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真是不可思议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走到丁琼床边,把水果放下。

    丁琼在沉睡中,我想了想,放弃了把她叫醒的念头。

    打的到了小镇上的青年旅社,我查看手机,有王普给我的电话,也有家人的。

    一一回复了电话,王普依旧是喊我去喝酒,我没什么心情,但是他又提到可不可以碰女犯的那个事,真让我头疼,我说我们很快有一次外出演出的机会,我也是要出去的,只是到时候看时机吧,而且要看有没有合适愿意的,如果有当然好,如果没有女囚同意,也没有时机,那这事便作罢吧。

    王普也表示同意。

    挂了电话后,发现居然也有夏拉给我打电话,是有好几天没找她了,我压根就没把这个夏拉放在心上,尤其是知道她是康云派来我身边要整死我的人后,我对她的感觉顿时从天上落到地狱,她如一条斑斓的蛇,再美也只会让我反胃。

    我并不想回复她电话。

    谁知我正在看监控的时候,电话又来了,一看,还又是夏拉的,心想她咋就这么烦呢。

    我这些天天天跑出来,其实也引起了康云的一些怀疑,她一定会想,我时不时就跑出来,还经常夜不归宿,到底去哪里。

    所以我每次出来,都不会马上先跑小镇上,而是绕啊绕,基本是先到市里,然后转了几次车走走几条街,确认身后没有人跟后,才打的去小镇,到了小镇还要戴上口罩,东张西望看看有没有人跟或者有没有人认出我,做间谍真是不容易。

    看着手机显示屏上夏拉的名字,我不想接,干脆就挂掉,然后她打来,我马上又挂掉。

    这下没打过来了。

    过了一会儿,我看完了监控,依旧没什么线索,眼下,只能让丽丽打入敌人内部了。

    给丽丽打了电话,打了五个,她也没接。

    靠,究竟她在干啥,接客吗?

    我又下去续费了,干脆一次交了整个月份的房费。

    回到房间,想着这些种种事情,然后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看了一下日历,唉,元宵节,他妈的,人家元宵节都是放假的,我们在监狱的,哪有放假的说法,怪不得昨天夏拉给我打电话,估计是要找我过元宵节,可我不想理她,我还不如和薛羽眉一起过。

    昨晚还没给家人回复电话,就睡了过去。

    给家人打了个电话,问候节日快乐。

    然后还是要还债的事情,我跟家人说我要给他们转去三十万后,他们都傻眼了,纷纷问我钱从哪儿来,我骗家人说是借来的,把欠多数人的小债都先还了,剩下的我再慢慢用工资还。

    家人这么一听,也有点放了心。

    我当然不会敢直接说这钱我是在监狱巧取豪夺弄来的,那非要让家人担忧吐血不可。

    回到监狱,没想到康云马上找了我,我去了她办公室。

    她问我道:“小张,你知道监狱关于选ab监区女犯出去外面参演晚会的事情吗?”

    我说:“听说过了。”

    我心想,这康云不是让徐男自己点人马出去的吗,为何还要来问我这个。

    没想到她居然问我:“你想出去吗?”

    我们监区不是让徐男负责了吗?

    我看着指导员说:“是想。”

    康云笑了笑说:“是啊,有钱谁都想。上次赚的不少吧?”

    我说:“呵呵,托指导员的福和指导员对我的关怀,也有小几十万。”

    我心想这厮该不是要和我分钱吧。

    康云说:“这真是捞钱的好机会啊。你看这次啊,我们监区是由徐男来组织的,虽然由着她来确定女犯和干警出去的人选,可最后还是要过监区长这边这一关。至于女犯人嘛,只要有钱就都能过,而至于出去的干警,也都能分到一杯羹的,你看你上次不小心拍到马爽那些事,让马爽被开除了,马玲马队长和她毕竟是堂姐妹,心里可不好受。马队长和监区长关系特别的好,我这边就算同意你出去,监区长也未必同意。”

    这厮说的究竟几个意思。

    康云表面意思说,就算康云同意我出去,马玲不想我出去,从中作梗,让监区长把我卡擦掉。

    我心想,也不就是分个万把的,不出去就不出去呗,马爽被开除,我也去给马玲马爽姐妹送礼致歉了,现在马玲还要对付我,那我要怎么样?

    我不说话,康云说道:“你看要不你就不出去了呗。”

    我呵呵了一下说:“行,都听指导员的。”

    我明知道监区长和马玲都听康云吩咐的,所以,我真搞不懂康云什么意思了。

    康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跟平时一样,话里有话:“小张啊,出去也是历练,说好了就是增加经验,以后要是升职什么的优先考虑,这还能有钱分,你不出去的话,岂不是吃亏啊。”

    我说:“无论能不能出去,我都是按照领导的吩咐办事。”

    康云点点头说:“你有这样的心自然很好,可指导员还是希望你能出去的嘛。”

    我说:“指导员,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刚才她说让我别出去了,现在又说希望我能出去,莫非,她想要和我分钱?不对啊,监区只要有这种事,好处自然少不了监区长副监区长指导员队长这些监区的领导们,莫不是康云想要从我这里分多一份?

    我直接说道:“指导员你就直接说吧。”

    康云笑笑说:“小张,你和夏拉也算是确立了一些表面上的关系了,就算你不想认真谈,可你不能这么对我们家夏拉呀,让她那么难受,做表姐的我也心疼呀。有时间还要多多陪她,给她打电话什么的。”

    你心疼个毛你,你心疼还来搞夏拉的男朋友。

    我终于了解了她的意思,是夏拉打我电话找不到我人,夏拉心里不爽,就和康云说了,康云这马上就找了我,威胁我说如果我想和夏拉玩完,她以后可不会罩着我了。

    他妈的,说话她也不好好说个明白,就这么绕着一大圈,最后才说出了她的真正想法。

    行,和你们姐妹继续周旋呗,也没什么大不了,老子继续玩弄夏拉。

    我说道:“是啊,指导员,我这些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浑浑噩噩的什么事也不想做啊。就没接夏拉电话。”

    康云咳嗽了一声,说:“是吗?你有时间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玩,可以去探望一些七七八八的女人,却不能陪夏拉?听不懂?那我干脆说清楚点,你昨天是不是去了市监狱医院?你去市监狱医院干嘛去?”

    她竟然知道我去看望了薛羽眉和丁琼。

    我小声道:“指导员,那两个毕竟和我有点交情,而且她们的伤挺严重,所以,所以我就去了。”

    康云怒意更加,我急忙又说:“不过,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也打算了今天下午就去找夏拉和她过元宵节,赏花灯,呵呵。”

    康云一听这话,变怒表情渐渐恢复:“是吗?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是啊,我本来就这么打算的。”

    我真不是这么打算,可看来这个劫今天逃不过了。

    和夏拉在一起,搞的时候是爽,可在一起没有任何一种让我很舒服的感觉。

    康云笑意盈盈的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这样才乖嘛。”

    她说着说着,手又伸到我的下边,妈的,她不是管着那么多的打手,为什么还要找我来发泄,她找别的男人不行吗,那些打手哪个身体素质不比我好。

    康云一边对我上下其手,唉,这个词我原本经常用在我对其他女人身上的时候,可没想到也被人家这么对我上下其手。

    心中有些不舒服,可我很是无奈。

    康云说:“小张,你看你上次捞了那么多,康姐心想啊,这过年的,你也该给你女朋友送点什么吧。”

    这话就直截了当要我给夏拉送东西了。

    我点头说:“一定一定。”

    康云笑了:“你看你,多聪明的孩子啊,对女朋友又好,怪不得夏拉那么喜欢你。所以啊,我会和监区长啊经常说说你好话,以后啊,监区里有什么好事,尽量让你去办啊。”

    她正想拉下我拉链,桌上电话响了,她走过去接了电话,说了几句后挂了电话,然后对我说:“政治处主任让你马上过去。”

    我忙问:“什么事?很严重吗?”

    康云说:“听来不算什么事,是好事,应该是我和主任说让你入d的事。”

    我说:“谢谢指导员。”

    康云有些不舍,她自己捏弄我,她自己的兴致上来了,对我道:“去吧,主任在等你。”

    我马上撤离,妈的,这么个女人如果天天和我呆在一块,非得把我榨干不可,我就是想,她到底在外面有没有其他男人,如果没有,那我就奇怪了,那么多身体素质好的打手,她都不碰?她那么如狼似虎能不碰?如果说有,我就更奇怪了,这康云如果外面有男人,为什么还那么饥渴。

    而她也更是没有一个对象,这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