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她爱上我了?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或许她爱上我了?

    贺芷灵爱上我了?

    我自恋的想着,随即想,她怎么可能爱上我?她是高傲的,冷艳的,尊贵的,不可战胜的贺芷灵。

    我是什么,我是**丝。

    我可以幻想李琪琪爱上我,谢丹阳爱上我,小朱爱上我,丁琼爱上我,薛羽眉爱上我,夏拉爱上我,虽然为了这些女人,我用着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阴谋弄到床上,贺芷灵我是强行趁她喝醉弄上床去的。

    可那些女人,貌似除了李琪琪真心对我之外,其他的哪怕是薛羽眉,都对我表露说如果一出去,她拥有了更多的资源,她不可能如现在这般对我。

    所谓爱得再深又如何,看看人家李琪琪和我,爱得再深不也照样能散了。

    那么就被拆散了,能叫爱吗?看来,我是不懂谈爱情,我只会干爱情。

    所以,别自恋了,能干就干吧,要是她们要嫁人,选的丈夫一定不会是我。

    只能随她们去吧。

    徐男对我说道:“你知道刚才你做了一件什么事吗?”

    我奇怪的问:“我做了什么事?”

    徐男说:“你是不是看到了,看到了那个马爽,在搞那些事,然后调转摄影机,不小心掉下来了?”

    我假装不懂:“什么马爽?什么搞那些事?你在说什么啊?”

    徐男又说道:“你不是调转摄影机对准马爽后,才掉下来的?”

    我说:“男哥你到底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徐男问:“那你怎么掉下来的?”

    我说:“艹,气死我了,我当时觉得累啊,就想在高架上伸腰走走,结果不小心就掉下来了。反正我也不懂为什么。你说的什么调转摄影机,是什么意思?”

    徐男和我说了我掉下来后,摄影机拍到马爽苟且的场景。

    我听后假装吃惊说:“啊,怎么那么巧?”

    徐男说:“对啊,怎么可能那么巧呢?”

    我叹气说:“唉,真是让人无语了。这可怎么办,要是马爽觉得我是故意的,她非要杀了我不可!”

    徐男说:“我也以为你是故意的!马爽这次闹出了大祸,恐怕是呆不下去了。”

    我心里一阵窃喜。

    徐男偷偷在我耳边问:“你老实告诉我,你真不是故意整她的?”

    徐男还是看出来了一些端倪,但我一口咬死我不是故意的,她还能怎么样呢?这种时候,谁都信不过,我一旦和徐男说了我故意的,万一她哪天透露出去,就算是不小心透露出去,那马玲马爽不要弄死我不可,况且那么多人认为我这人居心叵测,心怀鬼胎,人人防着我,我又得到了什么好处。

    我不否认我这人确实有时候够阴险,可这些只能让自己知道,让人知道了,让人对付我防着我,那我岂不是自寻灾祸。

    我说道:“男哥,我都快摔死了,你还说我故意整死她,我他妈的故意整人也不至于用我的命来整吧。我真没发现她在下面干这些事,假如真发现,我傻啊我,我这么镜头一对准,人家马玲马爽不要和我拼命了不可?男哥,你看这事现在这样了,我可怎么办啊?”

    徐男说:“是啊,而且是在那么多单位部门领导面前放出来的,恐怕,要找几个背黑锅的了。可能你也要背黑锅。”

    我叹气说:“唉,真他妈的了。这下可得罪了好多人了,我可怎么办。要不我去道歉吧?”

    徐男说:“我艹你傻了,你没做错事,为何要去道歉?”

    我说:“我已经拍到了这画面,马爽这么遭殃,那我不应该去道歉吗?”

    徐男说:“那也要等到她们被惩罚了才去道歉吧,你急什么,急着去死吗?”

    我说:“好吧,我明白了。”

    我没有回得到宿舍,就被指导员叫人来把我呼唤到了她的办公室。

    办公室亮着灯,指导员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我奇怪马爽会不会被抓了。

    不过马爽也没犯罪,不至于被抓,也没有违反任何规定,没有规定说监狱管理人员不能在监狱和他人发生关系的。

    但是这件事影响极其恶劣,尤其是在那么多的领导面前,所以,徐男才说马爽八成被整出监狱。

    那才好呢,老子少了一个对手了。

    我对指导员说道:“指导员晚上好。”

    她看看我,表情特别不好看,问道:“伤得怎么样了?”

    我说:“谢指导员关心,没有伤到什么,只是晕了一下。”

    康云冷哼一声问我说:“你知道你干了什么事?”

    我说:“刚才听了徐男和我说后,我才知道自己,知道自己,掉下来后那摄像机的镜头一转,就不小心拍到了一些不该拍到的画面。”

    康云接着又冷笑一声:“是吗?掉下来后不小心拍到的?”

    我马上说:“是的指导员,我不是故意的!”

    康云靠近我,问道:“我听说,你这几天,和马爽有点矛盾,你是不是在,发泄私怨?”

    我说:“指导员冤枉啊,我没有!我当时是在上面想伸伸懒腰,谁知道绊到什么东西就掉了下来,然后摄影机就转过去就成了这样。”

    康云又问:“你真不是故意的?”

    我说:“真不是故意的指导员!”

    康云又说:“那为什么那么巧?”

    我说:“我也不知道,指导员,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若是故意的我岂不是毁了我自己吗?这么多人看着,我又干嘛非要做小人,而且拍这些整出来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现在人人都觉得我是一个小人,害得马爽这样子,以后抬不起头了,而且还让指导员和监狱各位领导可能受到处罚,这一切对我都没有什么好处,我对不起马爽,对不起各位领导,更对不起指导员您。”

    康云听后,叹气一声,回去坐下,想了想,也许真觉得这并不是我故意的,再说那么高的架子,从上面前胸着地掉下来,她也亲眼所见,她会想:我就算如何故意,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吧。

    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下面垫了一层泡沫板。

    所有人都不知道下面有一层泡沫板。

    我小心翼翼问:“指导员,那,马爽,会受到处分吗?”

    康云说道:“会有。”

    我说:“那可怎么办啊指导员,帮帮我吧,不要让她受到处分,否则我良心难安啊!”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我演,演死你。

    康云看着我这幅悲天悯人的模样,竟然信以为真:“我努力吧,你回去吧。”

    我说:“指导员,你一定帮我帮帮马爽,不能受到处分啊,你看啊,这监狱也没有哪条说不能和监狱外人员在监狱里发生关系的啊。”

    康云说:“你怎么不想如果这些事被曝光出去,影响有多恶劣?还有,当事人怎么立足?”

    我央求着说:“指导员,要不我自己去求求监狱长。”

    康云说:“你回去吧,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了,如果你真有点良心,万一马爽受到什么处分,准备一点歉疚的礼物送送她。”

    我心中冷笑,嘴上说:“不会的,马爽不会受到处分的!”

    从她办公室出来,我得意的走回了宿舍,然后在宿舍喝了二两白酒。

    心情真是好的不得了。

    就等马爽被处分的消息了。

    第二天,到监区上班的时候,徐男在吃午饭的时候和我一起去了食堂,我两在角落聊着天。

    徐男对我说道:“全监狱,都在讨论昨晚的那件事了。”

    我说:“唉,我对不起马爽啊。”

    徐男说:“你丫就别装了,这马爽,现在已经被停职等待处分了。平日她就嚣张,那么多人看着都不顺眼,更别说和你是冤家一样,你不就装样子。”

    我还是要装:“男哥,我真没想到会那么严重。唉,我这良心过意不去啊。”

    徐男白了我一眼,然后自顾自的说:“没想到马爽这次倒的真够彻底的,没有了翻身回来的机会。最好啊,把马玲也一起整死!”

    我急忙捂住她的嘴:“我艹你他妈的要疯了,讲这种话,想死吗!”

    徐男也急忙改说其他话题:“对了,你过年的时候去和谢丹阳家人吃饭,感觉怎么样?”

    我说:“还能怎么样?不就那样。”

    徐男问:“到底怎么样嘛?我可告诉你,谢丹阳这女孩真的很好,比起你身边的那些女人要好得多,你好好珍惜。”

    我说:“什么我身边那些女人,我身边有个屁那些女人。我是一直珍惜,我现在和她不都要相互了解认识嘛,但她妈妈啊,唉,我真不知道如何评价她妈妈。”

    徐男说:“她妈妈是多管闲事,啰嗦了点,不过她妈妈那人还是挺好的。”

    我无奈笑笑,好个屁啊好,谁要娶了谢丹阳就等于把她妈妈也拉进自己家里来。

    和她妈妈相处,我不信有多少人能相处得来。

    徐男:“张河你这个贱人,你真是不懂啊,到时候失去了就追悔莫及了。”

    我说:“男哥你打的什么算盘你直接告诉我得了。”

    她有些吞吞吐吐:“我,我能打什么算盘?”

    我说:“你不就是想让我和谢丹阳早日定下来了,然后谢丹阳继续留在这里,你能和她玩多久就拖多久,是吧?”

    徐男被我看穿心思,没好气的说:“那又怎么样,又不是管死你,你爱玩玩你的嘛。”

    我说:“唉,问他妈的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他妈的生死相许。”

    徐男说:“总之,大家都有好处的嘛,如果你愿意,你继续这么演戏下去,我愿意支付你月薪。”

    我问:“你看我像是那种轻易被金钱收买的人吗!说,一个月给我多少?”

    徐男说:“一千八,怎么样?”

    我说:“好,为了我们朋友之间的这份情义,成交!”

    徐男鄙视我道:“俗。”

    我说:“人就是俗,不过我可告诉你,要是哪天我真上了她,你可不能杀了我。”

    她不喜欢听到这个话,但如果我和谢丹阳真的有,她还是不愿意面对,所以,徐男选择干脆不知道的好:“以后你不要和我谈这个事!”

    我说:“遵命男爷!”

    真好,以后每个月又多了一份收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