:“我女儿叫许思念。”

    我说:“你有她手机号吗?”

    她摇头说没有。

    我说:“好的,许思念,我记住了,哦,你能不能以后别再闹了,这样子的话,我也很难做。毕竟我是这里的心理学辅导,你一闹,我自己也有责任,大家好好合作,可以吗?”

    她说:“我并没有病,我是压抑太久。”

    我说:“好吧我明白了,以后如果监狱里有什么活动,你还是多点参加,还有什么平时啊可以打打球跑跑步健健身的,别去想太多没用的东西,你越想就越难受。我也帮你打听一下,那个毁了你们家的人叫什么名字,被杀了没。”

    她咬牙切齿:“金华。”

    我说:“行,我记住了。那我们今天到此为止,我们合作愉快。”

    她说:“谢谢。”

    我让外面两个管教进来带她出去。

    小凌进来后看着安静的女囚,对我说:“行啊张河,真有一套。”

    我说:“是啊,哪天你要有病,你可以找我,我免费给你治。”

    小凌说:“你才有病!”

    虽然不算得上救了这个女囚,但是至少她说不再发疯,不过我需要做的是必须要去见见她女儿,带她女儿来看看她。

    不过,从她身上我得到了一个启发,一个或许可以救到李姗娜的启发。

    这个计划,也要李姗娜本人的参与才可以,但是c监区我没有认识的人啊,这可怎么办啊。

    只能找朱华华了。

    我让徐男找来了朱华华,晚上,就是黄昏刚刚天黑的时候,在球场那边。

    天有点冷,飘着小雨。

    这样的夜雨,我莫名其妙的的想到了前女友,那个伤我很深的前女友,想到了那首歌,雨中飘荡的回忆。

    今夜又下着小雨

    小雨它一点一点滴滴

    一点点一滴滴它飘来飘去

    想去年那场相遇

    那天也下着小雨

    雨中的你是那样美丽

    我问你是否喜欢和我一起

    你笑着无语

    那一天这世界是多么美丽

    尽管天上的小雨一点一滴滴

    空气中飘荡着你那芬芳的气息

    任小雨落在我的头顶

    今夜里我又站在雨里

    任感情在小雨里飘来飘去

    我问我自己是否还在爱着你

    就这样轻易地放弃

    今夜又下着小雨

    仿佛又看到你的背影

    我想要告诉自己不再爱你

    但奈何这滴滴小雨

    如今我还记得这首歌,只是时过境迁,守在我身边的,再也不是她了。

    而是换成了很多个她了。

    最凉不过人心,最卑贱不过感情。

    朱华华来了,撑着伞过来。

    黑色的雨伞。

    我说:“这么点小雨你都打伞。”

    她说:“我洗了澡洗了头发了。”

    我走进雨伞下,靠近她说:“我闻闻。”

    真的很香。

    朱华华一推,把我推出了伞外,说:“有事快说,别每次都想吃豆腐。”

    我说:“我想吃你豆腐?朱华华你有没有搞错,你看你虽然漂亮吧很多男人追吧开奔驰奥迪追,可我张河好歹也是有几个加强连的女人等着,我告诉你你就是脱光了绕着监狱追我三圈,我回头都算我流氓。”

    朱华华脸一红,说:“流氓!”

    我说:“行了,找你来谈正经事的。”

    朱华华问:“什么正经事,赶紧说,我好回去睡觉,外面冷。”

    我看着她,确实穿得少,洗澡后,头发湿漉漉的散落下来,飘着发香,牛仔裤白体恤,前凸后翘。

    好想抱抱。

    我走进雨伞下,说:“有个很机密的事情,必须靠近你说。”

    我一边说一边贴着她了。

    她推了推我,推不开,就说:“快点说。”

    我说:“我想到了一个如何拯救李姗娜的办法,但是需要她的配合,而且不能演砸了。”

    朱华华问我:“怎么做?”

    我说:“让她装疯。”

    朱华华问:“装疯?怎么装?”

    我说:“你看,我不是搞心理学的吗,你让她装疯啊,把她送来我这里,到时候,我想个办法,把她隔离开来,让她单独住一个我们可以保护到的地方。”

    朱华华说:“说你这人心机重,没错吧。”

    我说:“你大爷的你们女人怎么都差不多,让我想法子,我想不出来你骂我是猪,骂我蠢,我想出来了你骂我心机重,觉得我可怕。你他妈的怎么不去自己想。”

    朱华华推推我:“哎,生气了?这么小气?”

    我说:“亲我一下就不生气。”

    朱华华说:“休想。”

    我说:“那抱一下。”

    朱华华拒绝:“不行。”

    我直接抱了她一下,然后放开:“我为什么要经过你同意?”

    她锤了我一下,力道不是很重:“快点说正经事!以后你敢再乱来,我打死你。滚出我雨伞下!”

    我靠近她耳边,闻着她的发香,说:“记住,让她假装发狂,越疯越好,特别是大半夜的,闹得大家都睡不了最好,然后厮打啊脱光自己衣服什么的,最好去到处咬人说饿啊。然后咬自己的手啊脚啊什么的,最好咬出血来,由不得别人不相信,谁会装疯装得那么下血本?”

    朱华华夸道:“你不去做个古代奸臣祸害人间,真是浪费一块好材料。”

    我说:“他妈的有这么夸人的吗?我这种人做不得奸臣,我太善良。而且我水平还不够,因为我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没得到。”

    朱华华问:“哦,什么东西。”

    我靠近她耳边:“你的,身体。”

    她马上飞起一脚,如常一样,我早就有所准备,跳开就逃了。

    我跑了几步后停了下来,嘿嘿,又揩油了,真有意思。

    我正得意,突然一脚踢在我屁股上,我一回头我靠朱华华竟然悄无声息跟上来,就为了踢我。

    我骂道:“你这也太狠了,我不过开个玩笑,你还要追杀!”

    她说:“对付你这样的人,说什么狠不狠?”

    我一把抱住她,嘻嘻笑着:“来呀那,踢啊。”

    她的手被我都抱着,雨伞一扔,伸手就要出断子绝孙爪,我赶紧放开她逃了。

    这么厉害的女人,娶回家也不一定是个好事。

    不过嘛,她真的是非常的让人喜欢,喜欢她身段,身板,她的凹凸有致,她的身手,她的骨气,还有傲气。

    出淤泥而不染的人,还有几个?

    不败金的人,有气节的人,还有多少个?

    反正我的气节从我父亲病重要动手术开始,早就喂狗了。

    就凭这点品德,朱华华就该值得我敬佩。

    只是,她的人品我敬佩,但是她的身体我还是经常幻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