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被打进医院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两人的刀举得高高的时候,我下意识举起手挡刀,突然啪一声,左边那个被打趴在地,然后又是啪的一声,左边那个也被打得刀都飞了,趴在墙上。

    我看见的是,安百井手拿板砖,一人一砖,两个围着我的家伙各自飞两边。

    血从那两人的头上流出来,还有两个,也早已被安百井打倒在地。

    我顿时觉得,他真正是一个力挽狂澜,如金庸武侠小说里杨过这样的,在众人绝望的时候,他一个人如盖世英雄将恶人全部打败的英雄角色。

    那几个家伙互相爬起来手挽着手要跑,我爬起来,捡起一把刀,就要追。

    安百井拉住了我:“够了!不要追了,他们手里还有刀,万一他们不要命用捅,我们很危险。”

    我这才不追了,站好了,手往肩膀上一摸,他妈的,还以为他的刀钝,没事,结果一摸,湿湿的,血流了出来。

    安百井叫正在颤抖的林小慧开了手机手电筒一照,赶紧说:“快,去医院!我们不要留在这地方,万一他们回来我们就危险了。”

    安百井扶着我跑,结果跑了几步,那两个女孩根本就跑不了,一个是吓坏了,而林小慧,则是穿着高跟鞋,很高的高跟鞋。

    安百井艹的骂道:“他妈的女人就他妈的烦。”

    我说:“我能跑,没事的一点小伤,去照顾她俩。”

    安百井回去扶着另外一个女孩跑,我则是过去后,对林小慧骂道:“脱你的高跟鞋啊!”

    她还愣着,我直接抓住她的小脚提起来,然后脱掉了她高跟鞋,另外一边也是。

    然后我拉着她的手就跑,一路上她一直喊脚疼。

    这娇贵的千金大小姐,从没赤脚走在地上过,被地上的小颗粒一刺,皮薄柔嫩的她当然疼。

    我不管她那么多,先拖着她跑了一阵,她还喊疼,我感到烦了,马上骂道:“那你他妈的就一个人在这里吧!”

    她不敢喊疼了,被我拖着小跑。

    到了一个转角处,我看到一家什么什么小诊所在亮着灯,我喊前面的安百井道:“2bj8!那里有个诊所!”

    安百井没听到我说的话,对我回头喊:“我去叫车!”

    我说:“前面!那里!有诊所!去诊所包扎就行了!”

    安百井听到了后,站住了,拖着前面的女孩回头过来,然后几个人过了马路对面进了小诊所。

    进了小诊所后,安百井看了我一眼我肩膀,血渗透了衣服,一直流到了衣服下角。

    安百井对着诊所里面喊:“医生!医生!”

    里面有个老医生的声音哎了一声。

    安百井进去了。

    我见林小慧,满脸是眼泪,楚楚动人的,原来,她被我骂了后,不敢喊疼了,忍着疼痛被我拖着跑到了这里,而我没想到的是,她的脚底也都是血。

    我急忙让她坐下,一看,靠,一个碎玻璃片插进了她脚底。

    这怎么会不痛。

    她坐着抽泣着。

    另外那个女孩到了这里,有了安全感后,才回过神来,蹲下来看着林小慧脚底上的玻璃,问:“小慧!疼吗?”

    林小慧抽泣着:“好疼。”

    我说怪不得她刚才一直在喊。

    我还当她是受不得赤脚跑步的疼痛,原来脚底被插进了玻璃。

    那个老医生终于被安百井给推出来了。

    老医生看了我们一下,说:“哎哟哟这可不得了,你们是刚打架的吧。”

    安百井说:“我们是好人,良好公民,遵法守纪的良好公民,怎么可能打架。不要废话了,快点帮包扎。”

    安百井这才看到林小慧脚上的伤,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刚才我让她脱鞋跑,结果就插了玻璃。”

    安百井问老医生:“你们店就你一个?”

    老医生说:“另外几个我请的医生和护士都下班了,我看看。”

    老医生蹲下看了一下,然后又看了一下我的刀伤,都问了我们一下,然后按了按,林小慧哭着喊疼,我没喊,但是确实被按着疼。

    老医生说:“还好,都没有伤到骨头。”

    安百井说:“你这么一按就知道了?你帮忙包扎一下,然后我们去医院照片子。”

    老医生随口问:“都怎么伤的?”

    安百井马上骗他说:“在我们宿舍楼,玻璃掉下来,砸在我们身上。”

    老医生呵呵的看着安百井,说:“真是这样,那可真疼。”

    老医生从里面拿出一些医用的东西,然后拿着一块不懂什么材料的布,对安百井和我说:“受伤的小伙子,你脱下衣服,让这小伙子把这个紧紧压在你的肩膀,先止血,等下我再用酒精给你洗洗,涂点药包扎一下就没事了。”

    然后他蹲下去,拿着镊子对林小慧说:“转头过去,不要看。”

    林小慧转头过去,然后他突然拔掉玻璃,接着给她止血,洗伤口,检查还有没有,然后再洗一次,拿了他自配的中药包扎。

    洗伤口是用酒精洗的,林小慧一直在抽泣。

    我这边更加容易,止血酒精洗伤口,然后涂点中药,根本不包扎,血不流了也不疼了。

    我说:“神了,不痛了。”

    我还大回环的回了几下手臂,真的不痛了。

    老医生说:“你现在去打篮球都不会痛。”

    安百井对老医生说:“嘿,你这老医师,还真有几下。”

    老医生竟然不谦虚的说:“我何止有几下。”

    安百井马上反口相讥:“哟夸你你还不谦虚了。”

    老医生呵呵笑了几声,说:“小伙子,我一把年纪了,难道还不知道什么谦虚不谦虚吗。你和我比别的,我承认输给你,你和我比医术,就是这个城里都没一个比得上我。”

    看他真是老得脑子秀逗了。

    安百井说:“既然这样,你干嘛在这诊所,你那么厉害,应该是什么什么医院的主治医师啊才是。”

    老医生说:“那些头衔,我还看不上。”

    安百井嘲笑他道:“老医生我夸你几句你还不知羞,马上就着我的话往上吹了。”

    老医生哈哈笑了一下说:“我还不到四十岁就是医学院士,四十三岁就是x市一家大医院的院长,我还稀罕什么一个主治医生。”

    安百井继续嘲笑他:“你就吹,你当我傻的,国内有多少个没到四十岁就是院士的?你当我不懂吗。”

    老医生笑着说:“xx年,国内两院院士一共有三十六名,我是其中一位,最年轻的一位。”

    我听着,感觉他不是开玩笑的,我打断了安百井的话,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来这里开诊所?”

    老医生说:“实话说吧,我医术是好,但我不懂得人情世故,我是被人陷害贪污的。干脆辞职自己开了诊所,倒也衣食无忧。好了姑娘们小伙子们,可以回去了,我也该关门了。”

    安百井还是不相信:“走吧,别跟这老头吹了,天上好多牛在飞。”

    我说:“不能这么说,人家老医生也算是帮了我们。老医生,多少钱呀?”

    他说:“一共五十,你的二十,小姑娘三十。”

    我说:“那么便宜。”

    掏了一张一百的钱给他。

    林小慧还说她来,但是我已经给了。

    老医生找钱给我,说:“回去少走一点没有灯的路,老城区还没有开发,很多地方流氓恶棍很多。那些流氓都有自己地盘,动刀动棍的,他们可真敢杀人。上边管也没管完,上个月有个人还被捅死了,以后晚上少出来。”

    安百井楞了一下,说:“照你这么说,你知道我们是被人砍的?”

    老医生说:“玻璃能把小伙子的伤口切成这样吗?你这年轻人,太不老实,这样不好!”

    安百井脸红了,道歉说:“不好意思,我也不想多事,万一你报警什么的,我们的名声传出去,可不太好听。”

    安百井的心思果然缜密,如果报警,我们几个就被上边知道,我们晚上出来喝酒,然后为了女孩子和流氓们打斗,这要是培训处遣送我们回去,我们自己的单位也丢人,这还怎么混下去。

    老医生说:“嘿嘿我知道年轻人,你们是到xx校培训处培训的吧。我劝你们还是先别回去的好。这里有两帮人,这条街就是分界线,经常为了收保护费打架的,打死人的。你们现在回去,还是要路过那里,晚上别走那里,明天再走。”

    安百井忙道:“那门口也没有一个出租车,我们总不能就在这里地板上过夜吧,这附近很近的地方有没有宾馆。”

    老医生说没有。

    安百井又问:“那你能给我们安排一个车,送我们进去吗?”

    老医生说没有。

    安百井说:“他妈的,我还不信了,他们有多厉害,我找人再说。”

    我急忙按住他的手,说:“哥们,算了,别再搞出什么事了,为了我们自己前途着想。要不我们找个的士,送我们过去就算了。”

    安百井说:“也好。”

    之后,拿了林小慧的电话给的士公司打电话,结果人家一听,是在老城区这边,这边治安差,而且远,哪怕是加钱都没人来。

    看来这鸟地方真的不怎么样,怪不得晚上出来吃个夜宵都只能找到那么烂的地方。

    安百井说:“可惜没带我手机出来,不然我找我朋友过来也行。”

    老医生说:“你们就在我这里过夜吧,没事的。再说呀,你们x校,现在已经关门了,你们这时间回去,影响很不好。”

    我一看墙上时间,果然到了关门时间。

    安百井问老医生:“干嘛?睡病房吗?”

    老医生说:“我这病房,比大医院的病房还要好。”

    安百井啧啧的说:“哎呀你不吹你能死哦。”

    老医生笑了笑,也不反驳,带着我和安百井进去看,果然,病房里两张床,挺大,而且很干净卫生,简洁舒适,装修还是淡紫色的,被子啊什么的也都不是白色的,温馨得很,和所谓的病房根本不一样。

    老医生说:“一张床三十。”

    安百井不好意思的说:“三十也太便宜了,给你一百,不用找了。”

    我急忙拿钱,但是安百井已经给钱了。

    不过,老医生可认真的很,还给我们找回了四十,推也推不掉,他就是给了。

    然后他要去关门睡觉了,他是在楼上的。

    我和安百井出来到林小慧和她带来的女孩面前,告诉她们今晚我们只能在这里过夜。

    林小慧点点头,那个女孩问:“我们四人一起睡吗?”

    我这才注意到,其实这个女孩,长得非常纯,非常干净洁白,非常的美,声音也很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