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电影里都是骗人的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看着桌子上的李姗娜要我给朱华华的卡,我掂在手上。

    十万啊。

    难道说,我拿了这个钱,是错吗?

    我应该不拿才是吗?

    或许我真如该朱丽华这般,清正廉洁,秉公办事。

    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李姗娜也求一个心安,一个是报恩,一个是生怕她仇家找上门来,让我帮忙挡住。

    因为我和朱华华不怕权贵,不怕死。

    能据理力争。

    政治处主任又找了我。

    告诉我让我明天开始,出去参加一个关于市内各大单位加强职能管理的培训。

    培训两个星期。

    培训?

    什么鬼东西培训。

    有好处吗?

    我当然不敢问政治处主任,只是她说了,我便点头说是。

    回去了办公室后,我在想着,这政治处主任为什么这段时间老是找我,难道她真的被贺芷灵给招安了?

    傍晚下班后,去打了一下球,回来洗澡躺在床上时,朱华华突然推开我的门,说:“刚才我见两个人,看着很熟悉,高高大大,像是那天在大会堂其中的两个安保。之后我又看到有一个穿着休闲运动装,带着棒球帽和墨镜的有点年纪的矮个子走着他们身后,那步伐,可能就是崔录。”

    我急忙推开被子:“我的门没关?”

    我宿舍的门忘了关,怪不得朱华华能推了进来。

    朱华华焦急说:“我找你谈的是别的事。”

    我套上衣服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就怕崔录换了马甲来找李姗娜麻烦是不?”

    朱华华说:“是。”

    我说:“你不是人家的钱也不收吗,干嘛还帮人家。”

    朱华华说:“虽然我不收,可毕竟人家也是一片好意,这时候了,我总想着她别出事。”

    我说:“你也是一个好人。”

    朱华华焦急说:“麻烦你快点好吗?”

    我说:“行啊,你来帮我穿衣服吧。帮我找我裤子,我找不到我裤子。”

    朱华华焦急的过来,在床尾找到我裤子,扔了给我,见我磨磨蹭蹭的,她又骂道:“你个猪,快点行吗?”

    我把被子掀开,只穿内裤站起来,说:“如你所愿,这样就快了。”

    她急忙转身过去:“流氓!”

    然后她走出门口:“我在门口等你,你可以快一些吗。”

    我心里也焦急,当即穿好了裤子鞋子,出了门口。

    到了朱华华身旁,我问她:“花姐,你有什么办法吗。”

    谁知她却说:“我有办法我干嘛还来找你呀!我没有办法,你赶紧想想吧。”

    我唉了一声说:“你那么厉害,你们强暴中队那么强大。你们防暴中队的人都佩服你尊敬你,罩着你,你都没有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算了继续睡觉。”

    她开骂道:“你怎么能这样,你拿了人家的钱,人家现在出事了,你怎么可以当没事人一样?”

    我说:“你想太多了吧花姐,鬼他妈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崔录来了。”

    朱华华说:“夜幕中看着非常的像,还有那两个高大的男人,我从他们的脚步看得出他们练过。”

    我说:“那行吧,我们先去看看。哎,你在哪儿看见他们的。”

    朱华华一边和我下楼一边说:“在要出去的时候,看到这三人往会见室过去。”

    我说:“会客室?难道他们要把那李姗娜提出会客室?”

    朱华华说:“不知道。”

    我问:“花姐,你要出去干嘛?你男朋友是不是开车来在监狱门口等你今晚去开房?”

    朱华华骂道:“关你什么事?”

    我说:“问问也不至于发火吧,你可以不说啊,干嘛要发火。”

    朱华华说:“你嘴巴能不能放干净点。”

    我说:“我这是关心你也是关心我自己啊花姐,你看万一你碰到不好的男人,不小心被他搞大肚子,没钱打胎什么的我还要帮你借钱。”

    我还没说完,她一脚踹过来。

    两人疾走到了会客室那边,因为朱华华是防暴中队的人,可以随时到监狱内重点地方例如领导办公室、重犯等之外的地方巡视。

    两人进了会客室,从会客室的一角,两人偷偷往会客室里边看,果然,里面两个高高大大的男子,一看就是练过,站在一个坐着的戴着棒球帽和墨镜的男子身后。

    我看了一会儿,那坐着的人真的很像是崔录。

    朱华华轻轻问我道:“怎么样,是他妈?”

    我说:“很像。”

    朱华华问:“那该怎么办?”

    我说:“他们在这里等,等管教把李姗娜带来,我们不如这样,过去问问值勤看守的管教。你去问,你比较方便,我就在那边等你。”

    朱华华同意了。

    她过去值勤的管教那边问了一下情况,不一会儿回来了。

    过来后,我问道:“怎么样?”

    朱华华说:“值勤的说是有领导指示,说这三个人有紧急的事要召见一个女囚犯,而且是在单独的夫妻房会见。”

    我靠。

    单独的夫妻房。

    我和朱华华用假设法分析了一下,情况也许是这么个情况,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崔录的话,首先呢,崔录利用关系跟监狱领导说一声,让监狱领导跟下面说一声让管教把李姗娜带出来,然后崔录今晚就过来见李姗娜,让管教把李姗娜带到单独的夫妻房,而进去了之后,崔录再进去,到时候,李姗娜就被什么什么了,情况就很不妙了。

    只是我们都在假设,因为我们看不清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崔录,而且也不知道紧急召见的女囚犯是不是李姗娜。

    朱华华说:“要不我问问她们去提的是哪个监区的,然后去过道等等看,看带的是不是李姗娜。”

    我说:“猪头华华同志,你总算想到了人该想到的好点子。”

    她瞪了我一眼,然后过去问那个值勤管教,但是值勤管教说并不知道。

    那只好两人去监区要到会客室的必经之路等了。

    等了没几分钟,看到,两个女管教押着一名女囚犯过来了。

    近处后,发现被押的女子,果然是李姗娜。

    两人的猜想,中了一半,找的果然是李姗娜,找李姗娜的,很有可能就真的是崔录。

    当李姗娜经过我们面前时,露出哀求的表情,然后说:“张管教!我有事。”

    两名女管教可不会理李姗娜,照样拉着往前走,因为她们接到的领导指令是要她们用最快的时间把李姗娜带到会客楼夫妻房。

    而崔录,等李姗娜到了会客楼夫妻房,他就会从会客室跑到上边去,对李姗娜为所欲为。

    李姗娜被押走的时候还频频回头看我们,哀求的神色看了令人心里难受。

    朱华华焦急问我:“怎么办?”

    我愣愣的看着朱华华,说:“我能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朱华华自言自语:“怎么办?”

    我说:“花姐,我问你,李姗娜平日在监狱,已经够有背景够厉害了吧,她的享受级别可以凌驾于任何女囚之上,而且很多女管教她都不用怎么放在眼中,都叫她娜姐娜姐的。可是崔录能轻易的就让监狱领导点头同意带她出来,连李姗娜的背景都不敢轻易得罪崔录,我们能搞得过崔录吗?”

    朱华华说:“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看着她这么被那男人这样,我们怎么忍心?我一辈子都会觉得对不起她!”

    我假装说道:“唉花姐,其实也没事,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你看啊,虽然李姗娜送我们钱,但你没收啊,而且她送钱也是因为上次我们帮她,我们和她两不相欠,所以啊,她被怎么样,我们也就算了吧,我们无法和人家对抗啊,小心我们自己帮不到她就算了,还加重崔录对她的报复,和把我们自己给弄死了。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你说是吧。大不了日后我们对李姗娜好点就行,钱嘛,我也不要了,回去都拿回给她。”

    朱华华骂我道:“你说的这是人话吗!我自己去崔录那里揭穿他,我自己去!”

    说完她真的就拂袖而去,我急忙拉住她:“花姐,别这么急嘛,你这样子于事无补啊,你揭穿什么呢,人家谁信你呢。搞不好连我们领导都下来把你绑走,过几天直接开除你。”

    朱华华推开我:“开除就开除!”

    我忙说:“花姐,你就是被开除,也免不了李姗娜今日被摧残啊,是吧?花姐我有办法了!不过,我这个办法,需要你替我打气。”

    朱华华问:“什么打气?”

    我说:“你抱我好好亲我一下,然后我才有勇气去对付他。”

    朱华华直接发火:“你要帮就帮,不帮就算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拿我来开玩笑。算了,反正你这人也是靠不住的。”

    我上前去说:“我真的有办法,真的,而且成功率很高,很快就能让他灰溜溜离去。可我面对他,我心里也慌慌,有点怕怕的。花姐,亲亲我一下好不好?”

    朱华华一动不动,只瞪着我看。

    我说:“算了,不亲也算了。放心,我自己一个人去,你去了反而会不好,你留在这里看着。”

    我走过她身旁,在电影中,男主角要出去慷慨就义或者不顾自己安危冲向敌军的时候,女主都会感动的抱着他亲他,眼泪哗哗的。

    而现在的现实中,却是:朱华华一脸不信任的看着我,甚至貌似流露出几分你丫吹牛,你要爱去死就赶紧死的神情。

    原来,电影中的桥段全他妈的是骗人的。

    在她不信的看着我的时候,我飞速在她柔软嘴唇上亲了一下,跑到了会客室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