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今晚要折腾我们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别桌的人都不知道,依旧在音乐声中玩着喝着聊着闹着。

    钱进急忙擦脸,谢丹阳也拿出纸巾给身边的女同学擦脸。

    场面冷了下来,钱进站起来用纸巾擦干了脸,擦了衣服,看我一眼,看了谢丹阳身边的女同学一眼,说:“有种。”

    接着他叫上他女朋友出去了,几个他的粉丝急忙劝他安慰他,他气呼呼的甩门出去了。

    我静静的看着,没什么好说的。

    我拿起筷子,继续吃饭,我还有点饿。

    因为有过这么一个小风波,谢丹阳几个也都找不到了聊天的感觉,我们这一桌就先默默的退出去了。

    谢丹阳那个被泼酒的女同学说道:“丹阳,丽丽,小智,我先回去了,改天我们再出来自己聚好了。”

    “好吧,那我们先送你去坐车。”

    她担心的问道:“丹阳,你也快点走吧,钱进这人表面看着大方,心里容不下一粒沙子,我怕他回来报复。“

    谢丹阳道:“久久,你不用担心我。刚才的事,都怪我。还有你们,谢谢。”

    一个女同学说:“这怪钱进啊,怎么会有这种人。”

    “家里有钱呗。”

    “有钱就有钱,我们又不跟他借钱我们也不靠他活着。”

    “可他就自以为了不起啊,而且你刚才没看,好多人围着,都想从他身上讨一杯羹,那小方,在南关村卖办公室器材,今晚贴着脸上去给钱进,不就是想做几个订单。”

    “怪不得他今晚那么听话,以前他不是这样子的。小方在系篮球队的时候,那么潇洒。唉。”

    “没办法,人家娶了个老婆,想结婚还没地方住,只能靠拉关系做业务赚钱。赚到也是他本事。”

    “让我这么放下尊严,我才不干。”

    “你不干,他干呀,有钱赚就有人干,一点尊严算什么。不过要让我为了钱和自己曾经的朋友和同学作对,我也不干。”

    “以后这种朋友,不认也罢。”

    “就是。”

    我跟着她们身后,她们聊着聊着,到了外面,风呼呼的吹。

    拦了一步计程车,被泼酒的女同学先上去了,她们依依不舍送走了她。

    然后又来了一部,谢丹阳依依不舍让几个女同学也先走了,我和谢丹阳等下一部。

    谢丹阳靠过来问我道:“你没事吧。”

    我说:“我没事啊,你呢,被吓到了吧。”

    “我以前啊,有个隔壁班男的在我回家路上,他就带了几个人拦住我。他岔开腿拦着我的时候,我一脚踢到他那里,哈哈好搞笑,他后来几天都不去上课。听说后面几天走路都是拖着腿。以后再也没来找我。”谢丹阳边说边笑了起来。

    我捂住了下边,说:“那么狠,还拖着腿走路,那岂不是蛋破人亡了?”

    “人没亡,不过估计是破了。”谢丹阳说着就抓着我笑得更开心了。

    “你这人一点也不仁慈啊。居然打破人家的蛋,还那么开心。”

    “就开心啊,你看今晚那个钱进,要是他拦我,我也会这样。”

    我说:“人家家里有钱有背景,你还敢踢他啊。”

    “有什么不敢呀。”

    “好吧,你厉害。话说,怎么那么久的士没来一个,冷死我了。”我把双手插进口袋。

    她靠过来:“给你取暖好了。”

    她挽住我的手臂,我贴上了她,贴上她那对。

    果然舒服,果然很大。

    我问她:“你那么多人追,为什么看不上人家?”

    “我不喜欢。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没那种感觉。”

    我开玩笑说:“你喜欢徐男的那种感觉。”

    她也笑了笑说:“刚认识徐男的时候,身上确实带着一股很江湖义气的味道,自我,霸道,我很喜欢,要是现实中有那么一个男人也这样就好了。”

    “有是有。”

    “你在说你吗?”

    我摇着头说:“我没那么厉害,我想你大学的时候一定有这样的男的,不过你没碰到而已。莫非你就是碰不到,才喜欢女人的?”

    “乱讲!”她打了我一下,说:“你以为我们天生就喜欢这样子吗?”

    “好吧对不起,是我嘴贱啊。”

    “没那么严重了。还冷吗?”她靠的更近了。

    我笑嘻嘻的挤压她那对说:“要是埋进这里肯定不会冷!”

    “埋吧,埋死你。”

    “哟,这么开放呀今天,平时开个玩笑都要死要活的。你这么主动我还不要了,你反抗我就喜欢,你越反抗我才越兴奋啊。”我笑嘻嘻的。

    “变态。哎车来了!”

    她挥挥手,那辆计程车在前边,停下来。

    两人要往那里走的时候,一辆很大的金杯面包车一个急刹车横在我们面前。

    我还没回过神来,车子的门哗的一声打开,下来四五个人把我和谢丹阳拖上了车。

    我急忙反抗,可双手一下子就被他们给死死按住,然后放倒在车上的地板,一个人坐在了我身上:“我们又见面了。”

    是钱进。

    “放开我!”我怒道。

    “发脾气啊?”他一巴掌扇在我脸上,脸上火辣辣的痛。

    谢丹阳也被反扣住手,这几个家伙身材魁梧,脖子上有纹身,都是短寸头,看样子是打手之类的。

    打手也是练过的,很多专业的打手黑道的保镖,帮开发商强拆的打手,比我们一般的干警能打得多。

    因为他们就吃这碗饭。

    我根本挣脱不了,被两人按住手,钱进骑在身上。

    谢丹阳骂道:“钱进你这无赖,家里有钱你不懂得学好,放开我们你王八蛋。”

    钱进又给了我一巴掌:“谢丹阳你骂得好!我就是王八蛋,我就是无赖。你很心疼这煞笔啊,我让你心疼!”

    他又给了我两巴掌,打在了额头上。

    他自己叫了起来:“妈的头还挺硬的。”

    他站起来,谢丹阳问:“你要干什么?带我们去哪里?”

    谢丹阳的声音有了一丝恐惧,我也感到了恐惧,黑窗户的车,看不清楚外面的灯光,车子一直开,而且不知道去哪里,身旁这么多个打手按着我们,凶多吉少。

    我在想着,是不是能挣脱开了,然后直接冲到方向盘那里撞路边,大家死好过被折磨。

    钱进坐在车座上,对谢丹阳说:“丹阳,我钱进泡过的妞那么多,你是最倔强的一个,我虽然失手的也很多,可我不至于让你这么瞧不起我,你还奚落我,泼我酒。你他妈的给你脸你不要,老子是追了你四年,那又怎么样呢,你不就是一个女人,我是不甘心。不过我今晚也只是想灌你们两几杯酒,既然这么不识抬举,那也不要怪我不客气。”

    “钱进!你放开他!他不是我男朋友!”谢丹阳这时候还想着先救我。

    “看你那么关心,你还讲这样的话,我信吗?没事啊丹阳,最多我扁他一顿,然后玩了你,我再一起送走你们,不要害怕。”

    “钱进,你要这么做,你也不得有好下场!”

    “哟哟哟威胁我啊丹阳,别那么凶大家都同学一场。就你们也想让我没好下场吗?你他妈的不就是一个小干警吗?你凶什么凶,老子他妈的让你干不成你信不信。你家背景我查过,你爸爸就是个校长,没啥大不了的。不怪我看不起你,是你自己还真的没有跟我对抗的力量。丹阳,大家同学一场,没必要闹得这么僵,我今晚让你羞辱了我,我这人最好面子,你们知道的。要不这样,两个选择吧,一个,你泼了我有三杯酒吧?你们两凑个三十万,一杯十万,我一开心,就放了你们。要不呢,你陪我睡一晚,不亏,就一晚!”他靠近谢丹阳。

    我说道:“钱总你放了她,这钱我来凑。”

    我本想好言好语先起来,然后冷不防的扭方向盘,大家一起翻车得了,他妈的还不知道被他们这样弄到哪里去,下场如何。

    谁知他听了这话踢了我一脚:“闭嘴!老子不缺钱!”

    我明白了,就是摆明的今晚要折腾谢丹阳了。

    我对钱进说:“钱总,要不你放了我,我真是假扮她男朋友的,对不起啊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啊。”

    钱进看看我,他也不是傻子,说:“哟哟哟,唱双簧啊,不管你是真还是假,过了今晚我放了你们,但是现在,我不能放。”

    “钱进你到底想怎么样?”谢丹阳问。

    “怎么样?刚才说了,就一晚,没别的。”

    “钱进!”

    “哟发脾气啊,你发啊,你还可以喊破喉咙。就算你去报警,老子也不怕你,打官司嘛,我打得起。在这个江湖上混,要有钱,要有人,懂吗?给你们免费上课了,快谢谢我吧你们两个煞笔。”他拍着我的脸。

    我根本无法挣脱,怎么办?

    我们不能就这么真的傻傻的让他带着到一个郊外或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对我们百般凌辱,我无所谓被打一顿,谢丹阳,至于谢丹阳我说得难听点,被侵犯也不会死,可我很怕到时候他们一旦动了狠心杀心,那命都没了。

    监狱里很多杀人和涉及杀人的女犯也是如此,有几个想过自己会去杀人呢?特别是涉嫌绑架的那些,只想捞点钱,然后拿钱了就跑路,去挥霍,想法也就那样。

    可一旦走到了那一步,人绑架来了,觉得自己走到了这一步,如果不杀人灭口,那日后必是后患。一个是怕被绑架的人跑了报复,一个是怕被绑架的人脱身了和警察联合对他不利,一个也是情绪的原因,恼羞成怒之下,动了杀心。

    如果真被他们带到郊外,我和谢丹阳,凶多吉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