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有钱的人家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这样一搅合下,我们也没有了玩下去的心思。

    大家都想回去了。

    林小慧知道事情又是因她而起,跟我们道歉说:“今晚的事,不好意思。我请大家吃宵夜吧。”

    安百井说:“小慧,别那么见外,那么说就当我们是外人呢,你看你今晚请我们来喝酒唱歌,你有事,我们能先跑吗。你是我们朋友啊。”

    听安百井这么一说,我感觉也是这么一回事,觉得自己刚才还想逃跑呢,真是无耻啊。

    林小慧说:“你们还被他们打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金慧彬也这么说。

    安百井说:“我没事,问问张河有没有事。”

    我说:“我也没事。”

    安百井走两步,摇摇晃晃的,金慧彬赶紧去扶着他,安百井把手搭在了金慧彬的肩膀上,说:“回去吧,困了。”

    大家都出了外边。

    毕竟怕还有事,我们就让另外几个先打的先走,我们四个坐后面的。

    拦了后面的的士后,安百井一上车,就狂吐了起来,弄得车后座和他自己的裤子,还有金慧彬的衣服都是呕吐物,司机破口大骂起来。

    赶了我们下车。

    我和林小慧去买水来给他们,然后他们用水擦拭自己衣服,但是车上那些恶心的呕吐物,我们谁也不肯去擦了,安百井真喝多假喝多我不知道,刚才他面对那些流氓可谓清醒得很,而现在,他又是稀里糊涂的还想爬上去坐:“没事没事,我坐那块脏地方,慧彬你坐我旁边。”

    金慧彬死死拉住他,他才没得上去。

    司机骂着骂着,说:“你们看这个怎么处理吧?”

    我回头看看后边,那拉菲酒吧门口还有一群人,不知道是不是看场的和刚才红鞋子是同一群人,还是来酒吧玩的。

    如果是同一群人,那我们在这里纠缠下去,可要继续扯上麻烦。

    我掏出一百块钱给了司机:“师傅,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车。”

    司机这才收住了嘴,拿了钱:“以后少喝点酒,年纪轻轻的,干啥不好,学喝酒。”

    林小慧脾气也特别不好,骂道:“给你钱了你还管那么多干嘛!”

    接着司机一边启动车子开车一边和林小慧对骂,一直骂得车子走远了听不到声音才作罢。

    我对林小慧说:“骂的爽吧?你看看旁边,那么多人都看你,有面子吧!”

    安百井说:“也别怪小慧,那个司机确实找骂。”

    我说:“百井哥,你真是个宽容大量的大好人,问题是,百井哥你看看我们身后酒吧门口,那些人如果是和红鞋子是一群人的话,我们的麻烦可还没有完。”

    安百井看看酒吧门口,虎视眈眈看着我们,真不知道那些小子们是看热闹呢,还真是在等待机会干死我们。

    安百井说:“愣着干嘛,找车啊。”

    问题是,后边的车子看到我们吐了前面车子一身,都没人愿意搭载我们了。

    我说:“要不我们走到那边坐车?”

    安百井说:“别走,别离开这里,你没见那边有个治安亭,这里有摄像头。离开了这里,万一那帮人跟着上来,我们会吃亏。”

    林小慧接了个电话后对我们说:“我刚才给我爸发信息,让他让人来接我,我们在这里等一下就好。”

    好不容易出来玩一下,结果却每次都闹成这样子,一点也不爽。

    不过可成全了安百井和金慧彬,每次出事,他两就靠得更近了,说明两颗心越来越贴在一起了。

    安百井把手从金慧彬肩膀上放下,走过来拉着我,偷偷问:“唐晓杰呢?”

    我说:“刚才不是跟那几个男的上车走了吗,妈的都这时候了,你还问她呢。”

    安百井说:“她刚才喝多了吗?”

    我说:“没喝多,想要灌翻她,估计是不太可能了,她刚才和我又玩了几把,脑子清楚得很。一定是个很能喝的角色。她后面还和我玩,但我没心情和她玩,后面也没怎么和她喝了。”

    安百井叹气道:“应该听你的,下药。”

    我骂道:“无耻,下作!阴险!”

    安百井回骂我:“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反正我都被她灌翻了,你还放走她,你应该努力灌醉她,然后带她去开房。”

    我说:“我草你怎么能如此无耻,是你看上的姑娘,你居然叫我来带她去开房,你真不是人。”

    安百井道:“什么是不是人的,就是不能落在我手里,也不能便宜其他人,你是我哥们,你自己要加油才是啊。”

    我说:“艹,如果她是一件物品,比如她是一个升职的名额,或者是一份礼物奖品,这么说还差不多,可她毕竟是一个你喜欢的女人,你还这么说,听起来怪怪的。”

    安百井敲了一下我的头骂:“怪个屁,你真是个傻子。”

    这时,一辆车缓缓停在了我们面前。

    林小慧说:“车来了。”

    开车的司机是个大叔,大叔下来开车门给我们上车。

    劳斯莱斯幻影。

    是的,没看错,很长,很大,然后标志是rr重叠。

    我惊愕的看着劳斯莱斯。

    我是见过,那是在市友谊商店旁边的万荣五星级酒店一楼劳斯莱斯专卖见到的。

    这种摸一摸都怕破产的车,我有点心惊。

    金慧彬扶着安百井上车。

    林小慧叫我:“上车呀!”

    是啊,真的是怕摸一下破产。

    汽车一直是土豪们炫富的利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车可能“壕”到一般土豪都不敢想。如果街上碰到,请远离,也许摸一下、碰掉一块漆,就得赔个倾家荡产。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站在世界人群的顶端,拥有着我们可望却永远不可及的财富。

    他们上了车,我也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

    门关上。

    这是几百万的车,老子第一次坐几百万的车。

    心里不知道荡漾着什么样的滋味。

    我对安百井说:“你想吐吗?”

    安百井看了看,说:“这车好大,你家的吗?”

    看来他真是喝多了。

    金慧彬也说:“小慧,这个车子要好多钱吧。”

    林小慧说道:“不想叫过来接我的,可刚才在包厢的时候发信息给了我爸,他很担心。你们可以不要对别人说出去吗?”

    我们都说好。

    我这才发现,劳斯莱斯身后还跟了几辆商务车,那应该是林小慧找了她爸爸,她爸爸派过去的人。

    没办法,家里有钱嘛。

    还好那几个小混混先被安百井叫的人带走了,不然遇到林小慧带来的人,会被弄个什么样下场还真不知道。

    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些人碰不起的。

    我说:“林小慧,如果有一天我得罪了你,你是不是也会这样子找人灭了我。”

    林小慧狠狠剐了我一眼,却不说话。

    安百井问:“我们这是去哪里?”

    林小慧说:“去我家。”

    我问:“哪个家?”

    我原想说那个别墅的家的,但是我怕这么说,另外两人都知道她家有别墅了,毕竟她没让我说出去。

    林小慧说:“紫罗兰小区。”

    紫罗兰小区,石凡区最有钱的小区之一,一平方上万那里。

    一平方过万或许在那些大都市来说,不算的什么。

    可我们这个城市,均价六千。

    上万,可能是一万八左右,也是一流享受行列了。

    眼看车子往紫罗兰小区而去,心想那明天我他妈的还要去监狱上班,监狱跟石凡区一个西一个东,如果明早他们不那么早起来,那我可要一大早就要自己爬起来坐车,万一迟到了这个月全勤就没了。

    我便说:“这样,林小慧,你把我放下,麻烦你了。”

    他们几个都看着我。

    我解释说:“我明早一大早还要去我们单位上班。我不想去那么远的地方,明早不方便回去。”

    林小慧说:“我们明天也是一早就起来的呀。教官说让我们六点半去跑步。”

    我说:“呵呵,是吗。那好吧。”

    我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又是可悲的自卑心理作祟,反正我就不知怎么的,很排斥。

    也许,真的是我自卑。

    到了紫罗兰小区。

    几部车子跟着后面的不知何时已经不见踪影,而劳斯莱斯在放我们下车后也掉头回去了。

    林小慧吩咐司机说明天让他六点钟开一部比较差的车过来接我们去xx校。

    一个漂亮的小区。

    小区的停车位很大,别墅式的建筑群,但不是别墅,是套房。

    林小慧家在三楼一个套房,两百平方左右。

    但是里面的装修真的是豪华。

    有钱人的世界那真没得说。

    据他们聊天说,光是放在客厅和厨房那个屏风要两万多,我靠我看来就是一个木架子加几张纸片的货物。

    而那个盆栽,说要五万多。

    好吧,我都不敢摸了。

    我看着墙上的画,啧啧惊叹:“这么漂亮的山水画,水果画,静态画,一定出自名师之手,没有一张一两万拿不来吧。”

    林小慧招呼我们坐下,然后给我们拿凉茶,说:“那些画,一两万买不了。来吧喝点凉茶。”

    我拿起凉茶喝,说:“那么贵啊。”

    林小慧得意的说:“当然,这是我自己画的,多少钱我都不卖。”

    我吃惊的说:“你居然画的这么好!”

    林小慧得意的看了我一眼。

    安百井说道:“有啤酒吗。”

    我更是吃惊:“你都吐了,还喝啊!”

    金慧彬也叫安百井不要喝了。

    但是安百井不依,我刚才都特别的怕他吐了在劳斯莱斯里面,那他妈的我们几个就是去卖肾都赔不起。

    我说:“别喝了,别说现在,就是刚才你吐车里,我们把我们卖去做鸭都赔不起。而现在在这里,一张画,一块地板砖都几万几万的,真别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