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奢华而又张狂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已经凌晨两点钟,我送走了王普几个。

    王普说:“好过瘾啊,你干的这工作,玩得跌宕起伏的。”

    “过瘾个毛,我也是被迫的。”

    “是啊监狱那么多女人逼迫你,我真想进来帮你承担一些,记得下次招男的给我打电话。”

    我推走他:“滚吧,王老板,好好干扛啤酒箱那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吧!记得买烟啊!”

    “去死。”

    送他们走,然后回到病房,徐男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我问她怎么了。

    她说:“看来人真的是不能为了一点**干见不得人的事。”

    我马上问:“男哥是不是有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她狠狠看了我一眼说:“没有!睡觉!”

    她躺下去了,转过身去,却没有打呼声,我知道她在想事情,估计看到了姚图图这样子,兔死狐悲,她生怕她和指导员这帮人在监狱里搜刮女犯人这件事被捅出来,那她也完蛋了。

    唉,如果徐男真的完蛋,我也感到很可惜,可我也帮不到她,当时她劝我要钱,我还反过来劝她不要再碰这些脏钱,徐男口口声声说没事,呵呵,没事,这天底下的事情,如果想别人不知道,除非己莫为。

    只是,以指导员监区长那些人的本事和背景,想要挖出这一层哪有那么容易。

    我没有把手机那个证据交给派出所所长,因为我怕一旦他联系到了监狱方,监狱方动用关系把事情压下去,就完了。

    那个证据,我要交给雷处长或者贺芷灵。

    实在困得不行了了,一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

    我趴在床沿,感觉床都在转动,就沉睡了过去。

    感觉有人在捏着我的脸,我的嘴,我伸手打了打,困得不想动。

    突然,我好像梦见了吊死的吕蕾,还看到她的正面,吓得我当即一激灵醒了过来。

    只见薛羽眉伸手捏着我,外面已经天亮,虽然天阴沉沉的全是雾霾。

    我说:“梦到吕蕾,吓死我了。”

    “你那么怕啊?”薛羽眉问我。

    “我发现我,我们男的,有时候胆子比你们女人小很多。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我问她。

    “一个小时了。”

    “几点了?”

    “十点了。”

    “那么晚了!”我大吃一惊。

    “你昨晚,就是这么陪着我呀?”薛羽眉问我。

    “是啊,想去旁边睡,又怕还有人来找你弄死你。”

    薛羽眉笑了笑说:“谢谢你,傻瓜。”

    “傻个屁,哎徐男呢?”我回头看不到徐男。

    “她去打饭了,谢谢你们。”

    “不客气,我也是在帮我自己。是不是徐男都和你说了的。”我问。

    “是啊。”

    薛羽眉叫我靠近,我问她想干嘛。

    “过来呀。”

    我伸头过去,她抱住我的头亲了一下我的脸说:“谢谢你。”

    “说了不客气,你竟然占我便宜,我也占你便宜。”我也亲下去了。

    一个吻过后,她问我:“那部手机呢。”

    “我藏起来了,我没交给派出所,我要交给s法局的。我怕派出所联系了监狱方后,监狱的人把这件事给整的大事化无了。”

    “嗯。”

    打算一会儿后出去找贺芷灵,直接去她家找她,碰运气吧,就算见不到,我也不能把手机轻易交给别人。

    徐男回来了,提着粥,还有炒饭。

    粥是薛羽眉的,炒饭是我们的。

    我嘀嘀咕咕:“一大早吃这个,梗死人。”

    我喂着薛羽眉喝粥。

    徐男骂我道:“他妈的十点了,午饭太早早饭太晚,你怎么自己不去外面买。”

    “我靠你这家伙,我就说了一句,你骂我一大串。”

    “你就欠骂。”

    喂完了薛羽眉,我也吃饱了,我对徐男说:“男哥我出去一下。”

    “干什么去?等下监狱的领导估计会来。”

    “来就来呗。”

    “什么来就来呗,来了见不到你,我不被骂死啊!”

    “我有事,真有事。”

    “你能有屁事你!你除了找女人你还能有什么事?”徐男骂着我。

    “好了好了男哥,男爷,我是真有事,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就回来!”我跑出去。

    “快点!别整死我了!”

    “知道了!”

    上了楼,往楼顶处,在通风孔那里爬上去拿了手机,然后拿好下楼出去了。

    打了一部的士去贺芷灵小区。

    轻车熟路,到了那里按号码,希望她会在家吧。

    如果不在,我就缠着骗着保安要业主的号码,要贺芷灵的号码,送烟我也要弄到号码。

    没想到她竟然在家,通了之后她问我是谁。

    我急忙说:“是我啊。”

    “你?你是谁?”

    老子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我是你家张河!我是张河。”本来想开口说你我是你家张河张大爷,但心想她可是我上司,急忙改口。

    “什么事?”

    “急事汇报!”我急道。

    她在家按了开锁,门开了。

    旁边一个等着我的比我高的一表人才的男的,手上提着几盒子礼品,奇怪问我:“你是谁?”

    我奇怪的看着他:“你又是谁?”

    “你刚才按的门号,她叫贺芷灵,你说你是她家的谁?”他咄咄逼人问我。

    我日,是不是碰到贺芷灵男朋友了。

    我说:“你也认识贺芷灵?”

    “你真是她男朋友!她怎么找了你这么个小警察?”他开始愤怒起来。

    看起来是心里不平衡的愤怒。

    我急忙说:“大大哥我看你是误会了啊,我不是她男朋友,我只是她的手下,我要向她汇报一点工作上的事。”

    “你不是?你不是你刚才说什么我是你家张河?你叫张河是吧!”

    “是,我是叫张河,我刚才是想说,我是你家张河张大爷。不是我说我是你家张河,但是话没说完我突然想到她是我上司,后面的张大爷三个字没敢说。情况就是这样,你信吗?”

    “我不信!”

    “信不信算了。”我走向里面。

    他跟在我身后:“你什么时候和她好上的?”

    “都说了你误会了,真的误会了,麻烦你别问了好吗,我很烦,要么等下你自己问她,不过我有急事要找她,你先给我一点时间和她聊一聊,然后你是要问要吵架,我走了你随意。”我有些不爽了,这家伙很烦。

    “她怎么会看上你?”

    “是,她永远不会看上我,放心她也不会看上我。等下你可以核实,我真有急事大哥,求你了别挡着我了。”我给他一支烟。

    他一甩手,拍掉我手上的烟,我捡了起来:“生气有什么用。”

    “你承认了是吧!”他气恼道。

    “真不是。哎我不想和你说了。”我跑向那栋楼。

    在电梯里,他一直唧唧歪歪的问我是不是,问什么时候好上,问我对她做了什么事,问我怎么骗贺芷灵到手。

    我在电梯里,忘了扔了烟,只看着他双唇翻飞,气恼的他依旧在怒问质问。

    会不会等下发火拿起刀捅死我,想到监狱那些情杀的女犯人们,我只好说:“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吗,等下你可以问问贺芷灵,如果有,你揍我,如果没有,你让我好好跟她汇报工作我就走行吗?谢谢。”

    他不说话了,也掏出了烟,在电梯里烦恼的塞进嘴里,他浑身找不到打火机,我给他点了烟。

    他抽了两口,咳了两声,说:“既然是汇报工作,不能电话里说吗?不能去办公室说一定跑家里说吗?”

    “我有些东西要交给她。别问了好吧,我也烦了,等下你可以问贺芷灵行了吧。”

    他不说话了,沉闷抽着烟。

    贺芷灵男朋友,看来是贺芷灵男朋友了,是未婚夫吗?我心里有点酸,这厮看起来穿得人模人样。

    唉,我这种**丝,也只能去监狱里找女朋友去吧。

    电梯门开的时候,我们出去,一个阿姨捂着鼻子挥着烟灰走进电梯:“在电梯里抽烟,年轻人都什么素质。”

    我默默的扔了烟头。

    在贺芷灵家门口,按了铃,她开了门。

    看见是我们两个后,她惊讶了一下,继而开了门。

    贺芷灵走回客厅,坐在了沙发上,外面很冷,家里很暖,贺芷灵看起来很舒适,披肩流苏卷发,一身藏蓝色合体的衣裙,双腿平放在沙发上,露出涂着淡金色指甲油的脚趾,戴一副沉重夸张的民族耳环,奢华又张狂,招摇又浓烈,而这一切放在她身上,都搭配得恰到好处。

    “还穿得那么妖!还说不是!”那厮进来后第一句话就说。

    贺芷灵问他道:“你嘴里讲些什么呢?”

    博美犬一下子就扑到了我身上要我抱,一直跳上来。

    我抱起来它,然后旁边那家伙更怒了。

    “他是谁!”他指着我问贺芷灵。

    “我男朋友。”

    我愕然了一下,急忙对瞪眼看着我的那厮说:“不是不是!真不是,你们两吵架,关我屁事!别带上我好吧!”

    男的瞪着我:“小子,你,你!”

    他气得说不出话。

    “我没有好吧!是她乱讲的,你们吵架,别害死我啊!”我马上表清白。

    贺芷灵从客厅的玻璃桌底下扔出一张纸给他,“我怀孕了,这是b超结果,是我现在男朋友的。”

    我艹,这是要害死我啊!

    果然是我和贺芷灵去临县打胎的医院出的b超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