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好自为之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指导员带着我去了一家西餐厅,我很少去西餐厅,因为我穷,没钱。

    记得带了前女友去吃过一次,她吃了后动不动就说那里好吃,缠着我去,去一次三四百,对于当时的我一个兼职的穷学生来说,这个数字我实在受不住。

    坐下后,我随口问:“夏拉呢?”

    康云笑了笑说:“她,我也不知道,你想她啊?”

    我说:“夏拉活泼,好玩。”

    康云拿起手机说:“夏拉这两天也在找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正好叫她一起过来。”

    服务员过来,我点了一个九分牛排套餐,康云点了一个水果沙拉一份意大利面。

    五百多。

    我掏钱,康云制止了,我说我给我给,她给了服务员一张卡,对我说:“我这里有金卡,刷里面的钱,可以打八折。”

    “谢谢指导员了。”

    她还点了一瓶红酒。

    上菜后,吃了差不多的时候,康云举起杯子轻轻摇了摇红酒,然后说:“小张,最近在监狱表现挺好,好多同事都在夸你。”

    我说:“不知道她们夸我什么了?”

    “说你和同事们互相爱护,相处和睦,关心同事。”

    话里有话啊,到底什么意思?

    我又问:“呵呵这是我应该做的。只是我不过是和两三个同事玩的比较好,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好夸我,是谁啊康姐,我要当面谢谢她。”

    “我就不说是谁了,所以呢。”她故意停顿了一下。

    我放下酒杯,等她说。

    她抿了一口酒,说:“所以呢我想其实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加入我们,很多同事都说有好处不带上你,这样不好。”

    原来是这样,我还说要怎么找她谈这个问题,没想到她先找我谈了,既然如此,那我就顺了她的意了。

    反正贺芷灵也是早就同意我,要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可我不能一下子就说好,我假装为难的说:“呵呵,指导员,我是怕。怕出事。钱嘛,我不是不想要,可是出事了,那我可就玩完了。”

    “小张,我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会出事呢?以前呢,康姐要你好好考虑,现在呢,你考虑了那么久,你也看到了,这些钱不拿白不拿是吧?”

    她这明摆着要拖我下水啊,让我上了贼船,就好控制我了。

    我在想,如果我真的拿了钱,就算我和贺芷灵上报,但是如果有一天这些事东窗事发万一我也被抓了,贺芷灵却不出面帮我,我如何逃过这一劫?

    不行,我如果拿了这些钱,一定要贺芷灵给我一个字据才行。

    而且贺芷灵老是说自己什么纪委纪检背景的,可一切说都是说,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万一是假的呢。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继续装,为难的说:“我还是真的怕有一天这件事捅出来啊康姐。”

    康云笑了,说:“小张原来那么胆小啊。这事情呢,不是你一个人而已,你认识的沈月,徐男,都有份,还有一些跟你关系好的,都有份。她们也都劝说让你加进来。”

    是啊,都有份,留在监区里的基本都分钱,只有我。

    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如此一来,我想自保其身,很难。

    我假装小心翼翼的问:“这样一天能有多少钱?”

    “以前你也见了,几百到一千多,数目要看每天犯人家属送的钱和物而定。小张,我还是劝劝你,加入吧。你不加入,你只有一条路,出去。”她半威胁的说。

    我低头拿着叉子叉一粒玉米,说:“你们赶我出去是吧?”

    “我知道你有一些背景,可能是副监狱长,也可能是雷处长,但我也老实和你说,她们的保护伞没你想象中的宽广。当然你也可以把我们的事捅到他们那里,只不过,我也说了,如果是一些小打小闹没什么要紧,可以让着你,但真的是要出事,你一定是先出事的那个。”

    我问:“出事,我能出什么事?”

    指导员依旧笑眯眯的说:“法律惩治外的事,例如失踪,车祸,淹死,各种意外死亡。”

    我气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小张,你也可以当我是在威胁,但也可以当我是在劝告你。就两条路,要么一起,要么滚。如果你想死,可别到时候说我没提醒过你。”

    “我不信你敢!”我有些嘴硬。

    “呵呵小张,我记得你在镇上曾经被人打过,前几天也被人绑架过,后来警察意外救了你们。是吧?”

    我大吃一惊:“这些你怎么知道?”

    在镇上,我是莫名其妙撞了一个打手一样的家伙,被一群人围着打,我就一直纳闷他们故意让我撞到,找借口揍我。而更可怕的是,我前两天和谢丹阳出去被绑架她也知道!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又问。

    “那些人啊,康姐和他们,还是有点认识的。”

    “有点认识?有点认识,你很熟是吧?是你养的打手?”我又问。

    她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康姐呢你要是对她好,她就是个好人。可是你要是想害康姐,康姐就不是个好人了。小张,你好自为之。就这么几条路,你自己选,后天,最多后天,给我一个答复。要么走,要么留着跟我们一起,当然,还有第三条路,就是刚才说的,你可以想办法查我们,我们也可以想办法整死你。你是在和很多人为敌,你要想清楚。你一直在查那个杀丈夫的女犯怎么死的,我来告诉你,她不合作,所以死。”

    我手心冒汗,屈大姐果然是她们害死的:“你告诉我这些,你就不怕我捅出去吗?”

    “请便,你有证据吗?”

    “你为什么这么自信能整死我?”我问。

    “我向来都很自信。你自己慢慢考虑。”

    我拿着纸巾擦了擦手掌,说:“谢谢你。”

    她虚假的笑了笑,不再说话。

    一会儿后,夏拉蹦跳的找进来了。

    看到我们在吃着,她过来道:“表姐,让我好难找。”

    她把背包放下,我对她笑笑打了个招呼。

    康云叫服务员给了她菜单,她和康云聊了起来。

    我在想着康云和我说的这些,她直接就告诉我了,也不怕我说出去,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还放话说我和她作对,死路一条。

    妈的我和贺芷灵谋划的这些,如果给她知道,我是不是真的会被整死?

    我烦闷的点了一支烟,有些不知所措,想来,还是要跟贺芷灵谈谈才行。

    服务员过来对我道:“先生您好,我们餐厅不允许抽烟,谢谢合作。”

    我狠狠抽了一口,灭了烟。

    夏拉拿出一套新衣服:“表姐,打折的时候,我给你买了一套这个冬装。”

    很漂亮的一套衣服。

    康云看了看,说:“一千八,你突然对我这么好了?”

    “我一直对你很好啊表姐,你试试看。”

    “这里是餐厅,等下回去再试。”

    夏拉点了餐后撒娇的对康云说:“表姐,你都忙什么,我都好多天没见到你了?”

    康云笑着说:“以前我一两个月的没见你,怎么没见你找我?又送衣服又甜言蜜语的,说吧什么事?”

    夏拉嘻嘻笑了说:“表姐,我是有事,我说了你帮不帮我?”

    “你先说,表姐帮得了就帮。”

    “我想,我想借你钱。”夏拉不好意思道。

    “理由。”

    “我现在不是一直帮着人家做平面模特,我想自己和姐妹们成立一个工作室,招几个人然后自己揽活。还想自己拿一些鞋子啊什么的在淘b开店。”夏拉摇着康云的手臂。

    康云看了看夏拉,说:“你呀你,还没毕业呢就想这么多,干这个干那个的,你做得来吗?”

    夏拉保证道:“做得来!你看呀,我每个星期也上不了多少课,我就用其他的时间做这些呀。”

    “你的姐妹们?是什么姐妹?”

    “就是平时和我一起兼职的,很好的姐妹呀。有同学啦,有一起兼职认识的啦,我和她们一起开工作室,帮忙揽活,赚介绍费,然后我跟之前那些找过我拍片的商家拿货,自己开店卖呀。”

    “你忙的来吗?”

    “我还要请人呀。”

    康云看着夏拉,似乎觉得夏拉有些不切实际:“你管得来吗?”

    夏拉撒娇道:“好嘛表姐,我一定做得来,我很认真的呀。”

    康云喝了一口酒,说:“那你出来一下,我和你说你妈妈跟我说的一件事情。”

    她们不方便在我面前说。

    我说:“要不我出去。”

    “我们出去吧,不好意思小张。”

    她们出去了。

    我闷闷坐在那里,这个老女人,看她大多时候笑眯眯和睦慈爱的,一旦发起狠来,连人都敢杀,的确不是省油的灯。

    她居然也不怕我,说不管我什么背景,她都能整死我。

    如果走黑道路线,我自然是搞不过她,小镇上那帮打手,还有那晚帮着钱进绑架我和谢丹阳的那群人,难道都是她的人吗?那她也太厉害了,这真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

    她是一定要逼着我上她们的贼船了,万一翻船,大家可都完了,可让我现在退出来,我不甘心。

    可我不退出来,呆在里边,只有两条路,跟她们走,怕翻船死,跟她们作对,怕自己被弄死。

    我有些想走了。

    现在退出来,还能保住自己的命,不过薛羽眉就难说了。

    如果我在监狱,还能罩着薛羽眉一些,我走了,薛羽眉估计多半会被折腾半死不活。

    刚才康云放出的话,似乎连贺芷灵都不放在眼里了,她们没有和贺芷灵作对,多半原因是因为她们也只是猜测贺芷灵的身份,并未想到贺芷灵早已着手对付她们。

    唉,要是贺芷灵都保不住我,那我还真的是要死,而且我更不知道的是,贺芷灵是不是真的会保我。

    我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