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7章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你做心理辅导帮助了很多女犯,还有一个要自杀的女囚。有一个姓凌的小管教,带着很多管教来找我,说你一定是被冤枉的。她们说,你上次救了一个要自杀的女囚,监狱还没给你奖励。还有很多你的同事都帮你说话。”

    小凌?是d监区的小凌。还有徐男,朱华华她们,她们帮我说话。

    “我也相信,你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我心里一颤,这句话从雷处长的嘴里说出来,是和朱华华说出来不一样的,雷处长是盖棺定论的那个人。

    “谢谢首长!”我几乎是感激涕零。

    “我是对事不对人,你不用谢我,谢你自己。”

    “谢谢首长的信任。”我还是表达了心中的感激。

    “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哦,谢谢你的芙蓉王。”他反而谢谢我。

    不是,就这样我没事了?让我回去了?

    我站起来,可是我想到这事难道就真的没有了吗?还有那个骆宜嘉,妈的一心想要弄死我的骆宜嘉,她诬告我,难道也不查一查吗?

    到底说不说的好。

    说,不然的话,我这亏不是白吃了。

    我转头过来,说:“首长,我能不能提一提栽赃我的人?”

    “这事我们会处理,你回去吧。”

    会处理?怎么处理?提一下也不行吗?让我说说还能提供点什么线索。

    雷处长看我傻愣着,说:“看你表情,是很不满意我的回答。”

    “哦,是有点。”我说。

    “这星期内会有结果。好人不会被冤枉,坏人不能放她走。”他给我答复。

    原来,雷处长已经在办了,我说:“谢谢首长,那我可以先回去了吗。”

    他摆摆手。

    我对他说声谢谢首长,再见首长,出了外面下了楼。

    看着冬日高挂的天上太阳,湛蓝的天空,心情好了,呼吸了两口空气。

    真舒服。

    不冤枉好人,不放走坏人。

    如果当官的都做到能像雷处长这样,那么,一定会天下太平,监狱空虚,让我们这些管教狱警无事可做,每天坐在办公室睡大觉,那才好呢。

    我是好人,是的,朱华华说我是好人,雷处长也说我是好人。

    不过,我去的这一趟,雷处长居然也不提起过犯人家属拉横幅,记者来采访,家属被抓起来的事情呢?

    管他呢,有些事是不该问的,也不是我能问的。

    就这样解脱了,真好。

    回到办公室没多久,指导员的电话就来了,叫我过去一趟。

    艹,知道我没事了,这时候你找老子了,我有事的时候,怕惹事上身憋着脸一句话也没和我说。

    “小张,来来来,坐坐。”她客气着道。

    “呵呵,谢谢指导员,我不敢坐。”我也客气着说。

    “很多人都说小张你这次摊上事,我一直和她们说,你是清白的,不会有事,你肯定不会有事。”

    真是假的可以啊。

    我有事的时候,康云你撇得最好不认识我一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唉,没想到我们b监区,这事情闹起来啊,还真是麻烦。我叫你来,是想和你说个事。”

    “什么事,指导员?”不知道她又要干什么了。

    “雷处长这几天因为查这个事,会经常找你是吧,那有些事,该说的,不该说的,我想你也知道的。”

    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她讲话总是拐弯抹角的,我就问:“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

    指导员坐在我面前,笑吟吟说:“小张啊,你看啊,比如你是个初中生,班主任让你做这个班长,让你管好带好自己的班。然后班主任不在的时候,学生们闹成一片,甚至还有在教室里打架的,好不容易大家把他们分开,但事情过后,班主任来了,你觉得你这个班长,要不要把这事情报告给班主任呢?”

    “同学们打架,当然要报告了,不然日后他们又打起来呢?”我说。

    “啧啧啧,小张真是个正直善良的孩子。所以我说小张你是好人,吕蕾自杀这事情,一定是冤枉你,栽赃你,和你没关系的。小张啊,虽然你想做好人,但是好人很难做的,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个班长如果把同学打架这件事告诉班主任,那么打架的同学会不会恨你?还有,其他同学也会说,这班长真是个打小报告的小人,这么点事也要向上面报告,那同学们还会不会拥戴你?最关键的是,班主任知道了他不在,班里却发生了这种事,他会怎么想?”

    我看着指导员,不知道她到底几个意思,我说:“班主任会怎么想?”

    指导员徐徐的说:“班主任他不会想你对他没有了隐瞒你就有功劳,他会想,就这么点事你这班长都管不了?不说还好,他这个班主任可以置身事外,可你说了这个事,你让他如何处理是好?他又怕你把这事也说出去别班的人知道,也怕学校领导知道了会责罚于他。他会最有可能的就是说你是班长你管不好,把你惩罚,而且学校领导也会惩罚班主任。如果闹出去,学生家长找到学校,那就更加严重。然后我们得出最后的结果,就是班主任会不喜欢你,你受到了惩罚,同学们也不拥戴你,总之,你这个小报告,得到的全无好处。”

    人生果然处处是权谋。

    我看着指导员,说:“指导员,您的这个故事我明白了,但是用这个故事说给我听,是什么意思?”

    “我们监狱之前不是有个女犯也自杀了,还有监狱里出了不少事,监狱里的管教们,狱警们,还有你,嘴巴那都是很严实的,是吧?”她盯着我。

    我明白了,她刚才说的那个初中生班长打小报告的故事,就是要告诉我说,如果我把监狱里发生的这些事报告上去,那么,大伙儿一起玩完。她举的例子,就是告诉我说,报告了这些事给s法局,好的没捞着,净捡着坏结果了。

    那些暴乱,也不能说是监狱的犯人们咎由自取,本来暴乱就跟管理息息相关,但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能解决得了的事情。可我不甘心的是,屈大姐那不明不白的死因。

    “小张啊,做人,两字,很难啊。人啊,用了一年的时间学会了说话,却一辈子都学不会闭嘴。还是那句话,有些事儿,就算知道了还是假装不知道的好,不然后果我们很难负得起啊。干脆说白一点吧,小张,不想死就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吕蕾这事,如果我们当中有人帮着骆宜嘉,你吃不了兜着走!”指导员突然狠起脸色。

    我默默的低下头,她说的是,如果她让其他的管教狱警们一起说见过我进去禁闭室打了吕蕾和骆宜嘉,那我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

    指导员又换上了笑容,笑眯眯走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说:“小张啊,你也知道,我们在监狱,都不容易,你是个聪明的人,你忙你拯救女犯人的工作,我忙女犯人管理工作,大家互相配合合作愉快。你现在是出去外面,工作也难找啊,何况是两份工资,而且啊,你如果要大家一起遭难的话,你也保不住自己了。搞得大家都没退路下不来台,只能一起完了。这又何苦呢?”

    我没想过要把屈大姐死啊监狱里暴乱重伤这些事上报给雷处长啊,这些事,莫非监狱从来就没跟管理局和s法厅上面的报告过吗?指导员那么害怕,想来是怕那不怒自威的雷处长啊。

    就算我把这些事报告给雷处长,雷处长来查,很难查得出来,因为根本没证据,证据全是监狱说了算。

    要女犯人作证,是不可能的。狱警管教基本都是她们的人,更不可能。

    我要报上去,又有什么用呢,万一查不出来,还不是害死我自己。

    凡事讲证据,我这么上去说几句无头无尾的话,雷处长就算想查,也很难查得出来。

    “指导员,我知道了。”

    她又说:“其实吧,小张,你要真是和上面报告这些事,我们也没什么好怕的。但查起来,会很麻烦。”

    不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不是真的能查出来,这看起来就希望渺茫了。

    “指导员,我不会报告的。你看我是这样人吗,指导员你对我那么好,给我募捐治病,给我多一份工资,还让我去你家睡,送我东西,对我好。我不会这样做的,我出去了也没工作了,家里都指望我工作还钱,指导员,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急忙说。

    “懂事最好了。回去吧,有事再找你。”

    “是,谢谢指导员对我的信任和照顾,谢谢。”我站起来说。

    “小张可真是个聪明孩子啊,回去工作吧。”

    这个笑里藏刀的女人。

    人生处处是权谋,人生还处处是陷阱,在监狱里更是了。

    看来,无论是哪个人,都不能轻易得罪。

    就这么个小小的骆宜嘉,还是个犯人,就把我折腾成这样了,如果我得罪指导员,让她有了除掉我的心,恐怕我就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脱身了。

    坐在办公室里抽着烟,我感慨着,做人真他妈的难啊。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