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漂亮却可怕至极的女人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车子到了康云小区门口,我下车的时候,她说:“你等我,我们一起去买菜。”

    等她放好车,我在小超市里已经买了两箱饮料。

    “这是干什么呀?”康云道。

    我笑着说:“去你家总不能两手空空吧,不好。”

    “哎呀小张呀,都是自己人,何必那么客气呢,放好放好。”

    我说:“已经给钱了指导员。”

    “好吧好吧,太客气了呀小张,在外面,你叫我康姐就好了啊。”她笑眯眯道。

    “哦,好的,谢谢康姐。”

    “你就是客气,有什么好谢的。”她说道。

    然后,买了一些菜后,我们去了她家。

    进房子后,她随性的将外套脱下来,挂起来,说:“到了康姐家,就随便一点,当自己家好了。”

    “哦好好,谢谢康姐。”

    她扭着丰满的臀部拎着菜进了厨房:“你自己开电视,自己倒茶呀,我来做菜。”

    “哦好,康姐我帮你吧。”

    “不用不用,你别来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了,你坐着啊。”

    “那多不好意思啊。”我说。

    “不要客气嘛小张,你来了我反而不方便,厨房小,我一个人忙很快的啊。你等着。”

    “那就麻烦康姐了。”

    我开了电视,坐了下来,自己倒了一杯水。

    看着电视,等她做菜。

    电视上放着体育节目,重播篮球比赛。

    唉,时过境迁,一毕业,时间就过得更快,好久没看球了。

    篮球什么的,感觉已经隔了一个时代。

    看着康姐在厨房忙碌,我乱想着,一个单身的少妇,把一个热血沸腾的阳刚少男带回家,这是几层意思?谁都会多想,今晚她想怎么着?

    难道说?

    当她把一个一个的菜上了之后,又拿了两瓶红酒开了放在桌上,这不能不让我往那方面想,没看错,是两瓶。

    喝完了两瓶红酒,我们还能清醒吗?保不准没喝完我们这对狗男女已经搞上了。

    我竟然可耻的硬了,还他妈的有一种很期待的感觉。

    当她俯身下来,看到她衣领里那对圆滚滚,我不觉的舔舔嘴唇。

    “小张,很快好了啊你等等。”

    “哦,麻烦康姐了。”我笑笑。

    我们这对狗男女尽管在监狱里搞了好多回了,可这么个环境下,我还没和她整过。

    那天请我吃饭,在包厢里康云对我已经抛出橄榄枝,但当时我又累又烦,而且那种环境没任何的感觉,心里想着那些烦心的事而且也觉得她这人太危险,她越是抛橄榄枝我越是有防备之心。

    可现在,我感觉狗女人还没开始勾引我,我这个狗男人的心理防线已经塌了一大半了。

    屋里飘的全是菜香味,好香好香。

    “好了,做好了。”她说道。

    “辛苦康姐了。”

    这时,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掏出来接电话:“喂?嗯,好,什么!好我马上过去!”

    把手机放回去后,她对我说道:“小张啊,抱歉啊,康姐有个朋友,刚在路上过马路被电动车撞了,我要过去一下。”

    “啊!严重吗,我陪你去。”我忙说。

    “不用不用,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就好,我很快就回来,离这里不远的,就在小区外的两个马路口。”

    “还是陪你去吧。”我说。

    “不用了你在家等我,我很快就回来。马上就回来,你等我啊。”她急忙穿了外套出去了。

    “路上小心。”我对着她背影道。

    她出去后,我坐在家里看电视等,等了约莫有十分钟,我有些无聊了,翻出手机看看,是不是现在给贺芷灵打个电话?

    也不好啊,在这里打电话不方便啊。

    等吃完饭走了再打吧,可如果康云回来和我吃饭,喝完了两瓶酒,我还能走得了吗?

    妈的大不了不走呗,老子给康云那么整,我今晚不仅要吃了她做的菜供的酒,我他妈还要吃了她。

    我站起来走了几步,不只她房间的门是反锁的,其它几个房间门都是反锁的。

    在客厅电视后有她看的几本书,我随便翻了一下。

    希姆莱传,毛人凤传,还有一些心理学的书,还有一本是后宫心术传,写的是历史上几个厉害的女人的传记:骊姬,吕雉,武则天等。

    看来还挺用功,有的地方康云还自己圈圈点点批注。

    怎么还不回来?

    我坐在了沙发上,真的饿了,这样子下去菜都凉了。

    想到那几本书,我突然感觉有点可怕,那些人物可都是历史上公认心机深沉,心狠手辣的人物啊。

    毛人凤败退后,曾向一个密友透露过自己的做官秘诀全在忍、等、狠三字。

    我再想到买这些书看这些书,还批注得认认真真的康云,心里一阵反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脖子凉飕飕的,急忙去把书整理一下,跟之前的一样,看来她是经常看这些书,而且把书放在电视机后边的,挺隐蔽,如果不是从刚才我过来的角度看下去看不到,上次我开电视机不会开的时候翻了电视机都没看到。

    武则天杀子,吕雉杀戚夫人弄成人棍,还有骊姬,都不是什么好鸟,看这些书的人,能是好人吗?

    想着康云那张仁慈的脸,我如坐针毡,有点想离开这个地方了。

    手机响了,吓了我自己一跳,是康云打来的,我拿起来:“康姐。”

    “小张啊,我这朋友的脚,伤得有点重,我要陪她去一下医院。你呢,在家等一下夏拉,她今天过来,估计也快到了,和她一起先吃饭等我吧。”

    “好吧。”

    挂了电话后,我才坐回了沙发上。

    夏拉,那个长腿腿模,回来了,和我吃饭?

    不得不承认,男人的行为真的基本都是小头决定大头。

    和她吃完饭我再走也没什么,我想。

    一会儿后,夏拉果然回来了,开了门后,先映入我眼睛的就是她的那双笔直性感长腿,进来后她把围巾,耳罩,手套脱下放好。

    看着我,说:“我表姐叫我招呼你。”

    “呵呵,谢谢你了。”我说。

    “那还不来吃饭呀?”她问我。

    我急忙过去了:“好啊。”

    我过去,站在饭桌边等她,她脱着鞋,腿长就是美,弯腰的曲线,真苗条。

    脱了鞋子,穿上了棉拖,她飞了飞秀发,走到饭桌边,说道:“我表姐说你帮了她的忙,所以今天请你来家里吃饭。你帮了她什么忙啊?”

    我打着饭,也帮她打了,说:“一点小忙,没什么。”

    “是什么嘛?”她又问。

    我把碗筷递给她,她说谢谢。

    我说道:“你问你表姐吧,有些事我不知道怎么说。”

    “还神神秘秘的?你和我表姐真的是认的姐弟?”她问我。

    “不然你以为我们什么。”

    “不是一对的?”她问。

    我笑了,说:“你怎么会那么想,你表姐那么大。”

    “这有什么啊,她之前谈的就比她小好几岁,后来没谈成。”

    “哦,小很多吗,是干嘛的?”我来了兴趣。

    夏拉道:“我也不知道是干嘛的,反正也是单位上班的,也经常来这里,后来就没见过了,表姐说分了就没见过。”

    “什么时候啊?”我又问。

    “你是不是对我表姐感兴趣啊你?”

    “随便问问不行哦。”

    “你喜欢我表姐?”她逼着问。

    “不喜欢。”我夹着菜。

    康云做的菜挺好的,手艺不错,比我做的好吃。

    “这是我表姐做的吧?你会不会做菜?”夏拉问我。

    “会,但没这么好吃。”

    她端起酒瓶给倒酒,我问:“你有吃饭喝酒的习惯啊?”

    说道:“我表姐要我好好招呼你,不能怠慢,所以我才喝。”

    “好吧,谢谢你啊,我自己来就行了。”我自己拿着另一瓶倒酒。

    两人碰杯,她一口就喝完了一杯,说:“甜的。”

    我看了一下酒瓶:“是甜型的。”

    “为什么,我以前喝的葡萄酒都是苦的。”

    我笑说:“那是干红。葡萄酒按甜度分为三种,干型,半甜型,还有这种,甜型。”

    她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拿来看了一下,嘀咕道:“那么贵呀,那怎么开了这么多。”

    我没多管闲事问她什么事。

    她拿着手机给我看,是一条信息,是康云发给她的:夏拉,我没能那么快回去,她的脚伤得很严重,在拍片。好好招呼张河,不要骂人家啊。酒很贵,一瓶八百多,喝不完存了也不好喝,能喝完就尽量喝完。

    我也嘀咕:“这么贵。”

    “这么贵还开了两瓶,我表姐是想和你一人喝一瓶是吧?还说你们没什么,我看你们就是有什么!”夏拉说。

    “真没什么,不信算了。”

    我的手机也来了信息,同样的,是康云发给夏拉差不多一样的信息,不同的是她叫夏拉好好招呼我,而跟我说的是抱歉,让夏拉代我招待你,不要见怪。

    我回复:言重了康姐,你忙你的,不用操心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