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互相算计对方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谢丹阳气气的说:“这不怪你,这是我妈,我爸也软弱,从来不敢说我妈一句!爷爷奶奶在,她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觉得你一定想到过,要是谁娶了我,一家子一定被我妈妈闹得鸡犬不宁,特别有了孩子。对吧?”

    我呵呵的说:“你想多了丹阳姐,我可没敢想过要娶你,至于哪位有那么好的福气娶到你,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你未来老公脑子里的想法。”

    她说:“什么时候你也学到官场那些油腔滑调的东西。”

    我说:“没办法,身在其中,身不由己啊。丹阳姐,你还是回去吧,不要为了我弄成这样。”

    谢丹阳说:“我不回去,除非我妈给我道歉。”

    刚说完她妈妈打了电话过来,张口便说:“你这耍什么脾气?一家人都在你就耍脾气,你还不给我好脸色看了!”

    谢丹阳直接挂了电话。

    苦笑了一下看我。

    她的肚子居然也咕咕叫了一下,她不好意思看我。

    我说:“原来漂亮的美女肚子除了生孩子,饿的也会叫得比我们难听。”

    她说:“那走吧,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电话又打了过来,谢丹阳直接关机。

    她开车的时候,我看着她的胸脯说,“能不能夹着笔。”

    她面无表情说能。

    我说真想试试。

    她说下次可以试试夹着你那里。

    听得我一阵激动,都有反应了,连声说谢谢。

    她说:“别太激动,和你开玩笑的。”

    我沉下脸:“骗子,女骗子。”

    她笑了:“你不知道女人的话都不能相信吗。”

    我说:“骗子。”

    两人逛了好几条街,到了一家车站对面的快餐店一人吃了一份红烧排骨套餐。

    然后就各自散了。

    她问我要不要送我去和家人吃饭,我当然说不用,毕竟我是骗她的,然后说:“回去后别和你妈妈吵架了,她也真的是为了你好。”

    她说:“好了你也不要废话了,听了太多了。那我走了,新年快乐,改天见。”

    我说:“路上小心,好好过年,不要吵架。”

    谢丹阳走了,我拦了计程车,去了康云家里。

    在楼下也买了一些东西,一箱王老吉,一箱水果,一些菜,还有两瓶红酒,三百六十的红酒。

    你喜欢喝,老子灌死你再继续折腾你,再买多两瓶,怕康云在,不够喝。

    买单的时候,买了两盒十二个装的套,够不够用,够不够用,整死你,就算自己先死也要整死你。

    我要在整女人中跨年。

    一个人拿不了那么多,便让超市老板叫个送货员帮忙送上去。

    夏拉一个人忙着做菜,说话她的手艺实在不咋地,不过好在用了点心,尽管并不是太用心,见到我的时候,夏拉笑笑说:“你来了。”

    我说:“是的,我来了。”

    她看着我和送货员拿进来的那么多东西,说:“来就行了,不用拿这么多东西啊。”

    我说:“就是一点点东西,不多不多,这过年的,不买东西也不好啊,反正我们都是要吃要喝。”

    送货员走后,我换好了鞋子,问夏拉:“你表姐呢?”

    她说:“哦,我表姐说她今天没有时间了,要在监狱里忙,就我们两人了。”

    我心想,康云在监狱里忙,忙什么?贺芷灵说康云今晚可是要去镇上干什么事,让我去跟踪。

    不过我实在不想去,这大年夜的,都不得让我消停安宁一下子。

    夏拉忙着,我说我去帮忙,她说不用了。

    我看着桌上四个菜一个汤,有鱼有肉,还有虾,煮过了头,看起来红得有点老。

    我把买来的东西放好,在客厅看着夏拉在厨房里边忙活,在炒菜,专心致志,她系着围裙,长发垂下及腰,屁股微翘,长腿笔直。

    我的心突然骚动起来,这个女人我是可以碰的!

    直接撕开一个套子,过去从身后抱住她,她呀的叫了一声:“干嘛啊!”

    我说:“你忙你的,没干吗。”

    接着解了她皮带拉下她裤子,她啊的大叫一声:“不要啊!”

    我可不管她,快速的套上就开始。

    她惨叫一声,然后手拿着锅铲抓着壁橱,我在后边折腾起来。

    她关掉了燃气,呀呀直叫。

    十几分钟后,最后刺激中我完蛋了。

    我去卫生间洗了一下,然后回到客厅,点了一支烟,躺倒在沙发上,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嘛。

    夏拉有些脚软了,她做完了这个菜,后面两个菜就随便倒在一起炒炒几下就出锅。

    我看着她,脸蛋微红,表情有点不悦,毕竟我没有前戏也没经过她同意就这么折腾她,我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像是被我强着来了。”

    她脸上神情先是闪过一丝不悦,接着很快恢复,估计想到了她自己身负重任,要整死我呐。便说:“谁让你不给我一点心理准备。”

    我说:“从身后看你,那么迷人,受不了了。在里面关久了,顶不住。”

    她把菜,碗筷放整齐,我开了酒,说:“你很少做菜吧。”

    她说:“是很少。”

    我打击道:“怪不得看起来不怎么样嘛。”

    她心里一定不舒服,说:“将就吃呗。”

    我倒了酒,高脚杯倒满满两大杯,举起杯子,说:“来,祝我们新年快乐!”

    然后干杯。

    她喝完了,我也喝完了。

    这还想搞死我吗?你自己要先死吧。

    吃了一点菜,我倒了酒又要举起杯子,她说先不行,这样喝她会醉的,我说这大过年的,醉就醉呗。

    她说:“那我等下,我先吃点东西。哦对了,我房间里,枕头边的那个小柜子,有两瓶很小的别人送的很贵的洋酒,你要不要试试。”

    想弄死我啊,那洋酒,都是四十度左右,两小瓶,我再混一些红酒,那不要趴了。

    我说:“算了,我买的这红酒,三百多一瓶,好喝。喝这个就行。”

    她说:“那洋酒人家从国外带来给我,一万多一瓶呢。”

    我咂舌:“那么贵吗?”

    她说:“所以我才不舍得喝,也不放这里,你去拿呀。”

    我问:“既然你不舍得,那为什么舍得给我喝?”

    她突然吞吞吐吐:“我,我,我和你那样了就想对你好点,不行吗?”

    这明显就是假话啊,莫非那酒里放了什么东西?

    我有了警戒心,便说:“除非你也喝,你一瓶我一瓶,我就喝,行吧。”

    她爽快的说:“好啊!去拿啊!”

    我靠为什么那么爽快?那可是洋酒,就算是小瓶装,也不至于那么爽快吧。

    而且,为什么要我去拿?

    这一定有问题。

    于是我说好,然后进去她房间拿,进她房间后,我马上假装翻柜子,却透过门缝看外面的她在干什么。

    她从我刚开始离开位置就有点坐立不安的焦急,她在我刚进来她房间,就马上起身,从她自己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塑料包,包里有粉末状等物,倒进了我的酒杯里,我日你吐血你把老子支开给老子下药了!

    怪不得啊!

    不知道是什么药,反正已经下了,不是迷药也是**药,不然就是催醉,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翻找她床头柜,果然找出了两瓶洋酒,就五十毫升的,没多少,这一瓶一万多,真他妈的舍得下血本,谁送的。

    我出去后,把两瓶酒放在夏拉面前说:“这两瓶,要一瓶一万多,真的假的。这酒瓶是漂亮,可不至于那么贵吧,人家喝那个多少年的xo人头马,那么大瓶,估计装三四斤的,也才不到一万。”

    她说:“是一个追我的男孩送的,富二代,经常去欧洲各国游玩。”

    我说:“哦是这样啊,那你有没有和人家动心啊什么的。”

    她说:“他连我的手都没碰一下好吧。”

    我心里笑了,富二代送你这个那个,那么贵的东西,连跟汗毛都没得碰。

    她端起红酒杯,说:“喝这个之前,我们先把杯里的红酒喝完吧。”

    我看着这个杯子里的给她下药的红酒,我肯定不能喝,干脆假装碰掉摔了好了。

    可我又想,这样子岂不是便宜她了,我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何把这杯子的酒给她喝了呢?

    现在肯定不行,我得想个办法支开她,然后把杯子换了。

    我摆摆手说:“不行,我得先喝这一万多的,这杯酒等一下。我等下会喝。”

    她举起了杯子:“先喝完红酒呀,我敬你,新年快乐。张河,我可是很少敬酒别人呀。”

    我说:“我先喝这个,你要喝你先喝,要不你先陪我喝这个,然后我们一起喝红酒。”

    她面露难色说:“可是我酒量不好,喝了洋酒我就醉了。”

    我说:“那我们只开一瓶,尝一尝呗。”

    说着我开了一瓶,拿了两个杯子,倒了一人一点,然后说:“喝洋酒要兑红茶吧。不过这么贵的酒,应该亲自尝尝。”

    说着我举起杯子,然后敬酒她:“来,干杯。”

    她喝完了,一口气,我也喝完了,妈的一股火油味道。

    还是要兑红茶才行。

    夏拉一定说喝了红酒再说,看来夏拉这人的水平,和她表姐真是没得比,就这么大张旗鼓的逼我喝这杯酒,就算我没有亲眼看到她下药,我也会怀疑的了。

    我说:“不行,我要喝完这一瓶。”

    我起身去拿两大瓶红茶,然后兑了洋酒,也给她搞了一杯。

    红茶故意弄很多,洋酒很少。

    两人一边东拉西扯的聊着诸如为什么不回家啊,平时多久回家啊之类没营养的话题一边喝酒。

    连喝了五杯酒后,其实都是红茶的多。

    她终于要上厕所了,上厕所的时候,我迅速把我的红酒杯和她的红酒杯换了。

    她回来后,脸特别的红,说:“我有点晕了,再喝完这杯红酒,就不要喝了。”

    都他妈的这时候了,还不忘要干掉我。

    行,来吧。

    我拿起洋酒,喝完了:“这么贵的酒,不喝不行啊。红酒也是要喝的,不要浪费。”

    然后两人拿起红酒杯,干杯。

    她生怕我喝不完,一口气就喝完了,我也是一口气就喝完了。

    她心里一定在高兴,高兴下药了辛苦了一晚上终于让我喝了,而我心里更高兴,看你还不倒。

    这药八成是康云那个奸邪女人弄来给夏拉的,不知道是什么药,不会是把人毒死的药吧,妈的就算我不用担负刑事责任,也让我一辈子良心难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