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3章 这就是人生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男人累积的情感,一块一块迭上后,也不一定是越来越稳固,但那些回忆就是会紧紧压住男人的心。

    所以当分手之后,男人宣泄感情的方式,也是如山崩地裂一样,排山倒海的涌出,像是狂喝三天三夜的酒,让自己醉到不成人样,在海边大哭喊叫,男人的泪是用爆发的,疯狂的,不可理喻且没有逻辑的喷发。

    当所有的巨石崩落,毁坏殆尽后,男人这段感情就宣泄完了。

    很快,很大。所以这就是男人可以很快的疗伤,然后投入另一段感情的原因。

    但是那些毁坏的巨石块,并没有真的消失,只是变成更细小的碎石而已,男人在很多时后,还是会看到这些碎石,然后惆怅起来,或者是犯错,就像是男人会不经意叫成前女友的名字,或者是带新女友去吃前女友喜欢的店。或者是在夜里看着窗外点烟的思念着,以前的情人。

    男人不是薄情,女人不是善变。巨石与沙粒,本就相同物质,只是不同形式。

    只不过,有一些唯物质的女人,或者一些特别花心的女人,不在此列讨论范围之内。说的唯物质和特别花心的女人这之中当然包含了我的前女友和王普的前女友。

    “你不想要我了是吗?”她伸手过来,轻轻抓住我的手指。

    像一只受伤了的小猫,渴望我的抚慰。

    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看着她那么难受伤心,伸手过去摸了摸她的头,这个动作,也就意味着我还是愿意接纳她,她扑进了我怀中。

    女性对于肢体语言的阅读理解能力,比男性高太多太多。

    “别哭了,脸都哭花了。”我想到了琪琪对我好的曾经种种,实在心有不舍。

    她擦了擦眼泪:“我找了王普,他说把你骗来这里。”

    “我就知道。算了,你喝点什么,点一杯咖啡吧。”

    “不喝。”她缩在我怀中,玩着手指甲。

    “好吧,那我们去吃点东西,我好饿,一早到现在没吃过东西。”

    “我带你去吃烤肉好吗?”琪琪征询我的意见,“你看你的这衣服,线头都出来了,买一件好不好?”

    对于这个温柔又谦让凡事不争而对我又好的女孩子来说,我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她,哪怕是觉得对不起她爸爸妈妈,我也好不舍得。

    “之前不是买了一件嘛,舍不得穿嘛。走吧吃烤肉,会不会很贵?”

    “两三百呀。”

    “好,我请你吃。”我笑着说,然后紧紧捏了一下她的手,“来开心点,别哭了。”

    “你不要我了。”她嘟起嘴。

    我亲了一下她的小嘴:“谁说不要了,走吧不说这些了,吃东西去。”

    她恢复了之前开心的模样,去吃了烤肉,高丽烤肉,什么都有棒子的痕迹,我俩心照不宣,都不再提我们之前提过的什么关于她爸爸啊分手啊我乱搞啊小朱啊之类的事情。

    或许,就算不提起,也在心里出现了阴影,只不过,对幸福的追求超越了这层阴影。

    吃完后,我买了单,也不是很贵,不到两百块钱。

    “难得出来,不到六点钟,我们去看个电影吧。”我说着,看见烤肉店外三个男的倚靠着商场楼层护栏,我看见那三个男的好久了,一直站在那里,时不时的看看我和琪琪。

    “张河哥哥,你有没有想我呀。”她问道。

    “想,上次出来的时候就很想了,算了,先去看电影吧。”

    我牵着她的手出了店门口,那三个男的对一个刚来的男的向我和李琪琪指了指。

    那个长得挺高的男的就看过来,我并不认识他,那么就是李琪琪认识的?

    李琪琪也看到了他们,看了看我,挣脱开我的手,有些尴尬的说:“张河哥哥,你先上去买票,我一会去找你好吗?”

    “怎么了?”我问。

    那几个是李琪琪的熟人?

    “你认识他们是吧,是谁?”我问李琪琪。

    “不是谁,你等我一下好吗,你先上去。”李琪琪有点怕。

    “谁啊?”

    那四个男的走了过来,三个由着后面来的那个男的带头走到我们面前,对李琪琪打招呼:“琪琪。”

    这时又出现了一个女的,高高的,打扮得有些妖艳,林小慧。

    李琪琪的闺蜜,那个把我贬得一无是处的李琪琪的漂亮闺蜜。

    “开云!琪琪。”林小慧过来了对他们打招呼。

    开云?开云哥?就是那个李琪琪手机上显示的名字,那个李琪琪家人给李琪琪介绍的男的,没想到这么帅,一身看起来贵气的衣裳,精致的发型,手中的是最新款的名牌手机。

    相形见拙,老子看看自己,牛仔裤的洞,手中的烂手机,不搭的棉衣外套露出一些乱乱的线头。

    还有穿到旧的发黄的运动鞋,我从头到脚的装备,跟他相比,如同街边流浪狗和养尊处优的金丝犬对比。

    我抿了抿嘴,感到了一层无形的压力和自卑,妈的,我有些紧张,手开始出汗,我想到柳智慧跟我说的,男人的自信就是最大的魅力,我很有魅力,很多时候,外貌本无用。

    “我们聊聊好吗。”他对李琪琪说道。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非常藐视,而他身后的三个男的,敌视一样的目光。

    林小慧更不用说了,这个性感漂亮的女人那种挑剔嫌弃厌恶的目光,电视上经常有的。

    我浑身不自在,把双手插进了上衣口袋,看着她们。

    “我还有事。”李琪琪小声道。

    “琪琪!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林小慧问李琪琪。

    “走吧我们谈谈。”叫开云的说。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开云哥,我们没有确定关系,只是家人要我们在一起谈。可是我和你说过,你人很好,可是我,我喜欢张河。”说完李琪琪看了看我。

    “我不知道你喜欢这个男的什么,你还把我当成姐妹吗琪琪?”林小慧牵住琪琪的手,用身子挡开了我。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他们。

    李琪琪说:“当然是好姐妹,小慧,你谈恋爱我从来没有说过你什么,可是我谈恋爱,你为什么要说我?”

    “我这是为你好啊琪琪,你看我谈的,都是什么身份,你看你谈的,难道你就愿意舍得开云,跟了这么个男的吗?他有什么好的呢?开云条件那么好,那么多女孩子巴不得,可是你……”

    李琪琪打断林小慧的话:“小慧别再说了,我知道开云哥条件好,可是我喜欢张河。”

    “琪琪,你听不听我的话了,你跟着这个男的会不幸福,他是农村的,家里也没钱,你知道吗。我一个同学的姐妹,嫁了农村一个没钱的人家,没有聘礼彩礼,车子也是女方出,连生孩子的钱,都是自己出,男的家里两个老人也不照顾她和小孩子。男的结婚后就经常开着这个车子出去玩。琪琪,条件对等很重要!”林小慧看来是不拆开我们誓不罢休了。

    我本来开始很生气,甚至想跟他们打一架,或者给林小慧一巴掌的,但后面想想,没必要,他们是为了李琪琪好嘛。再说,我打了他们,只会给李琪琪留下一个我气量狭小的形象,我走到了一边,抽烟,也不听他们说话,随便吧,我不想去说服谁。

    从心理学上来说,没有说服的说法,只有自己想通了的说法。

    以不争为争,才是最狠的招式。

    而且在男女感情中,见过很多男的试图说服一个女孩子跟自己,贬低对方抬高自己,各种方法,但很可惜,通过这种方法使女孩子放弃另外那个男的,很难很难。这种想要通过说服女孩子的方法大多只有一个结果:让女孩子觉得你有危机感,觉得你没有了自信,特别像我这样做的,李琪琪更会同情我,而他们只会把李琪琪推到我这一边。

    林小慧劝着李琪琪。估计是那三个男的是什么开云的朋友们,刚好看到李琪琪和我在这里,就给开云打了电话,开云也给了李琪琪闺蜜林小慧打了电话,于是大家聚在了一起。

    叫开云的走过来,站在我面前,那三个他朋友也上来,开云对他们说:“你们在那边等我一下吧。”

    他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烟递给我:“我叫开云。”

    我掏出了我自己的烟,说:“我叫张河。”

    “我知道你。”

    “荣幸。”我回复他。

    “你觉得,你能给李琪琪带来幸福吗?”他开口就是直接开门见山。

    “如果说物质,肯定是没你能那样给她带来幸福,只不过对很多人来说,幸福是心里的感觉,跟物质没关系。”

    “好像你和李琪琪的爸爸聊过天了是吧?”他在刻意提醒我李琪琪爸爸和我达成的协议。

    我说:“是,不过当时我说如果李琪琪找我的话,那我也没办法。我知道我不能给李琪琪带来物质方面的丰富,但是我也希望她能幸福。”

    “我替她谢谢你。”

    我心里涌起一阵反感,替她谢谢你,代表吗,她让你代表她了吗。

    “你可以走了。”他说。

    “如果我不走呢?”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随便你,可你不要忘了,你既然拿了钱,就应该会做事,不然有些后果,你承受不起。”他威胁我说。

    的确,我拿了钱,就应该做事,我已经答应了李琪琪爸爸,就算李琪琪找我,我也不应该和李琪琪肆无忌惮的出来玩。

    而且,他们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在z国这里大家也都知道,有背景有身份意味着什么。

    “好吧,但我想跟李琪琪说几句话。”

    “这个可以。”

    他们让李琪琪过来,李琪琪委屈的看着我,问我:“他和你说了什么,是不是要打你?”

    “琪琪,你看今天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下次好吗?”我说。

    “对不起张河哥哥。”她又开始哭了。

    “别哭,没什么的,你跟他们回去吧。”我想,琪琪的爸爸妈妈也都是支持林小慧和什么开云哥这么做的。

    “你不生气吗?”

    “他们都是爱你的人,而且你爸爸妈妈也希望你不要和我在一起。行了琪琪,我也不想惹麻烦,你回去也好好想想,我也好好想想,如果做不通家人的工作,我想你要和我在一起,很难,很难。”

    她眼泪往下掉。

    我笑了笑说:“走了别哭了!再见。”

    转身我走了。

    下电梯的时候我看了他们一眼,李琪琪低着头哭着,旁边的人劝着。

    这,就是人生,无奈而又现实到残酷的人生。

    再也没什么心情做其他事情,我买了一些东西,回了监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