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有话好好说(第六更)
    这一次回中州,一切都很平稳,没有在飞机上遇到什么熟人。

    下了飞机,秦风抬头看了看熟悉的机场,默默地将机票放入了包中,等到以后,这些东西都可以作为他和薛大小姐爱情的证明了。

    相信这也是每一对异地恋情侣的骄傲,异地几年,什么都没存下,唯有火车票存了一大堆,一张张火车票,就代表着一次次的甜蜜。

    等到以后,或许两人会分开,或许一切都会忘记,但是不会忘记的,是当初的千里迢迢,是当初的那一张张火车票

    当然了秦老板的飞机票也是小小的装了一波罢了。

    打车回步行街,秦风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

    “古来征战几人回”任务现在只有四个人,还需要六个老兵来讲出故事才可以,那接下来他就要努力去寻找那些老兵了。

    另外呢,估计自己这几天请假很多酒鬼们又不满意了,这还得花点时间让他们认清楚一下,你秦老板还是你秦老板。

    步行街口出租车停下,秦风付了钱,带着大行李箱下车,准备先去把小黑接上。

    这狗现在越来越肥了,真的是诱惑人啊,看来还是需要让它减肥了,要不然哪天一个不小心弄成狗肉火锅咋整

    脑海里想着明天开门之后怎么怼那些酒客呢,秦老板很是随意的上前,准备推门进去。

    这个时候,秦老板忘记了一件事,他忘了自从他开始经常性的请假出去找灵感之后,这奶茶店就成了很多酒鬼的目标。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这个时间,还不到饭点呢

    “依纤,我回来了,把小黑给”秦老板一边说着话一边推开了门,然后就被奶茶店里的情况给吓了一跳!

    原来就在他说话开门的时候,奶茶店里的酒客们都站了起来,集体看向了门口,有好多手里都拿着什么板砖啦,西瓜刀什么的

    时间好像凝固了,秦老板站在门口,店里的一群人看着他虎视眈眈,只是谁都没说话,也不知道想什么,局面一下子变得僵持

    这场面太大了,秦老板赶紧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柜台里的依纤妹纸。

    要是别的老板,那这个时候早已经鬼哭狼嚎抱头鼠窜了,然而依纤妹纸坐在那里淡定无比,就差没有说一句“今天的风儿好喧嚣”了。

    看到了秦风的眼神,依纤妹纸站了起来,这让秦老板很是感激,看吧,什么才是真正的朋友,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当你遇到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帮助你的,才是真正的朋友,平时那种天天喝酒的,那都是酒肉朋友,事实证明,他秦老板还是可以的,还是有真朋友的!

    然而,依纤妹纸只是站起来,淡淡地看了一眼奶茶店里的众酒鬼,随后说道:“那什么大家伙啊,一会儿动手的时候别砸坏了店里的东西”

    “对了,血也不要弄太多,稍微惩罚一下就好了,比如打断腿”

    啊?不是,怎么回事呢,秦老板站在门口真的懵逼了,说好的朋友呢!

    还打断腿就行了我就有两条哦不,是三条腿,哪条都不能断啊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是想当个安静的卖酒的啊

    说完了话,依纤妹纸抱着小黑开始撸狗,开玩笑,你今天要回来的消息还是我透露出去的呢,嘿嘿嘿,这几天奶茶店的生意可是好了很多呦,谢谢了秦老板,你是一个伟人,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明年的今天我会去给你上一炷香的

    谁让你秦老板现在越来越飘了,不时请假出去找灵感也就罢了,连中午都要请个午休假,当初女朋友在,我们大家也就忍了,结果妹纸走了你居然还敢请!..

    那篇“从秦老板的请假条看秦老板是不是飘了”的帖子可是造成了很大的轰动,广大的坛友们都说了,要让秦老板看看,我们还是能拿得动刀的,所以他也不要那么飘!

    咽了口唾沫,秦老板看着奶茶店里的一群熟悉的酒客,干巴巴地说道:“那什么,大家都是自己人,别冲动,咱把西瓜刀放下好嘛板砖也可以放下的”

    奶茶店里进入了死一般的沉寂,终于,雪儿开口掂量着手里的板砖开口道:“秦老板,放下板砖可以,只要咱们把核心矛盾解决了就行。”

    核心矛盾?秦老板闻言一愣,这不是个哲学词语嘛,下意识地说道:“我和你们有什么核心矛盾呢?”

    “当然有了!”雪儿直接喊道:“你这血腥的资本家,就知道欺压我们工人阶级,你们赚的每一分钱,那都是用我们工人兄弟的血泪铸成的,我告诉你”

    妹纸在那里说的津津有味,好像已经成为工人兄弟的化身

    秦老板目瞪狗呆,妹妹,咱好像走错片场了吧,这不是政治课本上的原话嘛

    咳咳狐狸大声咳嗽两下,早知道雪儿会犯迷糊,就不叫她说了。

    听到了狐狸的咳嗽,雪儿意识到了什么,讪笑两下,赶忙退了回去。

    暗自感叹一句带不动,狐狸再次咳嗽一下,努力找回刚刚的严肃和庄重。

    “秦老板,矛盾是什么时候都存在的,你看你是卖酒的,我们是买酒的,那先天就有矛盾,你说你整天请假,我们都喝不到酒了,这不是很大的矛盾吗?”

    原来在这里等着呢,可惜,现在人家手里有家伙,秦老板选择认怂:“你们想怎么解决这个矛盾呢?”

    “那当然是秦老板以后不请假!”雪儿又钻出来喊道,喊完了见大家又看她呢,吐了吐小舌头赶紧又躲到后面。

    “这不可能!”秦风直接说道,作为一个卖酒的,也就是靠请假出去找灵感来维持生活的样子,现在你居然让我以后不请假,那绝对不行。

    “这个不行啊,那请秦老板将酒馆的其他规矩都弄掉吧。”猴子上前说道。

    秦风闻言眉头一皱道:“这也不行!”

    这当然不行了,系统的规矩,他秦风何德何能可以消除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秦老板,你把中午的午休假去掉总可以吧!”狐狸一脸不爽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