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离开这里吧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章冉,为什么要杀你?”我问薛羽眉。

    薛羽眉握住我的手,说:“监狱里,你看到的,已经够黑暗了,而你没有看到的,更加黑暗。我一直劝你早点离开,为什么你不愿意离开?”

    我叹气说:“我能去哪呢,你不知道我以前在外面工作,流离浪荡的,一个月两千块钱,房子租不起,吃也吃不好,被人看不起,女朋友还跟人跑了,提起来都心酸。”

    “我哪怕是一个月一千块,我是你也不要在这里。”

    “呵呵,你说的是,特别是经历过这件事,被吕蕾栽赃这件事,我感到监狱里的可怕,可怕的人,可怕的阴谋,不止是同僚们可怕,连我以为没什么力量已经被锁着的女犯们,都那么可怕。”

    “女犯们远远没有监狱的人可怕。你看过越狱吗?”

    我好奇问:“怎么,你也看过越狱?”

    “越狱那个苏克雷说,监狱的那些人比他们更流氓,只不过他们多了一个合法的身份。”

    “呵呵,我不知道别的监狱会不会好点,但我们这个监狱,的确有很多弊病和黑暗。”

    “所以我劝你快点离开。”薛羽眉劝告我。

    “行了,我该走的时候会走的,但我现在还不想走,我有些事,你也不会明白。”

    “你被她们控制了吗?”薛羽眉赶紧问。

    “没人控制我。”

    “如果没控制你,你为什么能在这里这么久,你和她们一样,也拿犯人的钱,是吗?”

    “你想到哪去呢,我是那种人吗!实话说,她们要逼着我要,我没拿过。”

    “那她们就应该要除掉你了。”薛羽眉说,看来她很懂这个监狱里面的游戏规则。

    “好了别为我那么担心了,说你的事吧。”

    “我还是从吕蕾开始说起吧。”

    “说吧,从她为什么要害你要杀你开始说,是不是和章冉和骆宜嘉都有关系?”

    “吕蕾为什么进来坐牢,你知道吗?”

    我说:“知道啊,故意伤人嘛。”

    “她为什么伤人,犯罪履历是不是写着她因事纠纷故意伤人?这因事纠纷,并不是她们说的因为嫉妒羡慕,而是,她在排球队的换衣间卫生间里吸毒被那个队友发现。”

    我问:“所以她为了前程要杀那个队友?”

    “也算吧,那个队友至始至终不敢说是因为看到了她吸毒才引起的争执,吕蕾警告她说如果说出去,就杀她弟弟。”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我急忙问。

    薛羽眉说:“监狱里的管教不会对我们犯人的身份感兴趣,而我们犯人,每天那么闲,对什么都感兴趣,吕蕾她自己跟别人提起过,女人嘛,都是藏不住秘密的。”

    “哦,然后呢?”

    “然后,然后她为什么要和骆宜嘉一块杀我了。”薛羽眉咬牙切齿。

    “对,她为什么那么听骆宜嘉的话,骆宜嘉叫她杀你她就杀。连自己所谓的自由,被处分,甚至命都不顾了。”

    “吕蕾从来没戒掉毒瘾,而且毒瘾很严重。”

    我吃惊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毒瘾很严重,从来没戒掉?难道说,她在监狱里,还能吸?”

    “骆宜嘉也是吸的,她知道吕蕾也是,骆宜嘉能弄到,她把吕蕾拉到她手下,替她卖命,替她做打下手。”

    “骆宜嘉也是吸毒的?她怎么弄到?”

    “怎么弄到,如果监狱里没有一些败类,她会弄到吗?”

    “好吧,我承认是有些败类,但有没有像你说的那么严重,骆宜嘉怎么能弄进监狱的?”

    “至于怎么弄进监狱,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我见过章冉,给过骆宜嘉。那次在劳动场,我和丁琼她们上卫生间,去了后,我拉肚子,丁琼她们就到后边等我,因为卫生间后边有个小窗,有阳光照下来,她两去晒太阳。当我解决完了要离开的时候,骆宜嘉和吕蕾,还有管教章冉就进来了,她们检查了几个位,没发现人,而我在最里面的位置,她们没检查,因为我们都是必须三人一起行动,当检查到后面时,就理所当然的觉得最里面的位置也没人。当她们检查完了觉得卫生间没人的时候,我听到她们的声音,我偷偷的看过去,就看到章冉偷偷塞给了骆宜嘉一小包很小很小的白色粉末的东西。我马上想到是那些,结果我看到,骆宜嘉和吕蕾就在那里整,我就肯定了是毒品。让我不敢相信的是,竟然是章冉拿这些东西给的她们。之后她们就离开了卫生间。在之后,我走到后边,叫上丁琼她们,出去劳动场后,骆宜嘉看到我们几个从卫生间出来,就傻眼了,她就判定,我刚才就是在卫生间里面,估计可能我已经知道了她们的事,但是她并不肯定。”

    我听得觉得都不是真的了,章冉,一个沉默寡言不说话的平凡份子,如何愿意给她们带这些玩意?她不知道这是要掉脑袋的大罪吗?

    “你也不相信是吧,我当时看着我都不相信。之前我和骆宜嘉只是说因为拉帮结派斗殴,而到了那一次开始,我不得不处处提防她,我觉得她会害死我和丁琼她们,而且是不惜一切代价,可我不能和丁琼她们说,她们不经吓,一说她们会怕的到处说出去。但那时候,骆宜嘉也只是猜测我听到了看到了她们做这事,并不肯定,所以她没有狠下心来。真正要害我的一件导火索的事情是,我知道了她们之间的一个见不得人的事情。”

    “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忙问。

    “原本我就对骆宜嘉和吕蕾还有章冉有所提防,每次看见她们,我都很注意。那天在放风场,她们坐在放风场的楼梯口上,而我和丁琼她们是在放风场的操场上。我见骆宜嘉她们指着我们说话指指点点,后来看见她下楼梯口到角落处,那里一个穿着管教制服的,就是章冉,我生怕她们聊一些对我们不利的事情,就偷偷的过去听,她们在角落,我就到楼梯口边侧那里假装做运动,走步,走到边侧,听到了她们角落一侧的对话。当我到了角落一侧,偷偷看过去,见章冉从口袋中,偷偷拿给骆宜嘉一部手机,骆宜嘉按着手机边说‘这死鬼,一个月了还不来,要渴死老娘吗?’,章冉说‘他不来,你就再加另一个人’,骆宜嘉说‘这附近哪还能有什么男人可以加的?’我就判断,章冉给骆宜嘉用手机软件加附近的男人聊,然后让章冉出面,装成是她男朋友来探望她,解她的饥渴,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真实的。这一次,我证实了骆宜嘉和章冉确实是一块的,所以我很怕一些帮着骆宜嘉撑腰的狱警,我怕她们串起来害我,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本来要偷偷的离开,打算有些事假装不知道的好。结果,丁琼那孩子,跑过来我这边突然拉住我的手问我在角落这里做什么。就被骆宜嘉和章冉发现了,这次后,她们一定像是心里卡了一根刺一样,不除去我不行了。监狱里很多很多犯罪违规的事,只是因为监狱不重视不当事,所以犯人们没地方可以举报,但如果举报找对了人,或者是在监狱里有帮着犯人撑腰的人,那么举报就很有用了。她们知道你庇护我,如果这事儿我跟你说了,再找到证据,她们就完了。所以,她们要在我还没能有机会整死她们之前除去我。”

    薛羽眉说得对,这如同古代的官场,皇帝替你撑腰的时候,讨厌你竞争对手的时候,你干掉竞争对手容易,可如果他的心向着你的竞争对手,你想要对皇上进言干掉他,就得小心你自己反被将一军先被干掉。这无关犯罪,甚至很多连犯罪事实都没有,你赢不赢只因为皇上向不向着你。

    我叫停:“等等,你说的都很合理,可你说的,带货品进来?带手机进来,怎么带啊?”

    “张管教,不是不能带,是你太老实。有很多办法的,例如货品完全可以放在烟盒里,一条烟谁会一根根的抽出来查?至于手机,你能弄进来一次,不上交,以后都可以在里面用。”

    “你说的倒也是,可是监狱里屏蔽信号的啊。”

    “有能屏蔽信号就有能破解信号的软件。我们以前监室的女孩,自学编程成为黑客,十八岁侵入银行网站内部盗取两千万。她可以让人拿着零件一点点塞进来折腾成一部和外面联络的工具。”

    “神人啊!”我叹道。

    薛羽眉让我给她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轻声说:“干脆把这个女孩的事情说完吧,这个女孩,用这部联络工具,联系上了一个黑客网里的几个专门通过诈骗侵入的方式获取银行大额资金的黑客高手,那些人用一笔巨额资金把她弄了出去,有钱就好使,美名其曰因病监外执行。只要有钱,就能有各种特权。她出去后,和那些人租了一个步行街旁边的铺面,装修成一家假银行,就是可以把内外装修弄成国有银行,不仅柜台设计像正规的银行,还有显示屏、叫号机等,甚至柜面上都安排有穿着貌似银行统一服装的‘职员’在办公。一些储户进来后,一看眼前的场景,就以为是正规的银行。这个假银行没有任何金融资质,以高额的贴息款诱惑市民来存款,短短半年就有两千多人上当受骗把钱存进这个‘银行’,涉案金额二十个亿。这个女的本来就打算只干半年,她在从海南偷渡国外的时候,遇上十年不遇的台风,船翻了,人被救了被抓回来。现在也在我们监狱,无期徒刑。”

    监狱里的高手实在是太多了,她们的脑子都是怎么长的?

    我叹气,人比人气死人,都说人有一得,上帝忘了给你打开这扇门就会给你留着另外一扇窗,监狱的很多犯人,都有挣大钱的大本领大本事,我他娘的却只会给狗洗澡,给猫洗澡,我的女朋友给别人的狗洗澡,洗来洗去洗成了给别的男人洗澡,我学了个心理学还连什么叫本能都不知道。

    上帝派我下人间,一定是派我来凑人数的。

    我说:“好吧,继续说吧,说到哪了?”

    门外有走路的声音,我急忙说:“先别说,好像有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