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章 监区长的审问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明天我没假……”

    “你有假没假我不管,我明天早上九点钟,在这里必须看到你,如果没来,你好自为之。”

    “你在吓唬我,不就是要开除我吗?”

    “对,我是吓唬你。你下车!”

    我一边骂骂咧咧的下了车。

    她轰的踩油门,车子飞驰而去。

    回到监狱宿舍,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心想着刚才的烦心事。

    今天走路有些累,加上喝了点酒,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有人敲宿舍门,我应了一声:“谁啊……”

    “是我。”是李琪琪。

    “我睡了,明天再说,有事的话。”我转了个身,看一眼闹钟,十点半,继续睡。

    “哦。”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门又响了起来,我又从迷迷糊糊的梦里醒来,一看闹钟,都两点了,李琪琪尼玛的还要不要人睡了,我爬起来气愤熊熊冲出去开门:“什么事什么事!什么要紧的事!”

    开了门,却不是李琪琪,是小朱。

    她颔首,目光向上望:“你……睡了吗?怎么没去找我?”

    看她面色红润。

    和她扯了一番后,我打发她回去了,直接一躺一觉到天亮,醒来后,一看表,快九点了。

    悠悠的点了颗烟,抽了两口,想着今天是要干什么事了?

    于是想到了昨天那女的说怀孕了,然后一下子把我吓得坐了起来,妈的快九点了!

    急急忙忙穿好了衣服,跑去康指导员那里,请假,请假的理由是我醒来后刚想起来,一个朋友约我今天去医院检查。

    我以为指导员会盘问我一番,放不放行还是一回事。

    没想到她却签了请假单,签字后她说道:“我听说你对上周那女犯人的死有点疑问?”

    “没啊?我没疑问。”我当时急忙,没去琢磨她那严肃的表情究竟啥子意思。

    “没疑问就好,希望你就算有疑问,也给我死死压住,你去监区长那里,让她签字。记住,小张,这世界上有些东西,知道得越少越好。”

    “哦。”我头也不回的出了她办公室。

    到了监区长那里,监区长看康云指导员已经签字了,就也签字了。

    急急忙忙的出了监狱,拿了手机开了手机,已经十点了。

    妈的。

    偏偏那女的要在那个鸟地方见面,那个地方离监狱还有好几里远,我半跑半走,紧赶慢赶气喘吁吁到了昨天和她打架那地。

    没有白色的奥迪,只有一辆黑色的大众轿车停在路边,我过去一看,驾驶座坐的果然是她。

    还是那么冷艳那么冷酷那么冷冰那么冷血。

    看到我上车,她开口就骂:“几点了?几点了!”

    我刚想解释,看到她咄咄逼人那样,心想越是解释她就越骂我,干脆一言不发。

    骂完后,她开了车,我一路上都不说话,她骂了几句后,也不说话了。

    车子开往了林县。

    林县并不远,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尤其是她总是超速的状态下。

    林县人民医院。

    进去后,我们直接去了妇产科挂号。

    前面还有三十多个人排队,她焦急的看着这一排长长的挂号单,我说道:“安心点等吧。”

    “安什么安?拿钱给我。”

    “钱?”对,她打胎要钱,可她那么有钱,为何问我要?

    “拿钱给我。”她理直气壮对我说道。

    “多,多少?”

    “三千。五千。都行。”

    “我没那么多现金。”

    “去取啊!”她大声道。

    所有身边的和长长走廊上的人都看着我。

    顿觉面上挂不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可看着咬牙切齿的她,我却无可耐何。

    行,我去取。

    在医院里,做了个b超,医生看了看图:“胎儿状况良好。”

    她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问道:“医生,还可以打掉吗?”

    “我说你们年轻人也太随意了,如果没考虑好要孩子,要懂得避孕啊。”

    然后,开了一些药,后天来打掉。回去的路上,一路被她骂着回去,耳朵都生茧了。我也在骂自己倒霉到家了。

    晚上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回了老家,和家里人开开心心的过的什么节日,门口有几个小孩大概七八岁的,冲进家里来扯着我的衣角叫爸爸爸爸。

    我吓了一大跳。

    吓醒后,喝了几口水。

    看着监狱里,不变的光亮而又凉飕飕的夜景。

    不禁想起了那个女人,她叫什么名字?她到底是在监狱里干什么的?为什么还要招我进来?最主要的是,我害她怀孕了打胎了,她以后会怎么样对我?

    我会不会坐牢?

    想到坐牢我不禁全身发凉,他妈的,在牢房里别说待一天,一个小时都够受了,如果她要告我,分分钟把我弄进监狱。

    老天爷保佑我吧。

    可是,那个女的那么漂亮,心地不会是邪恶的吧?人心隔肚皮啊,不知道她要怎么样对付我,而且她还一身的武艺。躺下后,在各种胡思乱想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监狱里开了会。

    监狱里死人,是一件大事,无论在哪个监狱,都是大事。

    但是呢,理论上是这样子的:小事开大会,大事开小会,天大的事没人知道。

    上头已经碰头开了小会,这次的会议是我们监区的,分监区长,指导员,副分监区长,副指导员,还有队长,会议开始后先说了一大堆啰嗦的场面话,让我们加强管理什么的,到了后面,分监区长说因为一个女犯人身体不好,在牢房里猝死,要我们一定注意多多关心犯人的身心健康。

    我愕然了好久,就这样?一条人命就这么一句话带过?因为身体不好在牢房里猝死,这比躲猫猫什么的还要让人无语。

    屈大姐怎么可能是猝死的?

    这帮天杀的。

    分监区长一边说女犯人猝死一边就看着我,一脸平静,我不知道她装的还是本身就真的那么平静,如果是装的,这种人很可怕,如果不是装的,那就更可怕了。她自己监管的监区死了犯人,能这么平静的无事般平淡对待,瞒天过海化解之术已经登峰造极,你说可怕不可怕。

    她盯着我,我也盯着她。

    散会后我被她留了下来。

    监区长让队长马玲过来叫我,说指导员有事找我。

    我过去了。

    开会的人员已经全都散了,只剩下了监区长和康指导员,我过去后心里想,贼婆娘找我何事?

    表面尊敬而又礼貌的和监区长和指导员问了好。

    康指导员居然直接拖过我,用手牵着我的手,对监区长介绍道:“监区长,这就是监区新来的心理辅导员,小张。”

    这种场景让我觉得甚是诡异和尴尬,在监狱里面,康指导员把我介绍给上级,居然像介绍自己男朋友给自己的上司一样,而且康指导员把手拍着我的后背,就是屁股往上一点,很是亲密,还似乎像是对监区长宣告:他是我的。

    老子真想反手一巴掌拍过去。

    我的脸上挂着讪笑,仔细的看了监区长,这才知道,之前我请假出去给我签字的监区长是副的,正的,在这,一脸平静眼睛里却透露着各种怪异邪恶的光打量着我。

    监区长打量了我一会儿后,问我道:“听说你和猝死的女囚犯关系很好?”

    她的眼神盯得我发毛,声音质问又威胁,那特殊的带有钢铁撞击感回声的声音,嘶嘶作响,那道一样阴冷的目光,还有那表情,都让人极为不舒服,这样子的人,怎么会爬上去监狱长这位置的,看到她都不爽了,谁会提拔这样的家伙上去。

    我摆手着,急忙解释道:“没,没那回事。”

    监区长冷笑一声:“是吗?那我怎么听说她猝死了你心里很不舒服,还怀疑领导?”

    “没有,没有,监区长,那女囚犯我做过心理辅导,她突然这么猝死,我觉得可能和心理有关,那就是我也有责任了。”我圆滑的解释道。

    我的手心冒汗,我握紧了我的手,我的额头也开始冒汗,但我不敢擦,掩饰着自己的内心。

    康指导员也帮我说话:“监区长,小张是心理咨询师,曾经给猝死的女囚做过心理辅导,小年轻心里还过不去那道坎。可能啊,平时呢,想太多事了,还不够忙吧。”

    康指导员板起脸,假装发脾气对我道:“小张!你还有什么质疑的?跟领导提出来?”

    “不敢,不敢。没有质疑,没有质疑。”我语气甚是谦恭诚恳。

    “那还要让人问东问西?”康指导员问我。

    康指导员那道目光,明确的告诉我,别在查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