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心理不平衡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们来到了那个包厢门口,我着急的催促大堂经理:“快点快点。”

    谁知她插进去了钥匙后,说:“拿错钥匙了。”

    我有种忍耐度达到极限临界爆发点的感觉,说:“快去拿,不然我就踹门了!”

    我的口气不好,她听了也不爽了,瞪了我一眼,慢腾腾的走下去,我着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她下去了足足五六分钟才回来,慢腾腾开门,完全不理会我的催促,看来,处事还是要多为他人着想,她从之前的焦急热心帮助变成了现在的不想帮助。

    拧了几下后,她说:“里面反锁了。”

    “反锁了!那我只好踹门了!”

    “只要你赔钱。”大堂经理说。

    “赔就赔吧!”

    我退后两步,冲去一脚踹开了门,包厢门是木板门,不结实。

    只见里边,贺芷灵开开心心的坐在那个满脸荡笑的刀哥身旁喝着酒。

    当我踹开门后,一大群人都停止了喧闹,看着我。

    刀哥先站了起来:“我艹尼玛戈壁,想死了是不是。”

    他身后的一群人也都站了起来。

    糟糕,要是现在被揍一顿,我可惨了,进来之前应该准备点什么防身的武器。

    “都蹲下,都蹲下!”突然从门外进来一大群警察。

    是涌进来的,二三十人。

    “蹲下!要闹事是吗?蹲下蹲下!”

    警察把我按住蹲下,贺芷灵指着我对着带头的队长说:“那是我表弟。”

    带头的队长急忙吩咐手下让我站回来。

    我站了起来,这怎么回事?

    “琳琳,没事吧?”带头的队长国字脸,一脸正气。

    “队长,他们强行把我带进包厢里喝酒,勒索我,后来还抢了我钱包!”贺芷灵突然和带头的队长说。

    队长问蹲着的刀哥一群人:“怎么回事?”

    我明白了,贺芷灵和队长是熟人。

    刀哥是混江湖的人,马上知道怎么回事,急忙说:“警察大哥,没那么回事,我们就玩玩,什么抢钱包,没抢钱包,我们喝酒开心呐。姐姐,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您身份高贵,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们吧。”

    贺芷灵板起脸,冷冷道:“他抢我钱包,还想抢我手机,就在他口袋。”

    刀哥皱起眉头,掏了掏自己的包,竟然真的掏出一个女士钱包,他大吃一惊急忙松手扔在地上:“不是!这?我没有。”

    “带走!”队长发话。

    “是。”

    刀哥喊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这帮小弟都给我作证,没有抢没有偷。”

    “这帮?小弟?黑社会非法集会是吧。全带走!”

    “冤枉啊我们不是啊!”

    他们全被带了出去。

    我愣愣的在一旁看着。

    队长捡起了钱包给了贺芷灵:“没事吧。”

    贺芷灵接过钱包放回包里说道:“没事了,把他们关一个晚上就放了吧。别打啊。”

    “行。有空回去吃吃饭,别整天忙着。”队长拍了拍贺芷灵的背。

    “我走了。”队长走了。

    威风凛凛。

    我看着过道外面,聚满了看热闹的人,那个大堂经理站在门口,看着损坏的门,表情尴尬看着我,叫我赔也不是不赔也不是。

    只是我踩烂了人家的门,不赔钱也可能是她垫着赔给老板,我掏出卡:“我赔钱。我没现金,刷卡可以吗?”

    贺芷灵过来问:“多少钱?”

    “我也不清楚。”大堂经理小声说。

    贺芷灵拿出五百块钱给了大堂经理,大堂经理拿了后还过来三百:“太多了,两百可能就够了。”

    贺芷灵转身就走了。

    大堂经理塞那三百给我,是的,换个锁而已,不用那么多,我拿回了三百,原谅我的自私小气。

    我小跑追回贺芷灵身旁,把钱塞她包包里。

    下楼的时候,我说:“想不到你还真有手段。”

    “你想说我对付他们的手段狠辣,对吗?”

    “不狠辣,不过还是有点什么。就是觉得没必要,不惹事就行了。”我说。

    出了外面,一阵冷风吹来,我直打哆嗦,等车的时候,她说:“想测试你对我这个领导有多忠心而已。”

    我心里不爽了,他妈的你装醉钻进去跟人家喝酒玩,我还当你喝挂了被人掳进去折腾了,怕你受欺负,你却好啊,搞了那么多飞机让我在外面急得跟傻x一样,竟然只是为了测试我这个下属对上司的忠心程度。

    我原本想开口骂的,但想想,忍了。

    “怎么,不高兴啊?”她问。

    “换谁谁高兴?你是不是当我傻子,这么玩我?”我怨愤道。

    “看不出来你对我还挺忠心。”

    “你,你觉得你这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测试我,很好玩吗?”我气了。

    计程车来了,她上了车,叫司机直接走了,连个拜拜招呼也不打。

    我傻愣了一会儿,就这样扔下我了?这没心没肺的女人,还以为大家一起上车一起走,就这么抛下我了?

    你逼着我请客,吃了我三千多,然后还搞个什么测试我的忠心,走的时候还抛弃了我,靠,早知道拿了她那三百,也让我心理平衡一点。

    计程车来了,我上车后,司机问我去哪。

    我却不知道我去哪。

    是啊,是不想回去监狱了,那能去哪,只能找王普了。

    翻出手机看了看,然后给王普打电话,去了王普那里。

    刚才进来的警察队长,带了那么大群人,威风凛凛的国字脸,和贺芷灵看起来是很熟悉啊,还说‘有空回去吃饭,别整天忙着。’

    听这话,不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不会这么说。

    回去吃饭?

    难道是贺芷灵现在的男朋友吗。

    到了王普那里,见到他后他一闻就说:“喝好酒吃好东西不带上我!”

    我说:“请领导吃饭,哪里方便带上你。”

    “美女是吧?是不是美女?什么上司,借口!就是美女,别骗我!”他咄咄逼我。

    “是美女,是帅哥,是大肚子上司,是肥婆,你怎么猜得到。”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扔给他一支烟。

    他靠近我闻了闻:“我鼻子很灵的,你身上有香奈儿5300的味道,一定是个有钱的高贵女人,说!老实交代,是不是美女?”

    我大吃一惊:“这样你都知道?”

    我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全是火锅味和白酒味,哪来什么香水味?

    “是约会的美女,不是你什么领导吧?”

    我不说话,不回答。

    “沉默是吧?那就是代表默认了,小子,请美女喝酒约会,这是可以的,不带上我,也是可以的,但是你骗我,就不诚实了。”

    我只好说:“她是美女,又是我领导,这我没骗你。算你厉害。”

    他大笑起来:“哈哈,骗你的,哪里闻到什么香奈儿5什么00的味道,哪有这款香水,你这人不行啊,随便乱问你都招了。”

    “狡猾!”我骂道。

    “是大美女吗?有没有谢丹阳美?”

    “我发现你这人对美女的记忆力真好啊。才见过一次就记住人家名字了?”

    “废话!她还说介绍女朋友给我,到现在连人影都没一个。说到这个,我突然想到你的。你的,李琪琪。”王普看着我。

    “你给她我的新号码对吧?”不用猜,一定是王普。

    “忘了。不过她找了我一次,好像是我给她的,好像我说你换号码了她说你已经给了她,是你自己给的,既然是你自己给,这么说不是我出卖你的。”他绕口令一样的说道。

    我自己也给弄糊涂了,是我自己给的还是王普给的李琪琪我的新号码?

    如果是我自己给,那没什么,如果是王普给,没经过我的同意就给了,这就代表出卖,意义不同了。

    可他真有本事,他这么一乱绕,把我自己绕糊涂了,我说:“看来心理学这门课程你比我研究得高深很多,让你这么乱绕一通,我自己都不清楚是不是我给的。”

    王普岔开话题,引诱的说:“我想告诉你一个天大的不好的事和天大的很好的事,想先听哪个?”

    我问:“天大的?什么天大的,只要你没死,事情都不算大。随便说哪个吧。”

    “这两个天大的事,每个让你听了你都跳起来。”

    我心急了:“那你说啊,先说好的!”

    “好的就是,这个月公司盈利了不少,钱回账了不少,明天就让吴凯把数据算出来,就可以分钱了。对你这种大老板来说,可能不是太多,你不会跳起来,但对我来说很多了,我会跳起来,大概一人三万左右。”

    我确实差点跳起来:“有那么多!”

    “对,不过现在公司还要继续投钱,你是选择继续滚下去呢,还是拿钱呢,我可说了啊,这股份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双方的投入多少股份比例会变的。”

    “投呗,我现在也不急着用什么钱,你不是说还想拉股份吗?”

    “行,那给你再入下去。我会给你一张详细的财务的报表。”

    “行了行了,我相信你,我不想看。”我说道。

    “感情归感情,公司的事归公司的事,必须要看。”他说。

    “好吧。你说下一个,天大的不好的事。”拧不过他。

    王普却故意停顿,看着我,说:“别激动啊。”

    “你说嘛。”

    “别发脾气啊。”

    我说:“你他妈说不说,等下你说我还不听了。”

    “那我还是不说的好,省得你发脾气,你操心。可能还惹事。”

    我冲上去抓住他衣领:“你他妈的存心吊我胃口是不是,快点说!我不发你身上,我保证不发脾气行了吧。”

    “那你松手啊!”

    我松手,回到位置上坐好。

    王普整了一下衣领,说:“李琪琪来找我,买了一些送你的东西拿来我这里,说是你出来找我了,让我转给你。我看她嘴角,眼角,都有伤,我就逼问她怎么了,她开始不说,后来被我一直问,才说是因为找你被家人打了,而且很严重,走路都瘸了一样。”

    我一听到这个,脸色突变,如鲠在喉。

    李琪琪,因为找我被家人打了?还打到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