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怕你会后悔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说:“是的指导员,我当时和夏拉,都喝多了,就情不自禁的,睡在了一起。我不是人。我错了!请指导员责罚!要是夏拉告我,我也是罪有应得,我不怪她!”

    康云说道:“哎呀你们这两个孩子啊,要我怎么说啊。唉,小张啊,那夏拉她没和你闹吧?”

    我说:“夏拉喝多了,她也没闹,我只知道我自己想那个,可我不知道夏拉同意不同意。”

    康云叹气说:“好了小张,其实也没什么的,夏拉一直都对你有意思,你还救过夏拉,她也跟我说很感激你,你们要是能在一起,也是件好事。”

    这个虚伪虚假的女人,讲谎话都一套一套的,如果不是我自己已经知道了之前她和夏拉说的,估计我都相信她了。

    我说道:“指导员,我不敢,我也配不上夏拉。”

    康云说道:“小张你千万不要这么说,俗话说,缘分天注定,感情不由人。你们这样子,也是老天爷给的缘分,我跟夏拉等下也打个电话说说她,这没什么的,两人好好试着在一起就好啊。”

    我说:“可是指导员,夏拉她怎么可能看上我?”

    康云说:“她有那个意思,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啊。女孩子嘛,不能太主动,她也悄悄和我说过,这是好事啊。不是坏事。你把这个收起来吧,你没有罪。”

    我说道:“谢谢指导员的谅解和支持,谢谢你。这么说,我虽然没有罪,但也该向您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指导员你收下。”

    再三推让后,康云收下了烟票。

    康云走到我旁边,拍拍我的手臂,说:“小伙子年轻,就是容易冲动,也是个好事,不见得坏事,不敢冲动才是坏事。”

    “要康姐说呀,你这小伙子,也有那么多女人,我也是啊。你怎么还和夏拉,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呀。你可以找康姐嘛?”

    没想到这时候的康云,还有这种心情。

    我顺着她的意思说道:“谢谢康姐,可夏拉的确漂亮,而且酒后冲动,就没想那么多了。”

    我心想,他妈的,你既然让我和夏拉在一起,你还动你表妹的男朋友,你这人真是够无情无耻的。但是我也没有端着,这可是两姐妹啊。这样一想,我也满无耻的。

    吕布被手下将领背叛,绑起来后送到曹操面前,曹操抓获吕布后,问吕布为何失败。

    吕布回答:“我对诸将恩深义重,可是他们却忘恩负义,危急时刻背叛了我。”

    曹操说道:“你背着爱妻,却贪恋诸将的妻子,还说什么恩深义重?”

    吕布听后,无言以对。

    这康云,说她对夏拉情深意重,我可不相信,夏拉就是她手中的一颗棋子,如果为了利益为了自身,她一定能把夏拉给弄死弃车保帅,这种人太可怕了。

    完事后,我说:“指导员,那我先回去了。有事你叫我。”

    康云:“小张啊,你我之间,不要让夏拉知道啊,我怕她心里受不了,她可喜欢你,想和你做男女朋友,你是个聪明孩子,你知道的。”

    我说:“是,我懂的,谢谢康姐,希望我们一直都这么下去。”

    走回自己办公室,我见楼下有一个身影,正往那边走去,是朱华华。

    不知道她来这栋办公楼干嘛?

    很快,我在下班后去打羽毛球的时候,就知道了答案。

    朱华华知道了我和康云不平凡的事,特殊关系。

    下班后,我觉得要去做做运动,去食堂随便吃了一点饭,就去了运动场那边。

    有一些同事们在打羽毛球,今天出太阳,傍晚还有点余热,没那么冷。

    天气好,吃晚饭后出来溜达走走的监狱同事也挺多。

    我过去后,看到朱华华正和她们防暴中队的人在一起打羽毛球。

    我就过去,看着身板挺直的朱华华打球。

    她穿着运动衣,身材真好啊,和搞瑜伽的那些女人有的比啊。

    朱华华下场休息时,我过去她身旁:“花姐,我也要玩!”

    她冷冷看了我一眼,说:“你别来这里玩,我不欢迎你。”

    我忙问:“怎么了,这么有怨气?”

    她又冷冷道:“别烦我!”

    我好奇了:“怎么了,我怎么得罪你了花姐?我就不过想玩一下,不给就不给,何必这么恼火?”

    她不回话,打球。

    我又拉了拉她的衣袖说道:“花姐,说说一下,我怎么得罪你了,如果有冒犯你的地方,你多多担待呀。”

    她转头,问我:“你为什么和那个女人搞在一起?”

    我心里一沉,她知道我和谁搞在一起?难道是薛羽眉吗?

    我假装不知道说:“我和哪个女人?说什么啊?”

    她问:“你是不是和康云搞在一起,你装不懂是吗?”

    我知道了,今晚看到她的背影,就是她来我们那栋办公楼,估计是在门外知道了我和康云的事。

    我低着头说:“你,你乱讲。”

    她说:“你知道那个女人不简单吗?你想惹祸上身是吧?”

    她是在关心我吗!还是在吃醋?

    她说这么一句话,说明她不是康云的人,而且说明她也知道康云是个不简单的女人,也知道康云做了不少坏事。

    我问:“她怎么不简单了?我怎么惹祸了?”

    朱华华说:“她?她是个怎么样的人,我不想说。我只能警告你,别惹祸上身。还有,我看不起你。你让我反胃。”

    我说:“你吃饱了反胃干我什么事?你今天就在门外听到了是吧!”

    她说:“是。不过你放心,作为朋友,我不会把你这个事说出去,但是你好自为之。”

    说完她跑上场,轮到她了。

    我呵呵了一下,自言自语说:“以后不能在办公室搞了。”

    他妈的,没想到被朱华华知道了。

    我等她又再次下场后,上去道歉说:“花姐,别气嘛,是我的确有问题,我生活作风有问题,你不要生气了嘛。”

    她甩开我的手,走回去。

    我赶紧的贴上她身旁:“花姐,你别那么气行不行。我那时是按捺不住一时的冲动,造成了那种事。”

    朱华华哼了一声说:“你少唬我,你们一定不会是第一次。而且我也知道,你在监狱里,动了不少女人。张河,作为朋友,我只能这么说,有些人你可以碰,可有些人你和她们搅在一起,总有一天遭殃的时候,你会后悔。”

    我说:“哎呀花姐,你别说得那么严重嘛,什么遭殃啊,我就搞了那么一次的,以后我也不可能搞了。你不要生气了嘛。”

    朱华华说:“你真是满口谎话啊,我知道你和她们分钱了,这些事,很多人知道,只是不说而已,万一有一天被查,你就等死吧。还有,那个女人,还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你陷进去太深,迟早会害死你自己。我也看不起你这种人,为了前途,为了钱,连自己的身体都可以出卖,你真是让我感到恶心。我没你这样的朋友,你送我的东西,我现在还钱给你!”

    说完她就掏出钱给我,我急忙推着:“哎哟花姐,你别这样,你还绝交,要不要那么严重,花姐花姐,别气了啊。”

    她塞不到我口袋,直接往我脸上一扔:“女犯人已经够惨了,你们这些吸血鬼还要剥削她们,你们真不是人。”

    钱一张张的飘落在地。

    麻痹的老子也不能解释,就让她那么骂,还要绝交了。

    摔我脸上还挺痛,我说:“唉,花姐。别气了,行吗?”

    朱华华说道:“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吃人不吐骨头的女人!不,她是恶魔,你竟然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说:“唉,花姐,我能跟你说吗,其实,我是有苦衷的,如果有一天,有机会的话,我会解释给你听。”

    朱华华说道:“少用借口来为自己的恶行掩饰了,终有一天,你为非作歹,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她失望的看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蹲下,捡钱,心里在想,估计监狱里那些正直之人,知道我也在贪财敛财吸人血,现在也都瞧不起我了。

    我他妈的还不能解释,唉。

    其实被朱华华这么一顿骂,也挺好,至少让我懂得,以后我不能在办公室乱来了,然后,我也知道我没看错朱华华,她的确是个有良心的人,值得交朋友,总有一天,拿到证据把康云若干人一网打尽后,我带着大红花,在表彰大会上出尽风头,到时朱华华一定会亲自来给我道歉,她可能会说当初是她错怪我了,让我原谅她,我哈哈一笑,说没关系,你陪我睡一觉就好,然后她继续生气,我继续捏她弄她吃她豆腐她不再生气。

    唉,想多了。

    我日他大爷了。

    该死的康云们,你们搞得我名声也都臭了,在没有弄死康云们之前,还让我如何做人。

    怪不得我说有些人和我再也没有了之前那么亲密,原来是瞧我不起了。

    不过这些都是少部分,因为这个监狱里的大部分人,都在分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