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表面看起来的好事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正昏昏欲睡时,感觉车子慢慢停靠在了路边。

    接着,夏拉碰了碰我的手。

    我推开她,她的手又伸过来:“对不起嘛。”

    有些女人就是像猫一样,你跟她见第一面,你若是冲上去要抱抱猫,她反而怕的逃离,但是你不理她不睬她,她会自己贴上来,你轻轻推开她,她却更想靠上来,然后你再接受她,她就愿意安静的贴在你的怀中,任你抚摸拥抱。

    我睁开眼睛看看夏拉:“不用说对不起,你什么都没错,我们性格不适合在一起玩。”

    夏拉摸了摸我的脸庞,说:“那你接受我的道歉了?”

    我说:“算是吧,麻烦你送我到孔宁路孔府酒家,我还要去吃饭。”

    夏拉问我:“那你今晚不和我一起吃饭了?”

    我说:“改天,今天没空了。”

    她说:“那你去吃一个饭,然后回来陪我不行吗?”

    我斩钉截铁的说:“不行。”

    她只好说:“那明天呢?”

    我说:“明天再打电话,快点吧。”

    夏拉送我到了孔府酒家。

    我下车后说了声谢谢,便走了。

    她在身后嘱咐道:“少喝点酒,明天记得给我打电话。”

    我哦了一声。

    进了孔府酒家,给谢丹阳打了电话。

    谢丹阳下来接了我上去。

    她爸爸妈妈已经在包厢了。

    大家打过招呼后,谢丹阳爸爸道歉说:“昨天呢,是我们不好,是我不好,让小张你先走了。”

    他是不敢把责任推到谢丹阳妈妈身上,昨天明明是谢丹阳妈妈过分的。

    谢丹阳妈妈一副唯我独尊我没有错的样子,看来,谢丹阳说她妈妈意识到自己错了,完全是瞎扯。

    我说:“呵呵,没什么的,我昨天刚好也有点事情去忙了。”

    谢丹阳父亲招呼我坐下,我坐下后又亲自给我倒茶,我当然不敢劳烦他,抢过来替大家倒茶了。

    一会儿后,他们点的菜就上了。

    四菜一汤。

    没有虾蟹,就是一些家常菜。

    谢丹阳父亲跟服务员说拿两瓶啤酒,谢丹阳妈妈瞪了他一眼,他急忙说一瓶。

    谢丹阳妈妈说道:“喝什么酒?”

    谢丹阳父亲讪笑,说:“这小张要喝嘛。”

    他看着我征询我的意见,我正想说那就来两瓶,谢丹阳妈妈说:“小张天天在监狱上班,他在里边能有酒喝吗?学会喝酒又有什么好,还是别喝了。”

    谢丹阳父亲忙说:“今天大年初一,图个高兴。”

    谢丹阳妈妈道:“你什么时候不高兴了?”

    我急忙打圆场:“喝饮料,我也想喝饮料,阿姨你想喝什么。”

    谢丹阳妈妈说:“你们喝吧,我减肥,我喝汤。”

    我对服务员说:“来四瓶王老吉。”

    跟这种人在一个家子里边,不被她闹死才怪。

    谢丹阳有些不高兴了:“妈,今天大年初一,爸爸和张河喝点酒你也要管吗?”

    谢丹阳妈妈正想开口就骂,也许想到了昨天骂跑了谢丹阳,便没好气的对服务员说:“王老吉不要,来一瓶啤酒。”

    草。

    上了一瓶啤酒,倒了一人一杯。

    我,谢丹阳,谢丹阳父亲。

    谢丹阳干脆叫服务员再上三瓶。

    谢丹阳父亲脸上这下高兴了。

    谢丹阳妈妈不高兴了:“等会儿喝多了别上我车,一身酒气。”

    谢丹阳看着她妈妈说:“妈妈,你打的吧,我们都一身酒气。我开来的是我的车,你的车没开。”

    谢丹阳妈妈脸上挂不住:“你这是在干什么?”

    谢丹阳说:“妈妈你不是说有话要和张河说吗,说完了我们赶紧走吧,酒也不要喝了,费钱伤身而且有酒气,你回家了闻到也不舒服。”

    谢丹阳直接噎了她妈妈说不出话。

    谢丹阳妈妈住了嘴。

    我给谢丹阳妈妈倒茶,然后敬酒说:“叔叔阿姨,新年的第一天,我祝叔叔阿姨身体健康,顺顺利利。”

    我先干为敬,谢丹阳爸爸也喝完了,不小心滴出来一点,她妈妈却对谢丹阳爸爸说:“好像没见过酒一样。”

    我若是谢丹阳爸爸,早就被气死,不被气死也离婚了,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能忍,而且脸上还笑眯眯的。

    我吃了一些东西,然后给谢丹阳父亲发烟,他看了看谢丹阳妈妈,忙摆手说不抽不抽。

    我点了烟,谢丹阳妈妈有点不高兴,说:“这包厢小,一抽烟满包厢都是烟味,我衣服刚刚才换。”

    我狠狠抽了一口真想说:“那你出去外面去。”

    想了想,还是忍住了,看看谢丹阳,把烟灭了。

    谢丹阳说:“抽吧没事,我看我妈她是不是要翻桌子。”

    谢丹阳妈妈一听自己女儿一点面子也不给,发火了:“你这几天是不是有病,就专门和我作对?”

    谢丹阳说:“你为什么总是要别人听你这个那个的,觉得这样子就是对人好?”

    谢丹阳妈妈道:“我怎么不好了?我让你爸不喝酒,对身体好,我让你晚上不要出去玩,是担心你的安全,我让小张不要抽烟,不止是我怪衣服臭我闻不了烟味,小张抽烟多了对身体有什么好处?”

    谢丹阳说道:“你说的都觉得自己是对的,那就不要谈了,我回去上班了,张河我们走吧。”

    我早就想走了,跟着谢丹阳站了起来,谢丹阳爸爸急忙过来道:“丹阳,小张,你妈妈是这样的,也是为你们好啊,你们先坐,吃完再走也行。”

    我看着谢丹阳妈妈那副嘴脸,真心讨厌啊,想把桌上的那个红烧茄子扣她脸上去。

    谢丹阳父亲好说歹说,我们才坐下来了。

    谢丹阳喝了一口茶对她妈妈说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说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谢丹阳妈妈似乎还想吵架:“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专门要气死我的女儿!你们两父女都一样!”

    谢丹阳说:“看来我们还是先走好了。”

    谢丹阳妈妈只好说:“我说完这件事,我不求你们什么,你们爱听就听,不听算了。”

    谢丹阳说:“你说。”

    我继续点了烟,谢丹阳妈妈捂着鼻子挥挥烟,说:“丹阳,不是妈妈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张河是男孩子,年纪比你小点,他闹,你不能跟着他闹啊。他耗得起你耗得起吗?”

    讲话真够难听的,什么叫我带着她闹。

    谢丹阳说:“你想说什么?”

    谢丹阳妈妈说:“好几年前,我和你爸就反对你进监狱工作,能见的男人没有,人家女儿要结婚,好多男人排队追,我女儿这么漂亮,就只有这么,就没有人追。现在吧,这样子妈妈也就认了,可你们总不能不想想未来啊。趁爸妈还没退休,年纪也没特别老,你们赶紧把你们未来的事情定下来吧。”

    我靠要逼婚了。

    谢丹阳问:“妈,你直接说不行吗?”

    谢丹阳妈妈继续说:“我和你爸爸也谈了一下,想让你爸爸跟人家xx局的局长说一说,花点钱,把你们两都调出来,然后啊,买一套房子给你们,名字就填上你们两的,就在我们现在住的小区对面,妈妈知道你们不想和我们老人住,这样子就好了,你们住你们的,然后把婚事给办了,妈妈也没什么要求了,早点给我们两个老人外孙抱就行了。”

    这说到孙子,她老妈才舍得拉下脸来。

    我想了一下,把我们调到xx局,xx局可是油水多事儿闲的单位,每天朝九晚五钱多多的有,买了那么一套房,住他们家小区对面,然后结婚,等有了孩子,我靠还是谢丹阳妈妈一手遮天。

    这对我唯一的好处就是我有了半套房子,在这个城市里。

    而且我能出了监狱,去一家很有发展前途的牛叉单位,就算我爬不上去,油水也多多的有。

    不过,我还真不想走,我要是听了谢丹阳妈妈的话,我的未来不也就被她制肘了。

    粗粗想来是好事,可看事情要看透啊。

    表面是好事,看透了,就不是好事了。

    谢丹阳先拒绝了:“我不想去。”

    我抽着烟,先不表态,让谢丹阳妈妈和谢丹阳说。

    谁知谢丹阳妈妈根本不说,开口就骂:“你怎么脑子这么不开窍,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和你爸一样,蠢!xx局怎么不好了?再说你现在几岁了,你还耍小孩子脾气?”

    谢丹阳爸爸急忙劝着说:“孩子她妈,先别气,这事儿要从长计议。”

    谢丹阳妈妈气着道:“怎么从长计议?好不容易人家局长同意了这事,而且他们过完年差两个人,我们多难得等来了这个机会,现在你们两说不去了,不行,不去也要去!你们去了有什么不好。每天晚上班早下班,回家一家人一起吃饭。”

    她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我们选择了这个工作有多好的话。

    只是我和谢丹阳都有各自的算盘。

    谢丹阳想的没我复杂,她就不想这么早结婚,想自由,还想和徐男多缠一段时间,我看她跑到监狱去上班,不喜欢回家住,八成也是因为她老妈管这个管那个的让她烦死。

    而我,想法就复杂了,我在监狱里各种乱七八糟的事,就算没有这些事缠着我,凭良心说我也该帮完了贺芷灵才能走。

    再自私一点,我在里边,女人那么多,多好。

    我对自己的未来也就是有像现在这样一份工作就好,不要什么位高权重,不要什么大富大贵,就这么平平安安,每天开心玩乐,玩几个小妞,然后有个便宜的十万之内的车子能让我开回老家看看爸妈什么的,就算在这个城市买不起房子也无所谓,我在老家能盖一套两层半的房子让家人住好一点就好。

    这么简单的要求对我来说并不难,我的工资可以让我十年之内办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