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又来这一招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在去b监区办公室后,得知了一个消息,马队长被侦察科搞去调查了。

    据说是和骆宜嘉的案子有关,上边说她带不好下边的人,要给她处分。

    我听后就冷笑了,康云这帮精明人,在自己管辖范围一旦出事,基本都会揽功推过,功劳我来,黑锅你们背,这次她们把马玲一个人推出去,让她一个人背了黑锅,她们这帮人也就安枕无忧了。

    还不知道马队长要受什么样的惩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结果,总之,还没出结果我们心里都知道,这都是被推出去背黑锅了。

    监狱里出事,而且捅到了上边,不整一两个出来扛罪,那如何对上下有个交代,若是被人查到有罪不办的口实,他日这些负责办事的领导还不要倒霉了。

    不过我们也知道,这都不过走一个过场,所谓的降职啊什么的处分都好,很快马队长又官复原职。所谓的处分惩罚,都是做给别人看的。

    这帮人,精得很。

    上边的关于选拔女演员的正式通知也下来了,也发送到了各个监区负责人手中。

    从今天起开始报名审核,一个月后正式录用然后报上去。

    我看着通知上的要求:要求必须是成绩达标的女犯,这条可以把薛羽眉咔嚓了,薛羽眉啊薛羽眉,谁让你不好好表现来着,我就是要帮你都不敢啊。

    要求必须是面容娇好三十八岁以下,身高一米六三以上,体重一百二十斤之内。

    这条又咔嚓了不少人,像丁琼,估计不够一米六三,但就是一米六这样的也可以通融通融,只是四十岁以上的,估计就真的没办法了。

    不过没关系,就算有这么两个要求标准,我们监区里最少也能找出近几百个达标的,而那些达标的女犯,只要有点钱,谁不想出来做个大众女演员每天吃好乐好,最关键的是能满足了她们的虚荣心,能上电视啊,在电视上留下自己的青春倩影啊。我估计少少也有两三百人抢我们监区十五个名额,可谓抢破头。

    如徐男所说,我必须要找人帮忙,而且这种不讨好的工作,最好使枪手,不要给自己带来怨恨。

    不过我也不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会有人急的。

    今天我休息,一大早就出去了,要去找贺芷灵,还要去看望薛羽眉,还要找李琪琪,然后还要陪谢丹阳去同学会。

    事情真他妈的多。

    因为监狱里只有女的,所以我的人脉似乎就固定在了一大群女的上面,我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以后她们都嫁人了的话,还认我这个所谓的朋友吗?

    也许我们之间不过就是个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我又何必去想那么远呢。

    给贺芷灵打了电话,还是约我去她家了,叫我快点,她还有事。

    我到了她家小区楼下,还是照例随便买点水果上去了,实话说,她对我也挺好的,尽管那脾气实在很冲很凶,但就凭着她救我父亲一命这一点,我真是做牛做马无以回报。

    我也搞不懂她为何对我那么好,说她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吧也说不过去,我什么也没有能图我什么呢。

    提着水果在小区门口按了她房门号,她开了门,上去后,门是开着了。

    进去后,小博美就冲了过来。

    我抱了起来看了一下:“还挺干净啊,是不是你家老太婆带你出去宠物店一条龙了啊?”

    “谁是老太婆?”她从房间出来,提着包打着围巾戴着黑色大框边眼镜,看样子是要出去啊。

    我笑说:“开玩笑的,不要介意。”

    “监狱里有什么新情况?”

    我向她汇报了监狱选拔女演员的事,然后还说指导员说市场价是一个人八万。

    “那就做啊。”她说。

    “可是,老太婆。”

    “你叫我吗!”她凶着脸。

    “我掌嘴,表姐啊,可是我算了一下,虽然有帮手毛遂自荐帮我忙,我分钱给她们,也上下打点,我估计十五个名额我还能分到四五十万的,这钱太多了,我有点不敢啊,这钱可以让我去蹲好多年的。”我想到以后要是出事,我的确很怕。

    “我有让你拿了吗?”她问我。

    “哦,原来你不让我拿啊。”妈的四五十万,原来我没份,那我去折腾个什么劲啊。

    “很失望?”她问。

    “呵呵,还好。”我强装笑脸,老子不想去干了。

    “很失望?”她又问。

    “是有点了,不过也还好,那钱本就不该拿。”

    “那钱该拿。”她说。

    “为什么该拿?”我问。

    “让监狱和剧组出个说法,说是报名和培训费就行了,刚才你说是一人八万,是吧?然后让监狱跟负责人提一人十分之一,其他的,负责人自己看着办。”

    我高兴道:“真的啊!那就是合法的了!按人头一人交给监狱八千,那还有七万二,分了办事的,上下打点,那我到手也有三十万上下,合法了!”

    “我没说给你你高兴什么!”

    我把水果放在了桌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既然你不给我,你还让我干这个干什么?”

    “二八,你二我八。”

    我在心里飞快盘算,二八,如果是三十万,我也能拿六万,也还不错,反正我不用干嘛:“唉,好吧。可是表姐,我们这样子会不会很缺德啊,那些女犯平日都很苦了,我们还要这么摆她们一道。”

    “我不会亏待任何人。”

    “什么意思?”我忙问。

    她也坐了下来,坐在沙发的另一侧,拿出一张文件纸:“我已经和电视台剧组还有投资方的人谈了,他们支付我们场地费。”

    “这个我知道,三百万是吧,可女犯们呢?她们没利益啊。”我说。

    “你为什么看都不看就那样说?”她逼问我。

    我只好摊开文件纸。

    她说:“我要投资方支付大众女演员日薪,一人一天三百,投资方觉得高,正在谈。估计也要拍三个月左右,如果收视率高,还会继续拍。”

    “一人一天三百啊?是挺高的,我听说那些什么竖店的群众演员,都是一人一天八十啊,五十啊,一百的,一天三百会不会太多了?”

    “多什么多!我不喊五百已经对得起他们!一人一天三百,四十人,一天一万二,一个月四十万,投资方有的是钱,这不算多。这是监狱,能让他们随便带人进来乱折腾吗?这些是女犯,尊严比谁都重要!”

    “是是是,表姐说的是,可表姐啊,人家凭什么这么听你的话啊?”

    “只要你有背景和老辣的手段,还有不能办成的事吗?”

    她这话让我想到了以毛人凤武则天作偶像的康云指导员,我说:“哪怕是不择手段出卖自己亲人朋友和身体,不论使用什么缺德的方法,只要结果是成功的就行是吧?”

    “你有什么能让我出卖的?”她反问我。

    “没有。”

    “女犯们选拔出来了,监狱也会给她们一些补助,也会给她们适当的奖励,我不会让她们吃亏,但我警告你,必须是平时表现好的。过了你们负责人这一关,我还要自己甄选,如果你们敢骗我,到时候别怪我翻脸。”

    我看她说得这么认真严肃,急忙道:“是是是,在赏罚严明带军有方的表姐你那双火眼金睛和金箍棒下,我哪敢乱来啊,放心吧表姐,我一定遵照你的要求,好好的挑选,仔细的挑,一定挑合格的给你。”

    她进了房间,拿了一个手表给我,我急忙推辞:“唉,表姐,这个我不能收,你对我已经那么好,我再也不好意思拿了。”

    “这不是送你的。”

    “啊,不是呀?”我尴尬的接了过来。

    是个看起来很简单的手表,上链子那种。

    “表姐,我不知道你突然给我送钟是什么意思?”我问她。

    她拿过去教我:“这里有个小小的针孔一样的孔,是个针孔摄像头,这个表,表面是手表,实际上是摄像机,把上链子的这个按钮连按三次,会录音和摄像,记住,摄像头是这一边,如果再按一下,就关了。”

    “这是个针孔摄像机啊?哇,那么高端?表姐你给我这个做什么?”我不解道。

    “你是蠢猪吗!我说了你要加入她们,然后分赃的时候拍下来,她们做犯法的事,能拍下来尽量拍。这手表不能传输无线数据,没有信号,里面有u盘,以后拍到有用的,可以拿来给我。”

    “行行,这玩意好。”我戴上了手表。

    她看着我另一只手的手表,说:“你这么戴两个表进去门卫不怀疑吗?”

    “怀疑啊。那我把我这个存放在你这里。”我把我的烂手表拿下来。

    我突然想到,我的ipad呢?我那天带出来的ipad放哪儿了?

    记得那天去狱政科拿了被收的ipad,然后和康云去了她家,在她家。

    我也要去拿回来,不过我不急。

    “表姐,这玩意会不会被那个安检的查出来?”我问。

    她想了想,说道:“很可能,到时候你进去想个办法,你把手举起来,我们监狱门卫那个安检只照到一米八的高度。”

    “你怎么知道的?”

    “我负责采购的我怎么不知道?”她说。

    “你强,现在监狱的事基本你都管了?”

    “别多嘴,别这么多好奇心!对你没好处!闭嘴!”她骂我道。

    “是。”我嘀咕道,“不说就不说,至于这么凶嘛。”

    “走了。”她下逐客令。

    两人一起出了门,下了楼后她问我:“你今天休息?”

    “是,哎表姐你去哪?”我问。

    “圆岛。”

    我去市监狱医院看薛羽眉,从这里去要经过圆岛,我乐道:“好巧啊,我要去一个地方,要路过那里!你载我一程啊。”

    “没空。”她蹭蹭蹭踩着高跟去坐了下停车层的电梯。

    “靠,不就载一程,做人这么小气做什么?”不载就不载,老子慢慢搭公交车。

    走出了小区后,她开着她的白色奥迪突然一个刹车停在我身旁,又来这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