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飘了过来(第七更)
    这个嘛秦老板犹豫了一下,不过马上就看到对面的一群人举起了手里的西瓜刀和板砖,赶紧说道:“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了,我以后中午绝对不请假!”

    话说完,秦风莫名感觉到这里的那种凝重气氛好像消失了,面前的一群酒客脸上露出了笑意,尤其是雪儿,直接将手里的板砖丢了过来

    等等!丢了过来!

    那玩意是板砖啊妹妹,你这是干嘛啊,我都已经答应了以后中午没有午休假了啊,怎么还不依不饶,这是要谋杀我这个哥哥啊!..

    不过马上,秦风就发现了不对劲,那个外表看起来和板砖没什么区别的东西,居然是飘过来的飘

    秦风的眼睛直接呆滞了,这是什么情况,板砖怎么会会飘呢

    再看看其他人,手里的什么西瓜刀也开始乱丢了,全都开始飘

    “怎么样秦老板,我们的演技如何呢?”雪儿蹦蹦跳跳地来到了秦风身边笑道。

    演技飘秦老板想到了,静静地看了一会,突然扭头就走,小黑都不要了。

    这帮人原本就没打算让自己不请假,或者是把规矩消除掉,他们原本就只是想让自己中午不请假而已

    那些什么西瓜刀和板砖,全部都是用海绵气球做成的,只是技术比较好,离得稍微远点根本看不清楚是真还是假

    灵芸,我现在好想你,他们都欺负我

    看着秦老板出去了,奶茶店里正在庆祝的一群酒鬼停了下来,互相看看,脸上出现了迟疑。

    “诶,你们说秦老板会不会崩溃呢,我们这么玩”有人问道。

    “秦老板崩溃?不可能吧,秦老板一向可是怼天怼地的!”马上有人反驳道。

    没人说话了,大家都在沉默,看起来好像很为秦老板担心的样子。

    突然,好像是商量好似得,一群人大笑了起来,秦老板崩溃,那才好玩呢!

    秦老板一路走向了酒仙居,这群酒鬼都飘了,居然真的敢造反,这绝对不能忍,不使点手段,大家还以为他秦老板现在拿不动刀了呢!

    一边开门,秦风一边喊道:“小黑,你给我进来。”

    刚刚虽然没有回头看,但是秦老板很有自信,小黑看见他绝对会跟回来的,毕竟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的,他秦老板也不用回头去看。

    他在那里喊呢,旁边的服装店里走出了几个穿着打扮像是大学生的女孩,看到这一幕顿时在那里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笑什么,估计是没有见过我这样的帅哥吧

    不对,小黑呢,怎么还没来,赶紧的啊你这样让我好尴尬。

    但是这个时候总不能再回头,那样岂不是没了风度,于是秦风再次喊了一声。

    “小黑,快点的,再不进去晚上就没饭吃了啊!”

    然而后面还是没有动静,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这个时候门已经被打开了,秦风无奈,只能尴尬地笑笑,自己在那里说道:“这狗居然不听话,等晚上回来再揍它”

    一边说着一边赶忙推门进去,决定了,今晚上就吃狗肉火锅!

    而在此时,奶茶店内,小黑舒服地趴在小姐姐的胸口,脑袋蹭了蹭那“软床”,小眼睛都已经眯成了一条线,好舒服噢

    酒馆里还是老样子,把行礼放下,最先坐的一件事自然是进去开始酿酒了。

    废话,出去这么多天,酒没少喝,凡酒不用说,机器一开,很快就有了,但是灵酒可不同,起码按照现在的进度,那个叫王雨思的姑娘想喝上牛魔生髓酒还得等三天呢。

    一路走到了酿酒坊开始酿酒,同时给苏小狸发了条短信,问她在不在中州,在的话就过来帮忙打扫一下卫生,下午就要开始营业了。

    他那收集猴儿酒材料的任务是长期有效的,因此苏小狸有时间也会经常出去,找那些材料,只是这次她居然没出去,回复说马上过来。

    这就好了,秦风再次开始酿造各种灵酒,牛魔生髓酒需要,将军泪也需要,不过话说回来,将军泪是自酿灵酒,所以定价是由自己决定的。

    系统给将军泪的评价是顶级灵酒,既然这样那就按百花酒的价钱来走吧,稍微比百花酒少一点,定个55555。

    至于听老兵们的故事,那将军泪是他自己请客的,不影响。

    这边酿着酒呢,那边苏小狸已经推门进来了,打了声招呼,很是自觉地就端了盆水开始打扫整个酒馆了。

    干活的时候其实聊聊天会更好,至少苏小狸是这么想的。

    “秦老板,听说你被那些酒客们给恶作剧弄崩溃了?”苏小狸直接就说道。

    砰酒仙葫芦直接摔在了地上,秦老板目瞪狗呆道:“这消息传得这么快?我这才刚刚回来,所以你到底从哪听说来的!”

    “哎呀秦老板,人家是狐狸精嘛,自然有自己的方法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秦老板,你真的被他们给玩弄了?”苏小狸笑道。

    玩弄这是什么词语,秦风表示妹纸你不会的话不要乱用。

    “什么叫玩弄,酿酒师的事,叫玩弄吗?我那是不屑于和他们计较行了你赶紧干你的活,这种小道消息别瞎传知道不!”

    经过了一中午的忙活,酒仙居终于在下午准时开始营业,秦老板亲手将那张午休的请假条拽了下来,他可是说话算话的,即使是被胁迫的情况下

    也不知道系统给提供的纸是什么材质,这么长时间了也就是有点灰尘,好奇怪。

    唔这请假条下次能继续用呢,只需要改一下上面的日期就行,至于请假原因这种事,那还需要改吗?

    雪儿俏生生地站在门口观察了一下,酒馆里面的情况还算正常,秦老板看上去也没什么,这才放下心来,看来秦老板没记在心上。

    “秦风哥哥,给我来一壶蜜酒吧!”雪儿一脸愉快地来到柜台前笑道,丝毫没有上午才刚刚把她家秦风哥哥坑了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