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1章 两眼都直了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这还算是你们家哪门子的‘女婿’哦?

    算了,反正‘女婿’也是假扮的。

    我一个人走在街上,想着去哪里,这么冷的天,能有人陪着喝点小酒就好了,于是我马上又给王普打电话,这厮接了,说已经回到了市里,问我在哪。

    我说我也在市里。

    他说刚好,我们去江边吃夜宵烤鱼。

    这个点,吃夜宵太早,而且去江边,大冬天的要冻死人,我说:“换个地方呗,非要去江边吗,要冷死人啊。而且现在去,太早了吧。”

    “不早不早,我现在过去,你也过来。我们喝点小酒,那个地方有挡风棚,冷不死你的,放心。喝点白酒啊,全都热死了!”他说。

    “好吧。”

    一会儿后,我到了那里,找到了王普。

    江边烧烤街上,一个个红色的挡风棚,我和王普钻进了一个‘包厢里’。

    我说:“还真的不冷啊。”

    “我说了不冷啊。”

    “你嘴角咋了?玩亲嘴被咬的吧。”他看着我刚才被打的嘴角问。

    我一摸,是有点痛,我说:“下楼梯摔的。”

    “摔个毛线,是被女犯们咬的是吧。”

    “你别胡扯了王大炮,就我们两个吗?”我问。

    “还有吴凯和他女朋友。”

    “吴凯,谁啊?”

    “靠,就是那个和我一起干的。”

    “哦哦哦你那同学啊,你马仔啊。”

    “日你,你才是马仔。”

    我笑着说:“我是马仔啊,是监狱里打工的给领导提鞋子的马仔。”

    “他们两个去点东西,你要不要去点,这里烤生蚝和烤鱼,还有全盘烤鸡,好吃的很啊!全市找不出第二家。”

    我说:“不用不用,我刚吃过了饭。”

    “刚吃过了?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这里东西那么好吃。我们是要喝什么白酒?”他又问我。

    我端详着他,这厮越来越像个老板样了啊,一身看起来高档的休闲西装,戴着手表,金链,浑身上下透着有钱两个字,还有黑色的包。

    “你他妈的干嘛这么肉麻的看着老子?”他把菜单扔下。

    “我就是看你一副很有钱,暴发户的样子,你以为老子喜欢上你啊?老子又不是搞基的!”我骂他说。

    “暴发户个毛,我又进了几次货,钱都垫下去了,这什么手表,链子的,拿去卖了换钱进货。”他挥舞着手说。

    “多少钱?”

    “几千块吧。我点完了,你点。”

    “来鱿鱼丝吧,还有醋黄瓜。下酒。”

    “今天我请客,不要客气啊。”他大方的拍着胸口说。

    “我真不是客气,吃不下了。”

    他拿出一包烟发给我一支,是啊,我接过来:“软中华,看来你真是发达了。”

    王普说:“发达个屁,你跟那些人打交道,你不能拿着五块钱的烟发给人家吧。人家客户也好商店老板也好,如果是抽烟的,你递烟给他,不接吧觉得不给你面子,接了吧他又实在是抽不惯便宜的烟,没办法的。”

    “看来你小子领悟了不少做生意的交际规则啊。”

    “生活所迫。哎你怎么不找你那小妞了?”王普问我。

    我知道他说的是李琪琪。

    我跟王普说李琪琪的父亲找了我给了我二十万。

    “拿着啊,干嘛不拿!”王普一边弹烟灰一边说。

    “之前呢他借我的给我爸治病的钱十万我还了,没想到他拿来给我二十万,而且跟上次一样,是白给。”

    “白给个屁,这世上没有所谓的白给的。”王普说。

    “对,从心理学角度来说,的确是没有所谓的白给的。”

    “哦,你还提心理学,你不提这个,我都早忘了。话说咱班也就你干的工作跟心理学有关系了吧。”

    我说:“我和你说那个事,你跟我扯到其他地方。”

    “哦哦,就是说她爸爸给你钱嘛,他们拆散你,不讲道德,你还跟他客气啥。拿着花,拿来还钱,你不是你爸做手术欠了很多钱嘛,慢慢还呗。当然,最好是来投资我这里了,我给你算笔账啊,你要是再投资二十万,那你的股份就是……”他开始说这些起来。

    我假装很入迷的听着。

    在给我讲了一堆公司的事后,他又说:“不过我觉得你是有些舍不得那个小妞。”

    我叹气说:“谁会舍得,二十万换一个那么好的女孩,搁谁谁乐意。”

    “那你想怎么样?钱你拿了,而且你又说觉得自己给不了人家好生活。要我说,如果两人真的想要在一起,什么都是狗屁,什么好生活?开面包车租房子又怎么了,不都照样过日子。”

    我说:“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那你说,她就是乐意和我租房子过生活,那她妈妈她爸爸不让她跟我,我总不能,总不能要她和她家闹翻吧。”

    “闹呗,你不要参与其中,你看着办吧。如果她自己吵赢了来找你,继续耍下去,如果她乖乖的听了家人的话,那就算了。不过我是你的话,我就算是听了她爸换了号码不再和那李琪琪联系,我也要想办法让李琪琪联系到我。这就不能说你没有信用了,他说的是要你不再联系她,没说不要她联系你,而且她联系你,她爸还能杀了她不行?”

    “有道理。”我点头说。

    “行了不说了,好口渴,这点的东西怎么还不上!”

    吴凯牵着他女朋友回来坐下了,他女朋友甚是人高马大,看起来很厉害粗犷的像是水浒传母大虫那类。

    “小吴点了什么?”王普问了起来。

    酒菜终于上了,四个人边吃边聊。

    吴凯在他女朋友出去打电话的时候悄悄对我们说,他女朋友前天把他骗到她家里跟女方父母见面。

    吴凯是穷光蛋,家里没钱,但女方是三姐妹,而且家里也有些钱,可吴凯没打算那么快就结婚。

    他女朋友可不乐意了,说你们男人二十三四是小,但是她都快二十六了,等不起了。

    这女人二十六,的确是大龄了,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李琪琪和谢丹阳爸爸妈妈那么着急的原因了。

    只要过了二十五这个分界线,女方都会急。

    不过吴凯又说,好就好在他女朋友的爸妈比较通情达理,没要求吴凯给什么,但只有一个要求:上门。

    我靠,果然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都有一段藏于心里的苦事,快乐和痛苦总他妈的如影随形。

    手机响了,有信息,我拿出来看,是谢丹阳给我发的:张河,今天的事真是抱歉,让你跟着受罪了。

    我回复:没事,你们到家了吧,阿姨没事吧。

    她马上回复:没事,发了一下火,我们劝了一下就好了,不好意思走的时候也没和你打招呼,那时候都在生气。

    我回复:没关系,正好我那时候过来找我朋友。

    她问:你找到朋友了吧,真的不好意思。

    我回复:找到了,在市江边烧烤街,很近。真没关系的,那我先忙了。

    王普看着我摆弄着手机,吴凯和他女朋友又在卿卿我我,骂我道:“妈的好不容易和你喝个酒,你就拿着手机玩啊玩,日,快点喝酒,别再玩了!”

    我把手机放下:“不玩不玩。”

    “再弄手机,自罚一杯!”他还干了。

    靠,这二两一瓶的小白酒瓶,我们干了八小瓶了,一人两瓶,吴凯和他女朋友酒量也非常了得啊。

    谢丹阳还是很懂礼貌的,她这么跟我道歉,我倒是不好意思了起来。

    我这‘女婿’,,还叫人揍了几下,她给我这么抱歉的道歉,我也就心里舒服了。

    又叫了四支白酒。

    我感觉有一点点晕:“我有点晕晕的。”

    “我们玩骰子。”吴凯女朋友建议说。

    玩了四把,全是我输,一次半杯,我输了两杯。

    我看着这两杯白酒,耷拉着苦瓜脸:“妈的我不玩了。”

    王普笑着说:“命背不能怨别人,少废话,先喝了再说!”

    吴凯指了指我手机:“你手机响了好久了。”

    王普把我手机作势要扔掉:“玩得刚开心呐,别接电话了。”

    “是谁啊,帮我看看,我不接,如果是家人的我就接。”我说。

    “你先喝完,我就给你手机。”

    “不行,先给我手机。”

    “尼玛,想耍赖!先喝完!”他们联合起来一起逼我。

    妈的两杯白酒。

    王普笑着说:“不喝也行啊,你可以找外援,如果有人帮你喝的话,要不你求我,我帮你喝一杯,等下我输了你也帮我喝。”

    我手机还在响着,我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就要拿桌上的酒杯。

    “我帮他喝!”竟然是谢丹阳的声音。

    我他妈的喝多了吗。

    我回过头,果真是谢丹阳,她俯身下来,胸贴着我的背,拿走桌上的白酒,一口闷喝完了。

    桌上的几个都目瞪口呆看着谢丹阳。

    王普愣了一下,问谢丹阳:“哎美女,你走错地方认错人了吧。”

    谢丹阳自己拿着个凳子坐在我身旁,扬着手中的手机问:“怎么回事,不接电话?害我一直找,还以为你骗我。”

    我指了指在王普手里的我的手机:“我玩这个骰子输了,我不喝酒就不给我手机,我没看到,不好意思啊。”

    王普把手机递给我,看着谢丹阳,两只眼都看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