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精心挑选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原本说好选十五个人,这十五个人我们是精心挑出来的,丁琼也以为自己能上了,结果到了这一关被掐了下来,可想而知丁琼心里有多不舒服,有多不满,有多心理失衡。

    徐男和沈月都问我怎么办。

    我说:“我看看再说。如果不行,就补上呗,等我消息。”

    回到办公室,给贺芷灵打了电话,没接。

    过了五分钟后,她打了过来。

    我跟她打了招呼后说:“那个女孩,之前在破骆宜嘉案子的时候,帮了我不少忙,而且我在查一些事情,她给我提供了很多资料和证据,线索,卖个人情给她行不行。”

    贺芷灵说:“你早这么说不就行了。”

    我没想到她答应那么快,开口她就同意了。

    我说:“我早说,我怎么说呢我。还有一个事啊表姐。”

    我就把康云可能和镇上的红灯区黑社会打手有染的事说了一下,我略过了和谢丹阳出去被绑架那段不说,只说我在镇上被打了后,康云找我跟我说知道我被打了,我估计那些人都是她们的人。

    贺芷灵想了一下,说:“你现在不是可以外宿吗?要不你晚上去住镇上,去那里租个房子,查一查,你说她频繁去那里,一定有问题。”

    我急忙拒绝说:“我不去啊,我现在被那些人盯上,他们说见我一次打我一次。”

    贺芷灵道:“你是傻子吗,我要你光明正大的露着你的脸,跑去问他们吗?你就偷偷的去租个房子,靠近那些地方,偷偷的查。”

    我说:“这想法是好,可是康云知道我天天晚上出去,一定会怀疑的,甚至她会跟踪我,也可能会不小心来回镇上的路上遇到她。”

    贺芷灵说:“这你自己想办法了。”

    我抗议道:“我怎么想办法呢,万一我被她们发现,堵我在那里,杀人灭口我怎么办?”

    “你小心点。”

    “我还没同意啊!我先考虑一下。康云原本可以不用和我说这些,因为说了她会知道我就怀疑她在那里干什么鬼,可她还是说了,她明显不怕我。可以说,她好像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她也说过,不论我是什么人派来。”

    “那是因为她过高的估量了她的后台。”

    我问:“她是什么后台?”

    贺芷灵说:“别问了,你照着我说的做就行了,辛苦你了。”

    我急忙说:“等等,我还没同意。”

    她说道:“我没说要征询你的意见,你必须去。”

    我不高兴道:“这事搞不好我会被人揍,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她说:“拜托你行吗?”

    我在揶揄着,她说:“想要钱,对吧?”

    我呵呵的,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其实我就是想让她出钱,我出去租房也要花费吧,搞间谍活动,没有钱哪搞的了,虽然我口袋里也有一点点钱,但是给家人打钱,不停的还钱后,还剩下了三四万左右,可那几万块钱我要留着自己有用啊,再说如果我要出去搞间谍活动花销大的话,这三四万顶什么用哦。

    去租个房子,买些什么东西,过年给家人再打一些钱,过年又花一些钱,我靠,精光了。

    每天可以分到的那些女犯家属的钱,我实在不敢动,也不能那么没良心的去动,我要保存好,一天一笔的记录存好,都给贺芷灵。

    我跟贺芷灵说,我把这些钱也都保存好,到时交给她,麻烦她给我一个字句纸条签字的,说派我出来做卧底的,每天我记录好的收到的钱,我都交给她。

    贺芷灵说道:“不需要这样做,你是不相信我吗?”

    我嘟囔道:“这留个安全,就算没有什么法律依据,我也给我自己打个底,万一到时候你出门被车撞死,我就是有十八张嘴我跳进黄河我都说不清楚。”

    她骂我道:“你说什么呢你!”

    我说:“话是难听点,可真的是预防万一,如果有一天你出了什么事,我这里怎么办,你看那些间谍片里都这样,a党安排卧底去b党做间谍,卧底的上线挂了后,下线就联系不上上线,结果a党干掉了b党,这个原本是a党的间谍,就被当成b党的贼军给消灭了。”

    她说:“看不出你脑子还挺会转弯。到时候你出来,我给你一个字据,你那些每天记录的东西,东西你留着用吧,至于钱,你也留着自己做费用,不过,记录的数据必须交到我手中。”

    我开心了,说:“哈哈,谢谢表姐。但是那些钱,我拿来花了,到时候查了这些人,你会不会要逼着我吐出来啊?”

    她说:“不会。你给了我数据,我给你出具证明签字,证明钱已经交到了我手中,如果到时候查着要钱,上面会跟我要,不会跟你要。”

    “谢谢表姐,表姐万岁,我爱表姐。”

    她已经挂了电话。

    多好的表姐。

    我刚笑嘻嘻挂了电话,突然有人敲门,吓了我一大跳。

    “请,请进。”我有点慌,有人来到门口我居然一点也没听到脚步声。

    和贺芷灵讲点话太投入了。

    进来的,是康云。

    我顿时头大了起来,是不是她早就在门口听着我的电话,我还得意忘形的那么大声。

    我慌了。

    可看起来康云更慌,她是敲完门后在我说请进之前就推门冲了进来。

    我问:“指导员,怎么了?”

    她问我道:“你是不是认识夏拉一个叫泡泡的朋友?”

    我说:“是啊,认识啊。”

    夏拉这女孩,怎么什么事都跟她表姐说,连我们那晚去ktv唱歌喝酒,认识了泡泡,她也要和康云说吗?

    怎么感觉夏拉是康云派来我身边做卧底似的?

    康云急急地说:“你和她经常有联系吗?”

    我说:“没有,我那天晚上出去,也是第一次见面,喝了点酒,认识了,怎么了?”

    我和那个泡泡,的确只是认识,连正式的话都没聊什么。

    康云说道:“夏拉不见了,和泡泡一起不见了。”

    她看起来甚是慌张。

    我问:“不会吧,那么大个人,也许是一起去哪里玩,手机没联系上。”

    她说:“三天了,三天没找到人,刚才我找了夏拉的朋友,她们说她和她叫泡泡的朋友接了一个活动,我联系了泡泡的家人,发现她们就在三天前晚上,同一天同一时刻,联系不上了,手机关机。”

    我顿时也感到有点严重,忙问:“她去哪里接的活动。”

    她说:“龙门。”

    龙门是一个县,离市中心不到一百公里,坐动车不到一个小时,以前还是我们市的一个区,后来可能因为离的有点远分了出去。

    我问:“接了什么活动?”

    “车展。你认识夏拉和泡泡的哪些朋友?你想想看?”

    我摇头说:“都不认识。指导员你别急,你再联系看看,或许她们只是去玩了,去哪里玩了没有了信号什么的。”

    她坚决的说:“不可能,一定出事了。”

    我问:“那怎么办。”

    她说:“帮我一个忙。”

    我问:“什么忙?”

    她说:“我下午,明天,要接待省里的一些领导,你能不能帮我去找夏拉?”

    我听说省里的政法司法公安厅,还有消防等几个部门,的确是要下来检查视察,这要过年了嘛,下来视察也无可厚非,但也轮不到康云来亲自接待吧。

    不过也难说,康云有几分姿色,而且会来事,有些人就喜欢这样的懂风情的女人来接待。

    况且我看康云也是那种有利想图的人,她也不愿意放过这么个露脸机会。

    只是让我帮忙,我如何帮,我为难的问:“康姐,你让我帮忙,我也不知道怎么帮啊。”

    她说:“我已经拜托公安局的朋友帮忙,让他找龙门的几个干警去帮找,但我需要保持和他们联系,也怕他们不太上心。夏拉已经失踪三天了,我很着急!你的身份也比较适合帮忙。”

    你着急,你着急就该把这些事都撇到一边,接待嘛,不去接待便如何,大不了被穿小鞋,表妹只有一个。

    我只好点头说:“好吧。”

    她说:“你记得带上手机,保持联系,到了龙门龙口公安局,你给这个人打电话,姓陈的警官,他会安排人来帮忙。夏拉走的时间,过去的时间,几点的动车票,去的什么车展,入住酒店的资料,几点不见了,打电话不通,都详细的记录在这里。”

    她给我一张详细的夏拉失踪当天的详细行程单给我:“张河,康姐拜托你了。”

    我拿着看了看,说:“好吧。”

    她催我道:“那现在快去吧。”

    我拿了一下东西,然后出门,出门时,她快速走过来,给我一沓钱:“我差点忘了。”

    我急忙拒绝:“不不不,康姐,我不能要。”

    她说:“你必须拿着,你路上要花钱,你到了那里,你还要请他们吃饭,给他们一人一个一千的红包吧。求人帮忙说话谦虚一点,麻烦让他们努力一点,尽量快点找到夏拉,我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心跳的很不规律,胸口闷,我生怕夏拉出什么事了。”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慌了担心了。

    我拿过了钱,两万块。

    我放好钱,说:“你等我消息吧。我会努力的。”

    她不放心的叮嘱:“张河,到了那里,先请他们吃饭,给红包,一定要拜托他们早点找到夏拉。麻烦你了啊。”

    “是,指导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