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3章 找不到突破口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丁琼坐了下来,我走到她旁边:“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喝了一口茶,然后突然才想起这是给她倒的,我急忙给她递过去:“不好意思哈。”

    她看看,然后接过去,在手上转着,“我找你,是,是想。”

    “求我什么事?”我问。

    是选拔女演员的事?还是她想我?难道是真的心理有困惑有疾病?

    “是不是有什么想不开的?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你怎么这样子呀。”她有点不高兴了。

    “好了好了和你开玩笑的了,快点说啊什么事,你要急死我!”

    “是薛姐姐的事。”

    “薛姐姐?薛羽眉?”我问。

    她点点头。

    “你找我谈薛羽眉,谈她什么事?”我问她。

    “她被关禁闭了。”

    “我知道啊,她在操场上打群架。”

    “可她不是故意踩到骆宜嘉的脚的,她不是故意的,骆宜嘉就是没事喜欢找她麻烦。”

    “监区领导们都在,她们可不管那么多,就只看到薛羽眉和骆宜嘉带头打了起来,话说回来,你这个薛姐姐还真有几把刷子啊,现在是监区里的扛把子了啊。”我点了一根烟。

    “什么是扛把子呀?”丁琼天真的问我。

    “就是老大的意思,她现在是不是b监区女犯中的老大了。”

    “她不是老大,她是大姐大,帮助我们,我们都是被骆宜嘉欺负,骆宜嘉她们不干活,老是抢我们做好的活计。她们喜欢欺负人,每一次监区里有什么好事她们都抢了,薛姐姐看不下去,才帮我们出头的。你能不能帮帮她。”

    “帮什么?”

    她说:“她被关了好久的禁闭,你救她出来好不好,关那个不好受。”

    我说道:“不行,这真的不行,我救不了,我也不希望她被关,但这个是监区的领导们亲自下令关的,我没那么大的能力把她放出来。”

    我还以为丁琼找我是什么事,居然是为了薛羽眉。

    “好吧。”丁琼弱弱说道。

    “就这个事啊你找我?”

    “那你能不能经常去看看她,我担心她在里面,会,会不好。”

    “怕她自杀?怕她受折磨?怕她死掉?”

    她点点头嗯。

    “放心吧,就算你不和我说,我也会去看她的。薛羽眉是个好人,我能帮到的尽量好吗?”我安慰丁琼说。

    丁琼点着头说:“嗯,薛姐姐是好人,你也是。”

    “我靠我是好人,好人渣。”

    “那,我还可不可以有个请求?”她又问我。

    “你请求还真多啊你。说吧!”

    “电视台找女演员,能不能让薛姐姐去呀?”她央求的看着我。

    我盯着丁琼好几秒,然后说:“我的确是负责这一块,可是上面规定说要表现好的,你看薛羽眉,表现不好,然后分数又很低,我要让她去,难以服众啊,而且上面的领导也不乐意啊丁琼。”

    她说:“我知道很难,我也知道要钱,我来出这个钱。”

    我傻愣了一下,问她:“你干嘛对她那么好?”

    “薛姐姐对我们真的是很好很好。”丁琼说。

    “你从哪里知道的要给钱的?”我问她。

    “每次监狱里有要选犯人出去做什么好事的,都是要交钱的呀。”看来丁琼也已经熟知这里边的众多暗规则明规则。

    “就算你给钱,我也是很难办啊丁琼,像你吧,分数高,表现好,说选你的话,还有可能,可是薛羽眉就很难啊。”我叹气说。

    “我比她们出多点钱。”她还是喋喋不休。

    我问丁琼:“你从哪里来的那么多钱。问你那个妈妈的相好要吗?”

    “我要就要了,以后我也是要还的。薛姐姐那么好,你看她在这里,都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我不想她这样子,我想她好好的,以后还要出去,好好的过生活。”丁琼真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啊。

    “我只能这么说,丁琼,我尽力,好吗?”

    “谢谢你!”她高兴的说。

    “你先别谢,我真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选,是不是还要申请领导,所以先别谢,过不过那关还不一定呢。”

    “我知道,钱我怎么给你啊。”

    “唉,先别说这个,八字还没一半。到时候有什么情况,我通知你啊,还有啊,你的刑期那么短,表现那么好,多半减刑很快就出去,你可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啊,努力改造,早日出去。你弟弟你家人都等着你一家团聚。”我对她说。

    提到家人,她的两行泪就流了下来:“我会的。”

    “好好好不说这个,还有十几分钟,我们聊点其他的好吧。”

    她点着头。

    我开始嘻嘻的不老实靠着她,用脸蛋在她脸蛋上蹭了蹭,她急忙闪开,脸红扑扑的,我问她:“有没有想过我?”

    她脸更红了。

    我又问了一次,然后脸蛋蹭着她的脸。

    她吞吞吐吐的说:“她们说,她们说你和薛姐姐是一起。”

    “我艹这谁传出去的?”我问。

    “骆宜嘉她们经常这样子骂,说薛姐姐勾引了你,然后你每次都帮着薛姐姐。”

    我气道:“妈的骆宜嘉那个女人真欠揍,她自己横行霸道,做什么都巧取豪夺,欺负弱小,我下次应该把她往死里打!”

    “骆宜嘉是很坏的。”

    我继续贴着她的脸蛋:“别管什么骆宜嘉了,薛姐姐了,那你有没有想我。”

    “我,我,我走了。”她急忙站了起来。

    “哦不送。”我坐了回去。

    她一见我这样,又回过身来,眼巴巴看着我:“你生气了呀。”

    “怎么可能生气。”我又点了一支烟。

    她走过来到办公桌前,问我说:“那你怎么变了这个表情。”

    “好,那我就用这个表情。你坐下。”

    丁琼坐下来。

    我走到她跟前,捏了捏她的脸,然后把手指插进她秀发里,轻轻的抚摸了她的头发。

    看起来很舒服啊。

    然后我轻轻的亲了亲她的白皙脖子,她两只手的手指缠在一起,很是纠结啊看起来。

    然后我喝了一口水,又继续亲了她脖子。

    她貌似纠结,又是期待。

    有人突然敲门,吓得我两一大跳。

    我心里十分不爽:“进来进来!”

    进来的是那两个女管教,“时间到了。我们要把犯人带走了。”

    “哦,带走吧。”妈的多给我十分钟不行!

    丁琼站了起来,表情还是有些紧张,看看我,然后有些不舍的说:“那我先走了。”

    “拜拜。”

    在两个女管教的监押下,她回去了。

    让薛羽眉进这个大众女演员,不容易啊。

    就算是给我钱,让我全权负责选拔,但是我选她进来,难以服众啊,女犯们会有意见,尤其是平时表现好的。最难的就是领导这一关,薛羽眉平时就和监狱管理对抗,领导管教们都不喜欢她,而且还刚刚打过架,影响极其恶劣,那些领导会愿意吗?

    肯定不会愿意。

    不过,如果我和指导员说,薛羽眉愿意出比别人多的钱,可能指导员还是能过的,只要指导员同意,应该就可以了啊。

    外面又有人敲门。

    我让进来了。

    又是两个女管教押着一个女犯人。

    两个女管教我没见过,进来后,她们说:“我们是d监区的,领导说,给监区里那些心理问题很严重的做心理辅导。这个女犯,听别的女犯说,已经两个多月没说过一句话,不吃不喝,都是要我们和其他女犯逼着吃喝,可能有想自杀的念头。”

    两个女管教也不在女犯面前避讳,直接就这么说了。

    我说:“哦,我和她聊聊。”

    我看着这个女犯,d监区的,重刑犯,不知道是犯了什么进来的,重刑犯的刑期基本都是遥遥无期,很多犯人在d监区终老,她们监区的很多犯人,早就对活着这个词没有了概念,更不用说想着要出去什么的。

    我说:“让她坐这里吧,你们出去等。”

    两个女管教把女犯押过来,坐在了办公桌前椅子上,然后出去了。

    女犯像一句行尸走肉,我观察她,表情如同死人,瘦削干枯。

    我想到了金墉小说里那个词:活死人。

    我看着她,她空灵无神的如同没有焦点,没有目光,只是一具干尸。

    我问她:“同志你好,我是监狱里的心理辅导师,请问你有什么问题需要咨询的?”

    她不说话,歪着头,像极了雕塑。

    “你叫什么名字?”

    “是家里的事?监狱的事?还是别人欺负你了?”我试着打开话题。

    她还是那样。

    我给她倒水递给她,她也不接,就只是这么定定的。

    或许,她是真的心已死,觉得活着已然没有意义,想要自杀了。

    她想死,我总不能就让她这么死吧,我是心理辅导医生,救人是医生的天职。

    如果万一她回去了,就这么自杀了,完了,我他妈的还是会内疚啊。

    “你家里都有什么人?”我又问。

    她还那样。

    “这样,换个话题,你们监区挺热闹的呵呵,是不是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信你不讲话了!

    她真的不说话。

    “你家人来看过你吗?”我问。

    “你在这里多久了?”

    好吧,我有些气馁了,无论我说什么问什么,都是我一个人自问自答,自言自语,她就是一个活死人。

    靠,要是柳智慧在就好了。

    问得我自己都渴了,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不行,根本找不到突破口。

    我开了门,看见两个女管教在门外边等着。

    我过去轻声问她们两:“我想问你们关于里面那个女犯的一些情况。”

    其中一个女管教对着另一个说:“小凌对她比较了解,你问小凌,我进去看着她。”

    然后她进去里面看那个女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