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深谙做人做事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们监狱的女狱警的演出,也该结束了吧,怎么这么久?

    我坐在大厅中打着哈欠,突然,我看到一群警察二三十人左右,进了大厅,就直接朝我们走来。

    又出现什么情况?

    我赶紧迎过去,带头的警察说:“有人打电话报警,说你们这里私自携带危险物品!”

    进来的还有刚才那群安保人员。

    说完,带头警察亮出搜查证,马上就过来对我们进行搜身。

    是对我们,而不是女囚。

    男警察搜我的身,女警察搜我们女狱警的身。

    这都警察来查警察了。

    有人打电话报警,然后警察马上有搜查证,这也太蹊跷了。

    我立马联想到,一定是崔录所作所为,他一定认为我将内存卡放在了我身上,或者说是放在了某位女同事身上。

    崔录害怕我会食言,将降内存卡交给他,所以出了这招。

    果然,搜我身的两名警察是有所指示而来,直接搜出了我身上的内存卡,然后粗暴的推开我,将内存卡偷偷交给了带队的警官。

    警官得到了内存卡,笑了一下,然后放好。

    大厅里一片大乱,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几个女警察还闯进女囚的换衣间,去搜女囚。

    朱华华等人不敢拦,毕竟是警察还拿了搜查证,我们不能拦。

    一会儿后,里面有个女警察搜出了两把匕首,说是在女囚犯换下的衣服当中搜到的。

    我怒了,这群家伙显然是受到了崔录的指示,过来就是为了要搜到内存卡,而他们为了掩人耳目,在搜东西的时候,特地假装放了两把匕首在女囚换下的衣服之中。

    女警察拿着匕首出来给带队的警官。

    警官假装问女警察:“是在谁换下的衣服中搜到的?把她带出来!”

    我认为,崔录此举是想一石二鸟了,一个是为了搜到我身上的内存卡,另一个就是为了带走李姗娜。

    果然,李姗娜被两名女警察推了出来。

    我这下不知道怎么阻止了,如果崔录在,我还能和他对上话,直接说你以为内存卡只有这张吗,不放人我照样让人放到网上去。

    可崔录在幕后,我担心李姗娜被带走后,会受到各种羞辱。

    他们圆满的完成了崔录交给他们的任务,带队的警官下令:“把她带走!”

    我急忙跳出来:“你们就这么样带走女囚?那我们跟监狱如何有交代?”

    带队的警官看了看我说:“我们会给你们监狱长打电话。”

    我说:“那我们也要派人跟着去!”

    警官问我道:“为什么?”

    我说:“我不能凭着几个证件,就能证实你们是真的警察,万一你们是骗我们的,是来帮助女犯人逃脱的帮凶,假警察呢?”

    警官冷哼一声,说:“你还怀疑我们?我还怀疑你和这个私带危险物品的女囚是一起的!把他给我铐上,也带走!”

    两名警察马上上来抓人。

    我推开两名警察,说:“你凭什么抓我?”

    警官说:“你敢拒捕?凭什么,凭我是警察!我还凭什么抓你,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管教,也敢和我顶!和我顶撞就是和我对抗,和我对抗就是和执法人员对抗!”

    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小小的管教就不能和你顶了,和你顶就是和执法人员对抗了,哪条法律规定犯法了?”

    我们都朝身后看去。

    只见七八人过来,走在最前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其貌不扬但目光威严凌厉。

    身后跟着司法的雷处长等人,还有一个,贺芷灵。

    没想到贺芷灵就在这群人里边。

    嚣张的警官看到带头的中年男子,立马就没了气势,上去眉开眼笑:“局长,你怎么来了?”

    局长?什么局长?连司法的雷处长那么厉害的都只能跟后边。

    被叫局长的中年男子说道:“沈所长,刚才她们监狱的同志们的演出很精彩,我过来看看,没想到碰到你在这里,打扰你办案了。”

    警官忙说:“不打扰不打扰。”

    局长问了沈所长,沈所长忙说了事情的经过,说有人打电话说女囚中有人私藏匕首,想要在晚会进行的时候制造混乱逃跑。

    刚才来搜的时候搜出了两把匕首。

    是在带出来的这名女囚犯换下的衣服里搜到的。

    李姗娜无辜的说:“我没有,去问问里边的女囚们,她们一定会告诉你们刚才怎么了。”

    局长说:“好。”

    我自告奋勇:“我去问!”

    局长说:“去吧。”

    这还不知道他什么身份,看这局长,应该是不小的官,是市公安局局长,还是什么局局长?

    我进了女囚所在的换衣间,问女囚们刚才怎么搜出了匕首?

    女囚们都面面相觑,不敢说实情。

    在监狱混久了,她们都会装傻,装傻其实是一种本事,目的就是为了避祸上身。

    如果是女囚们看到女警察自己拿着匕首放进去李姗娜的衣服中,万一女囚们跳出来说事实了,一定会得罪那群警察。

    我又问了一次,然后说:“你们一定要告诉我实情,不然的话,李姗娜就会被带走,可能被诬陷被人害。”

    人群中有人站了出来:“是搜东西的警察放进去的。”

    是那个长相和黎冰冰有些相似的女囚,这个女囚本身就看不得这种事情的发生,喜欢替人打抱不平。

    有人出头了,女囚们自然也就一起说是女警察放进去的。

    我说:“行,那等下就麻烦你们作证了。”

    我走到‘黎冰冰’旁边,问道:“你第一个跳出来,你不怕得罪人吗?”

    她说:“这是事实。得罪就得罪。李姐从刚进来合唱团就很照顾我,这时候我怎么能因为害怕而不敢出来作证。”

    我说:“好,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我出了大厅,到了局长身边,告诉了局长女囚们所看到的情况。

    贺芷灵一直静静的站在局长身后,这些人一定是贺芷灵找来的。

    那名搜出匕首的女警一听,马上矢口否认:“没有!我真是搜出来的!”

    局长命我道:“你去把女囚们都带出来!”

    我道:“是!局长!”

    接着进去把女囚们都带了出来,局长亲口问了,女囚们都一致同声的说是看到这个女警察自己从右边口袋拿出两把匕首放进去的。

    女警察慌了,马上说:“你们合在一起,伪说事实!”

    女囚们纷纷职责女警察,女警察见势不妙,退后几步到了那个所长身后。

    局长对那个女警察和所长说:“我不知道你们刚才那些事到底怎么回事,可我不想查下去,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沈所长,你觉得怎么样?”

    所长赶紧点头说他都听局长吩咐。

    局长随后说:“还不赶紧放人然后出去!”

    所长赶紧下令放了李姗娜,然后带着他的人走了。

    随后,局长也带着贺芷灵,雷处长等人出去了。

    我想问问贺芷灵个究竟的,但不方便问,有空了再打电话给她好了。

    贺芷灵来的时候,因为有局长等人在,有发生了这些事,所以我们都没人和她打招呼。在他们走的时候,我以为贺芷灵会留下和我们说点什么的,谁知她径直就也走了。

    让女囚们回去了换衣间,李姗娜对我轻声说:“谢谢你,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靠,她终于问我名字了!

    靠,原来她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这也没办法,谁让她是大明星演唱家,这辈子让她出口想问名字的人又能有几人。

    我压抑着兴奋,假装很冷淡的说:“张河。张河起航。”

    她微微点点头,进去了里面。

    马队长终于带着出演结束的女狱警们回来了,她不知道她离开的时候,我们这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我也不想和她说这些,哪天谁和她说我也不管。

    不过像马队长这样的人,跟在康云身旁多年,一定深谙做人做事的方法,如果我是她,就算知道这些,也会假装不知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说实话,如果刚才马队长在的话,崔录早就把李姗娜带走了。

    崔录啊崔录,此人心机极深,我还真怕他事后对付我。

    带不走李姗娜,他一定怨恨我的阻拦,而且我还拿着视频要挟他,他如果怀恨在心对付我,的确是一个大敌啊。

    还好我有所准备,把那段视频复制到了另外一张卡藏起来,否则他如果日后要对付我,我就占不到便宜了。

    妈的干脆先下手为强,直接传视频去各大网站,让他直接被舆论口水淹没,被查得了。

    想了想,我觉得这种事,还是先跟贺芷灵谈谈好一点。

    等全都换好衣服后,出去停车场集合了。

    徐男过来就问我,怎么那么久。

    我说是因为女狱警们刚表演完,不过刚才还发生了一些事。

    我一五一十的和徐男说了,徐男说:“还好我们把那视频弄到了另外一张卡!如果他以后要对付你,你再拿出来要挟他。”

    我说:“我想先下手为强。”

    徐男劝我道:“他可不是一般的小人物,如果你传上去,谁知道他会不会被整死,如果只是弄个降级,手中有权的他一样能对付你。”

    我想了想,徐男确实说得对,回头再找找贺芷灵谈谈这事。

    好不容易回到了监狱。

    点了人数,然后她们还要押送女犯回去监区监室。

    而我可以先回去了,散了后,我回了宿舍。

    妈的,带队出去真不是人干的事情,表面看起来,有钱拿,很好。

    可没事还好,一旦出事,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他妈的,以后再有这种事,我是不想再去接了。

    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真他娘的折腾。

    累。

    倒在床上,还没脱袜子就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