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我是想太多了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徐男去跟沈月说了,沈月一听有钱,而且只是推一下,再者沈月现在是跟着我们混,生怕不应允我们的要求,我们日后不让跟着发财了,赶紧就答应了。

    不管沈月是为了钱,还是怕我们,总之她答应就好。

    如此一来,甚好。

    徐男让沈月上台去了,我则和徐男假装遛到台下边,朝着我们这群人那地方走过去。

    沈月上台后,假装也往我们这群人这边走,一边走还一边假装对着女囚们指指点点:“那个那个,097你干嘛你!你跑那里干嘛!回到队伍中。”

    沈月边喊边往李姗娜那方向而去,正当李姗娜在专心致志教着一个艺术团的女囚一个舞蹈转身动作时,沈月看准时机后冷不防的‘不小心’撞了她一下,而且是很用力的撞,李姗娜顿时失去平衡,啊呀一声从台上一个趔趄就掉下台,沈月也假装哎呀一声赶紧伸手拉李姗娜。

    李姗娜已然从上掉下来,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我和徐男‘刚好’从台下边路过,恰好李姗娜就掉在我们跟前,我和徐男赶紧的伸手抱住了李姗娜,徐男抱了两条腿,我抱了李姗娜的身子。

    我的手还故意的‘不小心’瞅准了李姗娜的胸部抓去,李姗娜看起来瘦高,没想到胸也很有料啊。

    李姗娜已经花容失色,在我怀里惊恐未定看着我喘着气。

    我说:“怎么了!怎么了!”

    徐男把李姗娜两条腿放下,李姗娜从我怀中挣脱开,我不舍的离开了她的胸部,她站了起来失魂的看着台上。

    沈月赶紧的急忙下来对李姗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娜姐对不起!”

    娜姐?居然被狱警叫姐。

    想来这李姗娜在这监狱里的地位挺高啊。

    李姗娜毕竟经历过大场面的人,眼看自己是被人无意撞下台,而且人也没事,便说:“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

    沈月一听这话,脸竟然红了,我生怕穿帮,赶紧挡在沈月面前,假装对李姗娜嘘寒问暖,毕竟李姗娜也是国家级别的舞蹈歌唱家,生怕她看出我虚假表演,我贴近了李姗娜:“你没事吧?吓死我了,还好啊我和徐男刚好路过,看起来没事,没事就好。”

    李姗娜对我和徐男道:“谢谢你们。”

    我半开玩笑道:“大恩不言谢,要不你以身相许算了。”

    李姗娜一听我这开玩笑的话,脸色微变,徐男打圆场:“娜姐,我一直都很崇拜你,请问可以请你吃饭吗?”

    对救了李姗娜的徐男和我来说,有这么个要求,并不过分,李姗娜答应了徐男的要求。

    我说:“我也可以一起吗!”

    李姗娜当然也同意了。

    第一步,成功!

    在李姗娜回去台上继续练舞的时候,徐男找了负责看管李姗娜的管教说清楚等会儿李姗娜晚点回去,要请李姗娜吃饭,不过按规矩来说,我们还必须要请看管李姗娜的管教吃饭,于是徐男就去要了两个包厢,一个是请看管李姗娜的管教吃饭的,另一个是我们两请李姗娜吃饭的。

    排练结束后,徐男让沈月把我们的女囚带回去了监区。

    我和徐男李姗娜还有李姗娜管教等人去了饭店。

    我徐男李姗娜进了其中一个好点的包厢,徐男是倒茶倒水,招呼周到:“娜姐,请问您要喝点什么呢?”

    李姗娜说:“来一瓶果汁吧。”

    徐男马上出去拿果汁,然后叫来服务员,徐男拿着菜单给李姗娜,李姗娜说:“我就不看了,上两个青菜给我就好了。”

    徐男说:“娜姐是不是给我省钱呀,不要紧的。您点。”

    李姗娜说:“我少吃肉,多青菜,美容养身体。”

    徐男说:“哦,原来这样。那以后我也多吃点青菜。”

    我心想你就是一天吃一吨青菜这辈子也没救了。

    徐男把菜单给我,我在看菜单的时候,徐男给李姗娜倒了果汁,那服务员忙不迭的想让李姗娜签名,李姗娜婉拒了她的要求。

    服务员有些沮丧,然后竟然嘀咕着说:“没想到你会在牢里。”

    我一听这话,生怕李姗娜生气拂袖而去,赶紧起身说道:“你嘀嘀咕咕什么话呢你,快点,就要这些,麻烦快点!”

    服务员出去了。

    都是徐男和李姗娜说话,我则是静静的欣赏着民歌天后的近距离风采。

    果然漂亮啊,看起来那轮廓就是不同于普通美女。

    我看得有些失了神。

    菜已经上了,徐男捅了捅我:“吃饭!”

    我才回了神,不好意思笑笑,然后端起碗。

    李姗娜倒了一杯果汁,然后也要给我们两倒果汁,徐男忙抢过来给我两自己倒上。

    李姗娜举起杯子说:“谢谢你们今天出手相救。”

    我说道:“举手之劳,不用挂齿。”

    徐男也说:“我们也是刚好路过。”

    徐男有些底气不足,看来我说谎比徐男说谎更加的像,我已经说谎面不改色,练得炉火纯青了。

    李姗娜说:“我就以果汁代酒,敬你们一杯。”

    我们三人喝了果汁。

    这时候,场面有些冷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也不敢抽烟不敢喝酒,三人默默吃着饭。

    看来,这顿饭注定吃得不会太放开了。

    为了预防一下子李姗娜就走人,我抛出了话题:“对了徐男,今天我们排练情况怎么样?”

    徐男已经事先和我通过气,假装聊那领唱的事情,从而拐弯抹角的旁敲侧击把李姗娜推进坑里来帮我们。

    这样子就不是我们去求她,而是她自己乐意帮助我们了,别人也怪不得我们什么。

    徐男说:“唉,一切都好,就是那个领唱打节拍的,是请的狱警来帮忙,看起来不是很合格嘛。”

    我说:“算了,将就着吧,不过还是找一个比较靠谱的好点,对了你看看这四十人女囚中有没有学音乐出身的。”

    徐男说:“没有,只有两个艺校舞蹈的,跟这领唱的不同。”

    我无奈说道:“那就让看起来有点气势的女孩来领唱。”

    李姗娜也就客气的问我们什么事。

    我看着李姗娜,说:“哦,没什么,就是我,要带队出去演出,参加晚会演出,我要带两帮人两个节目,一个是狱警们的舞蹈,一个是女囚们的大合唱。狱警们的舞蹈已经没什么大的问题,可是女囚同志们的大合唱,因为领唱的不合格,所以,一直在找领唱的,但都找不到合适的,就怕演砸了。”

    徐男接着说:“娜姐,你学过音乐,要不我们可以求你帮帮我们教教那个领唱的怎么打节拍和领唱吗?”

    他妈的我原先的想法是想言辞中逼着李姗娜让她‘不好意思’的自愿出来帮忙的,怎么成了让她来教教我们领唱的了。

    徐男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不好意思看看我。

    唉,已经说错了,还能怎么着,看来是功亏于溃了。

    谁知李姗娜的下一句,让我们几乎跳了起来,她说:“我自幼学习音乐,对音乐虽然不是很懂,但也略知一二,我想我可以帮得到你们的。今天还多亏了你们,我才没事。如果监狱同意的话,让我来帮你们这个忙,做领唱吧。”

    徐男脸上顿时高兴了起来,我抑制住狂喜,说:“这怎么好意思呢。你真是太谦虚了,我们不敢奢求请你来帮忙,别人要你一次演出,都要好多钱,只要你教教我们的领唱就好了。谢谢你。”

    她们都叫她娜姐,我不愿意叫,因为第一,李姗娜看起来特别的年轻,第二,老子还想搞了她,虽然不敢,但我还是想,叫姐了还叫老了,叫生疏了我不舍得啊。

    至于朱华华,那没所谓,反正我和她都那么亲近了,而李姗娜,只是刚认识就叫姐,这不显得自找生分嘛。

    李姗娜说:“承蒙你们那么看得起我,你们今天救了我,我这点帮助,才真是举手之劳。”

    李姗娜真不是一般人啊,无论是喝水吃饭,说话,都是优雅得体,就跟电视里那些古装戏里大家闺秀一模一样。

    徐男也说:“娜姐,我们真不敢请你出去帮忙。这样也真的太不好意思了。”

    李姗娜说:“你们言重了,那我明天出来到礼堂就来跟你们一起排练了。”

    我还是假装推辞:“太不好意思了,教教我们的领唱就行了。”

    李姗娜说:“就这么说好了,对了,我刚刚忘了问你们的名字,抱歉。”

    我和徐男都自我介绍了。

    李姗娜也介绍了她自己:“我叫李姗娜,之前是唱歌的,现在,是女囚。”

    说到女囚两字,她眼中黯然神伤,每个女囚提到曾经,都会黯然神伤,那都是一段不堪回首的人生痛苦经历。

    我赶紧的岔开话题说:“我们都早已熟知你的大名了。那我们恭敬不如从命,明天下午在大礼堂不见不散了。”

    李姗娜再敬了我们一人一口果汁:“明天见。”

    她优雅的站了起来,我们赶紧送出去。

    一直送李姗娜和看管她的管教到了门口。

    走的时候她还礼貌的说一句:“谢谢你们,让你们破费了。”

    我赶紧说:“哪儿的话,能请到你吃饭,是我们的荣幸。”

    李姗娜走后,我高兴的和徐男击掌相庆:“太好了!走,回去喝两杯庆祝!”

    开心的不止是李姗娜愿意帮忙,而我,也能有和这个响彻全国的民歌天后接触的机会。

    大美女歌唱家啊!

    我从明天开始,就要能和她经常接触了,我开始幻想,如何接近她,获取她的好感,让她喜欢和我在一起玩,甚至,让她爱上我。

    男人的脑子,除了女人,还是女人,挣再多钱,也是为了女人。

    只怕,我是想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