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真实的情况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躺在床上,我想着我在监狱里发生的这些事。

    首先是被人弄到入d名额的事,这一定是贺芷灵的帮忙,否则,谁会那么无聊来帮我这么一个家伙。

    我不知道这d员在别的地方算什么身份,但是在这里,这可是非常有价值。

    特别是在选拔要投票的时候,一张票,能值不少钱,如果不是贺芷灵,谁会拉我上来。

    政治处主任也不可能。

    在之前,她就一直对我爱理不理不冷不热的,可如今,政治处主任对我的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而且还有一种献殷勤的味道。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贵为政治处主任的她,能有什么有求于我吗。

    还把出去带队那么好的机会给我来担任,这种种表明,身后都有人提着线。

    尽管贺芷灵不说什么,可我依旧感觉是贺芷灵在帮助我。

    终于到了该出去的这一天。

    在停车场那里,八部大巴车,上面写有警察两字。

    徐男和沈月等人先到的,不一会儿马玲也来了,毕竟她带队,她要上心。

    她拿着对讲机,我这才发现,几乎每个负责带队的小头目例如朱华华沈月等人都手拿一部对讲机。

    看来我经验还是太少了。

    如果让我带队,我根本什么都不懂,但我也不怕,有徐男沈月朱华华的帮助,想必我带队也不会出太大的错漏。

    徐男带人去我们监区把我们b监区的二十个女囚带了过来。

    人都到了之后,马玲开始让各个带队单位点人数。

    当点完了之后,女囚中有人汇报了徐男,徐男过来向我和马玲汇报:“只少了李姗娜一人。”

    靠。

    这怎么回事。

    从之前排练等各种表现来看,李姗娜不像是那种会迟到的人。

    况且到了这个关头,她怎么没来了?

    只好让马玲派人去问,结果一问,a监区看管李姗娜的人说,要我们自己过去带人。

    马玲催促派人去带人,我自告奋勇,我和徐男便接受了这个任务。

    我们去了a监区办公室要人,a监区的一个女狱警带着我们绕过a监区,然后到了后边一座小楼。

    小楼是两层。

    如同小别墅。

    我艹,这他妈的哪里是坐牢,简直是进来享受的。

    一楼大门连门锁都没有,而两个看管李姗娜的管教,根本就是保姆门卫。

    当我和徐男说明我们来的意图,想要直接上去的时候,两个管教拦住了我们,然后由其中一名管教上去通知李姗娜。

    我往后走几步,看着二楼,一座看起来装修外表如同监狱其他建筑一样的小楼,可上边是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难道李姗娜真的是一个人住在这里?

    妈的如果是这样,名义上是坐牢,根本就是跟外边常人无异,甚至可以说比外边常人更加享受。

    什么柳智慧的都弱爆了。

    人家柳智慧好歹还是坐牢,毕竟在监区里边监室牢房的一座隔开小阁楼上。

    这李姗娜直接就坐拥小别墅了。

    有背景的妖怪果然厉害。

    看门的管教上去通报了一声,一会儿后李姗娜下来了。

    琳琳娉娉,优雅动人。

    到了我们面前后,我和徐男还没开口说明来意,李姗娜先和我们开口道了歉:“对不起,因为我这边的某些原因,让你们亲自来这里接我。”

    我和徐男忙说:“这没什么了,来接你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李姗娜还有徐男和看门的管教签字后,我两带着李姗娜往大礼堂而去。

    李姗娜说:“我本来也早就准备好了要过去,因为换了两个新的管教,她们新来并不太知道我在这边的规矩,所以让你们辛苦一趟亲自过来了。”

    我说:“您见外了。”

    当我们把李姗娜带到广场,看到广场上的人分了八队,每队都整整齐齐排列好站立在大巴车面前。

    从警察那边又来了几部越野的警车负责开路。

    这马玲更是心思细腻,连警察都来了。

    一眼看过去,拿着枪的狱警和武警严肃站立,朱华华她们说的并不是玩笑话:谁要是觉得能在上百把枪口下密集的子弹中逃脱,那她可以尽量试试。

    我过去对马玲报告说已经带人来了。

    马玲又下令再点了一次人数,全齐了。

    大家上车。

    马玲一声令下,八个队伍排列有序的顺序上车。

    我则是和徐男马玲等上了越野车。

    往外面开出去,一路都是双闪灯,警车开道,好不威风。

    并没有多远,演出的地点在市大会堂那里,也是在偏属于市中心的位置。

    大会堂停车场里面,整齐的排列着各种轿车越野车还有一些特种用途的专用车,一看就知道都是单位车。

    大会堂的入口,是要通过检查的,就跟去坐飞机过安检一样,进去的连打火机的这些,都必须上交。

    安检只是第一步,第二部就是发放号码牌,我们是监狱的,发的自然是监狱的牌,女囚们有女囚的牌,接着是过第二道安检,每个单位来的都分到各自到的后台的大房间里,大房间里有若干个小房间,有换衣间等等。

    不论是女囚还是我们狱警,到了里边,看着富丽堂皇的礼堂,还有里面的换衣间,大家都很高兴。

    这里是专门供领导人开会和看演出宴会的地方,自然不是卑微女囚所住的监狱可比的。

    马玲拿着对讲机,一一吩咐大家做好准备工作。

    实际上,领队说难也不难。

    就如同电视剧楚汉传奇中,刘邦宣布韩信当选汉军统领全军的大将军之后,刘邦麾下的老干部们樊哙夏侯婴等人质问韩信,韩信反问如果一百万的队伍给你们带你们怎么带。

    樊哙等人没人回答出,韩信说:我只要十个将军。

    十个将军,每个带十万人。

    领队也是如此。

    分成的这八个队伍,每个队伍只要选出一个带头的,管好每个带头的,让每个带头的带好她们各自的队伍就行了。

    我虽然说是副手,实际上什么事也轮不到我管,也好,让马玲自己在这里折腾,我准备去干我的事情去。

    我找了徐男,问了徐男那件事准备得如何。

    徐男说:“人已经在外面马路上,一下我和你出去。”

    我说好。

    过了一会儿后,会方的人说这次晚会演出,我们监狱的节目要调整一下顺序,让女囚们的节目先开始,也就是说,在省艺术团的两场开场舞后的第一场演出,就是女囚们的大合唱。

    徐男过来拉了拉我示意我可以走了。

    我赶紧和徐男出了外面。

    到了外面,我找了一个公用电话亭,给王普打了电话。

    王普接了电话,说:“妈的你是不是在耍我啊,我前天就订房,今天来这里等了大半天,你看现在都几点了?”

    我说:“你在哪,哪个酒店哪个房间,我现在就在大会堂外边。”

    王普说:“那女犯人呢?”

    我说:“也在这里。”

    王普一听,兴奋的说:“大会堂左侧对面鑫恒酒店,12房间。快点啊等不及了。”

    我说:“别搞死了。”

    挂了电话后,我出去和徐男会合,徐男已经把一个女的带过来了,对我说:“钱已经都给了,该让她记的也都全记了。”

    我说:“辛苦了男哥,回去我给你钱。”

    那个女的,比徐男高一点,一米六八左右,姿色不错,而且应我们的要求,她穿着跟我们在里边一样的朴素的演出服,还有,她剪了短发,就跟女囚一样,而且不化妆,不戴任何戒指首饰,没有手机。

    她其实是徐男帮我老早就从小镇上找来的红灯女。

    王普说要和女囚缠绵,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人家女囚同不同意我不知道,就算同意了,万一出来出了事,那可不是开玩笑,就算不出事,她日这女囚要是把这事在监狱拿出去到处说,我还怎么混啊。我就成了拉皮条的了。

    所以,我只好让徐男想了这个办法。

    多花点钱不要紧,关键是要保险。

    找了这么个女的,和她通过气,给了她一份资料,让她牢记自己在监狱里的假编号,假犯罪记录入狱资料,假名字假生日,全是假的。

    我自己带着她到了鑫恒酒店的12房间门口。

    按了两下门铃,王普迫不及待的开门了,开门后他看都不看我,眼睛都落在了那女的身上,然后赶紧把女的拉进去里边。

    从门缝对我说:“贱人,这次谢谢你了!哎对了,她怎么穿这样衣服。”

    我说:“妈的我们这不是在会堂演出嘛,不然不可能穿了囚服就出来啊。话说,你他妈的快点,老子还要押送她回去。”

    王普说:“能不能睡一夜?”

    我说:“半小时!速度!不然会出事!”

    王普连我话都不回答了,碰的关上门就开始了。

    这小子潇洒了,老子在门口守着,靠。

    我等了半个钟后,赶紧按门铃,妈的我们的演出应该全结束了,这时候我还不回去,一下有得被骂了。

    十分钟后,王普才恋恋不舍的送那女的出来,对我说:“果然太厉害了,你先走吧,我想躺一会儿。”

    我说:“别躺着躺着死了。”

    他说:“谢谢关心,就是你死了一百年我都不会死。”

    他关了门,我赶紧带着那个女的出了外面酒店,

    我问那女的没出现什么状况吧,那女的说房间那男人连她名字都不问,进去后就只做了。

    我说很好。

    然后两人就此别过。

    总算把王普拜托的这个事办妥了,想来我也挺想笑的,这厮拜托我找女囚给他,我搞了个红灯女给他他还折腾得几近虚脱,他日若是他得知真实情况,非骂我无耻小人打我不可。

    不过我也真是无奈,万一出事,责任真不是我能扛得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