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感情都会随风而去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是真他妈的巧,竟然是王普。

    我掰开他的手:“你他妈的怎么在这?”

    他问我:“我还想问你他妈的也怎么在这。”

    我说:“我来吃饭的。”

    王普说:“我也是来吃饭的!”

    我说:“行了,那各自吃各自的吧,再见。”

    王普不满道:“你他妈的有了女人就不要兄弟了,你现在连我的电话都不回复了。”

    我说:“妈的我那不是忙上班,忙干活,我有事啊。”

    王普骂我:“你他妈的有个屁事!你还不是忙着泡妞,搞女人,我他妈的看到了,外面那个腿长长的女人是谁?”

    我说:“唉,你不要说了,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王普打断我的话:“说!又是哪个女人?”

    我说:“她是我同事的表妹,好像你们也见过的了。”

    王普骂我:“见过个屁!老子叫你介绍一个女人,你他妈的左右推辞,你自己却左拥右抱,今天,我总算看到了你自私的一面!你他妈太自私了张河,老子要和你绝交!”

    我说:“泡妞要看个人本事啊兄弟,不就是不介绍女人吗,如果你不介绍给我我要不要也和你绝交?行,既然你这么自私,还骂我自私,那咱们干脆绝交好了。”

    王普嘻嘻道:“我是开玩笑的,不过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说真的你有空给我介绍几个啊。”

    我说:“唉你让我怎么介绍吧,好吧下次我和谢丹阳出来,我让她找几个姐妹,你自己看你本事了。”

    王普笑嘻嘻说:“谢张大大的大恩大德。哦还有,你上次答应我的。”

    我说:“我在看呢,我们过段时间有个出外面参演的机会,到时候,有我就和你说,没有我也没辙,希望你不要见怪。”

    王普拍拍我的肩膀:“怎么可能见怪你呢。”

    我问他:“你该不是那么无聊,一个人跑来这里吃饭的吧。”

    王普指了指外边角落,一个姑娘坐在那里,我看了一下,说道:“我靠是芳芳!”

    王普笑嘻嘻说:“是啊,你眼睛视力真好。”

    我说:“王大炮你脑子没病吧,她可是出来卖的,你他妈的该不是真看上她了吧!”

    王普说:“你别先骂我好吧,我这不是元宵一个人不好过嘛,找她陪陪怎么了。只是吃个过节的饭,没其他,没其他。”

    我说:“我他妈的宁愿你在大街上随便搭讪一个姑娘请吃饭,也不想你跟她一块。”

    王普说:“你说得简单,你他妈的去搭讪一个,看她愿不愿意和你吃饭!”

    刚好一个女孩进来要去卫生间,我拦住她,说:“姑娘你也来吃饭啊。”

    她不知所措,看着我,问:“什么事?”

    我说:“真巧啊姑娘!我也是来吃饭的,我没什么事,我想要问问,你是一个人来,还是两个人来?”

    她说:“我是和朋友们来的,你有什么事?”

    我说:“那,你的朋友们是男的还是女的。”

    她说:“女的。”

    我说:“那好啊,等下我们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她说:“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我耷拉下脸说:“那算了,我对你男朋友不感兴趣。”

    她便进去了卫生间。

    王普看着我说:“是吧?哪有那么容易,靠。”

    我说:“行了不扯了,你自己知道分寸就好。让开别烦我了,我要去卫生间。”

    王普说:“要不等下吃完烤肉,我们去喝点酒吃点东西,看看烟花什么的。”

    我还有事要干,要干夏拉,要给夏拉机会让她在我手机上装窃听器,还要给她红包。

    事情太他妈多了。

    我说:“老子不可能和你那什么芳芳一起吃饭的。”

    王普说:“行,你身份高贵行了吧。”

    我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普说:“好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是怕我堕落沦落是吧,放心好了!”

    我说:“行了走吧,我们下回联系。”

    王普拍拍我说:“记得啊,女囚啊!饥渴的女囚啊。”

    我推走他:“快给我滚!”

    上了洗手间回到餐桌旁,夏拉在调料。

    一会儿上菜了,我把烤肉一片片贴在发热的铁锅上,烤熟了蘸酱吃。

    夏拉给我烤肉,把青菜卷着烤肉,问我想吃什么蘸酱,然后加上蘸酱贴心的喂我吃。

    我拒绝了:“我自己有手。”

    夏拉嘟着嘴道:“嗯不嘛,我就喂你。”

    我说:“我说了自己有手!还有,我自己会吃,不需要你帮忙。我需要帮忙自己会说。”

    夏拉耷拉了一下脸,自己拿着那个肉卷吃。

    不高兴了一会儿后,夏拉又讨好的问我:“张河,你想吃牛排吗?”

    我说:“谢谢,说了我自己会吃。”

    夏拉哦了一声,看我对她爱理不理,只好自己吃了起来。

    吃完后,夏拉提议说出去走走,我问她有什么好走的。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妈的出来一趟如果老是遇到熟人怎么办,而且每次让人看到我都是和不同的女孩子在一起,这要是传出去,人家如何看我。

    我看看王普那边,那厮正和芳芳兴高采烈的互喂。

    夏拉说:“我想去逛逛,给你买点东西。”

    行啊,我不介意你为我付出的。

    我说:“行,走。买什么?“

    夏拉说:“刚才啊,上电梯的时候我看见有一个商店里有一件外套很好看。”

    我说:“走吧。”

    我没有和王普打招呼,不想看到他和芳芳在一起。

    太堕落。

    我和夏拉出了外边,夏拉挽着我的手,走到了她说的那个男装店。

    进去后,见模特身上穿的有一件外套确实好看,一问价格,竟然贵达一千八百八十八。

    夏拉拿下来给我套上,我急忙拒绝:“这么贵,还是算了。算了!”

    夏拉说:“先试试嘛。”

    试了一下,果然好看。

    我把外套脱下来,说:“算了,走吧。”

    实在太贵啊。

    没想到夏拉拿着就去买了单,我本想拦住她,可心想,我和她是敌我关系啊,敌人给我花钱,我没理由不要嘛。

    夏拉买单后回来,看着她笑容满面,恍然间我竟然想到了曾经李琪琪给我买衣服的场景。

    所有的一切感情,哪怕是走进婚姻殿堂的爱情,都会随风而去,包括我现在拥有的,无论是虚情假意的夏拉,还是曾经真实过的李琪琪。

    我接过夏拉递给我的外套,说:“谢谢。”

    夏拉把外套给我套上,然后把标牌撕下。

    两人出店门后,夏拉挽着我的手,看着我两的衣服说:“你看我们穿的,有没有情侣装的样子。”

    我一看,果然如此,我穿上这外套后一身黑,她也是。

    我说:“你真是用心良苦。”

    夏拉说:“怎么这样说人家嘛,人家也是怕你冷嘛。”

    我说:“谢谢。”

    夏拉说:“那,我们去广场走走好不好。”

    我说:“不去。”

    夏拉撒娇道:“嗯去嘛去嘛。”

    我说:“你少废话,说了不去就是不去。”

    夏拉只好跟着我拉着我的手走。

    我让她带着我到了宝珠酒店,进了房间后,我有些累,倒在床上。

    夏拉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说:“背痛腰酸,帮我脱掉外套,给我按摩几下可以吗?”

    夏拉脱掉了自己外套,然后帮我脱掉外套,给我按摩。

    我手刚好抓到她的包,伸手进去把那套情趣内衣扯出来,我说:“你快去洗澡。”

    夏拉脸红了:“你呀怎么这么坏?”

    我说:“快,去。”

    夏拉说:“那我穿出来,你不许看,要关灯。”

    我说:“再说吧。”

    夏拉去洗了澡,不一会儿后,她洗澡完了,在卫生间门口喊:“关灯好吗?”

    我说:“不好。”

    她羞愧道:“那我不敢走出去了,好丢人!都没有遮住的地方。”

    我说:“就是要这么看。”

    夏拉不敢出来了,一直要我关灯。

    我想她是真的羞愧。

    于是,我关了灯。

    她才走出来,摸黑走出来。

    我看见她挪动走到床头,突然开了灯。

    我也惊住了,灯光下,夏拉的身体是那么的诱人。

    我情不自禁扑了上去。

    结束后,发现那件所谓的衣服,已经被我撕烂了。

    夏拉靠在我的胸口,娇喘完后,问我:“是不是觉得很有新鲜感呀。”

    我从床头拿过我的衣服,从里边掏出烟盒,抽了一支烟点上,把烟雾吹出来,说:“和没做过的美女才叫新鲜感。”

    夏拉皱起眉头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喜新厌旧。”

    我说:“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自己喜新不厌旧。”

    夏拉打了我一下,说:“听我表姐说,你好多女朋友,是真的吗?”

    我说:“实话说,我一个女朋友也没有。”

    夏拉问:“那我算什么。”

    我说:“你,朋友吧,我们只能做朋友。”

    夏拉哼了一下说:“那你和别的女人呢?”

    我说:“也是朋友,所以我没有女朋友,我也不需要女朋友。不扯了,我累了,先去洗澡。”

    在去洗澡的时候,我觉得她一定会利用这点时间,想要在我手机里装窃听器,那我就给她足够的时间:“我估计要洗澡半个小时,在监狱洗澡很不舒服,好几天没好好洗澡了,你可先别睡,待会儿我回来,你给我按摩一下,把我弄入睡。”

    她马上点头说好。

    我进了洗浴间洗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