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捞取证据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下午,我就拿着假条,出去了外面。

    我知道这时候康云会在监狱里不出来,所以我先跑去小镇上租房子。

    戴上外套的帽子,坐车到了小镇上,我就在上次我和谢丹阳来的时候的那个进去红灯区那个阁楼对面大马路的沿街楼房找房子。

    只是,都是沿街商铺,这种地方抢着租的人很多,我没有找到任何的一家那个小巷子对面的空房。

    贴的广告,又不是沿街的,如果不在沿街边,我就要跑来马路对面这个地方蹲守,这样子太费劲而且容易被康云等人认出来。

    无奈,只好上了一家叫青年旅社的旅馆,是沿街的,我问价格,一天一百五,我说租一个月怎么给,服务员也说一百五,就是不能少。我想了想,然后说上去看一下。

    服务员带着我上去,我进了一间沿街的客房,窗户正对面便是小巷子,这个位置好,只是一天一百五,也太贵了,贺芷灵让我租房子,又不是让我来住酒店。

    可房子真的是找不到了,看来还是要请示贺芷灵。

    我便给她打了个电话,首先是汇报了这两天关于康云和夏拉的一些事,然后我问贺芷灵:“表姐,那个黄莉芳,我们工会主席,是不是如传说中的那样?而且是不是也像我猜测的那样。”

    贺芷灵说:“恐怕比你猜测的还要严重,以前监狱的老工会主席出车祸,差点死了,提前退休,很可能就是黄莉芳和沈林做的。”

    我吃惊说:“这么狠毒!”

    贺芷灵说:“既然康云要你做这些,你配合便是,她怀疑就让她怀疑,你懂的。”

    我说:“表姐,那我问你啊,我现在在小镇上找到一个沿街的房子,只有这个房子位置最好的,但是要一天一百五。是旅馆。”

    贺芷灵道:“那就租。还有什么事?”

    我说没了。

    她连再见也不说,便挂了电话。

    我给夏拉打了一个电话,夏拉在康云家里休息,我说我过去找她聊聊天做个饭吃吃饭。

    她是同意了。

    她必须同意,因为她还要帮着康云假装勾搭我然后套我的话。

    我坐车往她家路上的时候,突然异想天开,你夏拉和康云,专门搞偷拍窃听这么不道德的事,那老子为了自身安全,或者也说是捞取证据,我也去给她家安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最好弄到可以整死康云的犯罪证据。

    这么一想后,我马上让司机往电脑城。

    便宜的,百来块钱的有,贵的,红外线的,几千的可以发射无线信号到手机上,可随时用手机看的也有。

    有的像打火机,也有像手表一样的,就是贺芷灵给我的那款手表,还有做成车子模型的针孔摄像机,还有做成玩具一样的,甚至,外表做成车钥匙一样的都有。

    卖这些玩意的老板拿着我的手机给我示范看了一下,果然可以。

    妈的没想到科技如此发达,装一个无线针孔摄像头,就能在随时随地,用手机看到听到这边发生的任何事情。

    我花了三千多,买了两个,无线针孔摄像机,视频画面通过无线网络发到我的手机上,而且没有u盘,直接发送到我手机,在我手机存着,而软件则是加密的,软件写着通讯记录,从装在手机上的表面看,根本看不出来是偷拍的视频软件。为了保险,我买了一部新手机,专门存这个,我的那部我用着,这部手机,我要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我还买了一张大容量内存卡,以后,有得玩了。

    我要装在康云家客厅里,估计装在夏拉的房间没什么用,康云也不可能经常跑夏拉小房间聊天,还有一个,装在书房里,而康云的房间,我当然想装,但这个并不现实,她的房间,就连夏拉在的时候都锁得严严实实,我又如何能轻易进去装了摄像头。

    我想了一下,这些玩意那么便宜,已经滥用成灾。大量爆出的偷拍门等等,严重影响我们的安全和**,很多人住酒店,搞不好自己就成了某些网站视频的主角,就例如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沈林和我们监狱工会主席黄莉芳。万万没想到被自己妹妹的好姐妹摆了一道,弄得是人未亡而家已经破了。尤其我这种间谍工作,搞不好自己房间或者宿舍就被人家装了摄像头。

    卖针孔摄像机的老板告诉我,这些玩意,如果用心找,都是能找得到的。比如秘密的角落啊,花瓶啊,甚至音响电脑,都可以检查。当然,如果你关了灯,不是红外线摄像机,就看不到。但如果是红外线摄像机,那么可以把灯关了,拉上窗帘留着屋内一片漆黑,打开手机照相,不要开闪光灯,就黑漆漆的看着屏幕围绕房间转一圈,如果发现了红点,就是有摄像头,如果没有红点,就是没有摄像头。因为红外线针孔摄像头配备了红外线感应功能,在黑暗环境下会发出红外线进行补光,所以用手机拍摄功能可以检测。

    当然,这种方法只有对红外摄像头有用。

    我想,我去装了的话,会不会也有一天被发现?而也会怀疑到我身上来?

    很有可能。

    特别是康云夏拉两人都干过这种事,我就很怕很容易被发现。

    可我还是想去装,我想得到康云的犯罪证据,想要知道她下的每一步棋,我不能总是被牵着鼻子走。

    放好在了上衣内侧口袋,我又坐车去了康云家,在楼下买了一些菜和水果后,我上去了。

    夏拉给我开了门,看来情绪还是不太好,毕竟经历了劫持事件,这短短的时间不可能心情就能平复。

    她穿着睡衣,外面套着外套,我问:“在睡觉吗?”

    她说:“在床上躺着,玩手机。”

    我把菜放下,说:“你表姐说让我来家里跟你聊聊,担心你情绪不好心情不好。”

    夏拉说道:“过几天就好了,你要做菜吗?”

    我说:“是啊,那你去休息躺一下,我做菜了,做好了叫你。”

    我想支开她,以便放好摄像头。

    她问我:“不需要帮忙吗?”

    我说:“不用了,你现在这种情况,我不敢劳烦你,你去休息一下,做好饭菜了我叫你。”

    她说:“那好吧。”

    她走回去了房间,关上了房间门。

    我把菜提进了厨房,放了菜后,我马上走回客厅,然后详细看了一遍客厅,花瓶不行,音响不行,电视机不行,柜子上也不行。

    对,沙发可以。

    我掏出衣服内侧口袋的针孔摄像机,装了一部在沙发斜侧角,这儿,有谁没事干会摸进这里来,还有一个,我拿着凳子,站在了凳子上装在了吊灯上。

    搞定后,心脏突突突狂跳的我,急急地回到厨房忙活起来。

    夏拉刚好开房间门出来,真他妈的是惊险。

    她换了衣服,可能也不想在我面前那么没形象,所以脱了睡衣,换上了休闲一些的衣裳。

    她到了洗浴间洗漱,我则在厨房忙活。

    一小时后,饭菜做好了,我端上后,叫了夏拉吃饭。

    夏拉已经在房间内,玩手机吧。

    我回到厨房,掏出手机,试试效果,一开,画面果然清晰,而且几乎同时同步,我轻轻咳了一声,手机里也传出了我咳嗽的声音。

    厉害。

    这时夏拉从房间出来了,我把那个软件关了,然后塞回口袋,去和夏拉吃饭了。

    五个菜一个汤,基本是素菜,我问夏拉习不习惯,她说还行,味道不错。

    我说:“夏拉,你表姐担心你出什么问题,所以让我来陪陪你,她说她没什么时间了,这几天都很忙,她说要不你也可以去找找你的朋友聊聊天逛逛街什么的。”

    夏拉说:“不想动,我还好吧。”

    我问:“那泡泡怎么样了?”

    夏拉说:“我怎么知道呀,你自己可以打个电话问问她。”

    我心里一阵反感夏拉,毕竟是自己的闺蜜,这件事夏拉还连累到了泡泡,怎么能说出如此没心没肺的话。

    我说:“夏拉,她是你好姐妹。”

    夏拉不高兴:“关你什么事?”

    当她说完后,也许是觉得她自己态度也有点不好,或是想到了自己要担负勾搭我的重任,强撑笑了一下说:“对不起,我确实有点心情不好。”

    我说:“哦,我理解,我理解。”

    她问道:“要不我们喝点酒怎么样?”

    我说:“好啊,那就上酒啊。”

    夏拉听她表姐康云的,要灌醉我套话,之前就做了几次了,但还好我脑袋还算清醒,人醉心不醉。不然真的被她套出真实话来。

    我干脆也把她灌吐了,她喝醉了我也假装随意问问她一些问题,看是不是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夏拉自己主动的开了一瓶红酒,她想想可能觉得这个难喝醉,就说:“我表姐还有几瓶别人送的很贵的白酒,你试试那些怎么样。”

    我本来不愿意,因为我吃亏啊,白酒干红酒,亏大了。

    但我后来一想,我可以作弊嘛,而且我喝白酒,她更有冲劲和动力弄死我,我才能灌醉她。

    我说:“好啊,是什么白酒?喝了你表姐会不会气死?”

    夏拉去藏酒柜里拿了一瓶五粮液。

    回来后她就开了给我,香气四溢。

    我一再告诫自己,必须守得住自己,再好喝也要守住,万一真喝多了,就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