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9章 学习擒拿术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躺在地上!你们两人一组的,有一个也躺在地上,平躺!”他要求道。

    我躺在了地上,然后众人按照他的吩咐,躺在地上。

    “另外一个组员,坐在躺着的组员身上,双手掐住她的脖子!你来,坐在他身上,示范!”他吩咐身后的一个女的。

    那个女的很高很壮,我提议说:“我能不能选她?”

    我指着朱华华,教官气狠狠的过来踢了我一脚:“请你奶妈来好不好!”

    我不说话了。

    那个高高大大的女的骑在了我身上,双手掐住我喉咙,卡的我呼吸不接,我说:“这是演戏,不要搞这么真实好不。”

    她却瞪着我,干脆加重了力气,我双腿乱蹬,双手也掐住她脖子,教官冲过来一脚踢我屁股上:“认真点!是不是不想学,不想学就滚!”

    我把那女的手挣脱开,咳了几声:“报告教官!这假戏真做,我受不了,会死!”

    “如果是真实的,你早就已经死了!”

    “我强烈要求换训练对象!”我坐了起来。

    那个女的瞪着我,我也瞪着她。

    “你有什么资格来要求我?”教官问我。

    我看他又要动武,躺了下去。

    然后那个女的双手又掐住了我的喉咙。

    教官道:“03年,我还在高中,还没考入军校,我们市里,男监狱,发生了一起一名杀人犯杀管教越狱的事故,杀人犯假装在监室里晕厥,当时的一名没有经验的新来的管教,没有向同事报告,开监室门进去后,就被躺在地上装晕的杀人犯绊倒,杀人犯就用现在你们同样的方式,将这个年轻的管教掐死,尽管杀人犯双手被锁链锁着,但还是可以用很多的方式杀人。杀了管教后,拿了管教的钥匙,逃之夭夭,一直到次年,罪犯才被抓获归案,闹得是整个市都人心惶惶。假如躺在地上的是你们管教,而坐在身上的越狱杀人犯,在已经被制住的情况下,管教们,想想,怎么把犯人反制住?”

    好多学员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什么反掐她喉咙啊,什么把她反下身去啊。

    “你们说的基本都对,但具体怎么操作?好,我来示范!”

    黄教官躺下让骑在我身上的那个女教官,骑在了他的身上,我马上爬爬爬爬到了朱华华面前躺下。

    朱华华看着我,不明白我在干什么。

    只见黄教官双手往头上用力一伸,骑在他身上掐住他脖子的女教官双手被撑开撑在黄教官双肩旁的地上,黄教官左手抓住女教官的左耳,右手抓住女教官的鼻子,轻轻用力,女教官就被反过来骑在了地上。

    好厉害!

    这先是借力弄开了罪犯掐着管教喉咙的双手,然后双手抓住罪犯身体上薄弱器官,轻轻用力,罪犯当即被掀下马来。

    黄教官站起来:“下面开始练习。”

    我赶紧的叫朱华华:“来啊!来啊!不然我会被那个女的弄死!”

    朱华华看都不看我,黄教官看到了我:“你什么时候跑到那里了?朱警官,麻烦你和他配合一下!”

    哈哈,这下有得玩了。

    朱华华说是,然后骑在了我的身上。

    我笑嘻嘻的问朱华华:“我很容易就能把女人翻身骑在身下,你信吗?”

    “老实点,好好学。”她警告我。

    看着她这副样子,我说:“我用这招,龙抓手抓住,然后她势必要双手捂住前胸,然后我马上。”

    我没说完的时候,因为双手是在随着说话示范,就不小心抓到了她,还很有料,非常有料,她果真双手抱胸保护,接着一巴掌扇下来:“流氓!”

    啪的一声,我疼啊!

    “我不是故意的!”我气道。

    黄教官走过来:“你们在干嘛在干嘛!你还不想学了是吧,不想学你滚回去!”

    我瞪着朱华华,妈的我又不是故意的,至于那么用力给我一巴掌吧。

    她也觉得下手有点重,说了句不好意思,捏了捏我的脸,然后用力扯了一下:“你脸皮怎么那么厚!”

    “痛啊!”

    她双手掐住我喉咙,我也不跟她客气了,既然是训练,就要搞得真实一点,我马上用刚才教官教的那招,弄开她双手,然后她整个人伏在了我的身上,接着我抓住她鼻子耳朵翻身骑着她,其中因为翻身用力过度,不小心就睡在了她身上。

    朱华华气得骂我:“流氓快点起来!”

    “哟,还挺舒服啊。”我嘻嘻说道。

    黄教官气冲冲的过来给我屁股踢了一脚:“烂泥扶不上墙壁!她们都练得好好的,就你这里有问题!其他的人给我练两次后,周五再来!你!练一百次!”

    “啊?一百次?”我郁闷了。

    他又吩咐朱华华:“朱警官麻烦你陪着他练,下周五如果他不过关,以后也不用来上我的课!”

    她们简单的练了两次后,那个黄教官就遣散她们走人了,教官们也撤了。

    顿时,训练场里,只有我和朱华华两个,我说:“你还那么认真啊,他走了,我们也走吧。”

    “不行!你要是下周过不了关,我还要被骂。”

    “骂就骂呗,他谁啊,那么嚣张?”我问道。

    “是监狱专门请来教授搏击技能的特种警察,得罪了他,就等于得罪防暴中心的领导,监狱的领导。”

    “得罪就得罪,又不能拿你怎么样,别那么认真朱警官,都六点多了,我很饿,麻烦你下来,我要去吃饭。我回去之后,拿着被子慢慢练哈。”我的肚子叫了起来。

    “不行!”她还认真了。

    “我靠你啥脑子啊你,你该不是那么认真真的要练一百遍是吧?你下来。”我气道。

    我还挣脱不开了我。

    我又说:“这样吧,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回来继续练。”

    “不行。”

    “我饿啊!你是不是不舍得离开我啊?”我问她。

    “你以为你是谁?”她还顶嘴了。

    “哦,我看你啊,八成对我有意思,爱上我了,然后不舍得我走,要不这样,我们先去吃饭,今晚你去我宿舍,我们在我床上练啊。”

    “我呸!”她用力掐住我喉咙。

    “你,你来真的。”

    我又用那招,她学乖了,把双手一抬,我就空打了,她的双手又掐住了我喉咙,我骂道:“是练习,你这样是什么公报私仇吗!”

    看起来朱华华有些生气,我也气了:“放开,放放开,不然我真的打你。”

    “死流氓!”

    我气喘不起来:“你要谋杀我吗。你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我双手直接从她上衣下摆处伸上去,一把握住她两个,然后她大叫一声收手抓住我的手腕要我拿开,她的上衣被我撩起来,白皙的腹部,还有米黄色的罩尽收眼底,我一个翻身将她骑在身下。

    然后我就不客气了:“你不是很厉害吗!”

    “你这个流氓放开手!”她用力要我把手拿开。

    “怎么了教官没教你如果男人抓住你这里,要怎么甩开吗?”

    她气得脸都涨红了,我说:“我何止抓你,我还亲你,我还要上了你!”

    说完我就舔了一下她的脸,然后亲上她的嘴,她刚才估计是懵了,现在,她的一只膝盖往我背部一顶,我一个前趴在了她脸上,她抓住我的手臂和下巴,一个反身坐起来,又把我给擒拿住了,干净利落。

    “痛!”我又喊了起来。

    “流氓,我让你耍流氓,耍啊!”

    “花姐求你放过我,我下次不敢了,很痛!很痛很痛!”我喊起来,肩膀要断了。

    她用力往上一推:“你还敢对我耍流氓,还亲我!”

    “不敢了花姐,好痛啊你先放手好不好?”我喊道。

    “流氓!”她骂。

    “不是不是,花姐,你那么漂亮,我想亲你也是情不自禁啊,你骑在我身上,我全身都来了那种感觉,情不自禁啊。就想把你给那个了。”

    朱华华松开了我的手:“说你流氓没错吧。”

    “是,我是流氓,但是流氓也只对漂亮女人动心啊,对吧。”

    她脸有点红:“少,少废话,赶紧躺下。”

    “还练?”

    “躺下!”

    我躺下来,她又骑了上来,我照练,这次她骑上来后,我发现她的脸红红的,害羞了啊。

    想到刚才抓她的那一幕,不自禁的就立了起来。

    她感觉到了:“你是不是,动了什么坏心思。”

    “是你太诱人了。”我说。

    “别说废话,给我好好练!”她双手抓住我喉咙。

    好吧。

    我一个反身压她在了身下,她的脸更红了。

    突然发现,这个英气袭人的朱华华,居然有那么柔弱漂亮如水的一面。

    我这次是真的情不自禁,亲了亲她的嘴唇,她嘴唇有点颤抖,有点紧张,轻轻闭上眼,双手推推我:“别,别这样,张河。”

    我又亲了她的脸蛋,然后亲她的睫毛,亲她的嘴唇,她更用力的推开我了:“张河,不要这样,我们不能这样。”

    我**上来了,我更是亲下去她的嘴唇,她呢呢喃喃:“不要这样,张河,快点下来。”

    不要这样?

    那就是要这样是吧。

    可想她没有什么经验,她的牙齿还紧张的碰撞在一起。

    当我的手托住她的脸,从她脖子处往下亲时,她呢喃着突然推开了我,站起来就跑了。

    靠!

    居然还可以这样,都已经快得手了,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

    女人的心思也挺难猜啊,都已经这样了,如果说她没有什么动情,那不太可能,但是说动情吧,到了这时候却还能跑了。

    怪自己还没有真正学会拿下女孩的本事,看来我的水平只能去勾引空虚寂寞难耐的监狱女犯,万年无男友的管教之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