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9章 帮助她们的方法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刚才听到你和一个女管教在楼下对话,说你上来半个小时,怕时间太久了领导知道,会怪罪她。”

    我看看手表说:“还有十分钟才到半个小时啊。”

    她端起杯子,静静的说:“女管教们在这个戒备制度森严的监狱遭到不少的严厉惩罚,她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是紧张得不行了。”

    我心想,你是神啊,我就不信徐男那个男人婆会急,估计多半现在跑去别的地方逛去了。

    “好,那我先走了,谢谢你,以后我估计,随时会来找你。你会不会介意?”我站起来说。

    “当然会介意!”她说。

    “哦,好吧。”

    “但还是希望你会来。”她轻轻报之一笑。

    我也笑了:“你还挺有趣的,哎,我们能不能交个朋友?”

    “我只是个女犯。”她平静的说。

    “谁介意那些啊!”

    “承蒙张管教抬爱。但如果别人问起你我和你的一些事,你只说我们谈点心理学方面的知识就好,别说太深,我不想别人烦扰。”她客气的说道。

    “好,没问题柳老师。走了啊,不要太想我。”我和她耍贫。

    “再见。”

    临出门的时候,我突然还有个很想问的问题,回过头来问:“柳老师。”

    “嗯?”她轻轻抬起头,眉目生辉,光彩照人。

    “刚才你和我说,人类有十五种本能**。我看到佛洛伊德说性是首位,我也发现了这个事,那些被关押了多年的女犯见到我就跟饿狼见到兔子一样要扑上来。我想请问,柳老师您有没有这方面的需求?”我嘻嘻着脸皮笑着问。

    我已经打算好了,她一旦生气什么的,我马上就开门逃跑。

    她听后,不愠不火,还是一脸平淡娴静,说:“本我,是人格中生物本能的部分,比如吃饭睡觉性冲动,你可以简单地把它理解为一切原始**的集合。我又没有摆脱本我的约束,当然会有性需求。”

    “嘻嘻,嘻嘻,那你怎么解决?”我嬉皮笑脸的问。

    我期待着她的回答,看她说什么,是要自己解决呢,还是要怎么解决。

    一连串的急速上楼梯的脚步声,然后砰砰砰的急速敲门声。

    我恼怒的打开了门,果然是徐男,“妈的都快到点了,还不下来!”

    我也对骂道:“快到点又还没到点,你急个毛线你急!”

    “快滚下去!快走!等下有人来了我们麻烦了!”徐男催着我,然后对屋子里的柳智慧笑笑。

    我对柳智慧点点头示意再见。

    关上门后,听着徐男不停的唠叨骂着。

    我心里想到刚才柳智慧揣测徐男的心理,看看徐男,果然很是紧张,一直到出了外面到了监区办公室,她才一脸轻松的倒了一杯水喝,然后不再唠叨。

    这多么强悍的一个女人,能揣摩我心理并且教我如何去解决别人心理疾病的同时,竟然还能同时揣摩徐男的心理而且能准确的知道徐男下一步的做法。

    太厉害了。

    不过,那么漂亮的女人,如果在这里,有性需求,那要如何解决?是不是跟其他女犯一样,压抑,自己解决?或者如徐男般需求性别对象发生改变?

    太好奇了。

    在办公室呆了一会儿后,徐男跟我说,谢丹阳周末要我扮她男朋友。

    我告诉徐男谢丹阳已经和我说了。

    徐男说道:“想要告诉你注意一些事项。”

    “什么事项?”我马上问道。

    “这一次,谢丹阳的爸爸妈妈很有可能要问你对和谢丹阳未来的打算。”

    我在心里艹了一下,又他妈的是未来的打算。

    “未来的打算,我打算个毛线。”

    “我去你大爷你不能这么说啊!”徐男马上骂我。

    “我怎么说?我本来就没个打算。”

    “你要说,谢谢叔叔阿姨看得起我,把宝贝女儿嫁给我,这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徐男教我说话。

    “要不要这么虚伪恶心?”

    “人嘛,就算知道这些话虚伪,但都喜欢听。然后你要接着往下说,说你爱着丹阳的心很热烈,从未变过,就算是将来,一辈子,都不会改变,虽然现在暂时买不起房,但经过那么两三年的努力,首付房子,买个过得去的车子,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徐男教着我。

    我嗤之以鼻:“我去你大爷,为什么结婚都要男人买房?如果真的是爱情,为什么还没开始结婚就已经谈到物质。”

    徐男反对我:“连物质都得不到保证,还要怎么去维系你那所谓的爱情?”

    “我靠!就算是维系,如果买房子车子,也要双方一起去努力创造,哪有只靠男方去努力的说法?”我愤愤不平的说。

    “这就是传统,传统的规矩!别人都这样,为什么你娶老婆要什么双方一起去创造?”

    “是吧,让男人自己去承担?这叫爱情?公平?”

    徐男挥挥手:“老子不和你扯这些,总之,到时候你这么说就行了,无论如何,要让她爸爸妈妈对你好,认准你,不能让他们踢开你。”

    我说:“你是怕他们介绍男人给谢丹阳,强行要谢丹阳和别的人在一起,甚至结婚,是吧。”

    徐男支支吾吾的说:“嗯,额,你别问那么多了,反正你按着我说的。够不够兄弟?”

    “够够够,帮你们就是了。”

    “谢啦!”

    男diao丝们啊,现在耍个女朋友真不容易,使了各种招数,花了n年才好不容易把女朋友给摆平。接下来最大的麻烦就来了,见双方父母。女生倒无所谓,见家长比较轻松,装哈淑女,收敛收敛就ok了。可男生就苦逼啊,一见丈母娘,就是警察叔叔审犯人一样,各种盘问,各种问家底,有木有房子啊,车子啊,月薪好多,有没的恶习。

    其他可能还整,就是房子搞不定啊。莫得房子,自己靠边边站。可怜天下父母心,丈母娘也是为了自己女儿以后过的比较好一点,我也理解。

    无论是李琪琪还是谢丹阳的父母,反正一开就先关心我的经济条件,我说我没有,什么也没有,如果结婚,家里没钱给我买房子,我也没钱买得起。

    这种情况下一般只会出现一个结果:no,没房没车的,不要。

    这说明什么?婚姻适龄女青年们和她们的母亲太重视男方的家庭条件了,宝贝女儿嘛,不能让她跟着你将来吃泡面,买不起奶粉啊。

    做为男人,我和大多数男同胞都认同男人应该多承担供养家庭的重任,即使是在如今倡导男女平等的社会。但是凭什么因为结婚男人就要把自己的家产分给你们一半?凭什么两个人共同组建家庭就得要求男人买房买车?

    男人不买房,结婚就是耍流氓?请问那些准丈母娘们,难道男人买了房子就可以耍流氓了?难道我有好几套房子,我就可以娶好几个老婆?

    我认为:逼迫男人买房,才是耍流氓!

    口号我是喊得响当当了,但现实是李琪琪的父母瞧不起我,谢丹阳的父母也瞧不起我,总之,她们鄙视我,认为我配不起他们的宝贝女儿,好吧,配不起就配不起吧,心疼也就心疼了,男子汗大丈夫何患无妻,柳智慧说的,反正我那么有魄力有魅力前途无量,以后有得他们父母后悔的时候。

    柳智慧这招真厉害,这么一想,然后暗示自己,马上心情开朗了许多。

    柳智慧,到底什么罪进来的。

    好奇,是人的本能**,我现在对这个女的,可比对贺芷灵好奇多了。

    下午,开会。

    监狱犯人的会议。

    我们这些管教,出去搭台子,搬凳子,搬桌子,在b监区的放风场上布置好会场。

    在布置的时候,我看到谢丹阳,怎么狱政科的人也来?那不是上面的领导也来,不知道贺芷灵有没有来。

    还有紧急处理中队的朱华华,和她们中队的人威风凛凛的笔直的排成一行跨立在场边。

    远远的,我对朱华华打招呼:“花姐!朱华华,好久不见!”

    她一回头看是我,面色露出不悦之色,但是她没说什么。

    我明白了,她们中队的人前面那个看上去很凶的女的应该是她们的领导,也是一脸凶相,和马玲,和眼镜蛇监狱长这帮人有的一拼。

    那个女的狠狠剐了我一眼:“你!叫什么叫!”

    我急忙做个抱歉不好意思的手势,小跑去继续搬凳子。

    布置好了会场,负责安保的狱警,紧急处理的中队,管教,一大排一大排的各自站好各自的位置。

    因为d监区刚刚发生过混乱,所以,不能不防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