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1章 心理学高手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我点上一支烟,放歌听歌。

    我为什么那么兴奋啊,只是冒充谢丹阳的男朋友而已。冒充她男友,就要和她假装亲密吧,那么牵牵小手亲亲小嘴这些事是免不了的吧,嗯,对,这就是我兴奋的根源,老子越来越无耻了。

    上班时,徐男上下打量着我,我奇怪的问她想干嘛。

    她问我:“你有没有好看点的衣服?”

    “好看点的衣服?什么意思?”我问。

    “靠,你要去见丈母娘的话,不收拾得利索点怎么行?难道你要穿一身制服过去吗?”

    “哦,我没有什么好看点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好看点的衣服。”想起来了,上周末和李琪琪去林小慧的生日宴,她家里那些穿得奢华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那些男的,应该就叫做利索了。

    “西装革履。男人不都这样?”徐男推了我一把说。

    “有双好鞋子,还是别人送的。”那双鞋子是李琪琪送的。

    “衣服?西装?没有?”徐男问。

    我摇着头。

    “靠!”她又拍了我一下,“一个大男人连套好点的西装也没有,你还这么混下去?”

    我笑一下说:“我没钱啊。”

    徐男不好意思说道:“对不起,我忘了你家的事。咳,所以我个人意见,那些钱,你还是拿了吧。你看我们都拿,不也没事嘛。”

    “男哥,那些钱不是凭着我的本事赚来的,也不是什么良心钱,拿了我自己良心过不去。”

    “靠,什么年代还讲什么良心,良心值钱吗?你爸要病死的时候人家医生干嘛不讲良心没钱也给你治?”

    “呵呵。”

    “算了不和你扯那么多,你就是个傻逼,傻逼中的傻逼。你那个多大?”

    “啊?”我愣了一下脸都红了,“我我那个多大呀?”

    “你想哪儿去你,我说你穿的衣服多大。”

    我放松下来:“靠,说话都不说透点,什么那个多大,还以为说的什么。我穿的加大。”

    “加大。好,帮你搞一套人穿的西装,让你打扮帅帅的去,去陪谢丹阳。”

    “不用不用,我就穿平时的也没什么啊。”我奇怪了,不就是假扮个男朋友和谢丹阳家人吃个饭,还要搞得怎么隆重一样的。

    她戳着我脑壳骂:“你这个人脑子怎么那么不开窍啊?你要是不装得好看点,看起来像个人一样,人家家人能看得上你?既然看不上你,那么她爸爸妈妈还不是要给她介绍男朋友介绍相亲!你到底懂不懂我叫你帮我干什么?”

    我诚惶诚恐道:“知道了知道了。”

    “知道就好!你记住,到时候你要表现好点,她爸爸妈妈问,你别说什么你家农村的老爸老妈病重什么的,就说自己家里父母做点小生意,至于做什么小生意,你说开店什么的都行,什么店嘛,开个农副产品店。总之就是把自己说成好的,你看人家司机去相亲,说自己搞物流运输管理,人家清洁工去相亲,说自己搞环境工程的,那些厨师,都说自己搞人类食品的,你懂不懂我的意思?”徐男唾沫横飞。

    我不停的点头。

    她口渴的喝了一杯水,我插话道:“那你买吧,到时候我发工资的还钱你。”

    “不用了,就送给你了,当是你帮忙的回馈。”

    “这我怎么好意思。”

    “不废话了,我今天请假出去弄套衣服给你。”

    徐男去请假出去了。

    当我出来放风场抽烟,竟然看到了那个高丽女校花女犯。她站在放风场,晒着冬日暖阳,坐着体操。

    她弯腰一伸手,两支圆规一样笔直的长腿支撑着她美丽的臀部和身体,腿没有弯只是弯腰下来,手掌直贴地上,长发垂下,好漂亮啊。

    我走过去,见她身后有两个女管教看着。

    我走到她们身旁,咳了两声。

    两个女管教看到是我,打了个招呼,然后示意我离开。

    叫我离开,我偏不离开,我走到她们近处,那个漂亮女犯的身后,说:“今天好像不是放风的日子嘛。”

    一个女管教凑过来我耳边:“你还是快点走,这个女人我们惹不起!”

    我靠怕什么,我只是来这里说几句话聊聊天,难道她还要把我杀了不成。

    那个女犯人忙着她自己的体操,看都不看我。

    我顿觉丢面子,绕到女犯人面前看看弯腰的她:“马队长同意出来了吗?”

    另一个女管教上前来对我说:“不想惹事的话,快点滚!”

    我瞥了她一眼,是马队长的狗腿:“好吧。”

    是的,连马队长的狗腿我都得罪不起。

    走远后我往后看看那个女犯人,草,她就连好奇的看我一眼的功夫都没有,太伤自尊了,老子在这里可是万人迷啊!

    下午我回去到办公楼的心理咨询办公室,康云说有个女犯人说心理有点想不通要我开导开导。

    上次要我开导的屈大姐,开导完了后回去自杀了。还有几个女犯人,说是过来找我开导,谁知道一来后才知道,她们知道心理咨询师是个男的,就是为了和我搞亲密接触才来的,是的,这虽然也算心理疾病,是生理需求引发的心理疾病,但我总不能面对四五十岁的又丑肥黑的老女人也要治她们,如果是女校花那类,我可不会拒绝。还有一些女犯,说真的我这半吊子的心理学毕业的垃圾,害人还差不多,怎么救人嘛。

    很多女犯家里没钱没势,减刑基本没任何希望,这种犯人只有两个极端,要么破罐破摔好勇斗狠,其他的就麻木认命。好勇斗狠的很麻烦,找了个发泄口,麻木认命的更麻烦,平日看起来老老实实,所谓的麻木认命其实不麻木,都是积淀心理压力的过程,一旦到了爆发点,一根稻草都能压得她爆发,那么这个人不是要杀人闹大事就是自杀。

    康云和我说,以前有个女犯,被判了八年,还剩下一年的时候,偏偏扛不住,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片瓦片割脉自尽,害得她们一大群人降职的降职处分的处分。

    对于女犯人的心理指导,不能疏忽。

    可是说实话,这点工资对我来说虽然是高的,但也只能请到我这半桶水的人。

    那些真正的心理学大师心理学高手,能通过微表情微动作直透人心洞察人性的,他们才不会屈尊到这个环境里来干这工作。

    到了心理咨询室等了一会儿,我听到外面的几个人的脚步声走过来,女犯人来了。

    门被敲,我说请进。

    门推开的时候,我愣了。

    竟然是那个我朝思暮想的高丽校花一样长相的神秘女人。

    这个在b监区神出鬼没的连我都不知道她在哪个监室的女人,突然来我这里,莫非是真的让我开导?她那样人有权有势的背景,还有什么想让我疏导的,那可能就是,让我疏通她?

    疏通疏通。

    我竟然一下子一股热流从小腹下传上来。

    管教也是b监区的,但不是今早遇到的那两个,大家都见了不少次面了,跟我说一声就走了。

    她们带上门。

    女犯人没带上任何的手铐脚镣,走过来。

    长发垂肩,琳琳娉娉。

    婀娜多姿的身材啊。

    特别是冬日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她身上,有种神仙下凡的异样感觉,她走过来时,还随手偏了一下头拨弄了头发,我顿时紧张起来,心脏扑通扑通跳。

    她坐下来后,漂亮的大眼直入人心看着我,先入为主问道:“张管教,你是学心理学的,都学过什么?”

    “啊?”我一下子不适应,平时女犯人进来后,都是我问她们有什么要和我说说的,然后我就顺势和她们说一说话开导一番,她们向我倾诉过后,大多都会心情变得好一点,而这个女的,这样子不按常理出牌,让我很是不能适应啊。

    “你读过心理学哪些书?”她又拨弄了一下头发,天呐,我的心跳得更厉害,更加紧张,看看她,舔着嘴唇,然后又避开她灼灼发烫的目光。

    “心心理学入门,心理学,和生活,现代心理学等等。”我离开她的目光,看着桌面,总算让我没感到那么紧张了。

    “那你看过弗洛伊德的书吗?”她的声音很动听,字字清脆如宝珠落玉盘。

    在学校里,我大多时间忙着干兼职,看专业课本的时间都少,哪有时间去看这专业课外的书,尽管老师一直叫我们务必看看,但我去图书馆借来后,根本就没看完弗洛伊德的前介绍,我说:“看过吧。”

    说完我摸了摸鼻子。

    “大学时的老师教的吗?”她问。

    “是是的。”我不自觉的眼珠嘴。

    她轻轻一笑:“我记得z国的大学,心理学专业没有弗洛伊德的书吧。”

    我嘴巴微微往左下角抿了一下,有点鄙夷她的话,为什么她会说是z国的,好像她不是z国的人一样。我们学校的心理学专业确实没有把弗洛伊德的书纳入其中,但其他的学校,我就不知道了。

    她像是看穿我的心在想什么一样的解释道:“我在m国读的大学。”

    我一听是m国的,整个人都枯萎了,我靠一进来就问那么多心理学专业方面的问题,还说是m国大学读的,那一定是这方面中的高手。要知道m国可是近一百年来唯一能对z国霸主地位产生威胁的国家,这个才两百多年历史的年轻国家在教育方面的成就实在是举世瞩目。我这种半桶水,岂不是要在她面前丢死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